2011 在台北,Google 軟體工程實習生紀錄

computer

機會命運請選擇

認真說起來對當時的我來說,去軟體公司實習這件事其實並不在我的規劃之中。然而,那時我正好想要多嘗試一些新事物,找到一些讓自己成長改變的機會,無意間看到了系上 Google 實習招募的訊息,就臨時起意申請。從一開始的線上答題,後來的投履歷,最後的面試,一關一關前進,這過程真的只能以極其幸運來形容。

面試對我而言實在不是很熟悉的項目,僅有的經驗大概是在華碩 CEO 不是很順利的面試,還有加入 AIESEC 時的小小成就吧。跟傳說中的一樣,Google 的面試會考些技術上和演算法上的問題,說起來有的還真有點難回答。真的沒有想到最後可以錄取,而且當時我也沒有去申請其他公司的實習,若是沒有上的話想必我會過著一個全然不同的暑假。

註:如果對如何準備有興趣,可參考我後來寫的〈從台灣申請北美軟體工程實習 – 準備篇〉

Google

Google 真的是個非常自由也非常特別的地方,沒有特別規定的上下班時間,有的人早早就來,早早就走,但也有人下午才來上班。旁邊的角落擺滿零食,中午也有水果,讓我忍不住也吃了不少。每個人的座位好像都有不同風格的擺設。在這裡實習,待遇實在是相當的好,忍不住擔心以後不好好努力的話,搞不好出了社會一不小心會到不了這個標準呢。

記得剛開始時,要去熟悉許多工具與流程,然後再研究一些系統架構,參考了好多文件和前人的成果才順利完成主要的工作。印象最深的事是,就算動用許多資源,想編譯一個龐大系統還是得花上不少時間,無怪乎 Google 會想設計像 Go 這種編譯較快的語言了。另外就是,當修改的東西寫錯可能會導致整個團隊暫時無法順利工作時,真的會讓人誠惶誠恐。

像 Google 這樣規模的跨國公司,都會有自己特別的系統與工具,但除了開發以外,其他像是 Gmail、Docs 等網路服務,也是員工們不可或缺的工具。就像大家說的一樣,「Eating your own dog food」。

這次的實習生幾乎都是台大的,讓人有點寂寞的感覺。不過想想也是當然,如果你在外地的話或許來台北實習的意願與能力就少了許多。雖然平時和大家一起去吃午飯,不過感覺打不太進圈子裡,只覺得聽了大家的故事真的感受到自己還有好多需要努力的地方。

記得那時和前輩們聊了好多對未來的徬徨,甚至有次有個特別的機會,可以和傳說中的簡立峰前輩單獨 meeting,請教經驗。聽了不少產業和學術界的故事,也聊了不少人生的想法。現在想來還是有點驚訝我怎麼會有勇氣談論這些話題呢?

Take Your Child to Work Day

有天在 Google 有個帶家裡小朋友來公司的活動,實習生們也幫忙籌辦了闖關遊戲和沙畫等等的遊戲。記得那時發生了好多趣事,記下幾項以供紀念。

撞球遊戲

我:去集合囉!!那邊有好玩的氣球喔!

女孩:不要!!我還要玩!!快點快點!!

(女孩正把落入球袋的撞球一一撿起然後滾過來, 我正在把撞球一一丟入球袋)

我沒有要玩啊

(超大型 Nexus One 手機)

孩子正在上面玩著 Angry Birds,我們在後面看著。

父:好了好了,別玩囉,先讓大哥哥們玩吧!!

(我們沒有要玩阿 囧)

姊姊

目睹姊姊一直欺負弟弟(不給他玩玩具)

某實習生:我小時候就是這樣被姊姊欺負的 QAQ!!!!!!!!!!!!!

台北

在台北 101 裡頭工作,我常喜歡走到窗前,從高樓往下俯瞰,車子都變成小小的方塊。在這裡的記憶有些現在還很清晰。每天早上走進來時總有人在散發傳單、或許因為看起來不像上班族所以曾經被保全攔下來、還有昂貴的地下室餐廳。真的,對於吃慣學校便宜自助餐的我有些難以接受,後來慢慢喜歡去旁邊的行政中心餐廳,但有時也跟著大家一起買飯。

為了實習,臨時要在台北找個兩月短租。感覺真的不太容易,而且當初也不知道要找誰幫忙,結果只好在網站上搜尋,自己一個人上台北看房子。不過或許因為台北實習的需求多吧,最後我還是找到了落腳之處,地點在南港展覽館的捷運站附近。因為是第一次租屋,時間又倉促,所以有些事情沒有考慮周詳,所以老實說當時的住處實在不能說挺好。

題外話,因為要搬到南港所以取消了暑期宿舍的申請,把一部分東西搬到八舍的地下室存放。不得不說地下室真的不是個挺好的放置所,有些東西在這期間就這樣發霉了。雖然說再讓我選擇一次或許會覺得每天從新竹通勤也許比較好,不過我還記得當時心中的想法:「北上租屋本身,也是一件可能讓我改變成長的機會。」

南港

剛搬過來時,真的好多事情要適應。不知道要去哪邊吃飯,不知道要去哪買東西。手上常拿著自己畫的小地圖以免迷路,每天也花上不少的時間探索環境。但時間一久,我喜歡最佳化的習慣就慢慢展現了出來。每天早晨出門,一邊搭著捷運前往台北 101,一邊預習《Theory of Computation》,下了捷運,邊走著邊聽著空英 MP3。到了公司一邊吃早餐一邊開始規劃今日的工作。用電腦太累時就吃點東西看看外面,然後讀一下參考書籍,中午和大家一起吃飯、小睡午覺,繼續工作。下班後再走回捷運站,繼續看書。回到南港,晚餐在哪裡吃也慢慢有了模式,然後晚上根據安排,複習一下計組等等,慢慢變得規律。我總是喜歡在生活中建立模式,然後不斷研究如何把所有的時間都填滿。在交大是這樣,來了台北也是這樣。

每天早上從住處到公司的那段路程,真的走了好多遍,慢慢熟悉待在台北的感覺。大學四年來到台北的次數幾乎數不清了,總覺得我在台北走過的地方說不定比新竹還多。

因為太常到某家店去吃晚餐了,老闆娘也認出了我的臉來,常常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甚至還推薦過我牙醫去哪看呢。是啊,住的地方不知為何有許多牙醫,常常走過也讓我開始想處理蛀牙,也在這段時間裡拔了幾顆智齒。回想起來拔牙齒的那幾天晚上,剛好看到同學狀態上說她一次拔了好多智齒,那好像是我們第一次在網路上聊天呢。後來養成了三餐刷牙的習慣,也萌生矯正的念頭,最後決定用薪水為自己的健康投資。對於現在的我來說,回想起當年明知有蛀牙還很久不去看牙醫的行為已經是不可思議的事情了。

感覺如果不是來台北實習,好像也不會做了這樣的決定。可因為這樣的決定,後來又牽引了好多故事。人生的絲絲線線總是這樣糾纏在一起,會走往哪個方向也有許多運氣的成份。

歸途

Google 真的是很令人安心溫暖的地方,大家都很友善,給了我不少照顧,工程師的生活也很令人熟悉。和一群優秀的前輩在一起工作,讓我看見自己很多不足的地方,也希望以後能夠成長改進。雖然沒有特別的上下班時間,但是隱隱的還是有股自我要求的壓力,每天寫了好久的程式真的滿累的。

兩個月多的實習,最後還是結束了。雖然有機會可以在學期開始後兼職實習,不過覺得太遠就作罷了,如果當初作了不同的選擇,不知道現在又會是什麼樣子呢?記得剛搬去台北時,每天都在寫組合語言的期末作業,但我對要搬離台北的那幾天,卻沒有什麼記憶,那時的我是怎麼樣的心情呢?還能想起許多在 Google實習的片段:每天早上到 Google 時常會看見另外一個實習生認真的坐在電腦前寫程式、中午吃飯時大家的臉龐、一起開會的畫面,還有那時好多的心情。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