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運

dice

幸運

Luck plays a large role in every story of success; it is almost always easy to identify a small change in the story that would have turned a remarkable achievement into a mediocre outcome.
《Thinking, Fast and Slow》

記得很小很小的時候總覺得自己幸運莫名,買乖乖之類的零食吃時,還曾幾次不小心中了活動抽獎的二三獎。以至於家人後來要抽獎時還偶爾會故意讓我來抽呢。只是小時了了,大未必佳。後來就不再中過什麼大獎了。回想起來,應該是因為當時那種零食實在太過冷門,所以根本沒人會去參加抽獎,才能有幸中獎吧。

隨著求學的路上遇上不少挫折,再也不敢心存僥倖。只想一步一腳印,努力提昇自己。隨著歲月的增長,好像真的有種愈來愈好的感覺。也就漸漸信仰上了只要努力就能更好的夢。

只是夢,終究只是夢。人們總是太過自信,硬從過往的歷史搜尋不存在的意義。這樣的提醒,在成長路上到處讀來的書裡幾乎是一再出現的主題。從《我們真的有自由意志嗎?》提到的解譯器幻象,到《A Random Walk Down Wall Street》所述說的猴子基金經理人,再來到《Thinking, Fast and Slow》明白的提醒。

也許不願意承認,可機運實在佔了故事裡太大的部份了。

努力

很久很久以前,我覺得應該要想出一個說法說明為何就算機運如此重要,努力還是有意義的。就像我想要給出每個時期的我之所以選擇努力的各種理由一樣。但是為何一定要有個理由呢?好像開始明白,就算一切都將是無意義的。我還是會選擇這樣的前進方式。
《再談努力這件事》

一旦發現機運所佔的龐大影響,第一個直覺彷彿就是不再想努力了,畢竟努力也沒什麼影響。當然,一個簡單而且實際上當然也滿真實的的回答是努力和機運都很重要:畢竟就算抽到樂透,如果懶惰到不想領獎好像也沒用。

只是仔細思考,其實過著努力的生活,背後的因素或許不完全是為了成功,而是各種複雜的想法匯集而成的結果。或許單純只是努力所得到的成就感與控制感,就足以讓人前進了。

到頭來,好像真的只是一種生活方式的選擇。

就好像,雖然我求學時代時常花時間練習寫程式和研讀,看起來彷彿是真的為了未來而辛苦努力。然而實際上之所以可以做到這地步,完全只是因為這樣做很有成就感。相反的,透過參與社群,不斷增加弱連結,藉此得知更多職缺,進而強化自己在職場上的議價能力。這種事情聽起來實在是對未來很有幫助也值得努力的方向,然而因為對與人交往實在提不起勁,此時就懶惰的不想去執行了。這樣難道真的能宣稱自己很努力嗎?

先天

先天還是後天重要?這樣的詢問同樣一直有個標準解答,就是同樣重要。畢竟,即使有超人般的先天智商,只要一個斧頭砍下腦部就變成無法思考的無生物了。相反的,如果天生是植物中無法思考的類別,即使經過後天培養,終究無法得到思考的能力。

只是相對而言,感情上總是無法喜好先天的能力,總覺得他是不公平的來源。信仰努力到了一定程度,就會迷戀努力突破先天限制的故事。於是,真正的烏托邦或許能在消除一切基因差異而到來。

然而,一旦體會到機運扮演的巨大角色,就不得不懷疑,一旦我們把先天差異全數消除,所剩下的,我們以為是選擇的東西,會不會其實只是巨大的隨機以及機運?是的,當失去了先天能力限制時,決定我們未來的會不會完全就只剩像是《Outliers: The Story of Success》裡提到的出生月份這種無意義的隨機呢?

以人為個體來觀察,彷彿每個人都沒有選擇的,隨機的抽取了許多基因。然而如果像《The Selfish Gene》說的一樣,把基因本身當成主角來看,一切就不再隨機了。每個基因都利用大量的個體,穿越數千年的歲月。以大數法則的能力突破任何單一機運的限制,最後才匯聚於此。怎麼會是沒有意義呢?

每個辯士、評審、工作人員經過不斷的努力提昇自己,最後在 NEAO 上匯聚一堂。這時候說 NEAO,作為我們的集合,沒有辦法選擇自己的成員,而這些成員都是 arbitrary 的。這種說法實在很沒有意義。因為 NEAO 正是所有成員意志的集合體。同樣的道理,每個基因也是經過上億年的努力、對抗天擇並存續下來不斷傳承,最後才集合到一個個體身上的,每個人都是這上億年意志的合體,怎麼會是 arbitrary?
〈NEAO 2014 在台灣〉

事隔多年,後來又在讀《Genome》看到相同的論述,不禁倍感親切:

Freedom is the ability to stand up and transcend the limitations of the environment. That capacity is something that natural selection has placed in us, because it’s adaptive… If you’re going to be pushed around, would you rather be pushed around by your environment, which is not you, or by your genes, which in some sense is who you are.
《Genome》

這樣想的話,或許不斷傳承的基因才是唯一能突破機運的事物。只是,身為人類,怎麼可能把基因當成主角呢?

重要的一直都是個體。

就像當有人提出某些群體平均而言與另外一個群體有所差異時,我們的第一反應總是提出個體的反例來反駁。

仔細想想,即使是某種性別的身高平均比另外一種性別高或矮這種比較沒有爭議的差異,都可以每天在路上看到大量的反例了。雖然悲觀想或許是不論提出多少反例都無法否認有意義的平均的差異可能存在。但反過來想或許就變成即使平均差異真正存在,它對於個體而言也不代表任何意義,因為每個人的存在都相當可能是個反例。而決定我們人生方向的實際上就是這些只有一次,每次不同的機運。

用努力突破先天限制與環境的機運;用傳承千年的意志突破環境的機運;用機運突破千年的限制。各種立場彷彿都說的通呢!

「你需要聽到的話」

→ shaform: 其實結論就是,對需要努力的人說,努力就對了! 09/07 23:12
→ shaform: 對努力太多鑽牛角尖的人說:運氣很重要 09/07 23:12
→ shaform: 自己成功的人,如果被問起就說:實在是極其幸運 09/07 23:13
→ shaform: 感謝的人太多,就感謝天吧 09/07 23:13
→ shaform: 這樣就面面俱到了 =w=b 09/07 23:13

Re: [北美] 想到美工作應考慮哪些問題

回想小時候,因為感覺自己了解的不足,以及世界知識的不確定性。總是習慣用「可能」、「大概」之類的不確定語氣來發言。尤其在看了《蘇菲的世界》之後更加懷疑一切。

然而長大了以後,所行所言不再像小時那般純粹,開始理解每件事的背後通常都有動機,都有想達成的事。當別人以確定的語氣述說一件事時,其實根本也不代表他真心相信這件事。同樣的道理,如果自己想要達成特定的目的時,也學會了用確定的語氣來完成。

或許什麼樣的立場才是真實真的難以確定,但是該為了達成什麼樣的目的而採取什麼樣的立場似乎就不是那麼難理清了。所以,就讓所有的矛盾繼續存於我心吧。

當想要鼓勵自己或朋友向前時,就該相信努力的力量。不見得是因為我相信這樣真的有很大的效果,而是因為我想得到向上前進的意義感。當我們哭泣責備自己努力是否不夠以至於無法達成時,就說運氣也很重要,只因為我們想得到安慰的力量。而如果極其有幸能在某些事物上成功時,一旦被問起,一定要說這一切都太過幸運。除了因為這很可能是真正的事實外,同時也是避免不小心責備別人不夠努力,打碎了許多玻璃心。而如果要進行社會改革時,一定要強調環境的力量。

然後,當我一再回頭看走過的道路時,依舊會像 Steve Jobs 說的那樣 connect the dots,編造每件事的意義。不見得是因為我真的相信這種一廂情願的故事,而是因為這是我唯一擁有創造或改寫自己人生意義權力的時刻。所以,何樂何不為呢?

讓我們為自己寫下一篇又一篇一廂情願的人生故事吧。

廣告

潛意識的力量

Subliminal

最近看了《Subliminal: How Your Mind Rules Your Behavior》(中文版:《潛意識正在控制你的行為》),補充了不少新知。一直很喜歡讀跟人類心理有關的科普書,尤其看到一些有趣的實驗總覺得很新鮮。

書上還有很多不太明顯的字句,看來是想要表現用潛意識影響我們的概念吧,哈哈。

利用本文紀錄一下有趣的東西。

我們或許不知道選擇伴侶的真正因素

一項美國地區結婚的統計報告顯示擁有相同姓氏的男女有相當高的比例容易結婚[1],或許人們喜歡和自己相似的人,甚至是名字相似也好。在台灣總覺得這不太可能,畢竟姓氏相同好像有禁忌之說。不過說真的,每次聽到「你喜歡什麼樣的女孩/男孩?」的說法時。心中往往覺得自己不可能知道真正的答案。之前也看過氣味也會影響擇偶,但相信不會有人用「聞起來如何」來回答偏好的詢問吧(笑)。

連買股票這麼理性的事情其實也很不理性

研究者發現在首度發行股票時,名字比較好念的公司比起比較難念的公司股票表現較好,顯然在無法評估前景時,大家對難念的名字有偏見,但長期下來此現象就消失了,大概是真正的獲利能力慢慢顯現了出來。事實上連天氣都會影響股價(只可惜差異太小,沒有超越大量交易手續費,故無法藉此獲利)。天氣也會影響用餐時的小費,好天氣時大家比較願意給錢呢。

人的記憶力很不可靠

在一個例子裡,一個女孩在被強暴時很認真的端詳加害者的容貌,之後很機智的逃跑。在警方協助下指認誰是加害人時,卻指認了錯的人。這個男子因為錯誤的指認而受冤獄,直到 DNA 技術發展出來才找到真兇。(幸好結局是後來這兩人變成好朋友了[2]。)

事實上這似乎不是特例,有很多人目擊者總是很有信心的指認壞人。但實際統計來看,有 20% – 25% 的情況下,他們會指認一個警方早就知道不是犯人的人[3]。

而且記憶是會改變的,在一個實驗中,研究者在電視播報太空梭爆炸的新聞時找一群學生寫下聽到新聞時自己在做甚麼。多年後再問這些學生同樣的問題,他們的回憶變得更加生動與戲劇化,且跟當初寫下的紀錄有很大不同。當有同學看到自己以前的紀錄時,甚至還說:「這確實是我的字跡,但我的記憶明明不是這樣!」[4]

事實上,研究者發現,利用熱氣球和受試者的合成照片,叫受試者努力回想小時候是否坐過熱氣球。就可以成功讓一部分的人「回想起」小時候坐過熱氣球的假記憶。看樣子沒錢的父母有新的辦法滿足孩子了!

不好意思我可以插隊嗎?

在一個實驗中,大家在排隊影印,一個人上前詢問是否可插隊,有 40% 的人拒絕了。但如果提供理由,說是在趕時間,則只有 6% 的人會拒絕。有趣的是,如果使用這樣的句子:「不好意思,我可以插隊嗎?因為我想要影印。」提供一個「我想要影印」這樣完全沒意義的理由,竟然也可以讓拒絕的百分比降到 7%![5]

Visual Dominance Ratio[6]

我們聊天時看著對方的時間竟然會因彼此的社會地位而被潛意識所調整,假設你講話時看著對方的時間為 T,對方講話時你看著對方的時間為 S,將 T / S,就得到 visual dominance ratio。當跟地位較高的人講話時,這個 ratio 較低,當跟地位較低的人講話的時候,這個 ratio 較高。(搞不好可以透過刻意改變這個 ratio 來營造特定效果?)

偏見

人類的偏見可不只是表意識的而已,連潛意識都有。研究者設計了家教電腦程式,然後用男女不同配音來表達相同台詞。理論上既然台詞完全相同,他們所傳達的知識應該是一樣的才是。可是在跟「愛與關係」相關的議題裡,使用者平均而言覺得女聲軟體比較高明。連對電腦軟體都有歧視!!

更有趣的是,在評分時,如果用另外一台電腦來輸入對這台電腦的評分,則平均而言使用者會給較低的評分。若用同一台電腦來輸入評分,則使用者平均會給較高的評分。看樣子連對待電腦我們都知道要禮貌,不要傷人。[7](後來發現重點不是電腦,而是聲音。在有相同聲音的電腦前就會有評分變高的現象,不同聲音的電腦前就會變低。)

吸引力法則

男性的聲音越低沉,女性似乎越覺有吸引力。但真正有趣的是,這種偏好在月經週期的可受孕期會特別明顯。[8]除此之外,適當的肢體碰觸也有幫助。在法國的一個亂槍打鳥隨機問路人電話的實驗中,使用完全一模一樣的台詞,如果沒有肢體接觸的話成功率是 10%,但如果輕碰前臂,成功率馬上變成 2 倍:20%[9]。事實上,碰觸不只對交友有用,實驗證明有輕碰客人的服務生得到的小費也會高出一些。當然,可能有人因為被輕碰而感到不快,但重複嘗試無數遍後,平均來說好處似乎大於壞處。(這碰觸真的很輕,事實上在有些研究的事後問卷中,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人記得自己有被碰到。)

你怎麼投票?

研究者用不同的照片和政見組合產生海報,再給受試者看,發現受試者的偏好跟政見的關聯性較小。事實上,跟長相比較相關!當然這種實驗室研究可能不能代表真實世界,但在一次研究中發現,完全只靠長相來預測實際選舉結果,竟得到 68.6% 和 72.4% 的正確率[10]。這樣叫民主社會情何以堪?

參考

  1. Jones, John T., et al. “How do I love thee? Let me count the Js: implicit egotism and interpersonal attractio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87.5 (2004): 665.
  2. She sent him to jail for rape; now they’re friends: http://www.today.com/id/29613178/
  3. Wells, Gary L., and Elizabeth A. Olson. “Eyewitness testimony." Annual Review of Psychology 54.1 (2003): 277-295.
  4. Neisser, Ulric, and Robyn Fivush, eds. The remembering self: Construction and accuracy in the self-narrative. No. 6.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4.
  5. Langer, Ellen J., Arthur Blank, and Benzion Chanowitz. “The mindlessness of ostensibly thoughtful action: The role of" placebic" information in interpersonal interactio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36.6 (1978): 635.
  6. Dovidio, John F., and Steve L. Ellyson. “Decoding visual dominance: Attributions of power based on relative percentages of looking while speaking and looking while listening." Social Psychology Quarterly (1982): 106-113.
  7. Nass, Clifford, Jonathan Steuer, and Ellen R. Tauber. “Computers are social actors." Proceedings of the SIGCHI conference on Human factors in computing systems. ACM, 1994.
  8. Puts, David Andrew. “Mating context and menstrual phase affect women’s preferences for male voice pitch." Evolution and Human Behavior 26.5 (2005): 388-397.
  9. Guéguen, Nicolas. “Courtship compliance: The effect of touch on women’s behavior." Social Influence 2.2 (2007): 81-97.
  10. Ballew, Charles C., and Alexander Todorov. “Predicting political elections from rapid and unreflective face judgment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104.46 (2007): 17948-17953.

經典名著選讀/新文藝復興閱讀計畫 – 交大修課心得

books

經典名著選讀(新文藝復興閱讀計畫)

修課年度:98通識(文化)

這是以閱讀為主的學分抵免課程,書籍類型大多為東西方的文學經典和社會論著,像是紅樓夢、莎士比亞、唐詩等等,不過也有少數科普著作,書單可參考課程網站:「新文藝復興閱讀計畫」。

選修者從指定書單中選擇數本書閱讀並找老師認證,並且出席指定次數的演講活動,收集點數。當點數超過指定數目時就可以申請抵免學分。由於這不是一般的通識課,所以沒有特定的上課出席,也不一定要一學期修完(不過還是有一定期限),只要在完成條件後提出申請即可。修完後是抵免2個通識學分,而沒有實際的成績。

在認證的過程中,依照不同老師,認證方式也有不同。根據我稀薄的印象,大致還記得這些經驗:

  • 董挽華 老師會要求你寫一份心得,同時認證時會問一些問題並和你聊很久。
  • 王冠生 老師會問你許多深入的問題,要求你思考。
  • 王俊元 老師也是問些問題,不過感覺氣氛比較輕鬆。

當初會選修這堂課主要是因為自己平常也很喜歡閱讀,加上沒有成績的壓力所以感覺很吸引人。不過這份書單太經典了,其實很多我都沒看過,但也因為這樣接觸了一些原本不會嘗試的閱讀題材。印象最深刻的書其實是《冰點》,覺得是本不錯的小說,不過據說他好像有點宗教色彩。除此之外我也複習了一些之前看過的書,像是《小王子》、《台北人》、《蘇非的世界》、《所羅門王的指環》等等。

心裡暗自覺得《蘇非的世界》當初是影響我思考的重要書籍之一,再複習一次依然是很棒的反思歷程。整體而言修這門課還滿開心的,雖然可以修很久,不過我還是一個學期就完成了。

演講的部份我就沒有那麼熱衷,還是比較喜歡徜徉在書海之中啊。

這些年的英語路

P1000828
國高中不斷翻閱字典,書頁都破了。

前言

距離開始有學習英語的自覺意識已經八年了,而上一次撰寫和英語學習有關的心得也是六年之前。這些年來,我學習英語的模式變化其實不大。在大學期間,英語不再是學習的主軸,而成為學習的工具。另一方面,雖然數次想針對口語能力加強,但進展不是很明顯。

最近由於生涯的規劃,又有專注英語學習的意圖,趁此機會將過去的經驗做個統整。一方面是寫給自己作為參考,二方面則是分享給同樣在英語學習之路上行走之人。

一切故事的起點始於國中時對學校英語教學法的不適應,而為了能夠尋找更快樂的學習方法,我嘗試另闢蹊徑。

背景

筆者幼稚園的時候,曾參加一次園內英語課程,不過因為上了第一堂課後產生適應不良的現象,所以就沒有繼續。真正開始接觸英語課應該是在國小,只是筆者小時頑皮,常常上課不專心,到了小三、小四時好像連26個字母都不會。

其後筆者被送入補習班,沒背好就打,開始打下基礎。後來曾換過一家比較輕鬆以對話為主的兒童英語,最後進入一般以考試導向為主的補習班。國二或國三時,全面停止所有科目補習上課,用自學方式學習至今。

筆者從前學習時,很不喜歡背單字和讀文法,所以自學時主要採泛讀策略。[1]因為投入大量時間所以高中時英語幾乎成為最強勢的科目,但還是覺得自己語文天份其實不佳,國文考試相當不擅長。在學測中英語得到15級分滿分,而國文則僅13級分。

利用英語雜誌進行的泛讀策略在聽力和閱讀方面給予我相當大的幫助,高中時在沒有針對考試進行特別準備的情況下報考 TOEIC,得到 970 的分數。大學時,雖然不再像以前一樣以英語為焦點學習,但由於課業上的需要與自己的興趣,依然保持一定的閱讀量,大一寒假時憑藉對閱讀與聽力的自信在沒有準備下去考了TOEFL ITP,得到的分數是657,順利抵免了校內英語學分。

增進口說與寫作的方法我始終在摸索中,高一時參與中級英檢,雖然初試以高分過關,可是卻在複試中的口說和寫作雙雙敗下陣來。大學時有了更多的機會練習與嘗試,但還沒有找到長期訓練的法則。

閱讀

國中 – 自學起點

提昇閱讀能力的最好方法便是不斷閱讀,國二那年,我開始慢慢摸索自己的英語學習之路。最早我是使用空中英語教室系列雜誌。從《大家說英語》、《空中英語教室》、《Advanced》一路看上來。

我使用英英字典《Collins Cobuild Advanced Learner`s English》查詢文章中不懂的單字,而若在英英解釋中遇見不懂的字也同樣繼續查詢[1],這種作法在我剛開始懂的單字量不多時,查詢字典的時間甚長,一篇空英文章可能就得讀四到五個小時。而且更大的難題是,常常即使把所有在解釋中出現過的不懂單字全查過了,也依然無法理解解釋中許多字及一開始要查的字的意思。遇到這種情形時我並不會額外去查漢英字典,而是暫且不予理會,下一天繼續往下一篇文章邁進。

所幸無法看懂的現象慢慢得到改善,雖然我並無法記得確切的歷程,但我漸漸開始看懂大部分的解釋,而查詢每篇文章所花的時間也逐漸降低,所以我就慢慢增加看的文章數目與難度。

有些人會建議先自己根據上下文句猜測某個單字的意思,然後在看中文解釋互相參照。由於這種猜測的行為很可能會運用到中文思考(畢竟剛開始英文都不好了,怎可能用英文思考去猜英文字的意思呢?),所以我並沒有這麼做。

這種堅持以英語學習英語的思想,大概是受到《千萬別學英語》的影響。不過我也沒有像書中所說完全屏除傳統的學習法,畢竟學校的課程無法不上。

我覺得去除中文是有意義的,畢竟如果在說英語或寫作時,還要先想中文再翻譯,自然會慢了一截。同樣的,若在聽講與閱讀時,先翻成中文再理解,速度也不會太快,何況翻譯還有失真問題。

不過雖然在使用英英字典學習之前我學單字主要是透過中文解釋,但在理解文句或者做造句作業時,我也不會採用翻譯,而是直接理解與寫作。雖曾聽過一些朋友表示他們確實採用翻譯方式,不過我自己無法做兩種方法的比較。

就這樣從一開始的四、五個小時,到後來每天大概花一到兩個小時的時間讀雜誌,即使在寒暑假、段考或基測及後來的學測期間也不間斷,我的閱讀能力有長足的進展。

高中 – 慢慢擴大閱讀範圍

大概在高二時,我主要看的雜誌已經是《Advanced》,這時期的研讀法主要是先用 Collins 字典查詢文章中的單字,接著則一邊看雜誌一邊聽教學 MP3。後來我也曾嘗試過不同家的英語雜誌,不過最後還是覺得《Advanced》最合我的胃口。

我喜歡《Advanced》雜誌的理由大概有二:

  • 雜誌/講解節目中少有中文:我習慣在學英文時屏除中文的思考,尤其有了使用英英字典的習慣之後,對於中文解釋和翻譯常採避而遠之的心態。完全用英語學習的話,可以強迫大腦專注逼近真實的意義。
  • 以閒談方式解說課文:就像我在背景中所提,我不太喜歡文法分析。閒談方式感覺比較輕鬆,而且能給予我一些對話情境下的輸入,這對口說可能有些幫助。否則僅看文章的話,句法其實和平常說話有些差距。

雜誌的部份,我主要是購買合訂本,雖然比較便宜,但其實也不是一筆小錢。如果經濟狀況不許可的話,可以嘗試到圖書館借雜誌,在台南的市立圖書館可以借到空中英語教室系列的雜誌與CD。或者可以往二手市場尋找,畢竟許多學生都有購買英語雜誌,或許有些人會願意脫手。

由於高中的圖書館能借到的英語圖書增多,我也開始閱讀一些英語小說。一些小本的童書,我會用英英字典仔細查詢當中不會的單字,但一些較長的小說若也如此則恐況日費時,所以我也開始以理解文意為主,不查字典的真正泛讀生涯。印象中這時期我讀起來最喜歡的長篇小說是向達倫大冒險和哈利波特系列。

另外,由於自己的興趣,以及未來讀資工的打算,這時也開始研讀一些程式設計與資工相關書籍,像是《Algorithm Design》,《C++ Primer Plus》等等,這類閱讀就真正是以學習內容為主而非以學英語為目的了。我認為這段時間閱讀英語教科書的歷程,讓我大學時對研讀教科書更有信心。

以學校課業來說,在高中這段日子,英文是我最不需要準備的科目,考試通常可以用實力應考。當然,我每天還是有讀英文,只是沒有跟著學校的進度。我會用 Collins 字典把課文查過一遍,遇到考單字的小考我也會乖乖背,不過由於大部分單字都已經看過了所以記憶起來也比較容易。

透過泛讀的方式,不去特別記憶單字,則每次遇到同一個單字可能都要查一遍,查了好多遍自然記起。而直接的背誦單字則是在短時間大量複誦。前者的方法因為比較輕鬆所以我比較喜歡,而且一旦記下就不易忘記。況且背誦單字通常只是將單字和單一解釋或翻譯連結,泛讀記憶除了字典解釋外,還有將單字和數不清的使用情境與句子連結後產生的意義,自然更為精確。不過如果要在短期間內準備考試的話,後者還是不可避免的手段之一。

大學 – 英語作為學習的媒介

來到交大資工以後,英語不再是我學習的主軸,而成為一個用來學習的媒介。雖然暫時中止了長達五年的英語雜誌閱讀習慣,然而我的英語閱讀量卻是有增無減。

最主要的應用還是在課堂上。在交大資工裡,可以說所有的主科所使用的教科書都是用英文寫成,少數雖然有中文翻譯,然品質參差不齊。而可能由於老師們很多也是留美回國,所以上課投影片以及考卷絕大多數也是英文。

你會發現良好的英語閱讀能力是很大的優勢,尤其到了後期,其實有些同學已經不會真的去翻開教科書閱讀,我覺得和沒有及時養成閱讀習慣或許有關係。

這期間裡,由於閱讀能力的進步,也會不定期的看一些英文的網路文章,加上作業系統我是用英文版 Ubuntu,基本上算是把英文融進電腦生活中了。

除此之外,在課外時間我也繼續閱讀英文書籍,我的閱讀廣度又加深了一點,除了小說外,我也會閱讀其他自己感興趣的主題,像是《Phantoms in the Brain》等科普書[2]。在大一的時候我有規定自己每個星期要看兩個小時的英文閒書,不過後來就是比較隨興了。浩然圖書館裡的英語藏書比高中圖書館多上許多倍,再加上有讀者推薦機制,我這些年來推薦的英文書幾乎都獲購買,真的是值得好好利用的資源。

大學裡,我使用英英字典是斷斷續續的,我意圖透過廣大的閱讀量來培養語感,所以有不少書籍並無使用字典,以讓自己習慣正常的閱讀歷程,尤其是教科書,大部分我都是直接閱讀的。有時較有空時我也會針對部份書籍進行精讀,不過我幾乎已經不再使用紙本版的字典了,而轉用 PC 版的字典。除了一開始購買的 Collins 以外,還新加入了《Longman Dictionary of Contemporary English》,到了後期,也開始使用一些網路字典。

雖然說多半的情況下即使有看不懂的單字也能看懂文意,不過有時也會遇到艱難無比不查字典完全無法看下去的小說,至於我有沒有在沒查字典的情況下學會任一單字?這點無法被觀察出來。

聽力

早年的時候,我主要的額外聽力材料是空英系列雜誌的MP3[3],從一開始的幾乎聽不懂,到後來的幾乎聽懂,聽力進步的歷程大約和閱讀能力是並進的。

到了大一時,由於停止了雜誌的使用,我也開始轉進其他的英語學習法。我利用交大校內視聽中心的資源,開始看些美國影集及電影,時間上一直以來是維持每個星期一小時的頻率。我是採取比較輕鬆的態度,在不看字幕的情況下,不會特別重看或做聽寫。

我一直都無法完全聽懂所有句子,而且我常會覺得有些對話聲音很小,但調大音量又讓我覺得一些爆破聲等等的場景令人不適,這點跟《Advanced》廣播幾乎都能聽懂的情況很不一樣。不過大體上許多影片就算聽不太懂也能掌握劇情,例如最近看的 The Negotiator 雖然感覺只聽懂三四成,也能跟上;不過像是 House, M.D. 就會有很多搞不懂的劇情。目前最喜歡的系列大概是 Chuck。

另外一方面,我也試圖透過 Miro 軟體訂閱一些短片來擴充視聽來源,像是 CNN Student News, TED Talks, GeekBeat.TV 等等的短片,可以在睡前稍微看一下,不過後來就沒有持續下去。

這期間也有多次重新聽《Advanced》的嘗試,不過多半沒有辦法像高中時一樣頻繁。交大校內有訂閱 Acer Walking Library,可以在線上看各期雜誌,浩然圖書館也有紙本,只是無法借出。廣播節目則可在 NCTU 線上學習網站聆聽。

系上一些專業課程有時也會以英語授課,可以進一步增加英語環境,不過建議可以先注意一下老師的口音,否則聽不懂的話修起來可能會有些辛苦。

口說

早期的口說訓練大抵上是朗讀文章,第一次接觸比較正式的口語訓練是大一時的「口語表達與溝通」課程,那是我非常喜歡的課。令人意外的一點是在口語課程中,老師的評價似乎不錯,和平時對自己口語不好的印象不合。後來大三時有機會參加了文藻英語辯論工作坊,也是非常開心的經驗,似乎大家的評價也很不錯,而且這次感覺英語辯論的技巧真的進步很多。

自從參加過英辯工作坊後就很後悔之前沒有積極參加類似活動,高中應該多參加一些外文營之類才對!後來雖有意參加給大學生的「政大跨文化全英語夏令營」不過也沒有辦法。眼看大學歲月也要過了,未來似乎更沒有機會了。

有趣的地方在於雖然我可以上台演講,而即席演講也可以說的出東西,在只有十五分鐘準備又要即時回應對手的英國國會式辯論也不至於無話可說,可是一般性的英語閒談對我而言卻是常常會卡住的困難項目,像是有時會有外籍生找我談話,我多半講不到幾句。

或許是因為輸入的材料主要是來自閱讀,所以對於平常的對話方式不太熟悉,這點也跟比較聽不懂影集一致;也或許是因為抽象的概念常可以有很多種講法,可是日常對話的形式比較固定,妳不會把流鼻水說成有液態物體從鼻孔流出;又或許是因為個性使然,就好像平常社群聚會裡,就算是講中文也常找不到話題,沒有辦法和陌生人對話,可是中文簡報技巧也還算不錯。

不過其實少數談得來的好友也能聊個好幾個小時,或許也只有找到知心的外籍好友才有機會練習英語會話?目前如何訓練口說能力仍是困難點之一。

在大學歲月中,我主要參加過的英語對話活動是外文系舉辦的 English Lunch Time,不過其實這個活動真的有機會說話的時間不多。另外一個則是 Koinonia English Club,這個活動是分小組進行,以對話為主,比較有機會講話。不過我同樣時常遭遇卡住的困境。

另外一個值得一提的活動是 English Table,有學校的老師帶領學生對話,不過由於時間多半在中午,似乎會造成無法用午餐,我就不常參加,希望大四比較有空時能夠多多參與。

大一下以來因為抵免了英語學分加上課業繁重,上英語課的動力減弱。不過大四趁著課業壓力較小,我又選了「英語演說與辯論」,希望能學到東西。

寫作

雖然國中開始就應該有造句之類的練習,專門的寫作練習主要集中在高中,記得一開始還沒有作文練習時就會自己寫些小文章然後請老師幫忙批改,感謝黃雅微老師!到了大學時,由於一直沒有上相關的寫作課程,所以幾乎沒有正式的練習。但這期間由於考卷是以英文出題,所以我也幾乎全部都用英文作答,而大部分的作業與報告也用英文撰寫。

不過這麼做的理由與其說是為了練習英文,倒不如說是因為教科書的語句和專有名詞都是英文,所以轉換成中文也有些辛苦,此外就是我的英打速度也比中打快,便養成了打英文報告的習慣。不過由於沒有人針對文筆批改,所以可能對寫作能力的幫助不是很明顯。

目前並沒有發展出長期增進寫作能力的計畫,而對於此時此刻的寫作能力高低其實也未曾有過評估。

結語

整體而言大學這三年的時間其實在英語學習沒有很大的突破,主要是承接先前的基礎,擴大閱讀範圍,並嘗試以影集的方式學習英語。較新的進展在於英語演說以及辯論的經驗,可惜沒有投入足夠的時間。感覺上目前最明顯的問題還是落在口語的卡住困境,如能克服難關的話在就幾乎可以在各方面的英語學習都變得比較自然了。

註解

  1. 一開始啟發學英語的動力其實來自《千萬別學英語》一書,英英字典的查法就是裡頭所說的追根究柢查字典。
  2. 我實際上試圖看過的書可參考 aNobii 書櫃
  3. 當然一開始我有嘗試使用過《千萬》書中的方法聽他的聽力材料,此外就是學校課程的以及課本CD!自從有心學英文後就會盡可能的吸收周遭的英語材料。

交大浩然圖書館之非官方導引

books_apple_hires

2樓

2樓乃圖書館的大廳,可在此辦理借還書,也有許多電腦可用,除此之外,也有列印服務。

最內側有一排書桌可供念書,字典等參考書也放置於此處,筆者很開心的在此發現一些學習型英英字典。

只可惜此處比較吵雜一點。

3樓

這裡可以找到各式中文期刊,書桌雖少,但若搶到,可是非常方便又安靜。

4樓

4樓英文期刊區的書桌數量也非常充足,唯一不方便之處,大概是飲水機沒有冷水吧?

5樓

英文書區,平常最常來此找尋資工用書,這裡的書桌特別的多,窗邊也有供一人坐的小書桌。

6樓

中文書區,最喜歡這裡的小說和散文,我也常讀些心理叢書。這裡也有許多書桌可供閱讀。

7樓

這裡平常較少人至,乃一僻靜之地,一些期刊合定本放置於此,我大都會來此看些彭蒙惠英語之類的過期雜誌。除此之外,這裡還有禁用筆電的安靜讀書區,可供亟欲寧靜的時刻使用。

24 K

位於圖書館後頭的 24 K 幾乎全年無休,有開放冷氣,因為沒有網路,所以不失為一個專心讀書之所。

很意外的是平時通常不會滿,而在早晨更能享受獨處的趣味。這裡的好處是靠飲水機和廁所非常的近,所以十分方便,同時也非常的安靜。

課業:大一下期末總檢討

book-and-glasses

微積分

這學期蹺的課變少了,採用的學習方式是在上課時演算微積分小組的習題,偶爾聽聽老師說可能的考題。

這學期還算穩紮穩打,不再想要寫完全部習題,壓力減低不小。同時寒假時也事先預習了幾章,又少了社團的繁忙,大抵上可以把進度掌握的很好。

這次的微積分大會考前,花了好幾天的時間把網站上的分類考古題統統做完,幾乎是多年來抱的最大一次佛腳,過去少有連續花好幾天整天讀同一科的。看起來作微積分題目一定有一定的樂趣,才有辦法做到這種事。雖然考時確實有許多類似題型,可是難度似乎更難。

整體而言這學期的學習狀態還算滿意。

離散數學

從寒假想預習它就感到十分的挫折,很難讓人讀得下去的科目。我必須承認,這門科目我整學期幾乎沒怎麼讀,而考試大多是以抱佛腳的方式打發。

上課時即使想自己讀也難以成功,想聽老師也昏昏欲睡,想蹺課又怕會考什麼上課講的東西。

一個學期下來,覺得沒學到什麼。可是成績倒是令人惶恐。(汗

物理

物理還是同樣老師,開始深入完全沒學過的量子力學,所以這次的課程錄影我都有看,當然還是有加速啦。不得不說,光是因為難度增加以及題材新鮮,我對這堂課的評價就比上學期高了不少,因為課堂錄影終於比較看得下去了。

也許是因為有看課程錄影,加上這次小考確實比較偏向觀念而比較少出現奇怪的亂背題,心中感覺也踏實不少。

在期末考時第一次嘗試去猜題,結果效果出乎意料的好。真的猜中了,非常多。(笑

仍然維持少計算重理解的特性,把這堂課當成通識也無妨。

只是這堂課是個讓我回想起來會很惆悵的課,發生了,好多事情啊。

物件導向程式設計

維持上學期計概上課時用小筆電看講義的作法,幾乎可以很有效的把讀這門課的時間限制在上課的時間之中。這次的進度掌握也比上學期來的好,在考前幾乎都有確實的讀完講義和考古題。

整學期下來學到不少東西,老師的講義真的不錯。

雖然覺得踏實不少,可是成績卻完全沒變呢囧。

計算機科學概論

由於會在上課時宣布習題,所以雖然不點名,也沒辨法蹺課。因為選了英語授課的班,所以班上同學我幾乎都不認識。

老師上課非常中規中矩,考試也很基本,所以只要把上課時間全拿來看課本、寫習題,下課時幾乎不用花時間。

進度掌握良好,學習狀況十分滿意。

聽說別的班好像會教很多東西,像是寫組合語言的作業,寫 PHP/MySQL 的作業,一堆有的沒的。結果我都只是看課本、寫課本習題而已。(汗

台灣史

好涼好涼,但是很無聊又不甜的課。當初就是因為知道自己對歷史沒什麼興趣,所以特意選了據說很涼的課來完成這個通識向度。大體上因為有讓我拿到學分,所以算是有達到目的吧。

一開始老師會說一些台灣的歷史,然後各組分組報告,偶爾考一些上課或報告講到的東西。

其實這學期我一直沒什麼動力去做一些「突破現況」的事,所以台灣史的課我都有去上,偶爾發發呆,偶爾看看小說,然後盡力回答小考上的問題。

(對,你沒聽錯,蹺課或做自己的事來達到最高效率其實是一件要花心力,並且有意識的選擇才能去做的事。我的自然傾向其實是乖乖上課,乖乖發呆。)

我們這組的報告其實還滿鬆散的,感覺上是到最後一刻大家才準備。

軍訓

憂鬱的星期五,我常常在上課的時候胡思亂想。

不得不說,我比較喜歡之前的軍訓課。這堂我幾乎沒什麼聽,也沒什麼看課外書,所以就是發呆,還有胡思亂想。完全不記得教官上過什麼。

有一次期中是考申論題,不過事先知道題目,所以可以背一背。接下來有個期末報告,聽說以前大部分是做影片較多,這次不曉得為什麼大家都做好認真的簡報。我做了搞笑影片想給大家笑一笑,結果最後竟然忘了放進隨身碟,所以大家沒看到好可惜。教官真好還留下來看。

結論

這學期選課實在是相當保守,也比較少蹺課或者作自己的事,有一種失去動力的感覺,課外的複習也較上學期減少了。不過一些重點科目都比上學期來的穩紮穩打。

上學期最大的失敗大概是韓語吧?背單字搞昏頭,沒拿到畢業學分,學期平均又被拉下整整 2.1 分!這學期則沒什麼新意,所以也沒什麼好檢討的。

新的心得則是,接下來應該試試在一開學的時候就定下整學期的複習進度(包括期中期末考都該事先開始準備),而不是只是畫出個時間在那裡說是用來複習的,維持進度似乎是創造安心感的重要因素。

這學期沒有選外語課,大概是終於不再相信學校的外語課了吧。下次有空該會執行旁聽計畫。看我的文章應該可以發現我大部分的課都難以專心。上學期的口語表達與溝通恐怕在我心中會永遠維持其不墜的地位,難得可以專心又學到東西的好課。

根據目前的預習情況,數位電路設計似乎和離散數學一樣是個讓我讀不下課本的科目,不知道開學後會不會改善呢?

課業:大一上期末總檢討

book-and-glasses

微積分

微積分上一開始和高中微積分的重疊頗大,後期則漸漸加深。我採用的讀書方法則是看過課文,並且演算課本中習題。

一開始我還想說要把課本上的每一個習題都算過一遍呢,但是後來進度愈來愈落後,便改成只寫有簡答的單數題,但後來仍無法維持,決定只寫微積分小組有提到的習題。但到期末時,竟連這都難以完成,只寫歷年的會考考古題。最後幾章,由於各科期末考的夾擊和其它的事務,幾乎沒什麼辦法讀,心中實在非常不踏實,理論上若有時間該重新複習過,但在這忙碌大學生活中,是否真能找出時間呢?或說是否有這樣的動力呢?

現在看來,想把每一題習題算完實是不太可能,且多數題目十分類似,若非是想像高中一樣訓練計算能力,其實沒有必要。最好是演算一定量題目並與課文配合,我發現,想要不算題目一直把課文看下去的話,很容易不專心,且也忘的很快。

由於自己傾向不適合用聽講的方式學習,所以進度都是自己抓的,一不小心就會趕不上考試的進度。原本是想不斷維持超前一點點,甚至可在期末前讀完。但似乎難以實現。整體而言,微積分還算是感覺良好的科目,算題目時能穩定的學習,而且也滿有心智上的挑戰性;在實用性上,不得不承認微積分是必要的基礎。若能用更好的進度學習,或者投入更多時間,就能稱得上十分踏實吧。

線性代數

線性代數的學習歷程和微積分頗像,同樣是一開始試圖把習題都寫完,後來只寫老師出的習題,最後則是連這都不可得。雖說線性代數的份量比較少,所以想把習題寫完的嘗試所花的時間也較少。寫線性代數作業的時間大多是在課堂上,而一開始想寫完習題的時候,也會利用計概上機寫完作業時來寫。

一直到期末之前,其實線代的學習狀況一直很不錯,只是最後幾章實是不太好懂,又因忙碌的關係沒能用心讀,雖說老師自己也沒完全教完,因此有些地方也沒考,並且,考試要是有寫過考古題的話,倒是還能應付。

在實用性上由於老師自己也說不高,所以大概不會再花時間把沒看完的部分看完。

整體而言,數學類的科目我還是頗喜歡,解題目時很有心智上的挑戰性。雖然有時會不知學到的東西以後是否有用,但並不會因此排斥。

物理

這學期修的物理還真是有點不明不白,無法理解它帶給我的意義。

我修的物理是網路教學,自行上網觀看課程錄影,然後大約每兩周會到課堂上考一次試。一開始大概是認為比較輕鬆所以才選的吧,另外就是老師上課也頗有趣,只是由於是網路教學所以這到後來就不大明顯了。

一開始的小考考了一些奇怪的東西,像是歷史似的,給人深刻的印象,使得後來常在考前擔心下次又會考什麼,所以常在考前花時間看一些怪怪的東西,另外,自己不太有辦法專心觀看課程錄影,而課本更是少有時間拿起。由於期中和平常考的方向頗為不同(或說期中比較像正常的物理考題),所以一不小心就會感覺完全沒準備期中考。

正因這諸多原因,不僅覺得幾乎沒學到什麼東西,同時又對自己的分數非常不確定。

一天,和朋友討論到此情形,聽到了其他人不同的意見。他說,這老師出的題目多屬觀念性問題,事實上這樣才是對的,否則有些老師教一些很深的運算,然後考試時都考一些作業、考古題,又有何意義?(順帶一提,他上的是物理二)

思考後發現,他說的沒錯。如果把大學也當作全人教育的一部分,對於資工系而言,把物理的重點放在觀念確有其道理。倒不是說研究的那麼深沒有意義或沒有用,而是可以研究的東西太多了,你不得不有所取捨,且在短短一學期中想學得多深也有困難。

重新省視這學期的物理課,它帶給我的負擔確實不大,可以幾乎不用算習題,上課時間很少,網路課程則很有彈性。出問題的地方恐怕是,第一點,我並不是一個適合用「聽」來學習的人,所以對於網路課程錄影的興趣不大。第二點,物理(一)和高中重疊實在太多,若只看觀念的話,等於沒有學到任何新東西,這也難怪我對講義也興趣缺缺了。第三點,實在太忙了,所以像物理這樣的網路課程很難讓人花時間準備,同時,以觀念出題的考法,讓人無法掌握分數。

對,也許我是對分數太在意了。我竟然會覺得選一個所謂只要上課有聽,有做習題和考古題就好,考試都考一樣的老師也好。但若重新思考,我對物理課的期待是什麼呢?發現如果不在意分數的話,其實現在這樣的負擔最小。再者我根本也搶不到所謂很好過的物理老師,再者物理(二〉可能會有東西可以學了,再者其實最後分數出來也挺漂亮的,也許下學期還是可以選一樣的老師吧。

對於課程錄影,一向是在加速的情況下看。後期時常沒看,或許是因為時間不夠,也是因為網路課程的要求性較低。但,因此而省下的時間也十分珍貴,若是專心看物理的話也得放棄其他東西吧。覺得能搞得那麼忙到底是為什麼呢?

其實高中時,我的物理計算和直覺都很不錯的,現在竟然會覺得因為時間不夠而不想深入物理了啊。

對這學期物理的感想一定有著許多不同自我的衝突。沒有目的,只想追求高分的我;對物理有些天分,想要更為精進,卻因學不到東西而快鏽蝕的我;體會到時間不夠用,而想把自己對某些東西的追求壓住的我。

這將是一生將會不斷遭遇的課題吧,什麼該追求?什麼該放棄?不喜歡卻可能有用的事該學習嗎?喜歡卻可能沒用的事該放棄嗎?事實上是,就算是只去做同時喜歡、有用、又擅長的事,都不見得能做完了。可是,人生似乎不可能輕易讓你做這麼簡單明顯的決定,總是有些事不得不做吧,或者這只是人生風格的問題?

可以說一句:「根本沒人知道什麼有用什麼沒用」,然後任性的只做喜歡的事,最後也可能發現,某些原本看不出用途的事,成了未來幸福的關鍵。

可以說:「為了達到到不了的高度,什麼考驗都要面對」,然後挑戰那些有用的事,即使不喜歡,也做到面面俱到,或許還會發現沒看過的美好。

或者,只做少數喜歡又有用的事,才能做到頂尖的的頂尖?可你又如何確定這是對的方向?

但至少,希望自己知道,自己想過的是哪種人生,即使做著不喜歡的事,也要明自自己會得到、失去什麼。自己又願不願意做這樣的交換?

或者其實,最幸福的其實是,什麼也不知道?

計算機概論與程式設計

這堂課的學習策略前後變動頗大,一開始是選擇在上課完時,到計中看著講義學習,後來則換到了上課之前。之後則決定把額外的複習時間都砍掉,把看講義的時間完全放入上機課之時。之前會把上機課拿來寫線代大約是因為隔天就要交作業吧,但把寫的題目限制在作業之後,線代的進度便很容易維持,如此一來,把這時間用來讀計概自然十分合理。

期中考時,突然發現有許多部分還沒看完,雖然努力的趕進度,結果還是失敗。最後考出來的結果確實有許多只要有看到就可以把握的部分沒有把握好。這時可以思考一下計劃失敗的地方,事實上是,在把講義複習時間砍掉之後,由於期中考前並沒有上機課,所以可以說是忽略了進度。接下來,該要好好注意這點。最後的時期,由於有了小筆電,在上課時直接用小筆電來看講義,並且還能即時操作程式範例,成了最佳做法。

另外在期中之後不久,自己看完了《C Programming: A Modern Approach》,也算有不小幫助吧。

期末考,好不容易算是把講義看過了一遍,該練習的題目也都有練習,如此一來,考起來就安心許多。成績雖然並無因此提高許多,不過卻不會因此心情不好。只覺得該掌握的有努力就好,至於無法控制的部分就不用在意太多。

整體而言,這學期算是對 C 有了更細而全盤的學習。雖說很多地方,由於真的教得很細,所以要不要那麼認真學倒是個可考慮的問題。不過由於 C 是個頗想學的語言,認真一點並無不妥吧?

韓語

費了好多心力才終於選上的韓語,使我每週都得走到遙遠的清大上課。一開始的幾堂課十分有趣,而也慢慢學會基本發音。但可惜韓語還是有點難,慢慢趕不上進度,而課程也漸漸進入繁瑣的單字句型。課外的複習時間,常無法得到可見的結果。

期中考前,花了很多額外時間背單字,覺得是很痛苦的學習方式,而且考出來的成績也不太理想。之後又因運動會與感冒的關係跳掉了整整 9 堂課,進度完全被打亂,最後的期末大混亂時期,把很多時間花在韓語上,只是最後的成績仍不理想。

西班牙語

開始的時候,是字母的發音練習。除了在上課時練習外,也另外分了點時間,透過線上的學習網站練習。曾有一段時間,是在早晨去計中聽西班牙語。不過後來漸漸無法分出時間,又因為西班牙語的考試還算可應付,所以可以說是「被犧牲」了,課後的複習被完全砍掉。

在發音練習結束之後,進入單字與對話的教學,覺得興趣大減,另一方面,因著課後複習的結束,課堂上聽得懂的部分也一直減少。在期中之前雖差強人意但還算過得去,期中之後就完全脫軌了。

期中和期末考試的內容是要分組編對話,用口說的方式。尤於在西語課沒什麼認識的人,所以之所以能找到組員還是有點小故事可講呢。期末的時候,編出來的對話我都有點兒看不懂了。不過查一查發音,也是照樣去考。

由於到後期愈聽愈不懂,但分數和韓語相較起來卻高出甚多,顯然是一位分數頗甜的老師。

口語表達與溝通

整體而言還算不錯,是很喜歡的一堂課,詳見:〈口語表達與溝通:心得〉

為了練習講題,常會跑到地下室的交誼廳,趁沒人時演練一下,或者在路上走時也會碎碎念著講稿。有時會搞不清楚作業內容,而有點趕的臨時跑去印東西之類。但總體而言其實負擔不大。

曾經設定在睡前要花五分鐘聽一下英、西或韓語。後來隨著要處理的事情變多,為了要準時睡覺(或者已經不準時了),幾乎無法實行。由於對隔日的行事計畫也是在此時刻進行,幾乎可以說後期我的計畫系統近乎崩解。

事實上,在〈兩次對話,兩種心情〉的第一次對話之時,我就已經覺得,學新語言的話,還是透過旁聽就好,這樣的話比較容易掌握自己的進度。在成功入門之後,就可以自己讀了。只有像是口語表達之類,或是一開始的入門發音,一定要上課才能學到的東西,可以有大量互動反饋的東西,才能在課堂上維持足夠的興趣。韓語的後期課程,模式常是提出各種單字或句型,然後抄寫,其實不是很喜歡。

確實,從小就對正規的語言課程覺得不太喜歡(像是國語、英語之類),若非慢慢摸索出適合的英語讀法,恐怕英語到現在還會是我頭痛的科目呢。上了大學之後,再次嘗試的結果似乎十分明顯,將來的外語學習策略差不多就此定下來了吧。

而從期中開始,西語和韓語的複習時間幾乎都被捨去,或者就算讀了也完全不夠,進一步使上課情形惡化。學習新語言是一件繁重之事,想學一個都有困難,何況是在同一學期學兩個呢?然而,學語言這件事本身確實是頗有趣的,還是想找出零碎時間,慢慢去學,而英語的口說和寫作能力,更是一定要加強才行。慢慢能體會為什麼很多人說高三是英語最好的時候,像是我帶到交大的《Collins Cobuild》幾乎都沒時間用了。當年花在英語的時間,真是龐大到現今完全無法想像呢。現在上課的時間雖然變少,但想追求的事一下變多了。

生命科學

這是個聽說很涼,而確實也很涼的科目。

一開始我還安排每週一小時的預習時間看上課講義,但後來把那時間作為他用。除了期中、期末前有看一看考古題之外,就完全沒有讀這科了。

上課情形的話,前半部分比較無趣,同時要看其他的書也比較容易。後半部分雖然同樣催人入眠,但一些生技的最新進展頗為有趣。

由於有看一些科普書的緣故,我對生技之類的東西其實還滿感興趣,但整體而言,這並不是一堂有趣的課。

軍訓

老師上課主要是以說故事的方式進行,最常用追女朋友的例子來講解心戰概論,老師上課十分生動,一直都頗有趣的。只是到了其它課業進度落後之際,好幾次都陷入該不該利用上課時看書或者蹺課的掙扎。最後的結果是,只有偶爾會在上課時背韓語單字。

結論

現在看來,對我而言,像一開始那樣想把每一題習題都寫完是沒必要的,然而像最後那樣有很多東西都不理解也是不行的。

總覺得要學的東西太多應付不來,如果是一些不是很有興趣的科目,倒還可以接受用考古題應付考試,但那些有興趣的部分總是無法達到自己的標準。

標準有兩個,一個是分數上的。一個是心情上的。對於有興趣的科目,心情上的標準遠比分數上的標準難以達成。基本上也可以說只要達成了心情上的標準,其實對於成績也就不太在意了。只有在老師出題方向怪異,或者是沒興趣的科目,分數上的標準才會悄悄浮現出來。

有時真正想認真讀的科目,為了爭取最高效率,我會蹺課然後自己讀。而某些覺得很無聊的科目,如果出席有佔成績的話,我還是都會去上課。這就是兩個標準同時展現的結果吧。一般而論,在分數標準模式下讀東西通常都很不愉快,其實我曾想把自己對分數的標準去掉的,但終究是做不到啊。所以我在選非必修課的時候都小心翼翼的選「聽說分數很甜」的課,這樣也許可以為自己稍為爭取一些空間吧。

其實,以上課而言,一堂課要讓我覺得有趣還頗難的,可能是自己不適合用聽講方式學習還是怎樣。這學期可被稱為有趣的課大概只有軍訓和口語表達。微積分、線代、計概,是屬於自己看書的類型。物理、生命科學、韓語、西語,是屬於應付考試(並且也都有聽課,如果物理算的話)的類型。如果有時間,韓語和西語其實該是可以自學的很愉快的。

這學期許多課到最後都變成勉強應付,看著難度愈來愈高的課程表,似乎以後這情形也很難緩解。雖說去除了外語課程該有一些幫助,但若不再透過課堂,又是否有時間學習呢?若把必修科目排一排,二年級開始課程變難,但學分數似乎可以維持在較低的水準,而到大四,學分數又會突然再降下來,不過這樣的陡降背後穩藏的又是什麼意義?再者這還是沒有考慮選修的情形。

由於我很堅決的一定要選到某些通識才要去上,所以目前這兩學期都只有一門通識(如果不算新文藝複興閱讀計畫的話),未來又會有什麼變數呢?

最近又聽說成大資工大一上的基本學分就幾乎要 32 了,所以自己的學分數也不高啊。或者真像老師所言,要在四年讀完大學,本來就無法紮實?即使是選擇只專攻部分課程也是嗎?還是因為,每一堂課本來就不期待你付出這麼多?除了課業,也該留點時間,給生活。但是,我想要的「生活」又是什麼樣?

愈往期末愈忙的生活實在是太討厭了,我其實比較喜歡平凡穩定的日子。也許最佳策略其實是一開始就先看最後幾章?如果看的懂的話啦。

高中時的目標,是要擁有決定自己方向的能力。

大學,希望能了解自己、找到方向,並堅定的走下去。

天啊,大學、大學,可以在這裡學的事物是如此之多,但為何非得全擠在一起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