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途

Train

對台北最早的印象是台北車站。

那時總是因著各種原因來到台北,也許是從南部搭著火車的記憶。又或者是不斷坐著客運到台北轉運站再走那段地下道到捷運的記憶,又或者是偶爾搭著高鐵的記憶。

這裡象徵的從來不是終點,而是一個個旅人短暫駐足的驛站。在這城市裡彷彿沒有什麼是恆久的。

南港、文山、大安、信義,在不同的時期裡,因著不同的原因短暫停留過許多地方。雖然在這還待的沒有很久,但搬最多次住處,租了最多不同地方的國家,恐怕就是天龍國了。

當年一起來天龍國留學的朋友,也許現在已經回老家結婚了。剛認識的朋友,過了幾年也都一個個離開去留學、工作。如果還沒離開的朋友,若不是已經在面試,或許也在準備申請學校。你幾乎也無法確定今天一起吃飯的朋友,會不會過幾個月就離開了。

身為遊子,幾乎已經無法理解故鄉是什麼概念。就像當年在風城裡,無法理解為何需要因為離鄉背井而哭泣或每週返家。離開風城時,更無法理解為何原本心心思念原鄉的人們,突然又把風城當成一個故鄉看待,而因為離去而感到失落。

然而或許我還是有鄉愁,但不是思念一個特定的地方,而是找不到真正容身之處的焦慮。害怕這輩子終究沒有機會找到何處何人何事可以成為我的故鄉。而不管待在哪個地方,我終究還是孤獨的。沒有因為離開一處而難過,僅僅只是可悲的因為留下並不會比較不孤單。

就像前陣子和友人討論到租屋還是買房好。我只淡淡的說:如果買房是為了投資,那倒可以想像,但買房自住就難以理解了。因為我甚至無法想像最後我退休時到底會待在哪個城市。

廣告

信義南港記聞

taipei

最近孤身一人來到美國求生存,艱辛適應的日子讓我想起以前孤身來到台北實習時的日子,當時也常為民生問題煩惱,只是現在的困難度比較高而已。膽小謹慎的個性總讓很多事情變得很複雜,像小時候連坐火車都不太敢,到辦公室找老師也常要人陪。類似的膽怯至今仍未消逝,但現在竟然可以一人來到國外,感覺也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事。

當初離家來到新竹唸書雖然也是一個大跳躍,可是在校園裡感覺什麼都有,也有同學或學長姊可以照應,其實要擔心的事情比較少。到了外頭,感覺就很不一樣了。於是就想紀錄一下當初求生存的軌跡,給自己與後人參考。

第一次遇見南港

第一次搬到南港區是 2011 年到 Google 實習的時候。仔細回想,那時的生活圈真是意外的小。因為住在捷運站附近,上班的日子總是從南港展覽館捷運站開始坐板南線直達市政府站,然後從二號出口沿著地下街往台北 101 走。當時也沒有想到要坐公車還是採用其他交通方式。坐捷運的好處大概是可以看書吧,記得在車上我都是看 《Theory of Computation》。

早餐因為還習慣吃麵包和優酪乳,所以大部分的時候都是在便利超商解決(平常是到 Google 喝優酪乳),然後中餐和晚餐偶爾是跟著其他實習生一起吃或在 Taipei 101 地下室解決(超貴),偶而則在信義區行政中心地下室吃便宜的便當。

放假的時候吃東西就傷腦筋了,附近找找都找不到便宜的店,最後最常吃的是一家叫做「鼐駿焢肉飯」的地方,因為太常去所以老闆娘都認識我了呢。因為覺得倒垃圾很麻煩,加上又沒有廚房和冰箱,所以我都在店裡食用,很少把垃圾帶回房間,所以最後兩個月好像只倒了一兩次的垃圾。此時遇到最大的問題大概是喝水,當時的解決方式是買一些很大的礦泉水,以及在公司多喝一些水,仔細想想實在不是什麼好方法。

事隔多年,早已忘記當時的許多心情了。

第二次遇見南港

第二次搬到南港是在 2013 年,不知道是運氣好還是有了之前的經驗,住的地方感覺比較舒適也便宜。然而這時我住在離中研院很近的一個相當偏僻的地方,所以吃東西就變成了大難題。幸好這時的我活動力增強不少,也更懂得利用網路資源搜尋附近的地點,因此對附近的探索更為透徹。(可惜此時我還沒有智慧型手機,所以常是自己畫地圖,後來到了美國,手機的導航功能就成為非常重要的工具了。)由於離捷運太遠,交通方式主要變成公車、步行,以及從台大水源買來的腳踏車。

為了解決飲用水的問題,這次我買了個快煮壺煮水,還從姊姊那裡拿了個濾水壺。偶爾覺得煮水太麻煩,也會到附近的圖書館看書順便喝水。食物方面,因為我比較喜歡吃類似自助餐的飯食,所以如果是平常日的話可以到中研院吃便宜的餐點(我常下班後跑去吃)。假日花了不少時間才找到固定的吃飯處。記得剛開始找東西吃時總會常過店門而不入,就越走越遠。這麼做的原因我也很難理清楚,或許是有點害怕與不安吧。總覺得走進店裡就會被注意到,不得不點些什麼,可是又怕不想吃店裡的東西。

這次對生活的調整比較全面。由於這裡不用擔心倒垃圾,所以我開始採買一些水果加強飲食的均衡。除此之外,早上常到舊庄國小跑步,以保健康。因為這時有點在意過敏的可能,所以也懂得偶而洗棉被,然後到附近的洗衣店烘乾。早餐因為開始習慣吃三明治之類的配合水果,所以也到過不少地方吃。

因為離舊庄圖書館太近了,加上房間沒有冷氣,所以我有很多時間都待在圖書館。這段時期看了不少科普書,圖書館也有不少英文藏書呢,《The Emperor of All Maladies: A Biography of Cancer》就是在這裡看完的。這時候因為開始學習 Go,所以在房間裡常是在寫程式或用 Kindle 看教學。

平時上班總是騎腳踏車到捷運站停車,通常騎到這裡就會很熱,所以躲進捷運站,走地下道,然後再走一段距離到 IBM。午餐最常到一家便宜又大碗的燒肉便當,雖然有點油不過還滿不錯,偶爾也會走很遠去買剛開幕特價比較便宜的池上便當。

這段期間也曾參加一些像是 Toastmaster、教會英語課、Taipei Bliss 之類的英語活動,不過後來實習太累就沒去了。後來到了台大因為有英辯社所以也沒有繼續向外發展,是比較可惜的地方。

活下去

仔細想想這兩次經驗其實是滿好的成長機會,讓自己學會如何掌控自己的生活方式、如何存活。比較起來第二次確實對生活的掌控更加全面了,或許未來出社會真的也能好好計畫並發展出屬於自己的生活吧。現在,還有好多東西要學。加油!活下去吧!

在台北實習的短期租屋

rent

整理了〈程式社群清單〉以後才發現台北的社群真的比其他地方活躍的多。在此同時,感覺軟體工程的實習機會也是台北比較常見。之前才和朋友聊到或許其他縣市資工系的實習風氣不盛也跟這有很大相關,畢竟還是當地實習比較方便,如果還要隻身前往台北,交通和租屋的障礙都是相當麻煩的。後來,還真的遇到因為租屋的困擾所以考慮再三的同學。

仔細想想當初來台北也沒有想太多,只覺得應該找的到地方住吧,想起來還真是勇敢。說真的,其實暑假的短期租屋並不是那麼容易找。還好現在已經在台北讀書,以後應該也不會有機會要在這裡短期租屋了。但為了後人,決定用一篇文章紀錄一下心得。

搜尋

一開始也不知道要怎麼找到租屋的地方,所以就先搜尋「台北 租屋」、「台北 實習 短期 租屋」之類的關鍵字。就會找到不少有相同需求的人們。大致上要找租屋,約有以下地方:

或者也可以到各區域看板找找,或者是尋找有無在台北租屋但暑假不在的同學想短期出租:

除此之外,在開始尋找租屋前,先逛逛 rent-exp 版也能得到不少網友經驗。找到適合的對象以後就可以留言或者打電話詢問,值得注意的是雖然有時上面會寫最短租期是半年等等,但實際打電話去說明情形以後,也是有人會願意短期出租的,只是得注意問問短租是否加錢,以免要簽約了才被通知,那就不太好了。

雜感

如果你跟我一樣經濟拮据,會發現選擇真的不多。不過還是可以看看周遭環境,並且問問其他房客的背景後再審慎決定。像是我恰好不吸煙,但是想找到男性便宜短租又限制吸煙的真的很困難,所以多半只能問問房東其他房客是否吸煙。

台北因為有方便的捷運和公車,因此即使沒有交通工具也能通勤。不過和公司的距離還是值得考量,畢竟通勤本身也得花時間和金錢。話又說回來,其實也有人是每天從新竹到台北通勤實習的,如果可以接受漫長的交通的話,其實倒也不見得非得到台北租屋不可。不過如果你家住高雄,那就沒辦法了。

雖然租屋有點辛苦,但還是有遇到一些來自南台灣學校的朋友,希望讀者也能順利展開自己的實習生涯。

更新:如果你租在南港區,還可參考〈信義南港記聞〉

終於考了英語口說和寫作測驗

writing

背景

自己對英語的學習熱情很早以前就開始了,雖然上了大學以後比較沒有那麼強調,但也有陸續加強。猶記得,2007 的時候考了中級英檢,結果閱讀聽力考得不錯,可是複試的口說寫作慘不忍睹,後來就對口說和寫作抱著陰影。

獨特的英語學習法讓我閱讀與聽力成為強項,所以雖然後來考過的英檢幾乎都是沒有特別準備考試,也還是對這兩項有信心。比如說在 2009 年報考 TOEIC 得到 970/990,2010 年則參加 TOEFL ITP (一個沒有考口說寫作的托福)得到 657/677,2013 年考了兩次 FLPT 英語測驗(沒考口說寫作)則為 307/330, 320/330。

托福

其實大學時就曾想考托福,那時的原因是想申請交換學生,只是後來太過擔心經濟上的問題還有一個人出國的恐懼,所以沒有很積極。雖然想特別準備考試、甚至還買了書來看,不過只翻了幾頁就沒有繼續。

研究所又想考托福,這時只是莫名的想出國看看,很多活動報名可能都需要英檢成績,想說這時考了兩年間隨時有用到都可以用,為了鼓勵自己,所以早早的報了名繳了報名費,這樣就會有動力了吧。

但沒有想到在學期間多了許多繁忙的事情,所以幾乎沒有時間準備,加上意外的得到了出國的機會,英檢好像就沒那麼有必要了,所以結果還是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上了戰場。

考試

那時是期中考周,而且我又一直過敏讀不太下書,所以大概有點自暴自棄。當天還因為下午還得回學校考某門期中考,所以前面寫的很快,也沒做太多檢查。

閱讀的部份感覺還好,大部分都還看得懂。但聽力時有一個題組不知為何有點恍神,結果那題組的很多題就用猜的。還是有點不確定聽力時要不要做筆記才好,感覺做了也很容易分心。考完上半場我還乖乖的按照指示走出考場,結果後來根本沒半個人出來。我想大概坐在座位上也可以吧?

考口說的時候,意外的發現以前參加英辯的訓練還滿有用的,因為回答的形式與要求其實有點像。只是因為不熟悉,所以還是答的有點心虛。有個問題要先簡述題中角色遇到的問題,然後再提出自己的看法。結果我光簡述講完就只剩 10 多秒,只好快速帶過自己的看法,還講到一半就時間到了,真有點慌張。

寫作的部份,我也不知道好不好,只感覺要寫到建議的字數有點力不從心,加上我用 qwerty 鍵盤打字真的很慢(結果還是沒有特別去練習),所以有點困擾。

這次考試有點值得慶幸的地方是裡頭提到的許多學術議題(如 Hawthorne effect),我竟然剛好都有聽過,感覺信心增強不少。

為什麼要學英文

仔細想想,從以前就很少特別準備英文考試的關係大概是我真的很不喜歡準備吧。猶記得當年的想法是把英語實力提升到超過考試的境界,這樣就可以不用準備了。聽力和閱讀很容易就可以做到一定程度,所以高中時確實可以幾乎不準備就應付學校的考試,可是寫作和口說就不行了。

我想這有兩個原因,首先是動機。我可以很容易的想出立即的動機為何要加強閱讀和聽力:因為我喜歡閱讀,而有太多資訊是以英文寫成了,同時也因為有很多影片我想觀賞。或者更簡潔的說,因為我想理解。可是口說和寫作就沒有了,即使我想說服自己:因為我想溝通。問題是,跟誰溝通?多年來,那個誰,是不存在的。

第二個理由則是訓練的方法,閱讀和聽力只要有材料在手上,一個人就可以埋頭苦幹提昇實力。可口說和寫作只有一個人似乎進步程度有限。也因此,想找出進步的方法就有難度。特別是像我這樣不去補習班也沒出國的人而言,需要很多摸索才可能找出訓練的方法。

後來訓練寫作的方法主要是把所有可以用英文寫的考試和報告都用英文寫成(這有一個很簡單的動機,因為專有名詞和課本講義都是英文,所以其實用英文比較好寫),正式的接觸一點學術寫作的教學大概是參加 IAC 的時候。

至於口說,我迷上了英語活動,不論是英辯、一般的口說聚會,我發現我都很喜歡。所以前前後後參加過不少活動:第七屆英辯坊、第八屆英辯坊、英辯社、IAC、Koinonia English Club、English Lunch Time、Bliss English Club、Toastmasters。所以慢慢找到了練習口說的動機:因為我喜歡。

結果

雖然針對英文,我已經不像高中時那麼積極了,不過,「如果沒有補習,不針對考試準備,究竟有什麼方法,可以把口說和寫作的實力也提昇到超越考試的境界呢?」這個問題的答案,我還是慢慢的在尋找。雖然我知道我一直沒有找到,不過好像到了檢驗目前成果的時刻了。

2013/11/9 TOEFL iBT
Score: 103/120 (Reading: 29 / Listening: 28 / Speaking: 23 / Writing: 23)

自己覺得口說和寫作的成績比多年來恐懼的想像還來的好,可是另一方面,這樣的成績也指出了目前的訓練方法確實還沒辦法有太大的突破,離「超越考試的境界」恐怕還很遠(其實我都覺得我聽力說不定也在退步中了)。

未來究竟要如何更上層樓呢?

我覺得我大概來不及找出像當年一樣突然提昇閱讀/聽力的神奇方法了。如果有一天我的口說/寫作真的能進步的話,一定是長期的累積吧。

相關文章

工商服務時間

2013 在台北,IBM 軟體工程實習生紀錄

work-731198_640

初心者

那恰好是我心態有大幅轉變的時刻,想更珍惜所有,也想更堅定向前。在我掙扎前進的時候,剛好看到 IBM 的實習機會,覺得是個能夠打破舊模式,邁向新生活的絕佳機會,於是就努力寫了履歷投出。說起來好像每次申請實習都是一時之間的決定,人生的際遇實在是難以預測。面試其實比較像聊天,並不會太困難。但因為沒有符合某些預期,所以其實沒想到會錄取。最後發現還是有機會來到 IBM 時,真的覺得很幸運。

第二次實習的感受很不一樣,但真正的重點倒不是環境的差別,而是我自己,我已經不一樣了。回想起來,這些年我真的成長了好多,當年的迷惘,在這個暑假終於釐清了。接下來,真的得全力邁進了呢。

IBM

IBM 感覺是很嚴肅的公司,常常會看到許多穿著正裝的人,但工程師的標準不太一樣,除了一些正式場合外,平常還是不會太嚴肅。很開心能有彈性協調工作時間的機會,早起的我開始過著每天早上 8 點上班,下午 5 點下班的生活。

工程師的生活還是那麼熟悉,熟悉的寫程式,熟悉的解問題。雖然盯著螢幕還是很累,但好像慢慢找到平衡的方法。解決每個問題時總有小小的成就感,深思優美的答案時總是讓人愉快。覺得可以這樣工作,應該算是幸運的吧。

或許因為坐在開放的空間,所以比較有機會和其他的員工聊聊,甚至還曾一起去參加 Taipei.py 呢。而這兩個月真的也受到好多人的照顧。還記得 meeting 後的聊天,總能敞開心胸的談、記得去問 Bruce 問題時常聞到的咖啡香、還有偶爾遇見的 Jenny 學姐、每次經過櫃台時的招呼與閒聊。

謝謝你們,這段時間真的很愉快。

Blue Gene

IBM 的實習有個特別的地方,就是有很多專為實習生設計的活動與作業,所以有很多機會和其他實習生互動,真的常會和其他實習生一起吃飯聊天,同部門的更會互相詢問與解決工作上的難題呢。

在最後的最後,我們一起拍了期末影片。總覺得每組的創意都好精彩,後製更是十分專業。從影片中也可以看出某些部門真的很累,相較起來,我覺得我的工作量恰到好處,算是很幸運吧。

於是我們向前

好像真的和南港很有緣,又一次重回此地。而來到熟悉的店,老闆娘竟然還認的出我來。然後又增加了數個認得出我的店家(哈哈)。兩個月結束,我又離開。好多的人,將來是否會再見面呢。

剛結束實習,又要開始迎接好多新的挑戰。漸漸有新的計畫在心中暗暗形成,很興奮,我真的更堅定與更積極的向前邁進了。而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2011 在台北,Google 軟體工程實習生紀錄

computer

機會命運請選擇

認真說起來對當時的我來說,去軟體公司實習這件事其實並不在我的規劃之中。然而,那時我正好想要多嘗試一些新事物,找到一些讓自己成長改變的機會,無意間看到了系上 Google 實習招募的訊息,就臨時起意申請。從一開始的線上答題,後來的投履歷,最後的面試,一關一關前進,這過程真的只能以極其幸運來形容。

面試對我而言實在不是很熟悉的項目,僅有的經驗大概是在華碩 CEO 不是很順利的面試,還有加入 AIESEC 時的小小成就吧。跟傳說中的一樣,Google 的面試會考些技術上和演算法上的問題,說起來有的還真有點難回答。真的沒有想到最後可以錄取,而且當時我也沒有去申請其他公司的實習,若是沒有上的話想必我會過著一個全然不同的暑假。

註:如果對如何準備有興趣,可參考我後來寫的〈從台灣申請北美軟體工程實習 – 準備篇〉

Google

Google 真的是個非常自由也非常特別的地方,沒有特別規定的上下班時間,有的人早早就來,早早就走,但也有人下午才來上班。旁邊的角落擺滿零食,中午也有水果,讓我忍不住也吃了不少。每個人的座位好像都有不同風格的擺設。在這裡實習,待遇實在是相當的好,忍不住擔心以後不好好努力的話,搞不好出了社會一不小心會到不了這個標準呢。

記得剛開始時,要去熟悉許多工具與流程,然後再研究一些系統架構,參考了好多文件和前人的成果才順利完成主要的工作。印象最深的事是,就算動用許多資源,想編譯一個龐大系統還是得花上不少時間,無怪乎 Google 會想設計像 Go 這種編譯較快的語言了。另外就是,當修改的東西寫錯可能會導致整個團隊暫時無法順利工作時,真的會讓人誠惶誠恐。

像 Google 這樣規模的跨國公司,都會有自己特別的系統與工具,但除了開發以外,其他像是 Gmail、Docs 等網路服務,也是員工們不可或缺的工具。就像大家說的一樣,「Eating your own dog food」。

這次的實習生幾乎都是台大的,讓人有點寂寞的感覺。不過想想也是當然,如果你在外地的話或許來台北實習的意願與能力就少了許多。雖然平時和大家一起去吃午飯,不過感覺打不太進圈子裡,只覺得聽了大家的故事真的感受到自己還有好多需要努力的地方。

記得那時和前輩們聊了好多對未來的徬徨,甚至有次有個特別的機會,可以和傳說中的簡立峰前輩單獨 meeting,請教經驗。聽了不少產業和學術界的故事,也聊了不少人生的想法。現在想來還是有點驚訝我怎麼會有勇氣談論這些話題呢?

Take Your Child to Work Day

有天在 Google 有個帶家裡小朋友來公司的活動,實習生們也幫忙籌辦了闖關遊戲和沙畫等等的遊戲。記得那時發生了好多趣事,記下幾項以供紀念。

撞球遊戲

我:去集合囉!!那邊有好玩的氣球喔!

女孩:不要!!我還要玩!!快點快點!!

(女孩正把落入球袋的撞球一一撿起然後滾過來, 我正在把撞球一一丟入球袋)

我沒有要玩啊

(超大型 Nexus One 手機)

孩子正在上面玩著 Angry Birds,我們在後面看著。

父:好了好了,別玩囉,先讓大哥哥們玩吧!!

(我們沒有要玩阿 囧)

姊姊

目睹姊姊一直欺負弟弟(不給他玩玩具)

某實習生:我小時候就是這樣被姊姊欺負的 QAQ!!!!!!!!!!!!!

台北

在台北 101 裡頭工作,我常喜歡走到窗前,從高樓往下俯瞰,車子都變成小小的方塊。在這裡的記憶有些現在還很清晰。每天早上走進來時總有人在散發傳單、或許因為看起來不像上班族所以曾經被保全攔下來、還有昂貴的地下室餐廳。真的,對於吃慣學校便宜自助餐的我有些難以接受,後來慢慢喜歡去旁邊的行政中心餐廳,但有時也跟著大家一起買飯。

為了實習,臨時要在台北找個兩月短租。感覺真的不太容易,而且當初也不知道要找誰幫忙,結果只好在網站上搜尋,自己一個人上台北看房子。不過或許因為台北實習的需求多吧,最後我還是找到了落腳之處,地點在南港展覽館的捷運站附近。因為是第一次租屋,時間又倉促,所以有些事情沒有考慮周詳,所以老實說當時的住處實在不能說挺好。

題外話,因為要搬到南港所以取消了暑期宿舍的申請,把一部分東西搬到八舍的地下室存放。不得不說地下室真的不是個挺好的放置所,有些東西在這期間就這樣發霉了。雖然說再讓我選擇一次或許會覺得每天從新竹通勤也許比較好,不過我還記得當時心中的想法:「北上租屋本身,也是一件可能讓我改變成長的機會。」

南港

剛搬過來時,真的好多事情要適應。不知道要去哪邊吃飯,不知道要去哪買東西。手上常拿著自己畫的小地圖以免迷路,每天也花上不少的時間探索環境。但時間一久,我喜歡最佳化的習慣就慢慢展現了出來。每天早晨出門,一邊搭著捷運前往台北 101,一邊預習《Theory of Computation》,下了捷運,邊走著邊聽著空英 MP3。到了公司一邊吃早餐一邊開始規劃今日的工作。用電腦太累時就吃點東西看看外面,然後讀一下參考書籍,中午和大家一起吃飯、小睡午覺,繼續工作。下班後再走回捷運站,繼續看書。回到南港,晚餐在哪裡吃也慢慢有了模式,然後晚上根據安排,複習一下計組等等,慢慢變得規律。我總是喜歡在生活中建立模式,然後不斷研究如何把所有的時間都填滿。在交大是這樣,來了台北也是這樣。

每天早上從住處到公司的那段路程,真的走了好多遍,慢慢熟悉待在台北的感覺。大學四年來到台北的次數幾乎數不清了,總覺得我在台北走過的地方說不定比新竹還多。

因為太常到某家店去吃晚餐了,老闆娘也認出了我的臉來,常常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甚至還推薦過我牙醫去哪看呢。是啊,住的地方不知為何有許多牙醫,常常走過也讓我開始想處理蛀牙,也在這段時間裡拔了幾顆智齒。回想起來拔牙齒的那幾天晚上,剛好看到同學狀態上說她一次拔了好多智齒,那好像是我們第一次在網路上聊天呢。後來養成了三餐刷牙的習慣,也萌生矯正的念頭,最後決定用薪水為自己的健康投資。對於現在的我來說,回想起當年明知有蛀牙還很久不去看牙醫的行為已經是不可思議的事情了。

感覺如果不是來台北實習,好像也不會做了這樣的決定。可因為這樣的決定,後來又牽引了好多故事。人生的絲絲線線總是這樣糾纏在一起,會走往哪個方向也有許多運氣的成份。

歸途

Google 真的是很令人安心溫暖的地方,大家都很友善,給了我不少照顧,工程師的生活也很令人熟悉。和一群優秀的前輩在一起工作,讓我看見自己很多不足的地方,也希望以後能夠成長改進。雖然沒有特別的上下班時間,但是隱隱的還是有股自我要求的壓力,每天寫了好久的程式真的滿累的。

兩個月多的實習,最後還是結束了。雖然有機會可以在學期開始後兼職實習,不過覺得太遠就作罷了,如果當初作了不同的選擇,不知道現在又會是什麼樣子呢?記得剛搬去台北時,每天都在寫組合語言的期末作業,但我對要搬離台北的那幾天,卻沒有什麼記憶,那時的我是怎麼樣的心情呢?還能想起許多在 Google實習的片段:每天早上到 Google 時常會看見另外一個實習生認真的坐在電腦前寫程式、中午吃飯時大家的臉龐、一起開會的畫面,還有那時好多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