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台大資訊的那些年

ntulib

回顧

不知不覺也已經在台大待了這麼多個年頭,彷彿都已經習慣了這裡的生活。回想當年,好像還是經過一番曲折才來到此地呢。

2012 年 7 月,正是要開始準備研究所推甄的時節,同時也開始調查各個研究室的研究主題。由於那時不知為何對人工智慧有些憧憬,所以也對相關類型的研究室比較有興趣。

AI

當時發現台大資訊數個實驗室都有在研究跟「機器學習」相關的方向,也因此對這新鮮的詞彙產生了興趣。在 Amazon 上找找相關書籍的評價,最後借了《Pattern Recognition and Machine Learning》,想說可以多了解這個領域。只是最後覺得該書有點艱澀難懂,所以最後就沒有看完。也可能因此在找老師時,開始有點害怕純機器學習的實驗室了。

例如還記得當初去到 528 實驗室打探消息時,就被學長們威嚇說相當困難最好別來,因此也只好打退堂鼓。後來參觀了許多實驗室,跟很多學長姊聊過以後,選定了幾個實驗室,和老師們約時間談談看。又遇見感覺兇兇的老師所以只好繼續尋找。(後來問了實驗室另一位同學,她好像也因為同樣原因所以和我做了同等選擇 XD。)最後到了目前實驗室聊完了以後,因為覺得老師很有熱情又和藹可親所以就決定待了下來。現在回想起來覺得這種選法實在不太理性,不過或許是當時依舊迷惘是否要讀研究所的我所能做的最好選擇了吧。

就這樣,展開了我的研究生涯。

Deep Learning

碩二的時候正是 deep learning 正開始出現在新聞版面的時候,同時也因為在 NLP 上愈來愈多人開始利用 deep learning 的技術,所以我們實驗室也對此非常有興趣。在學長的帶領下,成立了 deep learning 讀書會,從 Neural Networks for Machine Learning 課程開始學起。

現在想起來,這個讀書會對我的影響滿大的。如果不是因為它,大概不會有辦法在忙碌的碩二期間抽空認識這個新領域。而接觸了這個領域、讀了一些論文以後,也逐漸產生了不少興趣,相當程度的改變了未來想學習的事物。

實驗室網管見習

碩二時因為令人景仰的網管大大們畢業了,所以就接下了實驗室工作站網管的工作。在這期間歷經不少事件,像是新主機添購、二樓機房整修的主機搬遷、及主機壞損時處理等等,學到很多東西。

我們實驗室因為歷史悠久,所以擁有許多工作站主機。在我進實驗室時就有約十台工作站可供實驗,也有四個大容量 NAS 和一個磁碟陣列可供置放實驗用檔案。在這些主機中,有些是很古老的立式主機,放在三樓實驗室。除了硬碟容量和記憶體都很大外,感覺效能其實已經比不過當代的桌機了。而在二樓機房則有三台機架式伺服器,處理器用的是四線程的 Intel Xeon E5506,記憶體則有 48 G 可用。

為了應付愈來愈大的計算需求,在我就讀期間,實驗室又新購入了三台搭載 Intel Xeon E5-2620,24 線程的工作站主機,記憶體有 32~96 G 不等。同時也為了 deep learning 的需求而購入了 GeForce GTX 980 顯示卡。

在我擔任網管期間,替一些有問題的舊主機重灌了 Debian 系統,也幫忙安裝了新的工作站。此外還將二樓和三樓工作站的私有內網連結起來,以及把原本用 NIS 管理的使用者帳號一口氣搬移到了 LDAP 上。所幸在進行這些架構改動時沒有遇到太大的問題,一切還算順利。

後來交接給新的網管時發現二、三樓間的連線速度似乎有點慢,可惜沒有找出確切的原因。只能等待未來的網管大大們來解決了。

課程

雖然剛開始沒什麼感覺,但現在想來,研究所修的部份課程真的和以前有很大的不同。大學部時比較常修一些重實作的課,作業常常是要重造一些很底層的輪子,常常要花大量的時間來實作一個簡單的功能,成就感比較是來自對程式本身的優美性的欣賞。

這次修的課有的是沒有限定使用的程式語言與工具,或甚至是主題。其他的課則是偏學術研究導向,必須要做一些實驗比較不同方法的效能,使用的方法也可能天馬行空,常也可以看到來自不同領域的實驗室同學發揮所長,做出一些我們完全想像不到的作法呢。

在交大資工時不知是怎麼選課的,竟非常恰好的幾乎沒有上過任何需要做各種實驗來比較不同作法效果的課程。就連大學專題也是做偏實作的 App 設計。因此能夠有機會在這些課程中學習一些研究方法,對我來說奠定了日後碩論很重要的基礎。

論文閱讀

在研究所的期間讀了不少論文,大部分是在方向確定後進行的文獻回顧,此外則是在想研究題目時廣泛閱讀的。看到世界上的各種先進研究總讓人受到一些激勵,總覺得再多進步一些或許就能達到相當了不起的成就。但一方面也感到自己的渺小,大家都已經走了那麼遠,自己卻還緩步前行。其實有點後悔沒有在大學時早一點閱讀一些論文,這樣或許可以幫助自己早點勾勒出對世界的想像也說不定。

除了單純的閱讀外,實驗室也有固定的週期需要跟大家報告一篇自己讀過的論文。雖然一開始因為修過「學術論文口頭報告」所以想說要認真準備,用心報告。然而後來發現要報告到那種地步,準備時間會拖的相當的長,以至於反而沒有時間閱讀論文和修課等等。所以最後似乎也從眾的開始用起無趣的方法報告了。

研究

初來台大資工的那些年裡,對於研究生的自覺著實是有點差。以至於到了最後,整個碩論的時程變得非常的趕。一直到了 2014 年的 8、9 月才開始想碩論題目,也沒能成功想出什麼特別的題目。同時,據說實驗室歷年的學長姊們也極少使用自行想出的題目,因此我也像同學一樣向老師請教了可能的主題,並且在同年 11 月有了大致的方向。

隨著時間一天天流逝,一天中也有愈來愈高的比例被用在碩論的研究上了。就像朋友說的「no time, graduate school eats me alive」一樣,慢慢的就從社團和修課中淡出了。整天就是窩在宿舍或研究室進行研究。然而拉長的時間卻似乎也伴隨著降低的效率,以至於這段時間有很多時候是覺得很挫折的。

後來又重讀了《The Willpower Instinct》,用像是運動和靜坐等方法,才勉強有些改善。但還是很難做到像大學部時那種時時刻刻最高效率的追求。感覺按部就班的吸收與學習終究是比做研究來的簡單又有成就感的事。

「如果能夠在碩一就確定好方向就好了!」、「如果一開始有了方向就開始寫論文(例如先寫文獻回顧)就好了!」雖然總有許多如果的想法,不過最後還是只能硬著頭皮走一步算一步了。

很感謝老師在這段期間的支持。像是鼓勵我先整理部份的結果去投了 ACL-IJCNLP 2015 的 short paper,雖然沒有上,但也是一次滿好的經驗。又像是後來繼續鼓勵我把完整的碩論拿來投一些論文獎或者未來的會議論文等等。如果不是老師,大概也不會想到要尋找這些機會吧。

最後的口試壓在期限的倒數第二天,幸好一切順利,口試委員們也給了許多建議與鼓勵,真的很感謝大家。

這些年

其實兩年的時間裡,一直覺得自己在各方面好像也沒有進步多少。然而現在回想起來,確實也學到不少東西,知道了一些從前不知道的事物和人,而對世界與未來的認知與想像也很不一樣了。希望未來也能繼續帶著學習的心繼續前進。

廣告

台大資工所與交大資工大學部的花費比較

coins

大約一年前的時候有位來自遠方的同學問到:「以經濟上來考量的話,會建議交大還是台大哪一間呢?」。雖然說直覺上會覺得在交大的花費一定比較小,不過實際上到底小多少倒也沒有實際的數據。現在在台大已經待了超過一年,終於可以來進行這樣的比較。

值得注意的是由於樣本一個來自大學,一個來自研究所,且兩者有年代上的差別,故可能有所偏誤。這個數據紀錄了大部分的真實開支,不過有些部份沒有紀錄,例如:回家吃家中的飯、家人買衣服送我等等沒有實際數字的贈品,也沒有紀錄電話費。不過因為我有對過郵局存簿的帳,所以所有我領出的錢都有紀錄下來。此外我也特別確認過所有的學雜費都有紀錄。另外就是,為了避免偏差,我移除了大學時到台北實習的開支紀錄,研究所則沒有紀錄碩一結束時在美國度過的暑假。

個人的花費應該算是中等的吧,沒有像一些人每天到處去聚餐,但也不像一些人自助餐可以只夾 3、40 元。不過,稍微對照了一下〈高學費 vs.低學費:台灣地區大學生生活費調查研究〉以後,發現其實我的花費高於平均值,感覺是個警訊告訴自己要多節省一點才行了。以下就以交大大一到大三,以及台大碩一的開支做討論。

交大三年的開支

開銷類別 金額
聚餐交通 NT$106,000
日用品 NT$48,000
教育費 NT$251,000
3C 產品 NT$20,000
醫療費 NT$75,000
總和 NT$500,000
學期平均 NT$83,333

其中聚餐交通包含包含了平常的食物、特殊聚餐、交通工具等費用。教育費包含了書籍費、學雜費、宿舍費、以及一些勉強跟學習有關的活動如「文藻英辯坊」的報名費等等。由於每次都有抽中宿舍,故沒有額外的房租花費。3C 產品則是手滑買的,並不包含高三時家人幫忙買的桌機。醫療費大部分是牙齒矯正的錢,故一般人可忽略,為求完整故保留於此。為了讓數字漂亮一點,做了少許的變動。

台大一年的開支

開銷類別 金額
聚餐交通 NT$49,000
日用品 NT$21,000
教育費 NT$69,000
住宿費 NT$32,000
3C 產品 NT$19,000
醫療費 NT$26,000
總和 NT$216,000
學期平均 NT$108,000

研究所由於一開始是住 BOT 所以有每月約 NT$5,000 的住宿費。可以看出聚餐交通和日用品的花費都稍微有上升一些。每日食物花費確實上升了一些,而累積起來也是不小數字。另外就是我在台北跟別人聚餐的頻率似乎也有增加。此外,其中有部份其實是來自交通費,大致上是因為我研究所這期間開始坐了高鐵這種高單價的交通工具。大學時期除了因公以外,幾乎是沒有坐過的。還有因為參加一些活動而增加的捷運的乘坐次數。

結論

也就是說我在台北的開銷,每個學期大約比在新竹多了 2 萬元左右。雖然說確實是較高,可是感覺倒也不算差異太大。只是,由於我並沒有利用學校的優勢去兼職家教,也不像隔壁實驗室的同學是校園的 PHP programmer。因此主要的收入僅來自獎學金及實驗室的研究費。如把收入也算進去的話,擁有較多獎學金申請機會的交大大學部就會和台大產生相當大的差距了。

NEAO 2014 在台灣

東北亞國際英語辯論賽

怎麼說起呢,就在報名截止前夕,聽到之前在「第八屆文藻英語辯論培訓坊」認識的 Pin-Hsuan 在找隊友,然後不知不覺就成軍了 🙂

回憶起來還是有點不敢相信,其實很早之前就知道 NEAO 2014 會辦在台大。難得有國際賽辦在自己的學校,假設是要自己花錢出國比賽我大概就會卻步了。某種意義上,這也算是一生一次的機會。只是總覺得自己在英辯上其實也沒有太強,二方面碩士生涯實在也太忙碌了,根本也不會有時間可以練習。嘿,所以到底會如何呢?

Pre-NEAO Workshop

一開始先參加了賽前工作坊,惡補一下英辯。但感覺好像也是某種溫馨的朋友會面,見到不少舊面孔。想起來這些年在英辯的過程真的認識了好多不同領域的人呢。

不知是否是因為老態龍鍾,這幾年已經沒有感受到當初「第八屆英辯坊」時能看見所有元素的綜觀全局觀點。反而總是掙扎著想論點,也無法順利理解對方的論點。

於是工作坊結束後,又相約練了幾場,期望比賽時能夠有好一點的狀態。

一連串的不思議

比賽一開始就是一陣忙亂,我竟然不小心看錯了隊名和位置,準備到了反面的論點。到了教室才發現沒有我們的位置。趕緊趕到正確的教室,還好還沒開始,而且我們是下家的位置,還能在比賽中準備一下。

然後在 EFL break announcement 時聽到有一個隊伍以完全同分的姿態跟最後一個 break team 不斷比對各種標準,最後才落選。想不到竟然就是我們。結果決賽當天因為有隊伍沒出現,所以我們本來可以晉級了,不過我們自己也沒出現。(笑)

所謂的國際賽

整個比賽最開心的大概是可以見識各式各樣高強的辯士吧。雖然一開始就落分太多以至於沒有機會跟強者對決,不過在最後一天還是觀賞了各種有趣的比賽。最後的決賽也是非常精彩刺激呢。

然後再次閱讀

或許因為辯題開始深入,這次還是有著跟「第九屆英辯坊」時一樣的感想:浩瀚書海裡的知識,真的有許多可以參考借鏡。

像是一開始遇到的 opt out from state pension system,直覺上就想到暑假通勤時用 Kindle 看完的 Nudge 和當時才剛看完的 Thinking, Fast and Slow 裡頭對 retirement savings 的敘述。

總覺得裡頭有提到很多人即使明明是想要 pension 的,卻也會因各種原因而導致最後沒有 opt in(因為他們需要花很大力氣對抗惰性和思考盲點,而很可能會對抗失敗),假設可以證明這點的話,或許就可以說反方其實才真正的保護了這種人的選擇權,而在正方的世界裡其實因為兩面選擇的困難度有很大差別,所以傷害了這部分人的選擇權。

這樣或許就有機會在正方一定會打的 freedom of choice 上打平了也說不定。只可惜想了許久還是想不出如何有具體的論點,所以最後還是走回雖然可能傷害自由權,可是政府在這件事情上合理的老路。

後來更有 Nudge 直接變成了論題,感覺上只要直接把書中的所有論點拿來用就可以了。然後是 allow individual to trade the right to sue to third parties,好像在 Thinking, Fast and Slow 裡討論 decision weight 時也有提到為什麼這種情況可以發生。提到 abolish judicial review 時就會慶幸以前修過憲法通識課,所以還稍微聽的懂一點。

然後或許是因為看完 Thinking, Fast and Slow 以後會有一種這世界實在太隨機的想法。所以在聽 TH prefers individuals to have the same traits received at birth 的辯題時,總會對於正方認為抹除一切先天差異就可以讓真正有意義的差異被顯現出來這點有點反駁。

無論是外在的隨機像是選課時的亂數分班,又或是內在的隨機像是今天隨意選了走的方向。這些看似微小的隨機其實決定了我們會遇見什麼人,更可能改變人生的方向。原本決定未來的同時有這些隨機和自己的本質。一旦將本質的差異抹除,剩下的東西不就是隨機了嗎。

可是被抹除的東西是什麼呢?意義又在哪裡呢?想了許久卻無果。

事後 Pin-Hsuan 還是像以前一樣好學的繼續討論出現的辯題,讓我又重新想過一回。這時突然記起不知是誰說過,大部分的自然科學研究的是 how,但有一門學科研究的是 why,那就是演化論。然後就意識到,如果說正方認為個人的人生經歷與歷史是有意義的東西,那麼上億年的演化經歷與歷史不也可以被當成是有意義的東西嗎。然後畢竟我看的第一本演化書籍正是 Richard Dawkins 寫的《自私的基因》,也很自然的想到利用 gene-centred view of evolution,把基因變成討論的主體,那基因本身就變成了意義的承載體了。

於是就有了個 tricky 的說法可以直接挑戰正方的價值觀:「每個辯士、評審、工作人員經過不斷的努力提昇自己,最後在 NEAO 上匯聚一堂。這時候說 NEAO,作為我們的集合,沒有辦法選擇自己的成員,而這些成員都是 arbitrary 的。這種說法實在很沒有意義。因為 NEAO 正是所有成員意志的集合體。同樣的道理,每個基因也是經過上億年的努力、對抗天擇並存續下來不斷傳承,最後才集合到一個個體身上的,每個人都是這上億年意志的合體,怎麼會是 arbitrary?」

既然已經想到演化論,那對於反方說的 social ineffectiveness 也很自然的會想到可以利用類似 Red Queen Hypothesis 的精神去反駁就算是平手還是會有動機努力。

雖然在實際的辯論中可能還是很難用這種 tricky 的論點得勝,不過像這樣整理知識並想出新論點的過程實在很令人享受。真的除了英辯以外實在很難有機會讓我運用這些到處看來的奇怪冷知識啊(笑)。遺憾的是我是個完全不看最重要的時事的壞小孩,所以真的辯起來又總是無法有實際例子,失去了血肉。

前行

就像某位朋友說的,這有點像是懷舊式的回顧。真的很感謝一路上遇見的好多人,讓我能有這樣小小的回憶。感謝工作人員辛勞的付出。也特別感謝我的夥伴,如果不是妳我大概也不會有機會參賽,在比賽中也受到各種幫助。

NEAO 結束後,再次被研究生活所吞噬,也好久沒有去英辯社了。回想起來英辯在我的人生道路上真的帶給我不少東西呢。只是未來不曉得是否還有機會在人生的道路上再次相遇呢?先往前走再說吧!

neao

學術論文口頭報告 – 台大修課心得

meeting

課程資料

學術論文口頭報告(即後來的「學術英文口頭報告」)

開課:Marc Anthony 老師

修課年度:102

這堂課是使用老師自編的講義,上課內容包含各種英語演說技巧,像是組織、聲調、速度、停頓等等。並且又特別是針對學術界的口頭報告,畢竟要將艱難的主題講的深入淺出確實需要一些技術。老師常說多數人報告的方式只是模仿前人的作法,但不見得總是好的,以至於我們常聽到一些容易分神的演講,這也是為何需要開一堂課特別訓練的原因了。

上課的內容一開始是一些基本的概念,像是演說的基本理論(ethos, pathos, logos)、如何開頭、還有 PowerPoint 的危害等等,對於平常有在注意的人可能是老生常談吧,所以也有人因為太過忙碌又覺沒有太大收穫而期中退選。但上課後期關於聲調的控制、Chunking 的技巧以及問答時間的控制,自己覺得還算滿值得一學,收穫不少。

上課方式

老師會用投影片講課,但講課時會走進人群,親身示範演說技巧。有時上課會看 TED 等影片然後簡單討論,但整門課的主要目的是完成期末的個人報告。除了平常的上課外,在期末報告之前,還會和老師約 1 對 1 訓練的時間,一起討論並改善自己的演說。

上課時同學分成小組坐,雖然沒有固定組員,不過大家好像會有習慣坐的地方。愈到後期小組討論的時間越長,通常每人會各自準備自己報告的一小部份然後其他同學再給評語。

考試作業

平常助教會算出席,除此之外,作業都跟期末報告有關,比如說學期中會先寫 introduction 的講稿,不過據說主要的成績都是直接由期末報告的結果來決定。另外期中並沒有特別的考試或報告。最後幾周都是報告的時間,所以我選了很早的位置,早早結束這堂課的作業。

期末報告的主題可以是自己的研究,但也有人像我一樣尚未決定研究主題,所以也可以報告其他人的研究等等,像我就選了個跟資安有關的密碼議題來報告。

報告時也要準備一些問題讓不同領域的同學得以提問,不過因為大家的報告通常很有趣,所以往往會有很多人提出其他問題。報告完還可以得到同學們和老師的 feedback。

結語

其實本來沒有想繼續寫修課心得的,不過因為修到最後真的很開心,所以忍不住就繼續寫了下去。這堂課最喜歡的地方其實是有機會接觸到各種不同領域的同學,聽各種不同領域的演講。

一開始去加簽時還以為會很難簽,但想不到來的人很少,最後好像是全簽。然而我還是有點擔心如果沒有研究主題會不會無法進行課程,幸好助教和老師人都很好,所以完全沒問題。(後來還因為太常問助教問題而被記得名字了。)

最後期末報告結束時還有個慶祝會,同學還能票選最喜歡的演講,很有幸的得到大家的支持,最後得到一個簡報器作為獎品,真的滿值回票價!希望未來能好好發揮他的功能。記得一位同學說:「你的演說真的很吸引人,平常練習時雖然跟你不同組,但注意力也常會忍不住被拉了過去。」聽了很開心。

表達的能力好像真的很重要,老師說他常有一些商業上的客戶覺得無法昇職的瓶頸是演說能力。經過訓練以後,就被老闆特別挑了出來,而順利發展。但也有客戶因為不喜歡擔任管理職而拒絕結果反而被資遣呢。

整體來說,這是一堂負擔不算太重、有趣、也能學到東西的課。很推薦大家來修。

異鄉的溫暖 – 台大英辯社

相遇

還記得剛到台大來的時候,一切都還很陌生,陌生的環境、陌生的人。我一個人逛著社團博覽會的攤位,有點緊張,忐忑夾雜著期待。我一邊走著,一邊拿取傳來的宣傳紙條。就在這個時候,突然聽到別人對我說話:「疑!Steven!你特地從新竹來嗎?」抬頭一看,原來是過去在英辯坊認識的同學,一時之間,突然覺得好開心,想不到大家還記得我呢。原來僅僅是打招呼,也能給人溫暖,好喜歡這樣的溫暖。

於是趕緊走到台大英辯社的攤位,拿了社課宣傳,也聊了一聊。逛完擺攤後,當然也想到新生說明會捧場。簡單複習好久沒碰的 BP debate,然後就和大家一起欣賞精彩的英辯示範賽。真心覺得能觀賞這樣刺激的辯論是件很開心的事,英辯本身,就是最好的宣傳。

一起學習成長

每個星期的社課,可以聽講師講解辯論的技巧與經驗談,也會和同學討論問題。但最刺激與最有收穫的還是練習賽。每次接到不同的題目與立場總是對思想的一大挑戰,和隨機指定的隊友互相合作也是很有趣的經驗。好幸運的幾乎每次社課都有打到練習。辯論完後還會興奮的跟對手討論,還有最後仔細聽評審的指教。那麼多東西塞在短短的社課裡,真的是很豐富的體驗。

能一起學習成長真的很開心,總能感受到人們認真努力的心情。而且或許是因為有很多國內外比賽可以參加,不少社員也會自己找其他時間出來練習,有時感覺好像每天都有練習時間似的(這應該是幻覺吧。)

學習英辯可以提昇英語能力,對邏輯與表達也有很大幫助。我學期初報考的托福,因為太忙所以完全沒準備,要上場前不免覺得好笑,連口說題目都完全沒練習過,到時究竟該如何是好呢?但真正考的時候才發現英辯的訓練完全可以派上用場,看到題目即時回應,用清晰的條理說明自己的想法,這不就是我們一直在做的事嗎?雖然最後的整體成績恐怕還是無法預期,不過如果未來還有機會考的話應該不會那麼害怕了。

別害怕

每次想介紹英辯給同學的時候,每每得到的反應是覺得有點徬徨。「連英文都說不好了,怎麼還有辦法辯論呢?」但我真的覺得英辯社是個溫暖的地方。說真的,每次走到台上,七分鐘的時間,別人為了想怎麼回應,總會全神傾聽,認真筆記。哪裡找的到別的地方會有人那麼認真聽你的話呢?我自己平常是個反應有點慢的人,每每跟人聊天時總會跟不上話題,一不小心就隱沒在背景裡。我反而覺得大家說英文的時候,都會變慢一點,這樣反而讓我比平常輕鬆呢(笑)。

請多指教

雖然都已經是七老八十的研究生了,也沒有多少時間可以玩社團,可是還是深深的覺得可以參加英辯社真是太好了,未來也請多多指教。

NTU English Debate Society

從交大資工到台大資工所

交錯的歷史

2013年,我走在交大的校園裡,突然發現迎面走來的,竟是高中好久不見的同學。

「你研究所也是讀交大嗎?」他問。

「沒有耶,我要去台大了。」

道別以後,心裡有些感慨,不知道對方聽到我的回答心裡會不會有些疑問呢?也或許是我想太多了吧,其實根本沒有人在意也說不定。四年的期間真的發生好多事,那時的我大概也想不到我會走到這裡呢。意外的相見勾起了當年的回憶,當時總是因為擔心他人的眼光所以想迴避這個話題,可是現在好像,終於可以談談這段歷史。

還記得那年高三,大學放榜之時,我在分發志願卡上是這麼填的:

志願選填

志願選填

啊啊,在所有的師長同學都覺得我應該選擇台大時,我選擇了交大。四年以後,在有些人希望我留在交大時,我又選擇了台大,不知道我是不是有點天生反骨呢?

答案

當時同學問我為什麼選擇了交大時,我其實一直無法回答出精確的理由,或許其實我也不知道真正的答案吧。沒有選擇成大的理由應該不難想像,因為當時的我亟欲成長,離開台南被我視為獨立的第一步。而為何選擇交大呢?我當然還記得一些,當時列出來的理由:

  1. 來交大可以拿到獎學金,可減輕家中負擔。
  2. 交大和竹科相近,可增加產學合作資源。
  3. 四校聯合,可運用台聯大系統資源。
  4. 交大的資工人數比較多!我預測,依我的個性,最可能認識的只有班上同學,因此在交大我可能比較開心?此外,交大人數多或許可以讓我有較大自由選擇不出席某些不喜歡的活動而不顯得奇怪。
  5. 據說交大圖書館環境比台大好,我預測我會花上非常多時間待在圖書館,故圖書館環境很重要。
  6. 我總覺得來交大比較容易實現我的理想。
  7. 交大沒有國文課(誤)。

雖然同學警告我交大食物不好吃,不過我總覺得自己對食物要求不高,反而會比較考量價格;也有人說台大比較多社團與活動,在交大,就沒有機會認識人。可是我猜測,我根本不會喜歡加社團,所以這也不在考量範圍之內。

那麼後來為什麼要選擇台大呢?

  1. 大部分有興趣的軟體廠商都在台北,可增加產學合作資源。
  2. 不知為何只有在台大找到想跟的教授,且從系上開的課來看,也比較偏好台大。
  3. 我亟欲成長,而在交大這幾年,似乎慢慢陷於死水之中,我需要一點新的改變來說服自己繼續讀研究所,而且我總覺得來台大將會找到改變未來的契機。
  4. 因為我想去台大英辯社。(哈)

雖然聽學長說,太多例子是去台大會變得很孤單,不過我總覺得自己認識的人本來就少,畢業後大家都離開了,其實留下來不見得比較好,況且我本來就常常喜歡一個人做自己的事;也有人說在台大比較不熟悉,找不到好教授。但實際上當時比較早在台大找到想待的實驗室;雖然說交大有獎學金,可是或許台北有其他資源可以獲取。

當然從今日看來,有些正確,有些錯誤。在交大我曾嘗試過數個社團,都無法久待。雖然這些年來嘗試過不少活動,但是對出遊的不感興趣,顯然也被當時的我所預測出來。可是,如果今日問我,我會喜歡哪種社團,我似乎已經可以回答:英語辯論社、英語演講社、模擬聯合國社?還真恰好都是台大有而交大沒有的社團。

食物方面,從我常吃二餐三樓來看,跟當年的想像是一致的;而這四年我最熟悉的朋友是否是資工系同學?確實是的,而且多半是同屆資工系同學,這點完全命中;我有運用台聯大系統資源嗎?除了一開始有修清大的課以外,其實唯一的使用恐怕只有圖書互借;我確實時常待在圖書館,而且我也很喜歡浩然,事實上我甚至認識了不少館員(笑);跟竹科相近有任何意義嗎?沒有,事實上我有興趣的軟體公司反而都在台北;比較容易實現理想?似乎看不出來;獎學金部份,確實把大大小小獎學金相加後應該可以跟這些年的學雜費和生活費恰好抵銷。

雖然我喜歡細數這些理由,但是理由畢竟只是理由,恐怕連我自己也不相信吧。

故事

還記得在進入高中之時,我幾乎就已經決定要以進入交大為努力的目標。當時的理由並不是那麼容易記得,但正因這樣的目標,所以我的一舉一動才開始有了意義:每次下課時的努力讀書、演算的每一次作業、一再嘗試提高上課效率、每天研究一點程式設計、還有借演算法書籍等等。當我來到高三之時,我的行動與心靈都已經和這個目標同步一致,事到如今已經無法煞車,我根本不可能想像第二種可能性了。或許這才是真正的原因吧。

交大的故事已經寫了好多,有好多感動,好多喜悅,也有眼淚與困難。簡單說起來,到交大以後,持續原本的動力,不斷精進課業與程式設計,也認識了好多好朋友。可是啊可是,人際關係的處理遇到一些困難,在大一二時徬徨失措。但也因為這樣成長,然後繼續努力。但漸漸的,新的課題帶來的迷惘在大四時達到頂端,實在無法不承認,這樣的迷惘或許是離開交大的主因。

於是就像高中時一樣,產生了自我實現的動力。之所以會只在台大找到研究領域,或許是我比較認真研究台大的資料。好像也從很早就開始跟同學互相鼓勵來申請台大,最後很可能也無法想像第二種可能性了吧。

然後然後,後來很幸運的解開了迷惘,結果就是現在的故事,現在的我過著忙碌但充實的生活,而且跟大學的生活實在是太不一樣了。雖然研究生沒有那麼多時間,可是很開心的覺得待在英辯社真是太好了,也參加了每週末的 IAC,活躍程度真是大學時無法想像的;研究生似乎根本沒有機會認識所謂「班上同學」,反而是修了學術英文課,跟外系同學聊得很開心;有了自己實驗室的座位以後,好像不常去圖書館了;雖然沒有獎學金了,房租負擔沈重,可是當了助教,好像也還可以負擔生活。

想想現在的我跟大一的我實在太不一樣了,根本無法好好比較兩間學校的不同。不過如果硬要說來到台大有什麼特別不一樣的感覺的話,我覺得這裡的人們好像熱情許多。還有就是系上寄來徵才訊息好像比以前多(甚至有像是國外公司來台徵才等訊息),不過也許純粹只是時機的關係也說不一定。另外就是,總覺得台大好多人想出國啊,隨便跟別人聊個天都會碰到想要考 TOEFL 的人,同樣是個隨波逐流的人在交大可能選擇繼續升學,在台大可能就出國了。

我老是喜歡說,記憶中的我,在國中的時候比國小開心許多;高中的我又比國中開心許多;大學四年,漸漸更滿足與喜悅;而如今,好像也有很多很多開心的事。這樣的改變或許不盡然是環境的影響,而是我自己改變了。每年每年走過的足跡絕對不是沒有意義的,遇見的每個人、每件事,都讓我不斷成長。

此時此刻,好像真的掌握了可能會對未來造成重大改變的契機,今年真的發生太多太多事了,需要好多時間才寫的完這些故事吧。回顧過去,如果不是這樣走來,也不會走到今天的地方吧。我想相信,到目前為止走過的所有路程,就是對此時此刻的我而言,最好的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