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腦中幻影》小記

brain

這本書透過各種腦部疾病的案例層層解析大腦運作,許多故事實在驚奇。

像是有些失去手臂的病人總會覺得失去的手還在,甚至活動自如,在一個案例中,病人以為他的手正拿著桌上的杯子,此時醫生突然把杯子拿走,病人竟因覺得手指折到而大叫呢。

更有趣的是,透過巧妙鏡盒的視覺錯置,竟然有辦法騙過大腦,切除幻肢(靈魂的切除術??)。事實上,我們對自己的身像其實很有彈性,在實驗室裡,實驗者有辦法在短時間把受試者的身像延伸到別的地方(如桌子),而在突然打擊該物時,使受試者產生驚嚇的反應。

天人合一也許就是身像的無限擴大吧?

我們的視覺也是大腦重組的結果,有種病人可以看見事物,但事物一但動起來,他的大腦就無法解釋了,還有一種病人看不見任何事物,但若拿出一個有一細縫的箱子要他把信從細縫放進去,即使他一直抗議他做不到,但若硬要他做,無論細縫角度如何,他總能把信放進去。有趣的是,這個神秘視覺似乎不擅記憶,若先把箱子放好,接著把燈關掉,他就沒轍了。作者認為他也可能不會選擇,若有兩個細縫,要自己選一個放,他應該做不到。

把兩個同樣大小的圓圈分別放在大的和小的圓圈中間,放在大圈中間的圓圈看起來特別小,放在小圈中間的圓圈看起來特別大。但你知道嗎,若把圓圈改成杯子,而實驗者要求受試者拿起杯子,則無論是去拿看起來比較大的杯子還是比較小的杯子,受試者一開始手張開的角度都是一樣的。若把中間的杯子換掉,則手張開的角度會隨杯子的絕對大小而變,完全不受錯覺影響。即使我們的視覺被騙,但我們大腦的某部份卻很了解杯子真正的大小呢。

記得我們的視覺有個盲點嗎?我們的大腦會把那塊填起來,但在某個因為腦部受傷而使得盲點特別大的人身上,我們發現填補盲點是有速度差別的。

實驗者先讓他盯著黑色的螢幕看,然後螢幕突然換成紅色背景,並在上面佈滿閃動的黑色圓點。在他的巨大盲點區,他先是看到紅色,過了幾秒,出現圓點但不會閃動,又過幾秒,圓點開始閃動。

有種病人,雖然半身癱瘓,但他們卻否認自己一半的身體不能動,而且他們非常認真,看起來不像故意騙人。有趣的是,把冷水灌入此病人的左耳,會暫時性解除病人的否認,而問他們之前和醫生的對話時,他們總會說他們一直都承認自己有癱瘓。但等否認的情形回來後,這一段的記憶又會被扭曲,使他們不記得自己有承認自己有癱瘓。

我們所經歷到的一切都有大腦填補處理的痕跡??我們的思考也由許多我們沒有注意到的各種心靈所組成嗎?

還有很多例子,就不一一贅述了,總之很有趣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