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 (2) – 人生跑馬燈

事隔多年,整理一下當初的殘稿。這篇是接續〈反思 (1) – 讀書方法論〉

國中的時候有段時間迷上自我成長,看了好多書,各種嘗試都試過。像是學習在日常生活中緩慢而深沈的呼吸、用想像催眠的方法在睡不著時放鬆入睡、靜坐一陣抵抗無聊、學學速讀擴張視界與速度。

大部分的嘗試最後都沒有持續到成年。但回想起來,我學到的最珍貴禮物或許是意志力吧。年長後發現因為網路的誘惑分心逐漸喪失意志力,不知道看看《The Willpower Instinct》有沒有辦法挽回呢?

那背後的眼光

記得我一直是那種上課非常認真聽講,如果不專心就有罪惡感,覺得自己不尊重老師的學生。即使一直打瞌睡或者胡思亂想,我還是會乖乖坐好,看著老師。

高中時迷上心流狀態,即使是上課也希望竭盡所能維持意義感。所以花了三年的時間,去瓦解這種罪惡感。試著接受如果上課無法專心,就改看自己的書這樣的作法。或者在數學課、物理課這種可以抽象思考的課堂,就放著習題書或看著講義的題目,而在腦中算題。

雖然以「認真取得該科的高表現也是一種尊重老師的方法」來自我催眠。不過遇到老師特別嚴格時,我還是會正常上課,並且不得已的讓精神亂飄了起來開始出神。

那種罪惡感其實從未逝去,我只是忽略他。

大學四年是真正突破的時代,除了學會蹺課以外,也能自己看著課本度過整堂課。

小圈圈

印象很深在參加某一次英語活動時,看到對彼此陌生而不知所措的學生,很自然的形成兩個群落,一群男生,一群女生。我想是因為即使只是外表這樣膚淺的差異,人們還是會認同和自己類似的人。

在資工系裡,我也忍不住在人群中畫出了小圈圈。其中一群是所謂的活動組,總是常參加許多系上或社團活動,人緣很好,而且彼此認識。雖然偶而會羨慕他們,可是幾乎都無法認識這圈子裡的人。另外一群值得尊敬的是所謂的實作組,很熱血的經營自己的專案,或者在外接案。總是很羨慕他們的實作力,而對自己沒有什麼作品而感到憂心。雖然曾經去這類的社團看過,但總覺無法融入。終究我是太在乎課業了呀,我想。

我的自我認同大概還是認真讀書那圈的吧,而實際上在我交友圈裡的人似乎也確實有許多人偏向這種屬性,記得圖書館是個可以偶爾見到好友的地方。

令人意外的,是這圈子的人似乎有種濃厚的低沉氣氛,總是對自己沒有自信。(嚴格說來我也是常自我懷疑的人之一。)也不少人表示對資工沒有熱情。這樣的低沉氣氛,也對我造成不少影響。

魯蛇

確實,所謂的讀書圈其實是個正反兼具的標籤。雖然從小師長就會鼓勵我們唸書,但是在此同時,也會常常聽到師長有這樣的說法:「通常那些第一名的人,最後都不是賺錢的人。」「有些人讀書卻不懂如何生活。」

想讀書時其實也會害怕,害怕被認為是所謂書呆子,不懂生活的人。於是當同學邀請參加活動卻想讀書時,就會有濃厚的罪惡感。如果是那種十項全能,傳說中跑很多社團、雙主修、又成績很好、有人緣、有情人的人就好了。可是如果自己的個性恰好就是符合書呆子形象的時候怎麼辦呢?

想起有次參加某個活動,播起歌來,眾人擠到前方搖擺,我卻淡定的坐在後面。一位有人說道,「你好冷靜喔」。我答:「或許是因為年紀大了吧。」確實年紀真是良好的掩飾。其實,即使明知自己對這類活動沒有熱情,但當我這樣坐在後方時,腦中常會不斷幻想別人看我的樣子:「好奇怪喔,是不是搞自閉啊。」於是在我年輕之時,即使只是假裝也好,我也該會走到前方湊湊熱鬧。

如今,那種罪惡感其實從未逝去,我只是忽略他。

大學時期,不知怎麼的有種很想和別人交往的壓力。總覺得沒有伴侶的自己或許是有問題,是個魯蛇似的。偶爾從同儕那裡聽聞類似的煩惱,又更加深了這種困惑。令人意外的是,離開大學後,這樣的壓力彷彿突然消逝似的。

好不容易學會,人生的價值不是由感情狀態來決定。

然而唸書和罪惡感之間的緊密連結,或許還跟太重視成績與名次的權力結構有關。

千萬不要來這裡求學,這裡已經從骨子裡爛掉了

上大學前,學姐的諄諄教誨言猶在耳,可是還是義無反顧的追尋自己的選擇了。

印象很深有個同學曾經在面對作業的死限時感到無力,雖然旁人熱心的提供作業參考,可是她還是堅持的拿了零分。那時我一方面感到佩服,一方面卻有個聲音告訴我,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不,或許不是。猶記得某堂課助教公佈的名單上有五分之一的同學抄襲,而另一堂課在找助教時則不小心瞄到成績登記表上的許多抄襲標記。也許是因為這裡的風氣確實不像某些地方把抄襲當作不可原諒的過錯吧。就連我自己也不特別感到生氣,然而確實能體會,他人訴說時的憤愾:「有認識的學長姊可以拿程式碼就佔了很大的優勢。」

或許可以努力的加強自己得到獨立完成作業的能力,但在無力完成的情況下眼見別人用不同的手法拿到成績時又是多麼無力呢?正當我也想加入加強對抄襲同學懲罰的支持者行列之時。另一個同學提供了不同的看法:「可是學習程式的最好方法本來就是看別人的程式碼呀。一直抓抄襲根本沒有意義。」

然後我突然想起了事情的另外一面,那是在同學前來問我程式問題之時。我總是戰戰兢兢深怕自己的教學會透露自己程式的作法,產生的相似性會不會把我引入抄襲風波。而在有人要求參考一下程式碼時,我總是拒絕。甚至更進一步,偶爾懷疑,即使沒有抄襲疑慮,我這樣教這位同學會不會對其他自己研究,卻不得其門而入的同學不公平呢?事實上確也有聽聞,同學熱心將自己的程式碼拿給旁人參考,卻被直接抄襲,導致扣分以及後來的憤怒與後悔。

然而那些被拒絕的人心裡又是怎麼想的呢?看著他無力的眼神產生好濃好重的罪惡感,他是不是想我是個小氣的人呢?

不論是抄襲者、被詢問的人,還是無力卻也不想抄襲的人,我們好像都一起陷入了罪惡感、無力、還有憤愾的困局之中。

可是什麼才是出口?把固定規格的程式作業減輕到練習的程度,並鼓勵討論參考?可是那鑑別度呢?那麼練習完後舉行一些上機考杜絕抄襲疑慮?可彷彿聽見學生的哀號聲。而即使是老師也會說,上機考的複雜度無法太大,不能練習真正的實作。那麼使用沒有固定規格自由發揮的期末專題呢?

不明白,為何只是想學習而已,卻得承擔那麼多罪惡感。

熱情

所以你為什麼唸大學?某堂課因為學生反應作業太難讓人失去興趣意外引發了學習目的的討論。其中一派的說法是,不管你有沒有熱情,有作業、或工作上的需求,就應該要完成他,這才是要培養的能力。所以其實老師也沒有義務啟發興趣,因為克服這種對沒興趣的事的抗拒本來就是該學習的事物之一。另一派的說法則是,應該要啟發興趣與熱情,不要用太難的作業壓垮大家。這樣才能讓系上有正面的風氣,而不像我們所體會到的那樣,死氣沉沉。

那時我的想法很天真,我覺得每個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熱情。如果在這裡不開心,或許表示來錯了地方。那麼就應該馬上離開,不管去創業、讀別的系,或做其他有熱情的事,然後讓真正有熱情卻考不進來的人進來,一切就會變得很美好了。與其浪費時間,為何不努力追求自己真正有熱情的事呢?

所以轉變這一切的方法,或許是提供更多的資訊,讓高中生可以更了解這個科系真正的樣貌。這樣就能吸引一群有熱情的人來了。

但後來,我慢慢理解或許事情不是那麼簡單。

核心逆轉

大二的時候在人際關係上有了很大的挫折,到了會偷偷趴在桌上流淚的地步。「一定是我有什麼問題對吧。」我這樣想。於是展開一連串新計畫的追求。「因為我想,改變自己。」

良好的改變是有所可見,可是個性上其實變動不大。到了後期越加恐慌。如果繼續往前走,當個工程師的話,恐怕就完全沒有機會改變自己了吧。

我需要一個規模更大,完全轉變人生方向的計畫,唯有這樣,才可能強壓自己,改變成長。

死亡

突然,就意外的,陷入無法解釋理由的生病狀態。被剝奪掉了,最引以為傲的計畫、與前進的力量。已經沒有力氣,扭轉人生的方向了。

然後突然驚覺,正因為比從前任何一個時刻都更理解,有天我會面臨功能的喪失甚或死亡,更該把握時間,做一些我愛的事。無論別人怎麼想。如果我是怪胎,那就這樣吧。

曲終人散

事過境遷,突然發現離開大學後。那種幻想別人眼中的自己的情況大為減輕。或許是因為我離開了人群,離開了大學部。不再那麼多有共同課程、不再有人可以完整掌握我生活的面貌。所以我不再那麼在意我在別人面前的樣子。

遙想當年

我覺得書對我的人生真的有很大的影響。在我人生的道路裡,閱讀真的佔了很重要的一部分。當初激勵我,使我相信快樂的道路能夠到達終點的書。應該是「賞識你的孩子」這本。

如果快樂的路有好多好多。

如果達到卓越的路有好多好多。

我就是如此任性的相信,這兩個方向,一定有重疊的路。

而且我只想走那條路。

「找到自己的方向。」

dark

廣告

和世界接軌 – 第九屆文藻英語辯論培訓坊心得

第九屆文藻英語辯論坊

知識饗宴

每次來到英辯坊,總有不同的體會。第七屆的時候[1],完全不懂英辯是怎麼回事,但開場就被精彩的 demo debate 所吸引。後來在課程中學習基本規則,再跌跌撞撞的在競賽中建立信心。因為這些經歷,對於表達看法更有自信,也變得更積極。第八屆的時候[2],心情總隨著辯論賽起伏。有淋漓盡致的開心,也有溫暖的對談。大家有著好濃好濃的患難情感,結束時的離情依依讓人好捨不得。原本只覺得英辯是個有趣的活動,但那年的感動讓我對英辯有了新的熱情。

這次相較往年對思考和邏輯的重視,還多了些基礎知識的理解與解構。上課的主題橫跨各領域:經濟、國際關係、女性主義、宗教與國家。並讓我們應用這些資訊,實際參與辯論。這次真的花了很多時間探索如何將知識與辯題連結在一起。記得剛開始嘗試 BP 時,常會遇到上家把東西全說完以致沒話可說的窘境。但這次在積分賽中很意外的幾乎沒有遇到這個問題,或許是用力扳開知識大門所得到的小小禮物吧。

總是聽到人們說提昇英辯的最好方法就是多閱讀,早年對此還不太有體會,直到現在將辯題一再深入挖掘才漸漸有所理解。浩瀚書海裡的知識、論述、甚至是哲學,真的有許多可以參考借鏡。雖然我平常較少閱讀跟英辯比較相關的時事與人文議題,但還是能得到不少幫助。

對我而言,這樣的發現其實有個完全相反的意義。總是覺得閱讀是種孤獨的興趣,除了閱讀時孤單外,大部分的時候,讀到的東西在現實生活中也完全沒有立即的效用,而平時聊天也無法談論書中故事,以免有吊書袋的疑慮。即使如此,我還是喜歡靜靜欣賞智慧結晶時感受的喜悅。如今突然發現辯論是個可以自然討論這些知識的絕佳場合,好像多了些正當理由可以支持自己繼續閱讀。

如果一個辯者最終得成為一個讀者,那麼一個讀者成為了辯者似乎也是很自然的事。能對每場辯論閃現的各種思路發出讚嘆與欣賞的我們,或許也算是一群愛好智慧的人吧。

緊湊教學

其實,本來以為不會有機會再參加英辯坊的,能有這次機會真的很感激。這次英辯坊的日期還是像往年一樣的緊湊,但幸好台大學期結束的早,讓我多了些時間完成課程剩餘的報告和整理行囊。熟悉的路途,熟悉的朋友,好開心又來到此地。

這次的課程涵蓋的範圍很多,先教了 Asian Style 再教了 BP,數天的時間,塞的滿滿。從早上 8:30 一直上到晚上 10:00,紮實度實在很高,往往一回寢室就累的想休息了。只可惜大部分的課程都是大班教學,雖然有小組練習,但還是跟原本期待的小班教學有點落差。

英辯賽事

漸漸發現其實英辯賽才是英辯坊的精華,總能將大家最好的一面淬煉出來。每一個交鋒總是令人興奮,每一場交手總是一次成長。記得 Jasper 每場結束時總會很認真的問評審意見,若能帶著這樣的精神一路前進,肯定能走得很遠吧。

這次評審意外的把積分賽的辯題事先公布,說是讓身為新手的我們多點時間準備。課程結束已經那麼晚了,好多人還準備到深夜真的令人景仰。原本以為認真的隊友可能也會想一起討論,但還好我們都沒有深夜討論的需求。認真說來我對睡眠的信仰一向比抱佛腳來的深,畢竟太多研究指出睡眠和認知能力間的巨大相關。

萬眾矚目的決賽組合就像剛開始預期的一樣有戲劇性,謝謝你們精彩的演出。

細說從頭

人生的機緣真的很奇妙,因為英辯的關係讓我們在此相聚。想起來最早會開始參加文藻英辯坊,也是友人的推薦。記得最早只是單純想提昇英文,後來英辯所帶給我的種種改變實在是我始料未及的。

my original reason for debate workshops

認真覺得這次的英辯賽大家水準都好高喔,雖然 Amity 推測也許是這次報名費較高,所以只有真心喜歡英辯的人才會參加,但我還是比較想一廂情願的相信是因為英辯推廣漸有成效的關係。聽說這次有來自各種不同學校的人來參加,而且還有來自交大的人呢,真的好感動。也謝謝 Melinda 還細心幫我找出交大的朋友,後來很認真的回想才發現其實去年我早就和 Melissa 聊過了呀(笑)。真的謝謝妳把英辯帶到交大傳承下去。

相信有那麼一天,英辯的種子會在這塊土地上遍地開花吧。

台大英辯

或許這次和以往最大的不同,就是我還多了個台大英辯社小小社員的身份。原本以為只是一起去參加活動,想不到社內還有另外準備有趣的活動和早餐真的好用心。感謝細心的 Annie 還有大家。

最後免不了的還是要來個工商服務時間!正在看文的各位,除了寒假的文藻英辯坊外,在暑假台大英辯社也會舉辦英辯工作坊喔。有興趣的朋友千萬別錯過了。

結語

雖然難免被緊湊的課程與競賽弄的疲憊,這次還是偷偷的跟朋友們聊了各自對英辯的看法。聽到了好多令人感動的想法。總覺得英辯帶給我們的真的不只是一時一刻的激情,而是改變生命軌跡的動力。

這些年,謝謝你們和我們一起走過這麼豐富的旅程。

相關資訊

  1. Come to debate! – 第七屆文藻英語辯論培訓坊
  2. 感動與成長 – 第八屆文藻英語辯論培訓坊心得

感謝我們相遇─2013 跨國學術競爭力菁英班期末心得

前情提要:〈初見面─2013 跨國學術競爭力菁英班〉

緊湊行程

為期一星期的 IAC 密集課程結束後,學期也正式開始。雖然 IAC 是星期六,一星期一天的課程,但還是開始感到行程的緊湊。我們有好多的課程:寫作、閱讀、口說,短短的時間要塞下好多東西,隨著學校課業漸漸忙碌了起來,也愈來愈少時間可以複習課程的內容。雖然有很多教材,不過常是快速的瀏覽,而不是深入的探索。

上午開始新的課程,首先是 Critical Reading and Contextual Analysis。我們讀了好多不同的文字,像是 Lion King 的 script、Shooting an Elephant、還有一些詩,然後再一起討論文章裡隱藏的文意。這時才發現自己好多時候看不出文章真正的意思,像是 The Road Not Taken 這首詩的解釋跟高中上課時的教法簡直完全相反呢。

另外還有刺激的 Speech and Debate 課程,每次上課都要活動筋骨還有做繞口令等發聲練習,最後的作業則是每人根據不同演說類型選一個來準備:像是讀詩、做解釋性和說服性的演講,還有刺激的 Lincoln–Douglas debate。我當然是選了辯論啦,不過不知為何每辯必輸,但最後真的玩的很開心。聽到同學說我好像每次激動音高就會變高,我才驚覺這個現象,希望以後能好好控制聲音。

下午則是持續的學術寫作課程,這個學期的最後目標是要辦一場學術研討會,每個人都要寫一篇 Abstract 來投稿,研究生班還得加上 Introduction 和簡報(大學生班是海報)。因此,在課程進行中,我們就得繳交數次草稿,慢慢完成文章。這也是最有壓力的部份,因為沒有多少時間練習,而我也還沒有許多研究經驗,不太能進入狀況,所以我常會遇到還不太清楚要怎麼寫時,就已經要交作業的情形。但也有同學已經頗有經驗,也因此覺得上課沒學到太多呢。

最後的課程

課程進行到最後幾個禮拜慢慢宣告一個段落,大學生班和研究生班也集合在一起,準備進行最後的課程,同時也要一起籌辦最後的研討會。說實在的,要自己辦個研討會真令人緊張,感覺有不少事情需要考慮和處理。

課程的部份是學術簡報,雖然因為是大班教學,不太有機會練習,但還是聽到了一些簡報的技巧,特別是聲音的控制,像是腔調、分段、音高等等,都得注意才行。另外還有下午的主題演講,像是舉辦研討會的經驗、出國留學的理由、注意事項,還有人生的經驗等等。只是因為教室太大,有時演講的內容也不是跟我有相關,所以忍不住變得比較不專心,常常在玩電腦,所以最後這附近的記憶就不太清楚了。

在正式開始籌辦研討會之前,我們有個競賽要比。首先大家分組,然後各組再討論並用簡報的方式提出提案,包含預算使用、主題、時程安排、食物等等,最後再由評審選出最好的組當成總籌辦人,然後再廣招其他組的學生負責各種分派後的工作。為了鼓勵大家匯集各個領域的人才,所以也規定組員比例要包含大學生和研究生。由於不同班有點不太熟,也安排了快速見面自我介紹,還有上台自介。

在這個過程中,隱約覺得大學生的活力和積極度遠超過研究生啊,感覺各組帶頭的人幾乎都是年輕一輩,老年人就沒有那麼大的衝勁了。最後雖然我們這組沒能得第一,但大家一起加油的過程還是值得紀念,感覺我們已經達到自己的目標了。

結束後,我進入 Marketing team,在最後的籌辦中負責一些廣告文稿的撰寫。這時才發現因為學生總數很多,所以一些看起來很困難的工作也有辦法解決。覺得大家真的都好辛苦,特別是一些積極向上的同學,讓人欽佩。

2013 International Academic Competence Conference

2013 IAC conference

2013/12/21 星期六早上,下著微雨。我早早來到了會場,但幾乎還沒什麼人。幫忙搬了一些東西之後,就拿出講稿練習。這陣子一直處於生病的狀態,沒什麼時間準備自己的演講,感覺真的有點緊張。還好我是第二天,還有不少時間。真的沒有想到會有那麼多與會者報名,希望她們能夠在這裡聽到一些有趣的東西。

許多月的工作坊終於要告一個段落了,感覺真有點不真實。以後就沒有免費餐點可以吃了呢,也沒有機會和大家見面。雖然真的有點累,但還是很高興可以和大家相遇。

開場後,研討會在孫維新的演講中開始,久仰大名許久,終於聽到他的談話了。然後,第一梯次的演講開始,是有關醫藥及健康。接著是點心時間,還有 poster 分享時間,最後則在科技與科學的講題中結束。第二天的議程則從早上第二半的科技與科學開始。終於要輪到我了,一方面因為緊張,一方面也是寒冷,坐在台下的我忍不住發抖起來,完成簡報以後真是鬆了一口氣。回到台下,繼續聽人文與社會科學的議程,最後是下午的商業與經濟。閉場演講則由 Bo Tedards 做結。

滿場歡笑

在活動的過程裡,有好多歡笑的記憶。還記得在第一周結束時的晚會,大家分組表演,有的組別上台時受到熱烈的歡迎,轟動到不知為何忍不住笑了起來。又記得有一次在練習時間時,我們一起做找押韻單字的比賽,我們這組討論的時候,發現所有 V-ing 的字都可以押韻,好興奮的一路寫下來,寫著寫著不知為何就忍不住笑。後來又有 er 結尾的押韻,所有的職業或比較級形容詞都可以用,真的笑的肚子好痛。那天我們真的不知怎麼的好開心啊。寫詩的時候寫的彷彿是 rap 一樣,笑到助教都忍不住來關切一下了。也記得有個週末辦了火鍋大會,雖然研究生只來一些,大部分都是大學生。不過大家聚在一起還是聊了不少八卦。

研討會第一天晚上的時候,IAC 的成員和朋友可以參加 social event,看到不少有趣的表演,還和同學一起玩了小遊戲,玩著玩著都笑了出來。此外當然也有溫馨的心情分享還有頒獎時間。最後,在研討會裡,聽了各領域不同的主題,增長了一些見聞,大家這學期真的都辛苦了。就像同學說的,這只是起點,希望大家未來也能繼續前進,某天或許能為人類做出貢獻呢。

Being a world citizen: raising the torch of enlightenment.

終於考了英語口說和寫作測驗

writing

背景

自己對英語的學習熱情很早以前就開始了,雖然上了大學以後比較沒有那麼強調,但也有陸續加強。猶記得,2007 的時候考了中級英檢,結果閱讀聽力考得不錯,可是複試的口說寫作慘不忍睹,後來就對口說和寫作抱著陰影。

獨特的英語學習法讓我閱讀與聽力成為強項,所以雖然後來考過的英檢幾乎都是沒有特別準備考試,也還是對這兩項有信心。比如說在 2009 年報考 TOEIC 得到 970/990,2010 年則參加 TOEFL ITP (一個沒有考口說寫作的托福)得到 657/677,2013 年考了兩次 FLPT 英語測驗(沒考口說寫作)則為 307/330, 320/330。

托福

其實大學時就曾想考托福,那時的原因是想申請交換學生,只是後來太過擔心經濟上的問題還有一個人出國的恐懼,所以沒有很積極。雖然想特別準備考試、甚至還買了書來看,不過只翻了幾頁就沒有繼續。

研究所又想考托福,這時只是莫名的想出國看看,很多活動報名可能都需要英檢成績,想說這時考了兩年間隨時有用到都可以用,為了鼓勵自己,所以早早的報了名繳了報名費,這樣就會有動力了吧。

但沒有想到在學期間多了許多繁忙的事情,所以幾乎沒有時間準備,加上意外的得到了出國的機會,英檢好像就沒那麼有必要了,所以結果還是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上了戰場。

考試

那時是期中考周,而且我又一直過敏讀不太下書,所以大概有點自暴自棄。當天還因為下午還得回學校考某門期中考,所以前面寫的很快,也沒做太多檢查。

閱讀的部份感覺還好,大部分都還看得懂。但聽力時有一個題組不知為何有點恍神,結果那題組的很多題就用猜的。還是有點不確定聽力時要不要做筆記才好,感覺做了也很容易分心。考完上半場我還乖乖的按照指示走出考場,結果後來根本沒半個人出來。我想大概坐在座位上也可以吧?

考口說的時候,意外的發現以前參加英辯的訓練還滿有用的,因為回答的形式與要求其實有點像。只是因為不熟悉,所以還是答的有點心虛。有個問題要先簡述題中角色遇到的問題,然後再提出自己的看法。結果我光簡述講完就只剩 10 多秒,只好快速帶過自己的看法,還講到一半就時間到了,真有點慌張。

寫作的部份,我也不知道好不好,只感覺要寫到建議的字數有點力不從心,加上我用 qwerty 鍵盤打字真的很慢(結果還是沒有特別去練習),所以有點困擾。

這次考試有點值得慶幸的地方是裡頭提到的許多學術議題(如 Hawthorne effect),我竟然剛好都有聽過,感覺信心增強不少。

為什麼要學英文

仔細想想,從以前就很少特別準備英文考試的關係大概是我真的很不喜歡準備吧。猶記得當年的想法是把英語實力提升到超過考試的境界,這樣就可以不用準備了。聽力和閱讀很容易就可以做到一定程度,所以高中時確實可以幾乎不準備就應付學校的考試,可是寫作和口說就不行了。

我想這有兩個原因,首先是動機。我可以很容易的想出立即的動機為何要加強閱讀和聽力:因為我喜歡閱讀,而有太多資訊是以英文寫成了,同時也因為有很多影片我想觀賞。或者更簡潔的說,因為我想理解。可是口說和寫作就沒有了,即使我想說服自己:因為我想溝通。問題是,跟誰溝通?多年來,那個誰,是不存在的。

第二個理由則是訓練的方法,閱讀和聽力只要有材料在手上,一個人就可以埋頭苦幹提昇實力。可口說和寫作只有一個人似乎進步程度有限。也因此,想找出進步的方法就有難度。特別是像我這樣不去補習班也沒出國的人而言,需要很多摸索才可能找出訓練的方法。

後來訓練寫作的方法主要是把所有可以用英文寫的考試和報告都用英文寫成(這有一個很簡單的動機,因為專有名詞和課本講義都是英文,所以其實用英文比較好寫),正式的接觸一點學術寫作的教學大概是參加 IAC 的時候。

至於口說,我迷上了英語活動,不論是英辯、一般的口說聚會,我發現我都很喜歡。所以前前後後參加過不少活動:第七屆英辯坊、第八屆英辯坊、英辯社、IAC、Koinonia English Club、English Lunch Time、Bliss English Club、Toastmasters。所以慢慢找到了練習口說的動機:因為我喜歡。

結果

雖然針對英文,我已經不像高中時那麼積極了,不過,「如果沒有補習,不針對考試準備,究竟有什麼方法,可以把口說和寫作的實力也提昇到超越考試的境界呢?」這個問題的答案,我還是慢慢的在尋找。雖然我知道我一直沒有找到,不過好像到了檢驗目前成果的時刻了。

2013/11/9 TOEFL iBT
Score: 103/120 (Reading: 29 / Listening: 28 / Speaking: 23 / Writing: 23)

自己覺得口說和寫作的成績比多年來恐懼的想像還來的好,可是另一方面,這樣的成績也指出了目前的訓練方法確實還沒辦法有太大的突破,離「超越考試的境界」恐怕還很遠(其實我都覺得我聽力說不定也在退步中了)。

未來究竟要如何更上層樓呢?

我覺得我大概來不及找出像當年一樣突然提昇閱讀/聽力的神奇方法了。如果有一天我的口說/寫作真的能進步的話,一定是長期的累積吧。

相關文章

工商服務時間

初見面─2013 跨國學術競爭力菁英班

2013 Workshops for International Academic Competence (IAC Workshops),跨國學術競爭力菁英班,提供全英語的學習環境,訓練學術寫作、簡報、討論等等能力。費用全由教育部補助,也提供食宿,真的非常吸引人。收到系上的信得知這個活動後,喜歡參加英語活動的我就趕緊利用週末的空檔準備報名的資料,包含英文自傳,一分鐘英語短片等等。我自己很久以前考的 TOEIC 剛好有達 CEFR B1 以上的報名門檻,但如果沒有考過英檢其實也可以參加另外舉辦的門檻考試。

今年的工作坊和往年有些不同,第一次嘗試將原本整月的密集課程,延長為長達一個學期的週末工作坊,在第一週的的密集訓練告一段落後,終於有時間來簡單記錄這幾天的心得。說真的其實很難想像整個月塞滿課程會是什麼滋味,我是幸運的,正因為只有一個星期,所以剛好可以利用實習結束與開學前的空檔前來參加;也很幸運來到台北,所以很方便就能參與接下來一學期的週末工作坊。(說真的好佩服一些願意每週通勤的朋友們。)當初看到錄取名單上自己的名字真的很開心,感覺又是新生活的開始。

初見面

開幕式走進教室其實有點忐忑不安但也很期待,坐在教室一角的我看到好多不熟悉的臉孔。記得在錄取名單上看到大家來自各個不同學校、各種不同領域,大概真的從來沒有參加過這樣多元的活動。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有人探頭向我問道:「是 Steven 嗎?」,我一邊回答一邊在想怎麼會有人知道我的英文名字,才突然發現是在文藻英辯坊認識的朋友。可以開心的聊天真的很棒,令我有好的開始的感覺。

簡單的開幕過後,首先面臨的就是 FLPT 測驗,我們將會在最初和最後分別考一次,以評估英語能力的進步。我真的太久沒有考英文了,考起來手感沒有很好,不過因為沒有口說和寫作,應該不算太難吧。

滿滿的課程

就這樣開始每天滿滿的課程,從早上九點開始,到晚上八點結束,每天都過的好充實。這一週的課程主要有當代文化議題討論、學術聽講與筆記、學術寫作的入門,還有一些練習與討論時間。一週下來拿到的教材真的很多,像是文化議題討論,每次都得先閱讀好長的文章,老實說我常來不及讀完。但我真的很喜歡討論課,總能交流不同的想法,覺得學到不少。筆記和寫作一直都不是我擅長的項目,也希望練習以後能有所進步。在這過程中我也接觸到一些以前沒有了解的議題,像是商業化的教育人工激發與修改記憶等等。

記得我們還為了 free music downloading 激烈辯論,雖然好像是熟悉的議題,但真的要發表意見時,才發現有些邏輯我一直都沒能理清楚;也記得聽說了 Fulbright 獎學金,據說好像申請的人不多;記得學術寫作的風格和一般文章不同;記得我上台發表反對血液買賣的論點;記得大家一起腦力激盪,尋找文章可寫的材料;記得每次晚上討論課大家的疲倦,還有助教的活力。發現時間真的過的很快,而記憶竟己成片片段段。一位朋友說,這或許是他第一次不斷的一直說英語,這大概是這段期間最好的註腳吧。

Eat, Talk, Learn

從餐點其實可以看出籌辦者的用心,每餐的食物都不一樣,下午也有小點心。而用餐時間,同時也是討論時間,更是認識朋友的時間。覺得可以一口氣認識一大群來自不同領域的朋友,或許也是參加這次課程的一大收獲。

一週最後的結尾,和大家一起參加了晚會,然後在最後各組推銷產品的比賽笑的精疲力盡。覺得真的很幸運可以和大家一起參加這個課程。未來的一學期還請多多指教。

20130712163917219

續集:〈感謝我們相遇─2013 跨國學術競爭力菁英班期末心得〉

大學回顧

猶記得小大一的時代,三五好友一起吃飯,朋友開心說著,就算是畢業了以後,也可以常常一起聚餐抒懷。那時我還是天真相信每件小事的小孩,以為可以一起把故事說到將來。怎奈人情變化的如此之快,如今回首年少往事只覺羞的說不出話來。

新體驗、新嘗試

大一最有活力了,當時跑去參加了好多社團的茶會,像在南友會遇見了朋友,還有加入 AIESEC,跟著大家跑了許多活動。雖然那時的我想多探索這個世界,但也發現自己不是那麼熱衷於很多事,只好一邊迷惘一邊不斷的嘗試。但很開心的是,這段期間,我也認識了很重要的朋友,有著許多回憶。

另一個重要的事是參加了 IBM 的比賽,到台北領獎,覺得視野開闊不少。因為這樣找到實做的樂趣,也因為這樣被攬進實驗室裡學習。也激發自己終於開始實作第一個自己的專案,猶記得在寢室認真開發自由行列時,室友不解為何我能那麼投入的景象呢。比賽得到的小筆電,陪伴我至今,如果沒有它,很多事就做不了了。

進實驗室時其實好多事都不懂,也沒有想過未來專題還是畢業以後的事,只覺得有機會學習也不錯,而且還認識了感覺很厲害的學長姊,這是我第一次在一個團隊中分工實作一個較大的程式呢。

當初開學時跑去好多課堂加簽,甚至還去清華選課。在韓語課認識了浩然圖書館的大姐,讓我四年來到浩然借書時,常能受到噓寒問暖,也因為太常去了,也慢慢認識其他的職員。很幸運的加簽到口語表達與溝通,還有西班牙文,一口氣修那麼多外語實在有些瘋狂。

愈來愈熟悉環境,也漸漸養成習慣,調整自己的步調。開始用計畫表記下自己的行程,開始習慣到浩然、到 24K、到系計中。那時還每天手洗衣服,但後來就用洗衣機了。

經過了轟轟烈烈的上學期,下學期過起了平凡的日子。離開了社團,花更多時間靜靜的在圖書館看書,另外就是在實驗室參與專案的實作。社交上,花更多時間和好友相處,還有偶爾參加英語午餐活動。

現在回想起來,這段期間的課業壓力其實是最小的。如果有機會重過一次這段生活的話,我應該會選多一點高年級的課,平衡一下未來的生活,同時也多珍惜一些和人之間相處的緣份吧。

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

在不知不覺中,轉變就開始了,到底要走向何方呢?搬了宿舍,換了室友。暑假時加入了 PCCA 的程式培訓,在不斷的競賽練習中度過這個暑假。考了機車駕照,和老朋友聚會。平凡底下,卻藏著許多煩惱與無力,還有好多的迷惘與思考。好難過好無力的谷底很快到來,可是也是在不斷的掙扎與反思中,發出了新的光芒。

這年的主題有三個,其一內心的轉變、成長與省視,用不同的計畫挑戰自己。其二則是 PCCA 為主軸的程式設計練習,還有自己的研究學習。其三則是漸漸加重的課業,以及努力學習時的光芒。

大二這年,真的可說是很重要的一年,是這年的決心改變了好多未來的決定與方向。這年裡,交友圈的變化也好快。一方面是來自過去,和老同學的聯絡突然密切了起來、到台北和姊姊聚了好多次,另一方面則是新的開始,在 PCCA 認識了好多新朋友,也和好多同學變得更熟。還有我自己,從這時開始,我再也不同了。

大二上為了參與程式設計比賽花了好多心力,常常和大家一起在系計中練習與討論。還有為了比賽第一次出國,到馬來西亞,坐飛機的經驗好新鮮。除此之外,之前的行列專案也得到了獎項的肯定,在報告的過程中慢慢發現自己對報告的熱情。大二下,開始尋找專題夥伴,重新回到實驗室。

正因為課業逐漸加重,修課逐漸變成了重心,也漸漸開始養成撰寫修課心得的習慣,在此影響下最終建立了「交資夢想」網誌,這變成了我花最多心力的課餘活動,也成了我最後留給交大的禮物。

最燦爛的努力

暑假,到了台北 Google 實習,第一次租屋,新的成長與體驗。因為這次的經驗後開始把 Python 運用在作業上。大三,開始實作專題,拿到了 HTC 手機,和 Android 系統見面。三下,進入課業最繁忙的時期,尤其自己選修了太多的實作課,使得幾乎整天都在寫作業,龐大的壓力難以承擔。這期間再也沒有心情對外參加比賽,只想著如何完成課業的要求。

然而這也是在感情上特別豐富的一年,和朋友們慢慢培養了很深的友情,系上和許多人建立了互相支持的力量。回想起來,這是最累的一年,卻也是最開心、最多感動的一年。

開始用心學著如何與團隊一起分組工作,有時失敗,但也有時能展現出最好的結果。很感謝這時間陪我一起走過的隊友與夥伴,謝謝你們讓我學到好多。

三上修了不少要口頭報告的課,讓自己對報告的熱情逐漸展露出來,還記得微處理器課報告時淋漓盡致的開心,也記得專題課不斷準備的努力。而寒假時,參與了文藻英辯坊,更是讓我感到非常的高興。

那時的我還不太懂英辯對我的意義,但現在我知道了。長久以來,對於課外的活動我總是沒有太熱衷。AIESEC、迎新宿營、蛋糕社、鋼琴社、元氣志工……總是在各處來來去去而沒有找到感動與熱情,但在英辯坊,這是第一次,在意外的地方感受到了熱情。這樣的理解,對我而言,真的很重要。

真的很可惜學校裡沒有以英語為主軸的社團,要不然我一定很樂意參加。說真的,到了後來,我忍不住覺得沒有嘗試去創辦交大英辯社之類的社團實在有點遺憾。

停步,再出發

過完大三,彷彿將燃料燃燒殆盡一般,突然不知如何是好。或許是因為大三作業趕的太急,我一時之間竟也失去想寫程式的動力。大學的生活也將走到終點,究竟該往何處前進呢?這年花了好多時間和自己對話,嘗試了一些從前沒有試過的生活,不斷詢問生命的答案。還記得和同學一起互相鼓勵的每個曾經,但好多人都將走往不同的方向。國考、工作、出國,即使待在同個地方的都可能變成陌生人,相隔遙遠的人們又在多久以後才能見面呢?

暑假又接觸了 Koinonia 英語會話的活動,覺得自己真的好喜歡這樣的氣氛。突然回想起大一時修了那麼多外語課的熱情和後來喜歡英辯的心情,自己一定對語言有種難以解釋的熱衷吧。後來嘗試修了語言學概論,度過了有點緊張但也很有趣的一學期。原本想著多接觸一點外語的活動或許能讓我找到什麼未來的答案,可惜最後還是沒有什麼特別的結果。

然後一邊帶著迷惘一邊前進,對於無法回答「為什麼?」而感到難為情。

在不斷的回顧與思考中尋找方向,不知不覺休息了好久。突然好像又慢慢找回喜歡寫程式的心情,也意識到喜歡學語言或者英辯還是英語會話,其背後不管有沒有答案,喜悅本身才是最重要的事。好像慢慢解開一部分的結,但又意外的遇到了難以預期的困難,在最幽深的地方和自己深處的恐懼直接會面,才發現花那麼久的時間迷惘好像是太過奢侈的事情。

離開了交大以後才突然感到惆悵,從前離開國中還是高中時感受其實沒有那麼深,或許是因為那時的學校生活對我而言幾乎是由上課和唸書組成的吧,朋友認識的不多,好像也還能想辦法聯絡。可是離開大學以後,背後拋下的,是好多的回憶、好多朋友,還有一種生活方式。這段時光真的是我人生中十分充實的一段日子,我想我會想念好多人。

終於開始認真的思考與決定人生的許多課題,想去哪裡工作,想過什麼樣的生活。也更重視自己的財務狀況,細心研究未來投資的方向,說起來高中以來就一直說想要研究好投資理財卻一直都沒什麼動靜,現在終於是開始完成當年的目標了。

回顧升大學時備審資料裡頭的讀書計畫,發現其實大部份的目標都已經完成了呢!這樣我至少可以對高中的我有所交代了吧,哈哈。只有「積極參與開放原始碼專案」,雖然一直想試試看,但至今仍不得其門而入。

雖然好像還是不太明白所謂的答案,可是好像已經不是那麼迷惘了,在寫文章時又回想起大二以來的好多懷疑,才發現我終於走出這個時期了,接下來要繼續努力的往前邁進吧。雖然不明白所謂生命的意義是什麼,可是發現當全心投入時,心中就會充滿許多意義感。就把這種意義感當成意義也好,我想繼續往前走,在我還能走的時候。

然後,突然了解,就是「42」啊,原來答案就是「42」呢 =w=b

感動與成長 – 第八屆文藻英語辯論培訓坊心得

8th-debate

This is a biased summary of the ten days in the 8th Wenzao English debate workshop.

正因為去年參加文藻辯論坊時的喜悅依然清晰,所以當我聽到「第八屆文藻英語辯論培訓坊」的消息之後,馬上就有了想參加的念頭。雖然有一些讓我躊躇不前的理由:像是寒假第一周剛考完期末考就得馬上南下的困擾;這次好友都沒有參加,一個人的恐懼;以及主辦單位遇到的突發困難。可是這些都比不過對英辯的支持與期待,最後最後,我還是下定決心啟程!

場地還是在高雄的文藻外語大學,但這次長達十天。或許由於曾參加過上屆的盛事,在前六天的分班中,我被分到以練習為主體的進階班級裡,不斷進行不同形式的團體討論、上台辯論以及事後檢討。最後四天,所有學員一起連續比 8 場積分排名賽,爭取進入前 8 強,再開始單淘汰賽。而在第三天組好隊後,也在比賽之前進行了兩次練習賽,讓我們培養默契與練習技巧。

這十天有著好多好多的體會、好多好多的感動,自己也在很多方面都有所成長。能有此機會參與此一盛事真的十分開心。

亞洲議會

這次英語辯論的形式是 Asian Parliamentary (AP) format,分成兩個隊伍互相辯論,有站在正方支持 motion 的 government side,以及反對 motion 的 opposition side,每隊三人。其中正方三人依序為:

  1. Prime Minister (PM) – 設定整場辯論的架構,定義 motion,並開始正方的論述。
  2. Deputy Prime Minister (DPM) – 反擊對方的論點並重建己方的論點,並繼續剩下的論述。
  3. Government Whip (GW) – 整理整場辯論的重要議題並根據議題反擊對方的論點,及整理己方的立場。

反方三人依序為:

  1. Leader of the Opposition (LO) – 反擊正方的論點並提出自己的立場與論述。
  2. Deputy Leader of the Opposition (DLO) – 反擊對方的論點並支持重建己方的論點,並繼續剩下的論述。
  3. Opposition Whip (OW) – 整理整場辯論的重要議題並根據議題反擊對方的論點,及整理己方的立場。

每人時間為 7 分鐘。除此之外,在辯論尾聲時,雙方的前兩位辯者之一會上台進行 4 分鐘的 reply speech,總結整場辯論並分析為何評審該支持己方。

每次辯論開始時,會有三個 motions,雙方各自決定喜好順序後,再決定辯論的主題,從三個 motions 公佈到辯論開始共有 30 分鐘的準備時間。詳細介紹可參考:〈Asian Parliamentary Debate〉

開始的故事

這次的講師是 Ray Yen 和 Syed Saddiq,據同學所說都是相當帥氣的講師。第一天早上先由 Saddiq 向全體學員講解基本規則及每個角色的責任,下午再一起到學生餐廳吃飯,有廚師們特別為我們準備的自助餐,可以吃的飽飽!下午就開始分班教學了,我們由 Ray 帶領,先從自我介紹開始,並順便提出一件自己特別在意的議題。一開始沒有想太多,到後來才知道每個人要以此為主題來練習說服別人接受自己的立場。

我們這個班的學員多半是曾參與過英辯坊或者英辯社等活動的學生,算是較有經驗,所以 Ray 也向我們招募是否有人要自願參與明天的示範辯論賽選手。就在我猶豫不決時,報名很快就額滿了,大家真的好積極。

真的要說好可惜這次的示範賽不是由講者進行,猶記得去年的示範賽是那麼精彩,以至於開始辯論時大家都會模仿講者使用的句型。但在有次練習時有人使用了去年的句子(We proudly propose this motion!)以後,我的回憶都被勾回來了,所以我也開心的使用起這些罐頭句。

第二天下午繼續分班教學。這時我們主要是分成兩大組,進行 case building,提出 Definition, Context, Stance, 3 Arguments。Ray 總是喜歡一些挑戰人既定價值的題目,像是「This house would legalize bestiality.」、「This house would legalize necrophilia.」等等,真的超級難去支持。

常常 Ray 會批評,我們的論點只是一句陳述而沒有論證理由。他總是要我們不斷的問自己 Why? Why? Why? 而不要有任何假設與成見,我們花了許多時間努力修正卻一直都還有進步空間。

漸上軌道

在 Cindy (雖然同名不過她不是我去年的隊友)的幫忙之下,我終於找好了比賽的兩個隊友(真的感謝妳!在一群大家互相認識的班中,真的好像動作太慢就找不到人了),分別是 Sophie 和 Sophia,不過其實只知道是台大和成大的同學們,因為不同班,所以一開始見面的機會不多。我們很快用三人的英文名字決定了隊名「Triple S」,真的很有效率。

第三天的分班教學,以 4 大組的方式開始互辯,每次 2 組,另外 2 組跟班學習,由於時間關係,只進行上半部兩位辯者,只是我們對 motion 的定義似乎都不夠明確,於是下午 Ray 要我們分成兩人一組,專注在 Prime Minister 的架構設定。

我和 Cindy 一起準備「This house would screen fast food commercials.」,我們實在難以想像為何有此 policy 的必要,但還是得硬想出一些理由,最後至少架構上評價不錯。

慢慢了解筆記要事先寫下要講的重點與每個論點的細節,否則腦袋突然一片空白就很難繼續了。另外也注意到在準備時就使用計時器是很重要的事,而在上台時使用計時器也對時間控制有很大幫助。最後就是,人數少討論起來真的比較有效率,之前分成兩個大組幾乎都把時間花在跟隊友互相辯論。慢慢也覺得好像開始找回之前辯論的感覺,不過還要繼續加油。

這次的功課是以同樣主題再準備一次 PM speech,但要有 3 分鐘以上長度的論點,以 Assertion、Reasoning、Examples 架構來建構論點。下課後我很用心的想好論點,但隔天才知道要改成站在 Opposition 的立場重新建構(然後我開始發現 Ray 真的很喜歡做一些出人意料的安排),沒能講出自己精心設計的論點實在讓我有點小失望。

練習賽開打

第四天下午我們要在觀看 debate 的過程中不斷進行 POI 練習,這次主題跟死刑存廢有關,Ray 先問過我們的立場,讓我們站在立場相符的一方,然後在比賽開始前再突然的調換我們支持的立場(這已經不令人意外了)。這時的我不知為何總無法專心聽論點,也因此提不出多少問題。

緊接著就是第一場練習賽,終於和 Sophie 和 Sophia 聚在一起討論,我先擔任 PM 和 Reply Speaker,然後互相輪流再決定大家喜歡當哪個位置。這次公佈的 3 個 motions,真的都超級奇怪,總覺得一定又是 Ray 在背後的決定。我們兩隊最後選中的是「This house would televise execution of death penalty.」。身為 PM 的我忍不住將題目定義成只有在特定地點並事先申請才能觀看,我原本以為這樣其實還算公平,但評審認為跟 motion 精神不合,雖然如此卻還是勉強得勝。

事後 Ray 又重新提到挑戰價值觀的 motion 時,說到我們應該不要只為了避免對方提出某些論點而進行奇怪的設定,也不要只為了定義而定義沒有意義的東西,而是將一些可能會混淆辯論重點的例外情形給去除。有了這次經驗,對定義 motion 又有更多了解,總之就是要義無反顧的跟隨其精神啊!

雖然一開始大家都難以講完 7 分,但幸好夥伴們都帶著正向的心情,檢討之於也不要忘了 debate 的有趣與開心。

第五天早上回到自己的班繼續課程,下午三人一組進行 set up the debate and the label of argument, reasoning, examples 三大練習。很開心的能跟 Michael 和 Annie 一組。我們題目是「This house would allow homosexuals to opt out for nation military service.」。雖然感覺討論起來還是有些混亂 ,但評價其實相當不錯。是有一些小地方可以改善,像是我負責的是 reasoning,被說應該要 signpost 指出 analysis 的 levels 分別有哪些。但重要的是,我們終於有達成完整的論述架構了!

第六天早上進行了第二次的練習賽,我們的 motion 是「This house would allow teachers to administer corporal punishment.」,站在反方立場。這次終於是經典題目,大概評審也發現之前的題目太過誘惑正方去扭曲定義了吧。這次雖然一直覺得我們的立場有些小地方前後不一致,不過大體上其實不錯,很開心拿下第二勝。

準備的時候往往一個人提出一個論點,另外一個人就會提出反駁,或者一直問 Why? Why? Why?。結果花了不少時間和自己隊友辯論,這樣的情形不知如何才能改善。

下午課程有個神秘的示範賽,正方將同樣的 motion 說成是特殊的教師對監獄的罪犯進行體罰,身為 LO 的 Lily 挑戰對方的定義讓 Ray 大為激動。「I said you should debate and debate no matter what happens!!」,結果他索性直接走到台上「hijack the debate」,親身示範在這種情況下如何還可以繼續 debate。

When this happens, you want to ask yourself, “Can we still win the debate in this setting?” Often in this situation, there would be a lot of inconsistencies in the government side’s case.”

價值觀的衝突

連續四天的賽事正式開始!我們前兩場的辯題分別是:

  • This house believe that nudity should be allowed in all public places.
  • This house would ban religious organizations from endorsing political parties.

雖然有些辛苦,不過我們都取得勝利。在此過程中我們也慢慢決定了預設的位置,由 Sophia 擔任第一個講者,Sophie 擔任 Deputy Speaker,我則是 Whip Speaker,而 Reply Speaker 則通常由 Sophie 負責。其後雖然前兩位有時有所變動,但我幾乎都擔任第三個位置了。

第三場積分賽我們遇上 Cindy 所屬的 Ssshhh 隊伍,選到的題目是「This house would remove the law on statutory rape.」,我們在準備時就遇到重大的歧見。隊友們堅持應該把題目訂成只有在小孩的父母同意下才不會觸犯此罪,我則極力反對:「如果這樣的話就會導致很多很強的論點無法使用了啊!!」

「真的嗎?有什麼論點?」Sophie 問道。

「首先,所謂的 rape 是什麼呢?是強制他人所犯下的罪行,把一個跟心愛情人在雙方同意下發生行為的人當作 rapist 不是太不公平了嗎?再來,把一對情侶強制拆散豈非太過殘忍?」

Sophie:「嗯……聽起來不太有說服力。」

「為什麼!!」我難以理解。

正當 Sophie 和 Sophia 兩人懷疑當初為何我們會不小心選到這個題目而傷腦筋之時,Sophie 也請我想辦法把我想到的論點改成可以在父母同意下辯論的形式,但無論如何我都難以接受這個立場。在準備的過程中我數次抗議希望移除父母同意的限制,但屢次遭到反對。而我不斷想著如何可以在有父母同意的情況下讓論點成立,卻完全無果。

同樣的,我的隊友們也遭逢價值觀的重大挑戰,因為她們實在難以想像為什麼要移除這條法律,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將時間用盡,只得硬著頭皮上場。意外的是,Sophia 她們還是提出了一些看起來有些道理的論點,反倒是我不斷的陷於激動的情緒之中,以至於該我上場時,我幾乎無法好好辯論,只說了 4、5 分鐘就結束了。

或許是因為印象太深刻了吧,只要想到這個議題腦裡就會浮現某個畫面,那也不知是來自什麼戲劇或者新聞,是一對小情侶,一起努力想在這世界生存下去,但被孩子的父母發現以後,情人因而被捕入獄,而在她們被拆散後,孩子望著父母的那種眼神。充滿怨毒、悲憤、不幸的眼神;那種被背叛的孤獨;那種沒有人理解自己,一個人面對全世界的心情。沒有子女應該用這種眼神望著父母的。(正因為這種印象太深刻所以我一開始就贊成把這個 motion 排在第一位,或許我其實就是我們一開始選到這個 motion 的主要原因吧?)

我明白這個法律存在的可能目的,也願意站在這個 motion 的 opposition side 辯論,可是如果是站在 government side 的話,我實在無法忽視,這個法律產生的可能傷害,其實際起始者,經常都是父母啊。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實在無法接受這種需要父母同意的立場。這就是 Ray 所說的對自己價值觀的衝突嗎?

不令人意外的,我們輸掉了這場比賽。但評審 Saddiq 提到這個議題 government 其實很容易獲勝的,他用完整的論理說明把合意的人當成 rapist 是多麼不人道,拆散她們後,小孩身心受到的巨大悲傷與傷害,以及孩子為了保護情人犯罪,所以故意隱瞞,其反而可能導致受到不合理要求卻無法尋求幫助。令人意外的是 Sophie 她們竟然覺得頗有道理,可是我總覺得這跟我之前想表達的意思其實是差不多的。

事後討論題目時幾次聽到 Sophie 提起這個例子,說當初覺得絕對不可能辯論的立場 Saddiq 還是可以找到很有說服力的論點,所以不管遇到什麼題目都不要放棄。我才意識到正因為 Sophie 和 Sophia 其實也是在價值觀受到重大挑戰的情況下勉強自己站在 PM 和 DPM 的位置,所以在此情況下,我只用簡單的陳述句自然不可能輕易說服她們,而且用簡略的句子溝通其實本來就不能期待對方了解。

即使她們是無法接受 government side 立場的人,卻還是想出了一些論點。比起她們,不斷陷於衝突情緒以至於無法完成 GW 角色的我實在是還得多加油才行。

Sophie:「對不起一直反對你的想法。」

我:「我才該說對不起沒有支持妳們。」

我們是來學習的

每次比完一場比賽 Sophie 總是很積極的詢問評審細節的評論以及我們可以如何改善,以至於後來我們常常會很晚才離開,真的得感謝工作人員都還留著讓我們可以 sign out。我們也慢慢開始養成在中午午餐時間進行檢討的習慣,她總是不斷和我們持續辯論什麼才是較好的說法。

或許是擔心重演去年有些人壓力太大的情形,我開始習慣在比賽前說起:「我們是來學習的!不要怕犯錯,重要的是享受這場辯論。」不過後來證明是我多慮了,記得有次我問起 Sophia 和 Sophie,比了這麼多場的感覺:

「很好玩!」這是我得到的回應。

很高興大家都那麼喜歡 debate,抱著這樣的心情我們就可以一直比下去。

我們檢討了不少技術性的問題,像是我們常常很晚才提出較強的論點,我私自覺得這可能是因為很強的論點通常是由 Sophie 所想出,但或許因為時間或溝通問題而時常難以轉移給 Sophia 來闡述;在此同時 Sophie 覺得不太懂得如何架構一場辯論與設定明確定義,所以不希望當 PM。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開始依照構思論點的情形即時調整順序,有次也嘗試幫 Sophie 準備如何開場的重點筆記。

另外一個問題是我們常會將各種論述混在一個論點之中,以至於看起來幾乎沒有論點,而顯得混亂。這點除了繼續累積經驗外,就是在準備時間大家一起討論了。

Saddiq 說到,在上個辯論中就算真的要父母同意,其實還是可以使用那些強力的論點的,只是力道較弱罷了。真的嗎?我突然想到,對方若以有父母同意為條件的 policy 根本無法解決拆散等傷害來反對的話,則不可避免的會讓人覺得她們必須稍微同意我們的部份論點。「So are you saying that you actually agree with us if no parents’ consent were required?」,也因此,實際上這些論點確實還是可以進行的。若我當初想通這點或許就有時間架構我的論點,甚至進一步說服隊友們了。

為了讓隊友間的思緒交流更為有效。我開始要求自己在構思論點時要寫下更為詳盡的筆記以整理思考,也開始使用便利貼來釐清每個觀點。雖然本來建議在準備時可以利用筆記交流來提昇交換論點的效益,但結果效果似乎沒有想像中好。

勢如破竹

賽事第二天,連續三場的勝利。

第四場積分賽,我們是 opposition side,對上 Rabbit’s Right,辯論的主題是「This house would euthanize feral cats and dogs.」,準備時我們試圖解決我們論點劃分不清的問題,不斷激辯每個論點的 label 要如何標記,以及如何決定每個思路和例子該放在哪個論點之下,這樣的激辯甚至延續到中午的討論:

「我覺得我們應該要用 This policy violates animal rights 來打。」

Sophia:「為什麼有 animal rights?」

「妳看我們早就覺得吃貓狗很殘忍,而且有很多人很在乎貓狗啊。」

Sophia:「可是這聽起來好像因為人類覺得如何如何所以 animal 有 rights,這不是很奇怪嗎?你根本沒證明 animal 為何本來就有 rights 阿。」

Sophie:「所以妳覺得這世界上不存在 animal rights?」

Sophia:「我知道這可能只是詞句上的的問題,可是我就是覺得 animal rights 這個說法怪怪的!!」

我:「那妳覺得是為什麼呢?為什麼我們覺得虐待動物不好,如果不是因為 animal rights,那是因為什麼?」

每次我們總像這樣激辯許久未有結果,往往在準備時間也常有死胡同難以釐清。但是透過這樣的反覆構思還是能讓自己找出不少盲點,特別我偶而有些覺得理所當然的觀念受到 Sophia 的質疑,總是讓我再次反思。

第五場積分賽,再次遇上了 Ssshhh,不知道為什麼,雖然我們站在相反立場,可是每次我們兩隊對 3 個 motions 的喜好排序卻常相當類似,這次我們決定的 motion 為:「This house would only allow adults to access social networking sites.」。討論到一半我提了幾個論點時,Sophie 突然說道:「竟然你有那麼多論點,不如你這次就當 PM 吧。」

「真的嗎??可是我不覺得我有什麼特別強烈的立場阿?」

不過我能理解的,因為對手是 Ssshhh 啊。就算只是為了某種象徵性的和解與補償,我都應該以 PM 的位置進行這一場辯論。我能理解 Sophie 的用意,所以雖然實際上我並沒什麼特別的論點可說,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令人意外的是我們最終竟得到了勝利,而勝點的其中之一的確是來自 PM 的論述,只是那段論述我其實並沒有注意到他的重要性,而只是用來支持某個論點時所順帶提到的,而我的隊友們延伸了這些論述,最後得以稍佔上風。可我總覺得有些事情還未被完成,這樣的一戰實在令人有些迷惘,我忍不住開始預期在往後的賽事裡,一定還會再和 Ssshhh 對上,而那個時候將是某些未被完成的事被達成的時刻。

第六場,我們以 government side 對上 Happy Robby’s Friends,題目是「This house would allocate students based on their academic performance.」。在準備上台的當下,我發覺所有的要素都齊備了,幾乎所有對方的論點我都有反擊的說法,每個 deadlock 與 unresolved problem 似乎也都能被解決。再加上對方的用字遣詞讓我可以站上 moral high ground。這正是我可以 become aggressive 的時刻!

於是我便這麼做了,「How would you feel if someone called you a stupid person? Don’t you notice that it is the opposition side who is discriminating people?」,被 Sophia 和 Sophie 說是我第一次辯起來那麼激動。真的,有種淋漓盡致、盡完全力的開心,而且仔細聽對方的 Whip,我總覺得他幾乎沒有攻擊那些,我覺得目前停留在對我方有利狀態的議題,所以在當下我實在是很有信心得勝。最後的結果正如預期,但對方對於評審的說法似乎不太心服,所以和評審討論了許久,讓我都開始有些被說服了。

不過姑且不論比賽結果,我突然覺得自己愈來愈喜歡當 Whip Speaker 了。雖然在這個位置我已經不能像 Sophie 和 Sophia 一樣提出強大的論點,但是我可以清晰看到整個辯論的議題與衝突,誰佔上風、誰佔下風。在這個已經存在的邏輯系統裡,找出隱藏的連結,用既有的要素證明己方的觀點為何不得不成立,找出所有對方的自相矛盾並加以攻擊,把所有未被攻擊的重要論點用既有的邏輯加以反駁。這就好像證明一道數學題一樣的令我熟悉。

所有的元素都在那裡,我只要找出最佳解就可以了。只要這個解存在的話,我就可以找出來。這種想法是多麼令人興奮與喜悅。

比賽結束後跟 Happy Robby’s Friends 聊了許多,很高興認識你們!

命運的對決

第七場積分賽對上 Nevertheless,motion 為「In an event where the state knows the date of the an impending apocalypse, this house would withhold the information from the public.」,對方將其定義定的非常奇怪,將 apocalypse 訂成已知錯誤的宗教預言。沒有經驗的我們一方面沒有挑戰定義,二方面又還是走著自己的定義,所以幾乎就要成為 parallel debate 了。但是 Sophia 用 freedom of speech 的論點打中了對方,所以還是得勝了。Ray:「Your second speaker saved this debate.」。好像是為了解決尚懸的疑問一樣,第八場積分賽我們再次對上 Happy Robby’s Friends。我們還是 government side,這次的 motion 是「This house would hold Taiwanese companies responsible for the human right abuses of their offshore factories.」。這次的我們因為連什麼是 human right abuses 都未有清晰定義與共識,加上有點打偏而吞下第二敗。

結算成績,我們以積分排名第二打進了八強賽,而下一場對手,又是 Ssshhh,我們又還是 government side。有種預感,這次應該會找到那個答案了吧。

三個奇怪的 motion,兩隊再次近似的排序,最後定下的題目是「This house would force gay public figures to come out of the closet.」,這次我們三人有志一同的覺得這個 policy 簡直是毫無道理可言。可是這次我們真正一起腦力激盪,挑戰自己的想法,並且竭力一戰。

「到底為什麼要有這個 policy 啊!」

「這根本就是胡說八道嘛!!」

準備的時間裡我三不五時就會忍不住丟出這種抱怨。但真正開始辯論時覺得其實己方好像還真的說得出一些道理呢!我也盡力的,在這樣的邏輯系統裡找到僅可能優秀的解,辯完的當下我真的看不出誰勝誰敗,但真的好累也好開心。這次真的盡力了,即使自己的想法受到挑戰也還是能全力以赴。原來這就是我在等的答案啊。

未來的故事

在結果公佈前的晚會上,Sophie 向 Ray 問了好多問題,關於之前比賽的建議、如何加強自己的能力等等。Ray 說到,觀看國際賽事的影片真的幫助很大,你會發現有經驗的辯論者重點跟新手不同。比如說如果今天有人說到要把流浪貓狗放在 care center 裡,若對方說這樣會花費很大時,新手可能就會開始解釋花費其實不大,可是有經驗的人的可能會說:「Yes, but why not. We believe the government should spend the money because of the following reasons…」,Ray 從影片問題聊到以前開始 debate 時資源的缺乏。他也說到 debate 如何改變他人生的方向,如何當年將所有心力放在 debate 上,而這又如何讓他走到今天的地方。

過了一夜後,或許是腦袋自動整理了 Ray 的話吧,早上醒來我突然想到如何解決之前跟 feral cats and dogs 有關的辯題時的論點分類問題了[1],並興高采烈的跟隊友分享,這可是整合了 Ray 的提醒、Sophia 的知識,再加上交大汪汪社的長年官方說法才產生的論述呢!

早上公佈準決賽名單後,一邊祝賀 Ssshhh 之餘,我們也很快決定要去觀看 Happy Robby’s Friends 的比賽,雖說我其實也有點希望可以看 Ssshhh 的比賽,不過終究只能擇一啊。而就在等待比賽開始的當下,我們三人開始聊起對英辯的想法。

Sophie 說:「真的會覺得接下來不能 debate 了要怎麼辦,Steven 有覺得兩次 workshops 中間有進步很多嗎?」

「扼,我其實中間完全沒有練習。」

「不過說真的參加 debate 真的改變我很多,我變得更積極參與像是報告或者演講之類的場合,雖然大部分是中文的。」

「不過反正妳不是在台大嗎?可以跟英辯社的人練習。」

Sophie:「嗯嗯,可是總覺得只是跟自己的圈子 debate 還是有所極限,一些想法都會被限制住。」

「而且也很快就要走了。」

我回答:「說起來下學期應該還會有機會比賽啊!!而且妳也可以去比國際賽。」

「再說那裡應該也可以 debate 吧?」

Sophie:「我有查過那裡也有英辯社,只是擔心會不會程度差太多,無法練習。」

「那就好啦,像我們這裡都沒有英辯社,像我之前一直想要多多推廣,可是都沒有成功。」

Sophie:「可是昨天 Ray 不是說如果把心力放在推廣就沒有心力加強自己的 debate 了嗎?」

「喔,也是啦。」

「只是說,只是說,應該沒有那麼大的影響吧,我的意思是––」

「我覺得我其實也不會跟 Ray 一樣把全力都放在 debate 上啊。」

「為什麼!!」Sophie 激動莫名。

「因為我覺得我本來就已經有了很重要的目標了啊。」

記得嗎?我說過自己從國中就決定走往資工一途,這長年以來的足跡背後當然有著某些信念。雖然我承認,近年確實開始有些迷惘與動搖。或許 debate 也是促使我反思的重要因素之一吧,可是可是……不,現在想來真正令人敬佩的其實是妳話裡的意涵啊,所以 debate 已經成為對妳而言如此重要的東西了嗎?

「等一下!!Sophia 從剛剛開始都沒講話!!」

我們兩人一起望向 Sophia。

「妳呢?妳的感想如何?」

「啊?」

她還是帶著往常的神采:「對我而言要參加英語辯論真的要鼓起很大的勇氣,可是參加了以後真的很好玩。」

「這裡結束了以後,當再次遇到機會時,真的不知道我還有沒有辦法鼓起這樣的勇氣。」

「可是我想,我想,我想。」

「一定,還是會鼓起勇氣的吧!!」

嗯。

那一瞬間,我真的覺得這樣的話好美好美。

雖然每個人對英辯的感動不同,但真的好開心大家都覺得這幾天是那麼好玩。真的真的,雖然我們在這個 tournament 的比賽已經結束了,可是未來的故事一定還沒結束。有天一定還會遇見的吧,有天一定可以繼續寫新的故事的吧。喔,怎麼會,讓人開始感到有點不捨了呢?

新角度

精彩的準決賽開始,不知為何好幾次我都笑到要把臉埋在桌上以免不小心影響辯者。我發現站在旁觀者的角度,其實真的可以很清楚看見整場辯論的情形,就好像 Whip 一樣,看到整個辯論的議題與衝突,哪些議題尚未被解決,哪些地方又是誰佔了上風。只是這次的角度更加中立與宏觀。我發現我可以看出這場辯論是 extremly close debate,也能說出一點自己做這種決定的道理[2]。只是雖然自己覺得 government side 贏,我的兩個隊友們卻都和我持不同意見。

最後終究是 Happy Robby’s Friends 贏了,而 Ssshhh 也順利晉級決賽。這麼一來決賽就是她們兩隊的對決了!!剛好都是對我而言特別有感情的隊伍,真的很期待這戰。

決賽的場地變得好正式,由於事先不知道她們選了哪個 motion,所以我們針對 3 個 motions 開始分析:

  • This house would abolish all rights of inheritance.
  • This house would allow people to sell their votes.
  • This house would give two votes to the poor.

我自己覺得第一個是最正常的議題,其他兩個怎麼想都想不出怎麼樣的說法才合理啊。我們三個人不斷問彼此,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窮人的票要比較多?為什麼富人的票要比較多?為何要一人一票?為何不能一元一票?可是怎麼想也想不出答案。後來和 Chris 討論之後他說他曾打過第二個 motion,當時是訂成只有在極度貧窮危及存亡的情況下才可賣票,感覺瞬間就合理很多,之前怎麼會沒想到呢?

最後果然是打第一個 motion(畢竟我和 Ssshhh 的排序偏好每次都一樣啊,哈哈)。看完比賽的瞬間就覺得這是場 clear debate[3],Sophie 終於也同意我的結果了。感覺自己真的成長了!記得去年觀看總決賽時,只會想著如果是自己的話會怎麼辯論,並以駁倒對方的論點而沾沾自喜,而對於比賽結果完全沒有太大的概念。今年,漸漸能夠以更中立宏觀的角度觀賽,而從 Whip Speaker 和觀眾角度的比較,更讓我發現身在局外時想出攻擊論點的關鍵其實真的沒有什麼值得驕傲的,畢竟當局者所受的壓力與責任遠超過局外人所能想像。這些體會大概是因為打了那麼多場 Whip Speaker 所以才有的吧。

感動與成長

聽到自己是 Best Speakers 之一時真的有點反應不過來,Sophie 和 Sophia 也是,妳們真的好棒,第一次參加就有那麼好的成績。上台時發現 Ray 好像有點在意我們的排序,不過其實沒有太大關係吧。

這次的心得分享實在是格外感人,突然有人說起講師有多麼帥氣,也讓我們對學生的開放感到驚喜。十天的時間大家一起克服許多困難,真的有了一點患難情感,就像 Anna 說的,每個人都那麼積極的參與和享受英辯賽,真的是歷年來的第一次。好久沒有像這樣和大家一起感到認同與感動了,我們真的都好棒好棒。

邁向歸途,好多人留在門外捨不得離開。Sophia 向我們感謝道:「謝謝你們這些天的照顧,我真的在妳們身上學到好多!」Sophia 怎麼每次都這麼會講話呢,直到現在還是可以清晰記得妳的神情和當下的感受。接著我和 Sophie 也互相道謝。雖然妳們總要說我經驗較多,可是我真的要說我在妳們身上學到不少。

Sophie 每次都是最積極學習與求進步的人,當我結束一場辯論想休息時,是看到妳那麼主動的問講師問題,才讓我提起精神來。Sophia 總是提醒著我思考的謬誤,老實說我好像已經可以從妳的眼神判斷妳開始反對我的說法了,哈哈。然後妳真的知道好多小知識喔,像是芬蘭教育等等。

更重要更重要的是,我真的好喜歡一起辯論的感覺,在我心裡我們絕對是最棒的 Triple S。老實說從前我常對團隊合作之類的事不太擅長。可是我們之間很不一樣,總是以對等的姿態互相討論並找出好的想法,每次都能以正向積極的心情檢討改進,而不會陷入自我懷疑,這真的是我所待過最有向心力的一個團隊。

謝謝你們!我在你們身上學到好多東西。真的希望在未來的故事裡還會見面。

這次的培訓坊中,我真的成長不少。我對建構論述的結構更加了解了,慢慢可以提出理由與例子,也慢慢增加了分析的層次。我慢慢習慣價值觀被挑戰的感覺了,希望以後不會再如此慌張(我實在忍不住懷疑所有奇怪的 motions 都是 Ray 定的)。在一場場的比賽中,我也慢慢找到綜觀全局觀點,開始可以看懂比賽的過程。

感動與認同,成長與喜悅,每一項都比去年來的更多更多,我真的好高興自己決定來參加這個活動。真的真的,真的很開心。

好多感謝

謝謝 Cindy,真的是因為妳才慢慢跟大家認識。

感謝 Sandy 的捧場還有妳特地的邀請。

謝謝 Micheal,聽你的論點真的讓我學到不少東西。

謝謝 Chris,常常熱絡的和我們聊天,聽你對議題的分析真的有很多幫助。

謝謝 Tony 生動的辯論,每次總讓我笑的得把臉埋在桌上。

謝謝 Happy Robby’s Friend, Ssshhh, Rabbit’s Right, Nevertheless 還有好多對手(原諒我記不起所有隊名),和我們一起進行好刺激精彩的辯論。

謝謝 Sophie 和 Sophia,謝謝妳們讓我學到好多,謝謝你們陪我走了那麼遠!

謝謝 Ray Yen 和 Syed Saddiq 兩位講師的細心指導。

謝謝 Sylivia 和 Amity 好像回答了我不少奇怪的問題(?),還有 Anna 和好多工作人員為我們帶來這麼棒的盛會。

還有好多好多人,謝謝大家一起聚在此地,這十天,真的好開心!

最後也要再次謝謝上次帶我參加英辯坊的 Emily,是因為妳所以我才來到此地呢。

後記

記得剛開始上課時,Sandy 問我,是不是有寫過上屆英辯坊的心得。

「對呀。」我回答。

Sandy:「我其實一開始沒有看到那篇,是過了一陣子以後才看到,剛好是需要回憶一下的時候。」

我開心的問:「所以那篇文章有勾起妳什麼好的回憶嗎?」

「有啊!不然我怎麼會在這裡呢?」

原來我寫的心得還有這種作用呢,在那當下我就決定要再來寫一篇心得文。身為一個寫作者,聽到讀者的支持真的不免感到喜悅。那種時刻我總銘記在心,像是曾有人說過「交資夢想」對他的啟發,又像是某位老友曾說過的,我所寫的人生故事對她的鼓勵。在這樣的時刻裡,彷彿可以終於的被人理解。

去年寫的心得其實背後抱著推廣的目的,所以內容經過了數次精簡。這次我想寫的是回憶,所以忍不住就愈寫愈長了。這麼一來這篇大概真的不能當作推廣文了,畢竟一般人大概也不會耐著性子看完吧。不過寫起來真的很開心,我慢慢的又把十天回味了一次。本文中我有點名的地方如果有句子與事件的錯置,請原諒我不夠清晰的記憶吧。雖然因為畢業的關係這應該是我最後一次參加文藻英辯坊了,但希望未來的路上還有機會見到大家喔 =w=b

相關連結

備註

[1] Motion: This house would euthanize feral cats and dogs.

LO: The government side keeps saying that they want to kill animals just to save cost. Yes, they actually used the word “kill”! How can they do such a cruel thing to the animals? We opposition side believe that this policy is both irresponsible and inhuman, and it does not actually solve the problem. Let me first give some rebuttals…

Now, I would move on to my first argument, that this policy is irresponsible. There are three levels in this argument.

Let’s first think about why the dogs and cats would be on the street at the first place. It is because that their owners abandoned them. Instead of solving the really problem, the simply want to hide the problem by killing animals. But are the animals responsible? No. The real ones to blame are their owners! By killing these dogs, they are telling the owners that it’s okay to be irresponsible, because the government would hide the problem for them!

Secondly, think about why the cats and dogs are in our society at the first place. It were we humans who kept them as pets for such a long history, that they had lost their ability to live in the wild. It were we humans who made them become dependent on human society. Because we humans bring them into our society, we should be responsible for the problems they cause. Killing innocent animals is not the way to solve the problem.

Thirdly, we notice that the government side kept talking about how these animals are causing problems in this society, and because no one cares about them, it’s okay to kill them. But we see there are also some homeless people living on the street who cause problem to this society. So does that mean it’s okay to kill them? No! We believe it is as irresponsible to kill the animals as to kill the homeless people, because in both cases, the government is hiding the problem instead of solving the problem.

My second argument is that it is inhuman to kill dogs and cats. There are three levels of analysis.

First we may ask, why we care? But reality is that people do care about cats and dogs. There are clothes made specifically for pets. There are restaurants specifically allow us to bring dogs in. And we say dogs are men’s best friends. It is inhuman to kill whom we care.

Secondly, there some people who live along and treat their pets as their closest friends or their family members. What would you think if your friends or family members were killed? It is cruel and inhuman.

Thirdly, we see in this society, we already view eating dogs and cats as an cruel thing to do. We already disallow abusing dogs and cats. What’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ese and killing animals? This policy is certainly inhuman.

Instead, we would proposal an alternative solution: We would use TNR to treat the feral dogs and cats. That is, trap, neuter and return. Because it is neutered, it could not reproduce, and it would be less aggressive. For the case that the animal is infected with an disease that cannot be treated, we would keep it in the care center until it dies naturally. In addition to this, we would require a chip containing the contact information of the owner to be implanted into the animal when a person wants to keep it as a pet.

Our government side kept saying that they want to propose this motion because it saves money. But we believe that even if it saves money, we still cannot let it passed because it is irresponsible and inhuman. Moreover, our DLO will show you that their policy actually costs more than it saves, and our policy actually solves the problem better than their policy does.

DLO: Let me first give some rebuttals…

Now, I will give a comparison about the cost and benefits between their policy and our alternative. First is about cost. Let’s first think about the cost between the policy and the status quo. Our government kept saying that they want to save money, but what money? In the stats quo, because we don’t do anything, we won’t need to build care centers and we won’t need to capture the animals. There is no cost at all. So their policy actually costs more money than the status quo.

Moreover, if someone’s dog accidentally got lost, what would happen? When they capture the dog, they are going to kill it in 5 days! How can you expect them to find the real owner in 5 days? When the owner discovered that his dog was killed, tremendous harm is introduced. Also, his is going to sue the government and there would be waste of social resource. And think about the one who want to adopt the dog. Do they really expect to find an adopter in just 5 days? Even if someone comes and sees the dog in the first day, he still must think about many things and discusses with his family. When he finally makes the decision, when he starts to feel a connection between him and the dog. He would suddenly finds out that 5 days already passed, that the dog was already killed! He would feel betrayed by the government. No one would adopt animals in the care center anymore!

Because of the tremendous cost caused by law suits, there policy clearly costs more than our alternative. And we must say that our alternative solves the problem better. First of all, because there is a chip in the dog, it is less likely for a person to abandon the dog, since he doesn’t want people to find him out. So there would not be so many feral cats and dogs at the first place. Also, it is less likely for us to treat the dogs that are accidentally lost because we can contact the owner. If no chip is present, it is unlikely that this animal belongs to someone who cares about him. And secondly, you see, the dogs are animals who have territory. When the government side kills the dogs, the environment becomes empty, and dogs that are potentially more aggressive are going to move in soon. But if we use TNR, the environment would be filled with less aggressive dogs, so that when a new comer appears, it takes time for him to establish his territory, this gives us more time to capture the dog and use TNR to treat him before any harm is made….

[2] Motion: This house believes that your body belongs to the state after death.

Opinion: This is an extremely close debate. Most of the arguments from the government side were attacked by the opposition side. The attack was not so strong, but the GOV, for some reason, didn’t try to engage directly, but spent most of the time restating their own arguments. However, the arguments and rebuttals coming form the OPP were based on a shaky ground, which is the right for body anatomy that they didn’t prove at all. Also, there existed a big contradiction in their case which damaged their position severely. If the GOV had pointed out how the anonymous body case and family case directly violate their principle of body anatomy, the debate would have been much more clear. However, they just briefly talked about the contradiction of the family case. Actually I think there remained many weak statements in today’s debate, but neither side had picked them out, which make it extremely difficult for me to decide, but I still would prefer GOV a little bit…

[3] Motion: This house would abolish all rights of inheritance.

Opinion: First of all, the government side came out with a rather unexpected position. I’m not saying that it was bad, but it was unexpected. But basically the main reason of the result is that, GOV is suffering from the same problem as the last round that they failed to directly engage the opposition side’s rebuttals, and this time, the rebuttals are strong so that at the end of the debate, most of the arguments coming from the government side were almost taken down by them.

The most important principal coming from the opposition side was that one has the right to give their property to his children. They talked about the meaning of life, how the children can live on behalf of their parents, about how the money are earned by one’s own effort, and about the symbol of love. This argument may not be so strong, but the government didn’t attack it directly except for saying that one earns money mainly because of environment. This remains a deadlock for most of the time, but I think OPP is slightly stronger when Cindy, the reply speaker, talked about how a middle class man, by working slightly harder, may be able to earn a little more. Moreover, the story about one’s memory of their house that OPP talked about is so convincing, and the GOV failed to give a good rebuttal to it.

Another issue brought up by OPP is that this policy can make people lazier. This certainly can be attacked, because they seemed to assume that this policy would have the same result as communism. GOV did try to engage by talking about the China case and that it’s different from the policy. But what’s the difference? They didn’t explain clearly. When OPP extended the case by talking about how a poor father would not work hard because his child could get a free house, I think the matter was settled d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