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落盡:紀念那荒唐歲月

flower

方向

十年前五個人所許下的懵懂願望,十年後誰真正實現了呢?答案是一個人都沒有。
〈[心得]海闊天空的一代–教改10年後〉

相較於許多人豐富精彩的人生,我的人生似乎略顯單調。自從國中時決定要往軟體之路前進後,方向幾乎就沒有變過。十年過去,還在同一條路。其實有時候也會擔心是否會像某些前輩說的,變成生涯規劃的囚犯,像化學合成醋般貧乏。

不過嚴格說起來這條路其實也是充滿波折,總是會在人生的不同時期,興起轉換跑道的想法。只是只是,每次我以為我的人生將會有 360 度的大旋轉時,卻總是發現轉完 360 度後我又重回相同的方向。或許,我需要的是其實是 720 度的終極大旋轉吧。

最早的不安源自大學期間的格格不入感,一方面當然也是不少人對資訊其實並沒有那麼大的熱情,因此喜歡寫程式的自己難免會覺得孤獨。但更強的不安其實是我和那些真正對寫程式有熱情的人之間的差異。

他們總是可以精力無窮的一個晚上熬夜,全心投入寫程式。然而我卻總是喜愛把作業切割,一次只做一點點。

一開始,我還想或許只是習慣的不同。但漸漸的,我發現,似乎有些跡象指出,我用起電腦來,很可能比同儕還要快到達眼睛的極限。

這樣的懷疑,在 Google 實習時來到了高峰。

當時假若我從早上八點開始打 code 的話,雖然有吃午餐的空檔,但若持續使用電腦,在下午三四點時,我就會眼睛累的,頭痛的…基本上無法繼續從事任何有意義的工作。

當時我忍不住想,如果我以一個小實習生的身份,身處在那麼夢幻的企業裡,都會在那麼短的時間內,逼近了身體極限。那麼未來更加衰老的我,怎麼可能能在工時長的台灣科技業生存呢?

或許有點諷刺,但我第一次動起離開資訊產業的念頭,竟是在去 Google 實習的那時候。

後來也同樣因為眼睛無法負荷的理由,離開了 PCCA,結束了 ICPC 的競賽生涯。一連串的挫折,使得我在大學結束前感到十分迷惘,想轉換跑道的心情也愈加強烈。

為了克服這個問題,我先是使用了 WorkraveTime Out 之類的軟體強迫自己每隔 20 分鐘就休息一下,延緩逼進身體極限的時間。此外,隨著使用電腦種類的增加,我漸漸發現一個奇異的事實,就是我在用自己的那台桌機時,似乎眼睛累的特別快。相較之下,如果我用筆電或其他桌機好像就可以延長一點時間。因此,到了後期我漸漸不用自己的桌機,而較常使用筆電。雖然至今我尚未成功歸納出到底是螢幕的問題,還是顯卡等等之類的問題,也尚未去購買一台新的桌機。

而最後發現最有效的方法則是配了一副抗藍光眼鏡,雖然對於抗藍光是否是迷思大家仍然眾說紛紜(〈[問卦] 有沒有藍光傷害眼睛的八卦?〉),但戴上這眼鏡後,似乎真的能顯著拉長用電腦的時間。這也是最終讓我重新考慮或許還是能待在資訊產業的重要理由之一。

遺憾

沒有人陪伴,和勇敢無關,只是剛好在人生最自由的時光。
某首歌的歌詞

如果真的要說短短的大學年代有什麼值得後悔的事,或許是那些沒有把握的緣份,逝去的友誼。

終究還是得怪自己的個性實在太幼稚膽小,跟不上需求。「連吃飯這件事本身對我竟然也是有壓力的」,而竟然還會做出「過店門而不入」這種可笑的事。

然而那也是最浪漫的年紀,還會因為女孩的微笑而開心一整天,也會在網路上等待不知是否到來的回應。

隨著年紀增長,雖然心智變成熟了,在許多方面也不再像以前一樣膽小。但那樣的浪漫情懷也一起逝去了。

如果說那時的我心中還存在著對感情憧憬無比的小少女。現在,心中僅存的大概只剩下老妹的疲倦和鍵盤小魯妹的無感了吧。

成長的太慢,又衰老的太快了些。

逆轉

或許是因為對自我的懷疑太強,以至於大四那年開始認真的考慮轉換跑道。「我需要一個規模更大,完全轉變人生方向的計畫。」說是這麼說,其實我也不確定要怎麼轉換才好。因此那年的重要任務便是實際找出一個可行的路。曾經想過要去做各種奇怪的打工,也曾去修了像是語言學之類的怪課。然而後來的故事就像之前寫的那樣,因為突然生了場大病打壞了所有的計畫。

在初癒的期間,過了一段與世無爭的日子。早晨起來慢跑,每天閱讀各種題材的書,再花一些時間寫自己的程式,單純感受還可以活著的美好。好不快活。「這就是我想過的退休生活!」如此確信的告訴自己。時至今日心裡依然將當時的日子當成未來完美的典型。

同時,也和自己和解:「正因為比從前任何一個時刻都更理解,有天我會面臨功能的喪失甚或死亡,更該把握時間,做一些我愛的事。無論別人怎麼想。」

也是在這段時間發現了自己桌電的神奇效應,在 IBM 的時光也過的十分愉快,最後也配了抗藍光眼鏡。而時間也到了,沒有多餘時間摸索,於是就繼續往研究所前進了。

旅途

那時之所以會想申請北美的實習,確實有一個十分特定而荒唐的理由。
〈關於所謂的出國夢〉

總對家母說過的一個故事印象深刻:在她剛出社會時,因為住在宿舍,幾乎沒有花費,每次一領薪水就拿去郵局存,從未領出,就這樣過了許多年。直到一天郵局人員認出了她,跟她說,如果不領出,應該要存定存利息比較高,而不是活存啊。

即使是那樣的節儉,隨著時間的推進,所有金錢的價值還是在當年那幾波通貨膨脹中消失了。

有鑑於自己的節儉個性大概也來自家母,為了未來不要受到相同的通貨膨脹風險所打擊。在養病期間也很認真的決定要研究一下未來出社會要如何理財。

花了不少時間把存摺上所有的紀錄都用 GnuCash 記了下來,補齊了大學期間的所有金錢流向。在那個時候,接觸了綠O的財經筆記,因此讀了《The Four Pillars of Investing》《A Random Walk Down Wall Street》

這個看似小小的舉動,卻對我的人生造成了大大的影響。

由於自己的個性實在很符合指數投資的方法,所以幾乎是很快就決定未來的收入要用這種方式投資了。然而,體認到國內基金內扣費用的高昂和選擇的稀少,果然還是應該開個美國的帳戶才行。可是,如果要國際匯款的話,不僅麻煩,也得付出不少手續費。難道不能有別的選擇嗎?搜尋了 Bank_Service 版後,發現當時似乎花O銀行有種叫做全球速匯的方便服務。

只是,如果要用這種服務,我就得擁有一個美國的花O銀行帳號才行。這有可能做到嗎?仔細搜尋後,我在 studyabroad 版上找到跟我抱持相同目的特地跑去美國開戶的版友。只是他是用學生身份去參加暑期學校,這未免也太貴了。難道沒有一個低花費的方法達成目的嗎?

最後,我發現,「實習」似乎就是最適合我的方法。

沒有錯,這其實就是最原始我想去美國實習的荒唐理由。

然而最終我還是沒有達成這個荒唐目標,原因也很單純,因為我到了美國才發現其實華盛頓州根本就沒有花O銀行的 branch。而我也沒有勇敢到特地跑去別州開戶。

但這段旅途,卻已經在各種方面永久的改變了我的想法了。

(最後我是用國O世O來進行跨國匯款,因為只要事先設定好,就可以在網路上按一按就匯出去了,不用臨櫃很方便。)

抉擇

或許是因為當年根本沒有想到要長期待在美國工作,以至於在美國實習中期慢慢了解到結束時有可能拿到正職 offer 時,有點難以理清自己的心境。

作為一個長期的 Linux 使用者和 Open Source 支持者,對於要加入一家感覺完全相反的公司,還是會帶著許多懷疑。「嗯,就算拿到 offer,我也要拒絕。」我心裡這麼想著。

然而受到同事們和 recruiter 的各種鼓勵,以及金錢上的誘因,我終究還是動搖了。但這一切都太過難以理清了,永遠會記得當年 recruiter 和我解說 offer 時的對話。

「你的年薪是這樣。」

「嗯,其實我不太確定這個數字的價值。」我說。

「喔,我們來看一下匯率…嗯,轉換過以後,你的年薪大概是這麼多台幣。」

當時我忍不住心想,多年以後我一定會嘲笑這時的自己是多麼 naive 吧。幾乎就要接受 offer 了,如果不是當時 Google 的 recruiter 找上我的話。

然而,我和 Google 的面試過程並不理想,而結果還要等一陣子才會出來。在此同時手上的 offer, recruiter 只給我一個很短的時間決定。

已經寫好拒絕 Google 的信寄出,然後也寫好接受 offer 的信準備寄出了,但就在那時 Google 的 recruiter 回應了我,並希望我再考慮看看。

雖然明知不可能拿到 Google 的 offer,但最後還是忍不住決定賭賭看。然後還是搞砸了,失去了唯一的 offer。

仔細想想,總覺得我一直是被命運牽著走而不是掌握自己的人生啊。該怎麼說呢,隨著年紀增長。越常會遇見那種關鍵的時刻,感受到那名為機運的巨大身影,濃重的壓迫感彷彿有了實體一般。自己相對是多麼渺小。尤其我通常是那種循規蹈矩,不會拼了命,打破規則也要得到想要東西的人。所以每每在這種時刻,我通常都是直接把未來交與這名為機運的巨大存在。

之所以從不想接受 offer 到想接受 offer,不過是因為說不過 recruiter 罷了。而之所以又拒絕 offer 了,不過是因為說不過 Google 的 recruiter 罷了。就好像之所以讀研究所只是因為不知道還可以幹嘛一般。但我自己真正想要的又是什麼呢?

於是在那以後,我一直過著渾渾噩噩的生活。也曾想過是否要去做各種奇怪的打工,也曾難過到想哭了,也曾壓力大到每天早晨醒來都不想起床呢。

後來的幾年,也曾有不同的 Google recruiter 的面試邀約,但我卻沒有勇氣接下了。一方面是實在沒有時間好好把 LeetCode 刷完,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愈來愈不確定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了。或許就像網友說的一樣:「以後才有得嘴"有機會去,是我不去"」。恰好也是這篇文章所做的事。

事過境遷,「.NET 都已經 open source 了」,連 「bash 都已經可以在 Windows 上跑了」。車水馬龍的那地方,只剩我一個人拒絕成長。

停滯

雖然大病初癒,但其實陰影始終無法散去。從碩一那年開始,我變得很容易感冒。而且是那種會頭腦昏沉,嚴重影響認知能力的感冒。

我開始紀錄感冒的時數,發現第一個學期,竟花了 1/3 的時間在感冒中度過。

死亡,從來不曾如此迫近。

無論是友人的家人突然在意外中相繼離去,又或者是前一晚還在臉書上聊天的前輩,某天開始突然沒有回訊,過了幾天,才得知前輩離開的訊息。這一切的一切,都發生的很突然。

一位友人說道:「也許因為我是女生吧,所以這種事對我影響很大。」

也許因為我是男生吧,所以生理的病痛和這類的事無可避免的改變了我的想法,讓我更常的想著,自己的人生,或許最多也只剩數十年。而在這短短的餘生裡,應該要做些值得的事。只是,究竟什麼才是我該做的事?

“I have looked in the mirror every morning and asked myself: “If today were the last day of my life, would I want to do what I am about to do today?" And whenever the answer has been “No" for too many days in a row, I know I need to change something.”
— Steve Jobs

幸運的是,感冒的天數從一開始的 1/3,降低到碩二的 1/5,又降到現在的 1/7,或許總有一天,還是有機會重新得到完整的能力的,或許那天,一切又會不同了?至少在我衰老之前。

繁花落盡

你要死過才能活; 你要絕望,才能盼望; 你要出走,才能回家。
風神之舞

雖然隨著性格的成長,更加能自在的生存於世,所以整體來說,碩班生涯的快樂程度是較高的。然而理性上還是不免為這些年來的生活感到難過。

腦裡忍不住迴盪起一位友人說過的話:「人生要開始走下坡了。」

在上大學前,我是那麼的專注於就讀資工系這個目標,以至於一切都有了意義。而剛上大學的那時候,雖然沒什麼目標,卻是如此專注當下,細細品嚐心流。

但上了碩班以後,既沒有明確的目標,也不再能將眼光單純的專注當下。所有的一切都變成了人生中最漫長的等待。無論是等待病痛的過去、等待畢業、還是等待人生下一個階段。

好不甘心,現在的我實在太弱了,唯有變成更為強大的存在,才能真正抓住一點未來的方向。

但是我的身體究竟能支撐到什麼時候呢?我的人生又還有多少年可以揮霍?時間滴滴答答的一直走、一直走,從來不為任何人而停留。

事到如今,只能繼續前進了。

廣告

緩步前行

孤獨的極致

猶記得剛到美國之初,緊張的感覺難以壓制。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總覺得四周危機四伏。印象最深的畫面是一人走在好長好荒涼的 Bike Trail 上,開始擔心如果突然遇到歹徒,是否就要結束一切了呢?那瞬間,真的是這輩子最極致的孤獨。

體會到手機真是了不起的發明。隨身不離,隨時可以用地圖查詢自己的所在,否則早就迷路不知多少次了。沒有車子真的很不方便,然而就算努力先考了駕照再來,恐怕一時也不敢開吧。

落腳

這次很幸運的找到一個不錯的落腳之處,屋友大多是同樣在公司的正職或實習生。剛搬入時房東來了一下,還煮了些東西給我吃呢。從一開始的緊張,到後來的熟悉,漸漸習慣了每天上下班的生活。其實這裡是個感覺很安全的社區,只是離實習的地方有點遠。還好可以坐 shuttle 或者 bus,坐的時候就用 Kindle 看書,好像也還算可以接受呢。

實習

「我們這個部門的節奏比較快,所以感覺比較像 startup 而不是 big company。」

開始的第一個星期,大部分都是在熟悉環境和設定電腦。太久沒有在 Windows 上開發了,感覺真不熟悉。雖然說大部分的實習生據說是在開始時討論出要做的東西。但是我來的時候好像就知道要做一個已經想要去做,只是沒有完全確定做法的專案。

記得一開始 PM 就語重心長的說,這是她見過最複雜的 intern project。剛聽還覺得好像是個應該要很容易實現的功能,實際上卻因為牽涉的東西太廣,要跟很多不同的 team 合作和溝通。加上時程上的限制,以及整個 infrastructure 的設計,所以常要想出一些折衷的方法解決問題。一直在想應該要有更好更 general 的方法可以實現所有類似的功能才是,不過目前好像也沒有辦法。

其實看了一下工作表,從後端的資料處理,到前端 UX 實作,還有最後要做資料驗證、成效分析通通都有。只是這樣就該讓我心生畏懼了。稍微探聽了一下為何當初會為何會想到讓我來做這個,結果似乎聽到什麼台灣最好的學校云云。學歷好像真的也有點重要。

雖然一開始進度緩慢十分挫折,但到了中期的時候突然有了不少進展,感覺對未來有信心多了。

寫著 code 把不同的要素拼揍在一起真的很有成就感。忍不住感到一絲興奮。其實那種感覺就好像英辯時當 whip 整理全場的要素,並找出隱藏的勝利邏輯一樣。從複雜中找到規則,然後用盡心力創造出令人驕傲的結果。

研究

雖然人不在台灣,可是還是難免會為我的碩論題目擔心,剛開始還忍不住透過學長打聽實驗室的消息,不過後來學長畢業以後就沒辦法了 XD。原本一直在想如何用 ontology 改進 document representation,後來看一看論文又覺得這樣做其實 query representation 的問題好像比較大。然後又看一看論文,突然又有了奇怪的點子。

仔細想想總覺得這個點子在實務上好像不錯呀,但是不知道研究上有沒有價值。然後有陣子就很熱衷的看論文,下載了很多在 Kindle 裡,然後連通勤時也在看,想找出一個方向。回想起來那是個不錯的體驗呢。果然有了自己的點子以後做起研究來會比較熱衷。雖然不知道實際上未來會如何發展,不過希望下學期研究上能有點突破。

異鄉

有天朋友剛好旅行到了西雅圖,所以就出來見個面。想起來能在異鄉遇到還真不可思議。聊了很多完全不會想到會聊到的東西。感覺是個愉快的經驗呢。

期中的時候偷偷問了 recruiter,結果今年好像台灣只有我是這樣直接跑過來實習,想想真是幸運,但也有點孤單。不過在工作的地方倒是經 mentor 熱心的介紹認識了其他的員工(還同是台南人!)。然後想不到他們人在美國也會關心台北的社會情況呢(笑)。

不知不覺實習也只剩不到一個月了,希望一切都平安順利,然後讓心裝的滿滿的回程。

Seattle

從台灣申請北美軟體工程實習 – 出發篇

J1 簽證

經過了〈準備篇〉〈面試篇〉的煎熬。接下 offer 之後,就要開始準備申請可以合法在美實習的簽證了。一般而言這種短期的學生實習,需要申請的是「J1 交換訪客簽證」,申請的方法其實在網路上可以找到,主要以官方申請美國簽證的網站說明為主。因為這個簽證在打工旅遊時也廣泛使用,所以像是搜尋「打工旅遊 j1」也可以找到一些心得。只是最近台灣的美簽申請流程稍有改變,所以如果是自行搜尋資源時可能需要多加確認,可以到 VISA 版或是 WorkanTravel 版詢問更多意見。筆者剛好是舊方法的最後一批。

搜尋時你可能會找到 J1 簽證有回國服務兩年的限制,這個限制主要只針對有政府資助或特定國家的學生等等,若是從台灣去企業實習的話,一般是不會受到限制的。就算真的受到限制也還可以透過 J1 waiver 的方式解決,詳情可在網路上搜尋。

保險

J1 簽證的持有人在美國期間必須擁有指定要求的保險,詳情可以搜尋「insurance j1」,以下列出幾家我曾參考過的保險。

DS-7002

申請簽證首先準備的文件是 DS-7002 實習計畫,筆者由於有公司幫忙處理,所以僅是透過電子郵件列印、簽名、掃描後傳回就完成了。

DS-2019

接下來公司就會用快遞寄來實體的 DS-7002 和 DS-2019,除此之外,還有 SEVIS I-901 的繳費收據。(有的公司也可能要求你自行繳交 SEVIS I-901 的費用,事後再補助。)拿著這些資料就可以上網填寫 DS-160,並準備去 AIT 面試了。

DS-160 第一次填寫深怕出錯真的花了不少時間,我除了仔細看 AIT 官方說明以外,也搜尋了「ds 160 教學」來輔助,好辛苦才填完。

AIT 簽證面試

實際預約面試的流程和須繳交的費用好像已經改變了一些,所以只紀錄一下面試的心得。記得我也是照著網路上的心得準備了很多輔助資料,像是存款證明、成績單、戶籍謄本等等。實際上卻都沒有用到。一路上感覺還滿順利的,或許是因為去實習的地方還算有名,或者是目前所屬的學校還算有名吧。

等待數天後,就可以收到附上 J-1 visa 的護照、還有 DS-2009、DS-7002、I-901 等文件,到時入境時通通都要帶在身上呢。簽證費和保險費加一加大概也快要一萬元左右,必須等到上工以後才能請公司發輔助金,希望一切順利。

租房

一個人要前往美國,住的地方是最傷腦筋的。若是旅館實在太貴,若要租屋則連看屋都不行,所以不免會擔心。幸好公司提供了安排住宿或租屋津貼等幾種選擇,就算最後找不到房子,只要多花點錢還是可以有公司安排的地方可住。不過我還是抱著稀薄的希望決定找找房子租。

於是我到了 ptt 上的目的地區版上詢問是否有暑期短租的機會,還寄站內信問問以前的實習生是住在哪裡。後來就有熱心的網友回覆告知一起租屋的可能,也有一些民宿訊息,最後則得到了前實習生的小道消息。終於找到住的地方。先用 PayPal 付了押金其實還是有點緊張,還好後來順利入住了。也聽說可以使用 airbnb 找,不過似乎會稍貴一點。

出發

銀行

為了能夠支持剛到美國的生活,得先想好攜帶金錢的方式。我參考 Bank Service 版 的意見,從兆豐銀行買了旅行支票(結果根本不敢用),同時也申請了花旗銀行的帳號,透過提款機提了一些美金現鈔,也啟用了國外提款的功能(後來真的有用到)。此外因為還是學生比較難申請信用卡,所以也帶了一張 VISA 金融卡。

因為上工以後會遇到申請 SSN、申請銀行帳號和其他稅務的問題,所以出發前也可以先研究一下〈Social Security Number and Card〉〈Taxation of Nonresident Aliens〉等文章,並搜尋其他打工旅遊學生的開戶經驗。

證件

原本想說美國沒車就沒腿,應該去考個駕照。但是後來仔細想想,就算考了一時間恐怕也不敢在美國開車,加上課業繁忙就沒有去考。不過雖然如此還是去申請了摩托車的國際駕照,想說可以用來當作某些情況下使用的證件。只是後來倒是沒有用上。實際上真的要證件的話,來了這裡可以另外申請 state-issued identification card,這樣別人也比較看得懂。除此之外我還申請了 ISIC 國際學生證,不過也是沒有用到。

手機

為了能夠在當地透過手機上網並使用地圖功能,我透過 CT 國際電話服務站買了 T-Mobile 的預付卡。雖然可能比到當地買貴了一些,但是能夠馬上使用網路對我而言真的非常方便。實際上因為不常打電話,而且在熟悉的地方就不需要常常用動態地圖導航,加上住的地方和公司都有 Wi-Fi 可用,所以我是用以日計費的方案,平常不需要就把網路關掉。最後在前兩個禮拜裡,確實也只有前兩天有扣到錢。後來證明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有個智慧型手機真的非常重要,如果沒有他我可能早就迷路不知道多少遍了。只是美國和台灣的訊號頻段稍有差異,所以可能得先查一下哪個手機可以順利使用網路。

行李

請公司訂好來回機票後,就暫時把實習的事情拋到腦後。後來時間近了,才著急的想整理東西。行李的準備主要是搜尋「交換學生 行李」作為參考。但基本上我不太想提著大包小包,所以帶的東西不多。雖然可以帶某些食物,但為了避免招惹麻煩所以也沒帶。實際到了當地最大的心得是,其實可以帶折疊洗衣籃、折疊衣架等等節省空間卻馬上會用到的物件。

啟程

一個人來到桃園機場,順利坐上飛機,終於到了西雅圖。通關的過程意外的快速,不像當初在紐約的大排長龍。原本想說要找個地方換零錢,但是一直找不到,後來要坐 Link light rail 時就沒有零錢,幸好可以用 VISA 金融卡付帳。後來轉乘時發現如果要拿著大量行李坐公車的話實在不太實際,所以最後還是坐了計程車,花了 $50 左右。經過計算好像直接從機場坐也是差不多的錢,早知道就不搭 Link light rail 了。

linklightrail

足跡

仔細回想,時間真的過得很快。距離一開始送出履歷,也已經快過了一年。

  • Sep. 15 2013 – 寄出履歷
  • Sep. 23 2013 – 接到回信
  • Sep. 30 2013 – 電話面試
  • Nov. 2013 – 實體面試
  • Dec. 2013 – 租到房間
  • Jan. 2014 – 購買保險
  • Feb. 2014 – 收到 DS-2019、申請並獲得 J-1 簽證
  • June. 2014 – 啟程

雖然現在也還不知道這趟旅途對我的未來會有何影響,但感覺是個會有許多收穫的過程。這篇應該會是「申請」系列的結尾了吧,後來會再寫寫在美生活的心得。老實說剛要出發時真的超級慌張,覺得自己當初到底為什麼要申請實習呢?但到了當地幾天後這種情緒就消退了許多。總之,希望未來也能繼續加油。

信義南港記聞

taipei

最近孤身一人來到美國求生存,艱辛適應的日子讓我想起以前孤身來到台北實習時的日子,當時也常為民生問題煩惱,只是現在的困難度比較高而已。膽小謹慎的個性總讓很多事情變得很複雜,像小時候連坐火車都不太敢,到辦公室找老師也常要人陪。類似的膽怯至今仍未消逝,但現在竟然可以一人來到國外,感覺也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事。

當初離家來到新竹唸書雖然也是一個大跳躍,可是在校園裡感覺什麼都有,也有同學或學長姊可以照應,其實要擔心的事情比較少。到了外頭,感覺就很不一樣了。於是就想紀錄一下當初求生存的軌跡,給自己與後人參考。

第一次遇見南港

第一次搬到南港區是 2011 年到 Google 實習的時候。仔細回想,那時的生活圈真是意外的小。因為住在捷運站附近,上班的日子總是從南港展覽館捷運站開始坐板南線直達市政府站,然後從二號出口沿著地下街往台北 101 走。當時也沒有想到要坐公車還是採用其他交通方式。坐捷運的好處大概是可以看書吧,記得在車上我都是看 《Theory of Computation》。

早餐因為還習慣吃麵包和優酪乳,所以大部分的時候都是在便利超商解決(平常是到 Google 喝優酪乳),然後中餐和晚餐偶爾是跟著其他實習生一起吃或在 Taipei 101 地下室解決(超貴),偶而則在信義區行政中心地下室吃便宜的便當。

放假的時候吃東西就傷腦筋了,附近找找都找不到便宜的店,最後最常吃的是一家叫做「鼐駿焢肉飯」的地方,因為太常去所以老闆娘都認識我了呢。因為覺得倒垃圾很麻煩,加上又沒有廚房和冰箱,所以我都在店裡食用,很少把垃圾帶回房間,所以最後兩個月好像只倒了一兩次的垃圾。此時遇到最大的問題大概是喝水,當時的解決方式是買一些很大的礦泉水,以及在公司多喝一些水,仔細想想實在不是什麼好方法。

事隔多年,早已忘記當時的許多心情了。

第二次遇見南港

第二次搬到南港是在 2013 年,不知道是運氣好還是有了之前的經驗,住的地方感覺比較舒適也便宜。然而這時我住在離中研院很近的一個相當偏僻的地方,所以吃東西就變成了大難題。幸好這時的我活動力增強不少,也更懂得利用網路資源搜尋附近的地點,因此對附近的探索更為透徹。(可惜此時我還沒有智慧型手機,所以常是自己畫地圖,後來到了美國,手機的導航功能就成為非常重要的工具了。)由於離捷運太遠,交通方式主要變成公車、步行,以及從台大水源買來的腳踏車。

為了解決飲用水的問題,這次我買了個快煮壺煮水,還從姊姊那裡拿了個濾水壺。偶爾覺得煮水太麻煩,也會到附近的圖書館看書順便喝水。食物方面,因為我比較喜歡吃類似自助餐的飯食,所以如果是平常日的話可以到中研院吃便宜的餐點(我常下班後跑去吃)。假日花了不少時間才找到固定的吃飯處。記得剛開始找東西吃時總會常過店門而不入,就越走越遠。這麼做的原因我也很難理清楚,或許是有點害怕與不安吧。總覺得走進店裡就會被注意到,不得不點些什麼,可是又怕不想吃店裡的東西。

這次對生活的調整比較全面。由於這裡不用擔心倒垃圾,所以我開始採買一些水果加強飲食的均衡。除此之外,早上常到舊庄國小跑步,以保健康。因為這時有點在意過敏的可能,所以也懂得偶而洗棉被,然後到附近的洗衣店烘乾。早餐因為開始習慣吃三明治之類的配合水果,所以也到過不少地方吃。

因為離舊庄圖書館太近了,加上房間沒有冷氣,所以我有很多時間都待在圖書館。這段時期看了不少科普書,圖書館也有不少英文藏書呢,《The Emperor of All Maladies: A Biography of Cancer》就是在這裡看完的。這時候因為開始學習 Go,所以在房間裡常是在寫程式或用 Kindle 看教學。

平時上班總是騎腳踏車到捷運站停車,通常騎到這裡就會很熱,所以躲進捷運站,走地下道,然後再走一段距離到 IBM。午餐最常到一家便宜又大碗的燒肉便當,雖然有點油不過還滿不錯,偶爾也會走很遠去買剛開幕特價比較便宜的池上便當。

這段期間也曾參加一些像是 Toastmaster、教會英語課、Taipei Bliss 之類的英語活動,不過後來實習太累就沒去了。後來到了台大因為有英辯社所以也沒有繼續向外發展,是比較可惜的地方。

活下去

仔細想想這兩次經驗其實是滿好的成長機會,讓自己學會如何掌控自己的生活方式、如何存活。比較起來第二次確實對生活的掌控更加全面了,或許未來出社會真的也能好好計畫並發展出屬於自己的生活吧。現在,還有好多東西要學。加油!活下去吧!

在台北實習的短期租屋

rent

整理了〈程式社群清單〉以後才發現台北的社群真的比其他地方活躍的多。在此同時,感覺軟體工程的實習機會也是台北比較常見。之前才和朋友聊到或許其他縣市資工系的實習風氣不盛也跟這有很大相關,畢竟還是當地實習比較方便,如果還要隻身前往台北,交通和租屋的障礙都是相當麻煩的。後來,還真的遇到因為租屋的困擾所以考慮再三的同學。

仔細想想當初來台北也沒有想太多,只覺得應該找的到地方住吧,想起來還真是勇敢。說真的,其實暑假的短期租屋並不是那麼容易找。還好現在已經在台北讀書,以後應該也不會有機會要在這裡短期租屋了。但為了後人,決定用一篇文章紀錄一下心得。

搜尋

一開始也不知道要怎麼找到租屋的地方,所以就先搜尋「台北 租屋」、「台北 實習 短期 租屋」之類的關鍵字。就會找到不少有相同需求的人們。大致上要找租屋,約有以下地方:

或者也可以到各區域看板找找,或者是尋找有無在台北租屋但暑假不在的同學想短期出租:

除此之外,在開始尋找租屋前,先逛逛 rent-exp 版也能得到不少網友經驗。找到適合的對象以後就可以留言或者打電話詢問,值得注意的是雖然有時上面會寫最短租期是半年等等,但實際打電話去說明情形以後,也是有人會願意短期出租的,只是得注意問問短租是否加錢,以免要簽約了才被通知,那就不太好了。

雜感

如果你跟我一樣經濟拮据,會發現選擇真的不多。不過還是可以看看周遭環境,並且問問其他房客的背景後再審慎決定。像是我恰好不吸煙,但是想找到男性便宜短租又限制吸煙的真的很困難,所以多半只能問問房東其他房客是否吸煙。

台北因為有方便的捷運和公車,因此即使沒有交通工具也能通勤。不過和公司的距離還是值得考量,畢竟通勤本身也得花時間和金錢。話又說回來,其實也有人是每天從新竹到台北通勤實習的,如果可以接受漫長的交通的話,其實倒也不見得非得到台北租屋不可。不過如果你家住高雄,那就沒辦法了。

雖然租屋有點辛苦,但還是有遇到一些來自南台灣學校的朋友,希望讀者也能順利展開自己的實習生涯。

更新:如果你租在南港區,還可參考〈信義南港記聞〉

從台灣申請北美軟體工程實習 – 面試篇

轉變

這些年走的路,實在是有點超乎預期。從原本不太確定自己是否要繼續往資訊領域前進,到重新下定決心,到慢慢產生新的計畫。許多轉折都是當初難以預見的。

2011 年,偶然在系上看到 Google 實習訊息,試著報名參加,幸運的通過筆試,努力的做了一份今天看來很不成熟的履歷,懵懵懂懂參加了傳說中的技術性面試,好不容易幸運得到去公司實習的機會,還一邊迷惘一邊詢問前輩的意見。2013 年,拿著更新過的履歷,通過 IBM 的面試。第二次的實習,慢慢變得更為堅定,也產生了信心。

仔細回想,兩次我都是只申請一家公司,而且都是一時看到招募訊息才想到要申請,倉促的過程也沒什麼時間好好準備,能夠走到今天實在是有太多的運氣。可是這次不一樣了,我有很長的時間準備,也有比較大的動機,我得好好努力把握這可能是最後一次的實習機會才行。

在申請實習的過程中,在網路上找了好多文章,慢慢的才了解履歷的寫法。由於我分階段投履歷,所以後期投的履歷跟前期也不太一樣,實際投履歷的過程也是一種成長。真的覺得因為這樣學到了不少。

記得很久以前曾收到來自 Facebook 的信,大意是詢問有沒有興趣應徵正職工作並參加面試(後來聽說滿多人有收到)。我寫好履歷並表示希望有機會能實習,可是對方只說幫我轉給實習招募單位,後來就沒有下文。回顧當時寄出的履歷,資料少到不行,也沒有寫上自己做過什麼專案,被刷掉大概也是難免吧。(雖然這次我投 FB 最後也沒有回應。)

面試

經過了〈從台灣申請北美軟體工程實習 – 準備篇〉的漫長準備後,終於進到真正面試的階段。雖然聽說北美多半都要靠內部 refer 才有機會面試,但很幸運的我直接從網站上投還是得到了幾個面試機會。說真的這次的經歷讓我學到最重要的事其實是勇氣,有時候,真的不要自己嚇自己,先投了再說。如果沒有試試看怎麼會有機會呢?

面試的過程主要是透過電話或網路面試,因為時差的關係所以通常得在很早很早或很晚很晚面試。因為自己是早睡早起的人,所以我多半選擇早上面試,只是後來發現這樣根本睡不著,所以也不見是好的選擇。

這次為了準備面試在網路上找了不少教學,也拿了許多書出來看,不敢像以前一樣輕敵。意外的是面試的過程多半很順利,只是偶爾會因為對英語的不熟悉而難以表達自己的想法。但說真的,我覺得我已經表現的比 2011 年在 Google 的中文面試來的好了,這些年的努力與累積,好像真的有看得見的成果。

Technical Interview

Google

其實我最早投的是 Google 的 internship。投完之後真的非常緊張。這時我的履歷雖然已經更新,不過其實還沒有寫得很完整,想說應該不會收到回應吧,又記起其實我有認識在 Mountain View 的朋友,決定等風頭過了,recruiter 都忘了我的時候,再從內部 refer 吧。想不到竟然一個星期就回應要約時間電話面試,完全快過我的預期。原本不是聽說投大公司至少要一個月才可能面試的嗎?

約好面試時間後,我趕緊搜尋網路上的資料、拿出教科書,開始準備傳說中的技術性面試。原本是想要用 Google+ Hangouts 來面試的,可是面試開始時遇到了不明的技術困難,臨時無法連上,還好透過電話還是順利完成。過了許久,得知通過了這階段面試,可以進入 host matching 的階段了。

只是因為太早申請了,Google 的 intern projects 還沒確定下來,而且即使確定了,要有適合的 host 也得花上不少時間。所以我在第二階段停了一陣子,最後已經得到其他公司的 offer 了,所以就沒有繼續等下去。

Microsoft

投完微軟的履歷後也差不多是一星期後得到回應,原本是約電話面試,但是後來聲音有點聽不清楚,幸好改用 Skype 效果不錯。雖然微軟的第一個面試沒有太技術性的問題不是很困難,不過說真的要用英文面試還是有點緊張。

原本以為會到美國進行最終面試的(網路搜尋的結果會讓人有這種感覺),但一陣子後收到通知要前往中國進行 onsite interview。雖然沒有機會先到美國看看,但路程較短確實比較輕鬆。很高興所有的旅支和機票安排都由公司處理好,讓我不用擔心太多。說真的,覺得 Microsoft 的招募過程確實做的不錯。

到了現場才發現原來大部分的人都是申請正職,原來實習和正職的面試過程是一樣的。雖然也有 China 的職缺,不過我還是只對 USA 感興趣。這時的我因為和其他公司面試的經驗,已經增添了不少信心,面試的過程也還算順利。連續三場的技術面試,第一次在白板上寫 code 是很新鮮的經驗,很開心最後拿到 offer。

Mozilla

「Firefox 是我 7 年前開始學 C++ 的理由,她帶領我進入開放原始碼和 Linux 的世界。」[1]

不知道是不是這樣的 cover letter 太感人(誤),還是根本沒人這麼早就開始申請 summer intern,從 Mozilla 網站上寄出履歷的當天竟然就收到回覆了。信中問我實際的偏好,還有詳細做過的 projects。但在我認真寫完回信後,就一直沒有接到回應。說真的,對於 Mozilla 的實習申請我實在是沒有什麼信心,因為幾乎每個開出來的位置都要 JavaScript,可是我對 JavaScript 的了解不深,好不容易選了一個不太需要的位置,可是還是有些需求沒有完全符合。

後來一個星期後竟然收到 Skype interview 的通知,很開心有機會面試。面試的內容不像其他公司是演算法程式題,而比較是根據你履歷的內容詢問。聽面試我的人說,我是他第一個面試的人,或許真的還很早吧。後來面試差不多後問他為什麼 services 要用 Go 而不是 Rust 來寫呢?結果竟然分享了 10 多分鐘。

結束面試後過了一陣子,又接到繼續排面試的通知。好不容易完成第二個面試,但第三個面試因為遇到不明的技術性問題所以沒有聯絡上。忐忑不安的不知接下來會如何。最後因為先拿到別家公司的 offer 就沒有繼續等了。

不知為何和 Mozilla 聯絡的過程常因語言的隔閡所以有點洩氣,明白溝通真的很重要。總覺得如果下次還有機會投履歷應該能做的更好才是。

Dropbox

真的也不知道當初怎麼會想投 Dropbox,填寫履歷的時候,地址上的 state 只有美國的可以選,而且根本沒有國家欄。理論上身為一個國際申請者,機會實在渺茫。可是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還是投了。

然後過了漫長的 48 天,已經不抱期待的時候。我在信箱裡看到來自 Dropbox 的訊息,希望能找個時間 “to briefly chat with you regarding your situation and a Dropbox Opportunity”。雖然似乎還不是面試,但對於有機會談談還是令我感到意外。

只可惜已經接受別家的 offer,所以無法得知接下來會如何進展。否則能去一家對實習生福利很好的 startup 真的也是滿吸引人的。

改變與成長

真的確定要實習才開始覺得慌張,一個人來到遙遠的國度究竟會如何呢?後來又花了不少時間想找成功過的例子,想聽聽他們的故事。只可惜認識的人實在不多。

為什麼會想聽些例子,跟我的個性也有點關係吧。感覺我走的一直都是最平凡最傳統的道路。沒有花太多時間在參加數學或程式解題,也不像實作派的同學寫過什麼特殊的 projects。花最多時間做的事是專心讀書,考上好的大學,努力修課。事實上常常因為太專心課業而限制了我能做的其他事。

(老實說我覺得我最特別的地方是覺得修課還滿開心的,好像大部分的人不喜歡修課!?雖然我也不喜歡某些催眠的課堂,不過我都自己看書也看的滿開心。)

想出國看看,雖然曾經想申請交換學生,不過又怕會花太多錢而作罷。若要申請攻讀 PhD,感覺又要花太多年了。若要讀一、二年制碩士,又因為錢而躊躇不前,不得不承認我的腦中也有有錢人才能留學的奇怪想法。

最後會選擇實習大概是因為時間短,而且又不用擔心錢的問題吧。而且這樣走一趟回來,我的舒適圈應該會再擴大一些,將來我願意做的選擇也會變多一些。

如果你也像我一樣害怕東害怕西的,只是想告訴你:這裡也曾經有個怕東怕西的人想往這條路走去喔!

希望這樣能稍稍降低你的恐懼感。

註解

  1. 小時學了 FrontPage,後來自學 CSS+HTML、接觸 W3C 標準化議題,才知道 Firefox,進入開放原始碼和 Linux 的世界的,也因此才有上面提到的 cover letter。(不過其實精確來說我在小學時就有寫過一點 ActionScript 了,只是那時都是用軟體的點點拉拉界面,大概不太算寫程式吧。)

從台灣申請北美軟體工程實習 – 準備篇

programming

千里始足下

Q: How can I get an internship at Google?

A: You can apply online:

from https://www.quora.com/Google/How-can-I-get-an-internship-at-Google

不管是什麼事,如果沒有去嘗試,就沒有機會。還記得從前在 Google 時曾聽前輩說道,台灣的學生其實並沒有比較差,只是勇氣不夠。類似的說法,後來又聽了許多次。無論是留學回國的學長,在 IBM 遇到的前輩,還是在 Microsoft 的前輩,說的話都有點像。我們台灣的學生,其實是很優秀的,只是常無法突破框框。

確實,勇氣常是自我限制的第一道鎖。記得我以前常想申請交換學生,但總是害怕:怕自己英檢考不過、怕太花錢、怕一個人出國、怕無法適應。有太多的事可以害怕了,最後什麼事也無法完成。

很開心的發現,身邊的朋友在受到我的影響後,不少人也動起了申請國外實習的念頭。於是決定寫幾篇文章紀錄這段心路歷程,希望能鼓勵更多人。

也許這是條漫漫長路,但讓我們一起向前走吧。

搜尋資訊

不少人問過,怎麼會知道這些實習的資訊呢?我最早知道這個可能性時,大約是兩年多前在 Google Taipei 聽聞學長有申請國外的實習、並透過電話面試的經驗。因為這個故事,所以我一直對到國外實習有個憧憬,不過實際開始積極申請也是多年之後的事了。

北美的實習申請季節非常早,幾乎是前一年就可以開始申請了。一般的科技公司都是招募暑期實習,不過少數像 Google 也有招募冬季的實習生。以暑期實習來說,通常都是 3 個月以上,所以不可避免的會和台灣的學期有所衝突,這點也必須考慮一下。

我搜尋實習的方法有數種:

  • 透過 Google 或 Bing 等搜尋引擎搜尋「software engineering internships 2014」,或不同關鍵字的排列組合。
  • 先鎖定有興趣的公司,然後再用公司名配合實習關鍵字搜尋:「Dropbox summer internship」。
  • 搜尋像是〈The 20 Best Internships In America〉之類的文章,然後再到那些公司的網站上找求職頁面。

另外還有一些網站值得一提:

  • LinkedIn – 這有點像 104 人力銀行,可以在上面張貼履歷,也可以搜尋工作資訊。
  • Quora – 有很多對實習有興趣的學生會在上面討論問題,可以找到不少資訊。
  • Glassdoor – 這裡可以看到不同公司薪資、面試、工作的評價與討稐。
  • PTT BBS Oversea_Job – 這裡有很多台灣的網友討論海外工作的相關議題。

除此之外,Ptt 上的 WorkanTravel, VISA, studyabroad 等版可能也有一些有用的資訊。如果不自己找實習資訊的話,也可透過 AIESEC 等機構媒合國外實習(例如曾有人獲得 Google India 的實習機會),這可洽各大學的分會辦理。

最後,大家可能會擔心簽證的問題。不過只要能錄取的話,一些計畫完整的公司像是 Microsoft, Google, Facebook 通常會有律師協助你辦好。如果沒有的話也能自己透過一般打工旅遊的代辦辦簽證,而像是 Quora 之類的公司會願意幫你出簽證費,最差大概就是自費辦理了。一般大公司的實習都很嚴格的規定要是在學生才能申請實習,不過一些 start-ups 可能也會接受應屆畢業生的申請。其他細節可參考〈How to intern in Silicon Valley (and get a J1 visa)〉等相關文章。

履歷撰寫

就算知道有實習機會,如果沒有準備好文件也無法開始申請。由於是學生實習,一般而言需要準備英文版的成績單以及履歷。履歷的部份建議一定要多找一些教學文件來研究,像我雖然之前在申請國內實習時寫過不少履歷,但當我認真準備北美實習的履歷後才發現以前其實有很多地方都沒注意到。當然如果有辦法的話,找個 native speaker 幫你檢查是否有錯誤也是很有幫助的。

基本上可以用「software engineer resumes」、「internship resume tips」之類的關鍵字排列組合來尋找教學文章。以下簡單條列幾個心得:

不要寫無關的資訊

我不確定王大師寫的〈台灣薪資從履歷表上就開始輸〉或者是洪老師寫的〈合乎規格的履歷表〉是否全為實情,不過當你仔細尋找教學文章時就會發現,確實履歷最好只有一頁(特別是學生實習,也不太可能寫太多),而且像是性別、年齡、身高、體重等等無關資訊確實也不應列入。

參考:〈合乎規格的履歷表〉〈What Not to Include in Your Resume〉〈What are common mistakes that applicants make when writing their resumes for tech companies?〉

列出實際做過的專案、並量化成果

只是列出去過哪些公司實習,或在哪些學校讀書還不夠,應該要列出實際完成的工作。而且最好用量化的方式敘述成果,例如修改某程式使得速度加快了 20%(不過其實這有點難達到)。

參考:〈How to Write a Killer Resume (for Software Engineers)〉

使用 templates

與其自己想破頭,不知道要怎麼寫履歷,不如參考別人的寫法吧:

面試準備

很多科技公司都有所謂的 technical interviews,也就是給妳程式問題,然後要你寫程式。由於可能得直接寫在白板上、或用 Google Docs 寫程式、或寫在白紙並透過電話複誦給對方,所以沒有熟悉的編譯器幫忙,一下子不習慣可能會有點手忙腳亂。但也有一些組織像是 Mozilla,主要是透過你的履歷問經歷。這兩種形式的面試其實都是可以事先準備的。

實習的面試通常是透過電話、Skype、Google+ Hangouts 等方式遠地進行,由於時區的不同,可能得在大半夜或清晨進行面試。Microsoft 算是比較特別的,最後的面試必須是實體面試,所以根據你所在地的不同,可能得坐飛機去面試(不過公司會幫你付機票等費用)。

基本上可以用「software engineer interviews」、「internship interview tips」之類的關鍵字排列組合來尋找教學文章。以下簡單條列幾個資源:

參考:

投遞履歷

準備好文件,最後就是要投遞履歷了。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透過之前找到的公司徵才頁面上傳履歷,只是這種方法由於投遞人數太多,不見得有機會被選上(我自己用這種方法投了 12 家左右吧,最後只有 4 家有回應)。所以就像網友所分享的:〈台灣找美國工作分享〉,透過內部引薦成了重要手段。

要如何透過內部引薦呢?最容易的管道就是透過學長姊了。以台大為例,三不五時就有在國外工作的學長姊回來演講,此時請她們幫忙轉發履歷,很可能會得到幫助。或者如果你曾在台灣的公司實習的話,也可能會發現以前的同事如今已在國外工作。再來你也可以在 Ptt Oversea_Job 版上找一些徵才文章,或許她們也願意幫你轉發履歷。或者乾脆用搜尋引擎找找一些在國外工作的人,寄電子郵件看會不會有人回應你吧。

不過就算完全沒有人引薦還是有機會得到實習的,千萬不要因此裹足不前呢!

結語

即使只是一年之前,我也一定不會想到我會有勇氣申請美國實習吧。第一步,往往很困難。記得在 Dropbox 的徵才頁面上,只能填美國地址,擺明了沒有招收國際實習生。結果我硬把台灣地址塞了進去,等了整整一個月多,最後竟然還真的得到回應了呢。(雖然最後我沒有要去 Dropbox 啦。)有時候,機會其實是自己找來的。

即使做了充足的準備,也終於收到了回應,接下來還有許多面試等難關要克服。下一篇,〈從台灣申請北美軟體工程實習 – 面試篇〉,將會寫到一些心路歷程。語言與時差的隔閡有時真令我深感不安,但申請實習的過程本身也讓我成長許多。

小時候不知什麼時候曾聽過一場演講,講者說,不要把眼界鎖在台灣,只想著台灣有什麼機會。而是放眼全球,哪裡有機會就到哪裡去。那時只覺得就算哪裡真的有什麼機會,也不見得有能力得到吧?就算有能力,也不見得有那個勇氣與意願。如今事過境遷,我也成長了不少。好像真的開始感覺到,或許我是有那個能力與意願去抓住這種機會的。

真的,申請實習的本身就是一種改變。也許這是條漫漫長路,但讓我們一起向前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