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科技

love

挖東牆補西牆終究無法到達我們想去的地方,唯有原地解決每一個不平等,才能真正達成性別平等的願望。

久違的白日夢特輯第四集!!在「自動炒菜機」「國狗年金、全狗健保」的奇想後,這次我們將以創新科技解決最爭議難解的性別平等問題。

平時在討論性別平等議題時,最弔詭的死胡同就在於:追求其中一種性別在某項事物上要得到更平等的權利時,就會有人提到此一性別在另一個議題上已經擁有優勢,又或者是因為另一性別有其他劣勢,因此在這項事物上不該擴權。一旦接受這樣的觀點,不管要討論哪個性別的平等都會落入互相制衡的情況而無法前進。

尤其,許多議題由於生理的限制,幾乎不像有平等的可能,以至於許多人認為必須要在其他地方得到補償。但每個人對補償多少的定義難以有共識,就造成同樣追求性別平等的不同性別,反而開始針鋒相對了。

但真的不可能在所有事物上都完全平等嗎?讓我們看看科技的力量是否能突破極限吧。

租屋限定性別的窘境

正如〈生活中的性別議題〉一文所提到,租屋限定性別的其中一個可能原因是:在刻板印象裡,某些種類的性別似乎「比較髒、比較不愛惜房間」。像這樣廣泛的歸類,難免會有遺珠之憾。就像雖然科學可能證明了某種性別的人平均比另外一種性別的人高,每天出門還是會有近 100% 的機率至少看到一個反例一樣。

如何能夠跳脫平均,看見個體呢?其中一種可能性是由第三方機構設置一些觀察用的租屋處。裡頭可以用各種偵測器每天紀錄地板的乾淨程度、房屋損壞程度等等,搭上 Internet of Things 的風潮!然後每個人住個一年之類,就可以頒發證書,證明自己的乾淨等級。這麼一來,屋主就可以限定乾淨等級,而不是限定性別來租房子了。

什麼,這樣好像也是歧視無法花時間打掃的人,或者沒錢去認證的人?等等,一個一個來,這篇文章只處理性別歧視的問題,資產歧視或者世界和平之類的就下次再說吧。

所以讓我們用一個可能毀滅世界的方法來解決租屋問題的第二個可能性吧:某種性別是「潛在的加害者」這種思維,怎麼解決呢?

旅行的危險

友人提到,總覺得某性別的人真好,旅行時比較不用擔心各種搶劫和人身安全。也不用忍受鄉民的酸言酸語。

我說,要是有百分之百擬真的虛擬實境,然後去虛擬世界旅行就不會有安全問題拉。

友人說:「可是我還是喜歡到真的地方旅行耶~」

第二個友人說:「可是我覺得這樣旅行就沒有那麼有成就感了。我覺得就是因為有危險的存在,然後克服了,才因此感到開心。如果完全沒有危險就沒有樂趣了啊。」

第三個友人說:「一點也不想要那樣的世界。」

雖然我還是覺得虛擬實境很有潛力,不過既然市場反應不好,那就來想想在真實世界裡如何在安全性上達成性別平等吧。

一般會覺得某些性別可能因為生理上較為弱小,所以在危機發生時比較容易受到傷害。為了弭平這種差異,其中一種可能性是讓所有的人都擁有超越生理限制的破壞力,互相制衡,這樣就沒問題了。例如像是人人擁槍自重之類。

然而這沒有考慮到,就算擁有槍,也不見得有意願真的射擊。況且要每個人自行承擔傷害別人的心理作用,以及誤判的風險,未免也太不公平了吧。

要解決這種問題,我們可以讓警察設計某種保護型機器人,害怕的民眾可以跟警察租用。然後在危機發生時,保護機器人會自動自發擊斃攻擊者,完全不須讓受害者自行拿出傷害別人的意願與勇氣,全自動擊發!!如此一來不管受害者心理與生理素質如何,效果都是一樣的。

此外,這種機器人如果誤擊傷人,完全是政府的錯,跟受害者無關。然後這機器人當然不能連上網路把資訊傳給政府,不然使用者會有被監視的感覺,就不敢租用了。

當然,如果政府因此得到控制全民生命安全的能力,突然變成極權政府就慘惹。此外如果駭客入侵機器人可能就變大屠殺。為了避免這種情形或許可以把槍換成科南的麻醉針之類。

保護者

沒有錯,由於某些性別生理上似乎比較強大的緣故,某些需要保護人的職業,像是外勤的警察,似乎就被某些性別所佔據。除此之外,如果國家發生重大危難,似乎某些性別也被預期要承擔主要的責任護國。這樣的責任與權力究竟要如何消除呢?

方法之一果然還是創造出超越任何性別的生理能力所能達到的破壞力的保護者,例如像是「自己行動的軍用機器人」。或者至少是可以「人工控制的大型機器人」之類。如此一來生理限制就不復存在。甚至說不定根本不需要人,一不小心就可以毀滅世界了呢!

各式各樣的職業

常常可以聽到某些人努力的希望讓特定的職業能夠更加性別平衡,這些人談論這些特定職業當中的歧視以及某些性別在其中的辛苦。然而,實際上除了這個職業本身的性質,整個就業職場的市場環境也很重要。實際上只要存在任何一個性別不平衡的職業,那麼其對市場所造成的不平衡就非得由另外一個職業來反向彌補。而且,不平衡是如此容易發生。因此,如果要真正達成某個職業性別平衡的目標,實際上是要偏執的不斷讓所有可能的職業都達成性別平衡才行。

所以就讓我們探討數個工作如何可以達到性別平衡吧!

建築工人

又是個乍看之下有生理限制的職業,要如何突破現況呢?其中一種方法是利用所謂的「Exoskeleton」來得到超越任何性別正常生理的力量。不過老實說,就算這樣,感覺還是會有各種文化因素造成建築工人的性別失衡。而文化因素實在不是科技所能處理的。

不過沒關係,因為還有另外一種方法。那就是用「建築機器人」完全的把建築工人這個職業取代掉,自然就沒有性別失衡的問題了,不錯吧。什麼?你說你有預感這主題最後都會如何發展了?別,別爆雷阿 TAT

計程車駕駛以及送貨員

相較之下駕駛彷彿沒有什麼先天限制造成性別失衡,當然送貨員或許也可以用 Exoskeleton 來強化搬貨能力。但在 〈The imbalance between male and female cab drivers〉一文中提到,或許安全性依然是個主因。

假設在計程車上安裝自動擊殺犯罪者的裝置,雖然或許較安全,但乘客搞不好不能接受。這到底怎麼辦才好呢。幸好,自動駕駛車的技術愈來愈成熟,也有人想用無人機自動送貨。或許以後也就不再存在這兩個性別失衡的職業了,問題解決!

這還能順便解決另外一個常見的性別歧視,由於自動駕駛如此安全,最後不分性別的,所有人可能都不再開車了。再也不會有某些人老是以為特定的性別駕駛技術不好了,因為根本找不到任何開車的人。

大絕招

其他像是整天找 bug 的工程師搞不好也能改用自動找 bug 的程式取代,護理師說不定也有有趣的機器人幫忙。更精確的手術機器人也正在發展中

沒有錯,已經有媒體樂觀的指出,大部分性別失衡的職業最後都會被機器取代,如此一來,這些被解放出來的特定性別,就會像過去的歷史一樣,不得不加入性別反向失衡的職業,最終使得所有職業都更加平衡。

傳承下一代

在所有難以辯論的先天限制裡,或許傳承下一代是當中最難解決的一個。而這正巧也是科技最能著墨的地方。只要有一天,做出了「體外人造子宮」,所有的性別就不再需要自行生子了。並且由於不再有未來有一天需要生子的期待,自然也可以更加激進的將每月的週期強行中止,免除它帶來的所有不便,終能打破最難分難解的議題。

除了單純的免除生理不便外,體外子宮還有更大的意義。他將除去因為十月懷胎所帶來的神聖連結。重新定義不同性別和子代之間的相關性,使得對顧家的期待變得更加平衡。

除此之外,只要有人造子宮,再加上將任何性別的細胞轉成精卵的技術,則生育市場將不再由特定的性別組合所獨占。總算,任何性別的結合都在傳承上擁有相同權利的大平等時代得以到來。同時再也不會看到有人為了傳承而在無愛的情況下結婚了,因為如果只是要傳承,只要買個體外子宮就好了。

實際上,許多的不平衡幾乎都是源自於戀愛婚姻市場的存在。許許多多的人為了 True Love 以外的原因而想要結合,這樣的強烈需求,破壞了市場的平衡。因為一旦讓自己進入市場,就不得不讓自己受到供給方的要求所控制。而供給方對伴侶的期待,多半可用個人選擇來解釋,因此無法強烈要求他們改變自己的口味。而為了成功在這不平等的市場裡生存,不同性別就有了完全不同的人生規劃。

因此,要達成真正的平衡。非得將所有 True Love 以外的需求因素都消滅,讓所有的關係都只因為 True Love 而存在,大幅降低所有人必須進入一段關係的壓力與想望才行。(等等,你確定這樣人類不會滅絕嗎 T^T)

就如職場上的平等舒緩了某些性別原本需要從另外的性別得到經濟支持的壓力,將傳承下一代的能力從特定性別中解放出來也能舒緩某些性別為了傳承而必須結合的壓力。除此之外,像是自動掃地機器人自動炒菜機自動折衣機,以及其他各種家事機器的發明,也降低了任一性別需要其他人幫忙家務的壓力。如果你只是想和同儕炫耀,虛假的伴侶也可滿足需求。如果你有大人的需求,也完全可以想像未來有哪些科技可以低成本低風險的滿足一切。

最終,一切只剩下 True Love,假設除了愛以外沒有任何欲求,自然可以慢慢等待真正懂你的人,而不須著急的迎合戀愛市場。

物化

為了替這篇文章真正的最終解決方案拉開序幕,讓我們來談談物化的問題吧。平時在一些展場,經常的會看見一些跟產品本身無關的人,展示自己的身體。每每引發物化疑慮。

要如何避免物化現象,同時又能滿足企業主最初的想望:「增加銷售率」呢?

實際上,根本沒有證據顯示某些性別的展示是能達到最高銷售率的良方。最好的方法其實應該利用虛擬合成的技術,任意合成出某種不見得是人類的銷售員影像。

由於是虛擬合成,成本低廉,而且可以任意實驗任何的形象,因此可以平行的跑各種不同形象的實驗,不斷調整合成的形象,最終找到最能提高銷售率的形象。而這個最後調出來的形象由於根本不是人,自然就不會有物化的問題了。

當然,萬一這個銷售率最高的形象恰好跟某種性別很像那就麻煩了。幸好,每個人的口味不同。所以就算整體而言有個形象最好,但這個形象不見得對所有顧客都有用。因此,只要產生個人化的形象,讓每個人看到的展場展示員都擁有不同高矮胖瘦種族與物種,就不會有特別物化某種類型的物種的問題了。

事實上這樣的技術已經慢慢開始發展,例如像是有人運用在自動產生服裝模特兒照片上。雖然一開始用的還是從真人而來的形象,但最終一定能任意合成任意的生物形象的。

何必限制於展示員呢?就像著名的虛擬歌手引發的感動一樣,或許未來所有的電影、連續劇和演唱會都可以用虛擬的方式任意合成影像與聲音,一開始也許大家看見的還是相同的形象,但最終我們將會達成完全的個人化:每個人看同一部電影,裡頭的演員都將擁有完全不同的種族、性別、姿態與服裝。

這意味著再也不會有共通制霸的風潮與流行了,真正多元尊重的時代將會到來,也不再有單一體態變成人人都要追求的標準,這樣的世界將徹底降低青少年們對自己體態的自卑。

虛擬實境

問題在於,如何能在實體展場與演唱會裡,讓每個人都看到不同的展示員呢?這當然可以的,只要得到像刀劍神域、1/2王子、貝克街的亡靈那樣逼真的虛擬實境就行了,而事實上,虛擬實境的潛力遠不只如此。

當人們運用虛擬實境的時間愈來愈長,最終所有的經濟活動都會移轉到虛擬世界中發生。而在這樣的虛擬世界裡,所有不可能的事情突然都變成可能。

例如,一個人將可以任意決定自己的外表。而在這樣的一個虛擬世界裡,即使在路上看見像是某種性別的人也完全無法確定這路人的性別。即使看見一對情侶,也無法確知他們到底是哪種配對。如此一來,性別的刻板印象與偏見,終究可以被抹除了吧。

即使一開始無法被真正抹除,但只要社會上某種情境裡某種性別外表的人佔有優勢,就自然會有愈來愈多的人決定在這種情境裡讓自己也變成這種性別的外表。而在供給上升,需求不變的情況下,這種外表在這種情境的優勢就會自然下降。也就是說,就在每個人都自私自利的決定自己在各種情境下外表的同時,一雙看不見的手就會將世界導向性別平等的境地,這是不是很美好呢?

此外,也不再擔心會因為穿著曝露而被攻擊了,因為大可設定成只有朋友和自己才能看到自己美美的樣子,其他人都看到普普的樣子。實際上不只如此,還可以進行更為巧妙的控制。因為在虛擬世界裡,只有感知到的真實才是真實,所以一個人不只可以調整外表,還可以調整自己的感知來改變自己看到的世界。沒錯,何必為了那些攻擊人的無聊人士改變自己外表呢,直接設定不要讓這些人進入自己的感知,這樣他們就攻擊不到你了。

覺得自己周遭都是異性,感覺很不自在?那就設定成在自己的眼裡,旁人都變成親切的同性就好。覺得自己周遭都是同性很無聊?那就設定成在自己的眼裡,旁人都變成異性即可。害怕騷擾,那就設定別人無法真正的碰觸到你,而會穿越。覺得閃光太閃會瞎眼?那就設定成一看到閃光就自動把他們變透明即可。

希望早日幻夢成真嗎?趕緊購買 HTC ViveOculus 以及 Google Daydream VR 平台的各種裝置吧!記得催眠自己,這絕對不只是想玩遊戲,而是為了早日達成崇高的性別平等目標呢。

放大絕

好吧,其實我都還沒放大絕呢。事實上,只要透過基因修改,把性別抹除,自然就沒有性別平等的問題拉!(大誤)不過老實說這實在太不可能被接受了。相對之下,越來越真實的虛擬實境因為商機龐大,我們幾乎不可能不一步步的接近百分之百擬真的虛擬實境呢。

究竟這樣性別平等的世界有一天會不會到來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現在先趕快去玩 VR 吧。白日夢特輯,下次再見。

廣告

女生讀資工

working

寫程式成了熱門顯學

在台灣的程式社群裡有個注目的新聞:〈讓女生也可以快樂寫程式!專訪 Rails Girls 主辦團隊〉。介紹了「Rails Girls Taipei」工作坊,瞄準女性學員,讓大家聚在一起,學習寫程式。為什麼說令人注目呢?因為報名踴躍的程度簡直超乎想像,好多女孩想學習程式,門票每每一搶而空,這樣的盛況是前所未見的。

實際上,並非只有 Rails Girls 專美於前,台灣還有像是 PyLadiesDjango GirlsJS GirlsWoFOSSTaipei Women in Technology 等等各種多樣化的社群。

刻板印象

確實,一般人聽到資工系好像總會覺得是男生在行的科系。但這是真的嗎?實際上,很久很久以前,「程式設計是女人的行業」,而早年的時候,女生讀資工的比率也是「節節上升」的。而且很久以前看過學姐轉貼一份簡報,大意是說從數理能力的統計來看,就讀電腦科學的男女比例應該要接近 1:1 才對,但是現今的情形卻非如此,男性走資工路線的比例高於女生。女生讀資訊工程系的比例並沒有達到預期。

不僅如此,最近更有新的研究指出在世界各國,其實女孩的平均數學與科學表現是超越男孩的:〈Study: Girls outperform boys in math and science all over the world〉

當然每個人對這議題的看法不同,也能提出各種不同解釋,而當時我提到,感覺在我的觀察裡,就讀交大資工的女孩雖然不多,可是各班前幾名的「書卷獎」性別比卻幾乎是 1:1,所以說單純以成績來看,女性的能力其實不錯。真的嗎?這樣的印象是對的嗎?

交大資工的小分析

最近突然想驗證一下自己的印象是否正確,於是花了點時間比較交大教務處註冊組男女註冊人數、和交大資工系上的書卷名單,以及通訊錄,試算了一下本屆大一到大三男女書卷佔其註冊人數的比率,結果發現確實愈到後期男女書卷人數愈接近,而由於女性總數較少,所以用相對各性別人數比率來看,女生成績高的比例確實是較高的。

98級男女書卷比

為何愈到後期愈多女孩得到書卷獎呢?這個現象似乎不只在本屆發生,稍微觀察一下學弟妹的資料似乎也發現大一上的書卷幾乎是由男孩包辦,而女孩則慢慢冒出頭。不過因為時間關係,我就不做深入分析了。

我將最近幾屆的大三男女書卷比例也做了一張表出來,感覺上似乎沒有什麼明顯的趨勢改變。不過倒是還可以看到男性在大三下一致出現書卷人數減少的現象,尤其在98下學期,女孩和男孩的書卷人數比突然變成 8:2,再加上總體人數的差異,比例更加懸殊。

歷年男女書卷比

好吧,這告訴我們什麼呢?似乎沒有那麼肯定的答案,畢竟大學生修課情形有太多變數,且男女比例太過懸殊,這樣的計算不見得有什麼代表性,但至少驗證了我的印象確實不錯。而值得思考的現象是,到底為何會一致出現愈到後期女性表現愈好的情形呢?

假設我們認為資工多屬男性的現象並非能力的差別,而是社會風氣的影響,那麼我們應該要看到在一個對兩性工作期待愈平等的社會裡,資工性別比應該會愈趨於 1,那麼最近幾年的交大新生入學比例是否會呈現這種現象呢?

交大資工歷年新生女男比

做了這樣統計我才驚覺 101 年的新生中女性竟有 51 個人,比例增加了這麼多。只可惜 102 年比例又下降了。但整體而言似乎還是有上升的現象。這究竟是長期趨勢還是一時的變動呢?或許值得觀察。

他山之石

無法得到詳細資料而僅用書卷名單來估計,不可避免的會有所限制。然而這世界上是否有人做過類似的研究呢?稍微搜尋了一下,所得的資源相當少,或許是因為這種性別研究不夠「政治正確」吧?或者單純只是沒有人特別想做資工這領域的統計。

然而我確實找到了一篇《计算机专业大学生学业成绩性别差异研究》,這份報告裡分析了 470 位大學生的成績。結果他的結論竟恰好跟我的觀察有相當高的相似性:女性在資工課程平均表現較好,且到了三年級差距顯著提昇。(然而在此報告中大四時差距就迅速減小,當然他也提了可能的原因。)

這就神秘了,如果女性表現果真不錯。那麼造成相對較少女生選擇讀資訊工程的真正理由究竟為何呢?

未來展望

藩籬或許真能在男女漸漸平等的社會中逐漸打破。〈Tech shift: More women in computer science classes〉一文指出了 UC Berkeley 在 2014 年第一次看到選讀電腦科學課程的女孩比男孩多。而在職場上,〈There is no gender gap in tech salaries〉也指出了工程師的薪水並沒有男女差別。而 Rails Girls Taipei 的盛況也展現出台灣的熱情與活力。

希望有天,在台灣也能見到同樣多的男孩和女孩選讀資工,和成為電腦工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