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軌跡

clock

回首

有一年回到鄉下拜訪親戚時,許久不見的親戚疑問道:「這次怎麼沒有帶著書看啦?」我笑著不答,但心中卻也暗自感概,或許真的是老了吧。遙記當年,還會邊搭捷運邊看教科書、走在路上聽空英,這樣的光景早已不復存在。

回想起高中時就得了偏執的想盡可能運用時間的病,而或許是在高中到大學的交界,更開始有了紀錄每天行事的習慣。因為有了時間紀錄,就能跟自己計畫想完成的事情互相比較,進而發現有做或沒做的時間損益,好提醒未來在有空時應該要做哪些事。

記得一開始還是用著厚重的筆記本,但在大一時發現了 Project Hamster 這個好用的時間紀錄軟體,就開始用它來紀錄所有的時間軌跡了。後來因為參加某個比賽得到一台小筆電的關係,也常常想要同步比電和桌機上的資料庫,只是程式本身沒有太好的支援,只好用 Ubuntu One 指定檔案路徑的功能來同步。同時也開始用起 Workrave 軟體,每用電腦數十分就提醒自己要休息,好延遲進入眼睛極限的速度。

Unity

原本用的好好的,可是在 2011 發生了意料外的事件:Ubuntu 把桌面環境換成了 Unity。這個看似無關的事件,卻造成不少奇怪的影響。

自從桌面環境更換以後,Workrave 的提醒功能似乎變得比較微弱,以至於很容易忘了要乖乖照著休息。增強了進入眼睛極限的可能性。相較之下 Mac 上的 Time Out 就比較沒有這種問題。只可惜自己不夠潮,還是比較習慣用 Ubuntu。

此外,因為 Project Hamster 後來作者似乎漸漸淡出開發,以至於它對 Unity 的支援一直不太好,相較之前來說,計時變得很不方便。最終導致後來我嘗試改換軟體,以及最後無意間的資料遺失。

鐘聲

離開交大後是掌控力下降的開始。甚至只是剛一離開就意外發現自己對時間的掌握瞬間降低了一些。雖然可能是變老的關係,不過後來總忍不住覺得可能跟鐘聲有關。由於交大很小,幾乎不管待在哪裡,都可以聽見鐘聲。於是時間就很自然的切成一塊塊。相對而言,台大很多地方是聽不清楚鐘聲的。於是更可能一不小心度過了太長的時間,或者是一直看手機時鐘,結果不小心開始滑來滑去,時間就過了。

除此之外,大病之後容易感冒的狀態,常常讓自己忍不住想逛網路無所事事消耗處於病中精神力不佳的時間,然而一養成這種習慣,即使是不生病時也受到影響。最後當然是買了智慧型手機,雖然在國外時大有幫助,但也提高了讓自己分心滑來滑去的機率。病徵簡直是同《The Shallows》所述。

因為有了智慧型手機,所以想找個可以用手機計時再同步到電腦上的服務,找著找著,最後找到了 Toggl。雖然記起時間來不如 Project Hamster 的方便,可是因為可以同步,所以也就慢慢換過去了。

toggl-logo-light-withbackground

因為 Project Hamster 的檔案存放在奇怪的地方,所以重灌時很容易也就忘了。只剩下存在 Ubuntu One 上的檔案。2014 年,恰好 Ubuntu One 檔案分享功能也關閉了,當時不知為何似乎沒有把我存在上面的 Hamster 時間資料備份下來。或許是因為當時還不懂得大數據分析技術,以至於覺得記了這麼多年也沒有真的拿來分析什麼,所以用處不大吧。就這樣,多年的時間紀錄大概是消逝了。或者是藏在哪台電腦的哪個角落呢?

現在老了以後,才發現留下的紀錄其實重要的不是有不有用,而是一種紀念價值。想到大學四年的時間紀錄消逝了,實在有點失落感。

再回來

隨著手機讓人分心的能力愈來愈高,漸漸的也不想再用手機來計時了,寧可用紙寫,再抄到電腦裡,這樣的話 Toggl 也就沒必要了。同時,又發現 Project Hamster 好像又有動起來的跡象,就忍不住寫了個程式,把 Toggl 的匯出檔再轉進了 Project Hamster。當時要是也有寫轉換程式,或許多年的紀錄就不會消失了。

2014 年,因為不同國家時區的關係,時間分佈特別的奇怪。看著這樣過去的紀錄,突然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time

停滯

一年前看的 CS231n 到現在還沒看完;一開始看《Scala for the Impatient》還能每天練習一些,後來就停頓了;最近在看《Reinforcement Learning: An Introduction》,也是進度緩慢;安排想寫程式,卻總是一日拖過一日;忍不住就會滑來滑去;幾乎也很少會在通勤時孜孜矻矻的看書了。感覺控制力每況愈下。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今年看書的數量似乎有所改善:

reading

但真的是改善嗎?或許真正的事實是,因為用著電腦的時間愈來愈無法有生產力,於是閱讀變成一種逃避。因為只有看著書,或是用著像 Kindle 這種無法做閱讀以外事的機器時,才能勉強維持自我的控制力。所以愈來愈不想打開電腦。可是,又有好多事如果不用電腦好像就無法完成了。

一天過一天,只想休息的感覺愈來愈強大,再也沒辦法像過去一樣透過協調各種追求的比例與間隔來達成充分運用每一天的目標了。

如果繼續困於此地,整天耍廢,或許就什麼也完成不了,也去不到想去的地方吧。想念,當年那樣可以自在追尋的年輕心靈。總之還是先照《The Willpower Instinct》說的多多運動和冥想再說吧,不過即使是要達成這目標也好難呢。

廣告

機運

dice

幸運

Luck plays a large role in every story of success; it is almost always easy to identify a small change in the story that would have turned a remarkable achievement into a mediocre outcome.
《Thinking, Fast and Slow》

記得很小很小的時候總覺得自己幸運莫名,買乖乖之類的零食吃時,還曾幾次不小心中了活動抽獎的二三獎。以至於家人後來要抽獎時還偶爾會故意讓我來抽呢。只是小時了了,大未必佳。後來就不再中過什麼大獎了。回想起來,應該是因為當時那種零食實在太過冷門,所以根本沒人會去參加抽獎,才能有幸中獎吧。

隨著求學的路上遇上不少挫折,再也不敢心存僥倖。只想一步一腳印,努力提昇自己。隨著歲月的增長,好像真的有種愈來愈好的感覺。也就漸漸信仰上了只要努力就能更好的夢。

只是夢,終究只是夢。人們總是太過自信,硬從過往的歷史搜尋不存在的意義。這樣的提醒,在成長路上到處讀來的書裡幾乎是一再出現的主題。從《我們真的有自由意志嗎?》提到的解譯器幻象,到《A Random Walk Down Wall Street》所述說的猴子基金經理人,再來到《Thinking, Fast and Slow》明白的提醒。

也許不願意承認,可機運實在佔了故事裡太大的部份了。

努力

很久很久以前,我覺得應該要想出一個說法說明為何就算機運如此重要,努力還是有意義的。就像我想要給出每個時期的我之所以選擇努力的各種理由一樣。但是為何一定要有個理由呢?好像開始明白,就算一切都將是無意義的。我還是會選擇這樣的前進方式。
《再談努力這件事》

一旦發現機運所佔的龐大影響,第一個直覺彷彿就是不再想努力了,畢竟努力也沒什麼影響。當然,一個簡單而且實際上當然也滿真實的的回答是努力和機運都很重要:畢竟就算抽到樂透,如果懶惰到不想領獎好像也沒用。

只是仔細思考,其實過著努力的生活,背後的因素或許不完全是為了成功,而是各種複雜的想法匯集而成的結果。或許單純只是努力所得到的成就感與控制感,就足以讓人前進了。

到頭來,好像真的只是一種生活方式的選擇。

就好像,雖然我求學時代時常花時間練習寫程式和研讀,看起來彷彿是真的為了未來而辛苦努力。然而實際上之所以可以做到這地步,完全只是因為這樣做很有成就感。相反的,透過參與社群,不斷增加弱連結,藉此得知更多職缺,進而強化自己在職場上的議價能力。這種事情聽起來實在是對未來很有幫助也值得努力的方向,然而因為對與人交往實在提不起勁,此時就懶惰的不想去執行了。這樣難道真的能宣稱自己很努力嗎?

先天

先天還是後天重要?這樣的詢問同樣一直有個標準解答,就是同樣重要。畢竟,即使有超人般的先天智商,只要一個斧頭砍下腦部就變成無法思考的無生物了。相反的,如果天生是植物中無法思考的類別,即使經過後天培養,終究無法得到思考的能力。

只是相對而言,感情上總是無法喜好先天的能力,總覺得他是不公平的來源。信仰努力到了一定程度,就會迷戀努力突破先天限制的故事。於是,真正的烏托邦或許能在消除一切基因差異而到來。

然而,一旦體會到機運扮演的巨大角色,就不得不懷疑,一旦我們把先天差異全數消除,所剩下的,我們以為是選擇的東西,會不會其實只是巨大的隨機以及機運?是的,當失去了先天能力限制時,決定我們未來的會不會完全就只剩像是《Outliers: The Story of Success》裡提到的出生月份這種無意義的隨機呢?

以人為個體來觀察,彷彿每個人都沒有選擇的,隨機的抽取了許多基因。然而如果像《The Selfish Gene》說的一樣,把基因本身當成主角來看,一切就不再隨機了。每個基因都利用大量的個體,穿越數千年的歲月。以大數法則的能力突破任何單一機運的限制,最後才匯聚於此。怎麼會是沒有意義呢?

每個辯士、評審、工作人員經過不斷的努力提昇自己,最後在 NEAO 上匯聚一堂。這時候說 NEAO,作為我們的集合,沒有辦法選擇自己的成員,而這些成員都是 arbitrary 的。這種說法實在很沒有意義。因為 NEAO 正是所有成員意志的集合體。同樣的道理,每個基因也是經過上億年的努力、對抗天擇並存續下來不斷傳承,最後才集合到一個個體身上的,每個人都是這上億年意志的合體,怎麼會是 arbitrary?
〈NEAO 2014 在台灣〉

事隔多年,後來又在讀《Genome》看到相同的論述,不禁倍感親切:

Freedom is the ability to stand up and transcend the limitations of the environment. That capacity is something that natural selection has placed in us, because it’s adaptive… If you’re going to be pushed around, would you rather be pushed around by your environment, which is not you, or by your genes, which in some sense is who you are.
《Genome》

這樣想的話,或許不斷傳承的基因才是唯一能突破機運的事物。只是,身為人類,怎麼可能把基因當成主角呢?

重要的一直都是個體。

就像當有人提出某些群體平均而言與另外一個群體有所差異時,我們的第一反應總是提出個體的反例來反駁。

仔細想想,即使是某種性別的身高平均比另外一種性別高或矮這種比較沒有爭議的差異,都可以每天在路上看到大量的反例了。雖然悲觀想或許是不論提出多少反例都無法否認有意義的平均的差異可能存在。但反過來想或許就變成即使平均差異真正存在,它對於個體而言也不代表任何意義,因為每個人的存在都相當可能是個反例。而決定我們人生方向的實際上就是這些只有一次,每次不同的機運。

用努力突破先天限制與環境的機運;用傳承千年的意志突破環境的機運;用機運突破千年的限制。各種立場彷彿都說的通呢!

「你需要聽到的話」

→ shaform: 其實結論就是,對需要努力的人說,努力就對了! 09/07 23:12
→ shaform: 對努力太多鑽牛角尖的人說:運氣很重要 09/07 23:12
→ shaform: 自己成功的人,如果被問起就說:實在是極其幸運 09/07 23:13
→ shaform: 感謝的人太多,就感謝天吧 09/07 23:13
→ shaform: 這樣就面面俱到了 =w=b 09/07 23:13

Re: [北美] 想到美工作應考慮哪些問題

回想小時候,因為感覺自己了解的不足,以及世界知識的不確定性。總是習慣用「可能」、「大概」之類的不確定語氣來發言。尤其在看了《蘇菲的世界》之後更加懷疑一切。

然而長大了以後,所行所言不再像小時那般純粹,開始理解每件事的背後通常都有動機,都有想達成的事。當別人以確定的語氣述說一件事時,其實根本也不代表他真心相信這件事。同樣的道理,如果自己想要達成特定的目的時,也學會了用確定的語氣來完成。

或許什麼樣的立場才是真實真的難以確定,但是該為了達成什麼樣的目的而採取什麼樣的立場似乎就不是那麼難理清了。所以,就讓所有的矛盾繼續存於我心吧。

當想要鼓勵自己或朋友向前時,就該相信努力的力量。不見得是因為我相信這樣真的有很大的效果,而是因為我想得到向上前進的意義感。當我們哭泣責備自己努力是否不夠以至於無法達成時,就說運氣也很重要,只因為我們想得到安慰的力量。而如果極其有幸能在某些事物上成功時,一旦被問起,一定要說這一切都太過幸運。除了因為這很可能是真正的事實外,同時也是避免不小心責備別人不夠努力,打碎了許多玻璃心。而如果要進行社會改革時,一定要強調環境的力量。

然後,當我一再回頭看走過的道路時,依舊會像 Steve Jobs 說的那樣 connect the dots,編造每件事的意義。不見得是因為我真的相信這種一廂情願的故事,而是因為這是我唯一擁有創造或改寫自己人生意義權力的時刻。所以,何樂何不為呢?

讓我們為自己寫下一篇又一篇一廂情願的人生故事吧。

性別科技

love

挖東牆補西牆終究無法到達我們想去的地方,唯有原地解決每一個不平等,才能真正達成性別平等的願望。

久違的白日夢特輯第四集!!在「自動炒菜機」「國狗年金、全狗健保」的奇想後,這次我們將以創新科技解決最爭議難解的性別平等問題。

平時在討論性別平等議題時,最弔詭的死胡同就在於:追求其中一種性別在某項事物上要得到更平等的權利時,就會有人提到此一性別在另一個議題上已經擁有優勢,又或者是因為另一性別有其他劣勢,因此在這項事物上不該擴權。一旦接受這樣的觀點,不管要討論哪個性別的平等都會落入互相制衡的情況而無法前進。

尤其,許多議題由於生理的限制,幾乎不像有平等的可能,以至於許多人認為必須要在其他地方得到補償。但每個人對補償多少的定義難以有共識,就造成同樣追求性別平等的不同性別,反而開始針鋒相對了。

但真的不可能在所有事物上都完全平等嗎?讓我們看看科技的力量是否能突破極限吧。

租屋限定性別的窘境

正如〈生活中的性別議題〉一文所提到,租屋限定性別的其中一個可能原因是:在刻板印象裡,某些種類的性別似乎「比較髒、比較不愛惜房間」。像這樣廣泛的歸類,難免會有遺珠之憾。就像雖然科學可能證明了某種性別的人平均比另外一種性別的人高,每天出門還是會有近 100% 的機率至少看到一個反例一樣。

如何能夠跳脫平均,看見個體呢?其中一種可能性是由第三方機構設置一些觀察用的租屋處。裡頭可以用各種偵測器每天紀錄地板的乾淨程度、房屋損壞程度等等,搭上 Internet of Things 的風潮!然後每個人住個一年之類,就可以頒發證書,證明自己的乾淨等級。這麼一來,屋主就可以限定乾淨等級,而不是限定性別來租房子了。

什麼,這樣好像也是歧視無法花時間打掃的人,或者沒錢去認證的人?等等,一個一個來,這篇文章只處理性別歧視的問題,資產歧視或者世界和平之類的就下次再說吧。

所以讓我們用一個可能毀滅世界的方法來解決租屋問題的第二個可能性吧:某種性別是「潛在的加害者」這種思維,怎麼解決呢?

旅行的危險

友人提到,總覺得某性別的人真好,旅行時比較不用擔心各種搶劫和人身安全。也不用忍受鄉民的酸言酸語。

我說,要是有百分之百擬真的虛擬實境,然後去虛擬世界旅行就不會有安全問題拉。

友人說:「可是我還是喜歡到真的地方旅行耶~」

第二個友人說:「可是我覺得這樣旅行就沒有那麼有成就感了。我覺得就是因為有危險的存在,然後克服了,才因此感到開心。如果完全沒有危險就沒有樂趣了啊。」

第三個友人說:「一點也不想要那樣的世界。」

雖然我還是覺得虛擬實境很有潛力,不過既然市場反應不好,那就來想想在真實世界裡如何在安全性上達成性別平等吧。

一般會覺得某些性別可能因為生理上較為弱小,所以在危機發生時比較容易受到傷害。為了弭平這種差異,其中一種可能性是讓所有的人都擁有超越生理限制的破壞力,互相制衡,這樣就沒問題了。例如像是人人擁槍自重之類。

然而這沒有考慮到,就算擁有槍,也不見得有意願真的射擊。況且要每個人自行承擔傷害別人的心理作用,以及誤判的風險,未免也太不公平了吧。

要解決這種問題,我們可以讓警察設計某種保護型機器人,害怕的民眾可以跟警察租用。然後在危機發生時,保護機器人會自動自發擊斃攻擊者,完全不須讓受害者自行拿出傷害別人的意願與勇氣,全自動擊發!!如此一來不管受害者心理與生理素質如何,效果都是一樣的。

此外,這種機器人如果誤擊傷人,完全是政府的錯,跟受害者無關。然後這機器人當然不能連上網路把資訊傳給政府,不然使用者會有被監視的感覺,就不敢租用了。

當然,如果政府因此得到控制全民生命安全的能力,突然變成極權政府就慘惹。此外如果駭客入侵機器人可能就變大屠殺。為了避免這種情形或許可以把槍換成科南的麻醉針之類。

保護者

沒有錯,由於某些性別生理上似乎比較強大的緣故,某些需要保護人的職業,像是外勤的警察,似乎就被某些性別所佔據。除此之外,如果國家發生重大危難,似乎某些性別也被預期要承擔主要的責任護國。這樣的責任與權力究竟要如何消除呢?

方法之一果然還是創造出超越任何性別的生理能力所能達到的破壞力的保護者,例如像是「自己行動的軍用機器人」。或者至少是可以「人工控制的大型機器人」之類。如此一來生理限制就不復存在。甚至說不定根本不需要人,一不小心就可以毀滅世界了呢!

各式各樣的職業

常常可以聽到某些人努力的希望讓特定的職業能夠更加性別平衡,這些人談論這些特定職業當中的歧視以及某些性別在其中的辛苦。然而,實際上除了這個職業本身的性質,整個就業職場的市場環境也很重要。實際上只要存在任何一個性別不平衡的職業,那麼其對市場所造成的不平衡就非得由另外一個職業來反向彌補。而且,不平衡是如此容易發生。因此,如果要真正達成某個職業性別平衡的目標,實際上是要偏執的不斷讓所有可能的職業都達成性別平衡才行。

所以就讓我們探討數個工作如何可以達到性別平衡吧!

建築工人

又是個乍看之下有生理限制的職業,要如何突破現況呢?其中一種方法是利用所謂的「Exoskeleton」來得到超越任何性別正常生理的力量。不過老實說,就算這樣,感覺還是會有各種文化因素造成建築工人的性別失衡。而文化因素實在不是科技所能處理的。

不過沒關係,因為還有另外一種方法。那就是用「建築機器人」完全的把建築工人這個職業取代掉,自然就沒有性別失衡的問題了,不錯吧。什麼?你說你有預感這主題最後都會如何發展了?別,別爆雷阿 TAT

計程車駕駛以及送貨員

相較之下駕駛彷彿沒有什麼先天限制造成性別失衡,當然送貨員或許也可以用 Exoskeleton 來強化搬貨能力。但在 〈The imbalance between male and female cab drivers〉一文中提到,或許安全性依然是個主因。

假設在計程車上安裝自動擊殺犯罪者的裝置,雖然或許較安全,但乘客搞不好不能接受。這到底怎麼辦才好呢。幸好,自動駕駛車的技術愈來愈成熟,也有人想用無人機自動送貨。或許以後也就不再存在這兩個性別失衡的職業了,問題解決!

這還能順便解決另外一個常見的性別歧視,由於自動駕駛如此安全,最後不分性別的,所有人可能都不再開車了。再也不會有某些人老是以為特定的性別駕駛技術不好了,因為根本找不到任何開車的人。

大絕招

其他像是整天找 bug 的工程師搞不好也能改用自動找 bug 的程式取代,護理師說不定也有有趣的機器人幫忙。更精確的手術機器人也正在發展中

沒有錯,已經有媒體樂觀的指出,大部分性別失衡的職業最後都會被機器取代,如此一來,這些被解放出來的特定性別,就會像過去的歷史一樣,不得不加入性別反向失衡的職業,最終使得所有職業都更加平衡。

傳承下一代

在所有難以辯論的先天限制裡,或許傳承下一代是當中最難解決的一個。而這正巧也是科技最能著墨的地方。只要有一天,做出了「體外人造子宮」,所有的性別就不再需要自行生子了。並且由於不再有未來有一天需要生子的期待,自然也可以更加激進的將每月的週期強行中止,免除它帶來的所有不便,終能打破最難分難解的議題。

除了單純的免除生理不便外,體外子宮還有更大的意義。他將除去因為十月懷胎所帶來的神聖連結。重新定義不同性別和子代之間的相關性,使得對顧家的期待變得更加平衡。

除此之外,只要有人造子宮,再加上將任何性別的細胞轉成精卵的技術,則生育市場將不再由特定的性別組合所獨占。總算,任何性別的結合都在傳承上擁有相同權利的大平等時代得以到來。同時再也不會看到有人為了傳承而在無愛的情況下結婚了,因為如果只是要傳承,只要買個體外子宮就好了。

實際上,許多的不平衡幾乎都是源自於戀愛婚姻市場的存在。許許多多的人為了 True Love 以外的原因而想要結合,這樣的強烈需求,破壞了市場的平衡。因為一旦讓自己進入市場,就不得不讓自己受到供給方的要求所控制。而供給方對伴侶的期待,多半可用個人選擇來解釋,因此無法強烈要求他們改變自己的口味。而為了成功在這不平等的市場裡生存,不同性別就有了完全不同的人生規劃。

因此,要達成真正的平衡。非得將所有 True Love 以外的需求因素都消滅,讓所有的關係都只因為 True Love 而存在,大幅降低所有人必須進入一段關係的壓力與想望才行。(等等,你確定這樣人類不會滅絕嗎 T^T)

就如職場上的平等舒緩了某些性別原本需要從另外的性別得到經濟支持的壓力,將傳承下一代的能力從特定性別中解放出來也能舒緩某些性別為了傳承而必須結合的壓力。除此之外,像是自動掃地機器人自動炒菜機自動折衣機,以及其他各種家事機器的發明,也降低了任一性別需要其他人幫忙家務的壓力。如果你只是想和同儕炫耀,虛假的伴侶也可滿足需求。如果你有大人的需求,也完全可以想像未來有哪些科技可以低成本低風險的滿足一切。

最終,一切只剩下 True Love,假設除了愛以外沒有任何欲求,自然可以慢慢等待真正懂你的人,而不須著急的迎合戀愛市場。

物化

為了替這篇文章真正的最終解決方案拉開序幕,讓我們來談談物化的問題吧。平時在一些展場,經常的會看見一些跟產品本身無關的人,展示自己的身體。每每引發物化疑慮。

要如何避免物化現象,同時又能滿足企業主最初的想望:「增加銷售率」呢?

實際上,根本沒有證據顯示某些性別的展示是能達到最高銷售率的良方。最好的方法其實應該利用虛擬合成的技術,任意合成出某種不見得是人類的銷售員影像。

由於是虛擬合成,成本低廉,而且可以任意實驗任何的形象,因此可以平行的跑各種不同形象的實驗,不斷調整合成的形象,最終找到最能提高銷售率的形象。而這個最後調出來的形象由於根本不是人,自然就不會有物化的問題了。

當然,萬一這個銷售率最高的形象恰好跟某種性別很像那就麻煩了。幸好,每個人的口味不同。所以就算整體而言有個形象最好,但這個形象不見得對所有顧客都有用。因此,只要產生個人化的形象,讓每個人看到的展場展示員都擁有不同高矮胖瘦種族與物種,就不會有特別物化某種類型的物種的問題了。

事實上這樣的技術已經慢慢開始發展,例如像是有人運用在自動產生服裝模特兒照片上。雖然一開始用的還是從真人而來的形象,但最終一定能任意合成任意的生物形象的。

何必限制於展示員呢?就像著名的虛擬歌手引發的感動一樣,或許未來所有的電影、連續劇和演唱會都可以用虛擬的方式任意合成影像與聲音,一開始也許大家看見的還是相同的形象,但最終我們將會達成完全的個人化:每個人看同一部電影,裡頭的演員都將擁有完全不同的種族、性別、姿態與服裝。

這意味著再也不會有共通制霸的風潮與流行了,真正多元尊重的時代將會到來,也不再有單一體態變成人人都要追求的標準,這樣的世界將徹底降低青少年們對自己體態的自卑。

虛擬實境

問題在於,如何能在實體展場與演唱會裡,讓每個人都看到不同的展示員呢?這當然可以的,只要得到像刀劍神域、1/2王子、貝克街的亡靈那樣逼真的虛擬實境就行了,而事實上,虛擬實境的潛力遠不只如此。

當人們運用虛擬實境的時間愈來愈長,最終所有的經濟活動都會移轉到虛擬世界中發生。而在這樣的虛擬世界裡,所有不可能的事情突然都變成可能。

例如,一個人將可以任意決定自己的外表。而在這樣的一個虛擬世界裡,即使在路上看見像是某種性別的人也完全無法確定這路人的性別。即使看見一對情侶,也無法確知他們到底是哪種配對。如此一來,性別的刻板印象與偏見,終究可以被抹除了吧。

即使一開始無法被真正抹除,但只要社會上某種情境裡某種性別外表的人佔有優勢,就自然會有愈來愈多的人決定在這種情境裡讓自己也變成這種性別的外表。而在供給上升,需求不變的情況下,這種外表在這種情境的優勢就會自然下降。也就是說,就在每個人都自私自利的決定自己在各種情境下外表的同時,一雙看不見的手就會將世界導向性別平等的境地,這是不是很美好呢?

此外,也不再擔心會因為穿著曝露而被攻擊了,因為大可設定成只有朋友和自己才能看到自己美美的樣子,其他人都看到普普的樣子。實際上不只如此,還可以進行更為巧妙的控制。因為在虛擬世界裡,只有感知到的真實才是真實,所以一個人不只可以調整外表,還可以調整自己的感知來改變自己看到的世界。沒錯,何必為了那些攻擊人的無聊人士改變自己外表呢,直接設定不要讓這些人進入自己的感知,這樣他們就攻擊不到你了。

覺得自己周遭都是異性,感覺很不自在?那就設定成在自己的眼裡,旁人都變成親切的同性就好。覺得自己周遭都是同性很無聊?那就設定成在自己的眼裡,旁人都變成異性即可。害怕騷擾,那就設定別人無法真正的碰觸到你,而會穿越。覺得閃光太閃會瞎眼?那就設定成一看到閃光就自動把他們變透明即可。

希望早日幻夢成真嗎?趕緊購買 HTC ViveOculus 以及 Google Daydream VR 平台的各種裝置吧!記得催眠自己,這絕對不只是想玩遊戲,而是為了早日達成崇高的性別平等目標呢。

放大絕

好吧,其實我都還沒放大絕呢。事實上,只要透過基因修改,把性別抹除,自然就沒有性別平等的問題拉!(大誤)不過老實說這實在太不可能被接受了。相對之下,越來越真實的虛擬實境因為商機龐大,我們幾乎不可能不一步步的接近百分之百擬真的虛擬實境呢。

究竟這樣性別平等的世界有一天會不會到來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現在先趕快去玩 VR 吧。白日夢特輯,下次再見。

天命

「小時候觀察著附近的大人時會想,似乎很多人都在工作後停滯於一地,那麼如果一輩子都想辦法讓自己前進,每天都進步一點點,就算走得多慢,一定也會有很了不起的成就吧。」

「最近似乎有點體會,為什麼明明只要不斷堅持,任何人都可以走向那條道路,可是實際上走的人卻如此之少。」(也是因為這樣,所以走快就不關鍵了,重要的是走得遠。)

「因為太累了,就像我們此刻時常感覺到的想逃離的心思,一輩子都承受著這種壓力,並且不斷向前實在太累了。我們真的想這麼做嗎?」

「我覺得我可能不會耶。我也相信一輩子都有目標的人,絕對會達到了不起的成就的。可是我只是希望能有一個美好的家,然後也能讓小孩子接觸到廣闊事物,能有不錯的發展。」

「創造宇宙間繼起之生命!」 =)

「哈哈哈。其實如果沒有小孩也有沒有小孩的好處啦,兩個人在一起也很棒阿!」

「就像兩個人有兩個人的好處,一個人也有一個人的好處?」

QAQ

— 與友人的對談

milky-way

記憶的測量有三種方法:

  1. 回憶法: 背誦
  2. 再認法: 選擇題
  3. 再學習法: 再學一次看看有沒有比較快

一個心理學家用自己的小孩當實驗,從小教她背一段很長的文章。她發現小孩忘的很快,背的東西一下就無法背誦出來,但或許還擁有一些記憶,用選擇題可以發現證據的存在。只是過了幾年,連再認法都無法測量了,此時她便再讓她背一次。

週而復始,小孩總是忘記。但每一次重背,都愈來愈快了。到了小孩成年時,雖然用回憶法和再認法都無法測量記憶的存在。但原本需要背好久的那段文,竟然只要看過幾遍就背起來了。

「如果我們不知道她過去的努力,此時的瞬間就背下文章的他,看起來不就像是個天才嗎?」

這故事的另一個啟示是,在學習的路上,沒有什麼是徒然無功的。

「你學過的東西絕不是忘記,只是想不起來而已。」

總會的,在某一時某一刻,曾經所學的事物會幫妳一把。也許是讓你靈光一閃的解決了某個問題,也許是讓你很快的學會某項東西。(並且讓自己為自己的「資質」沾沾自喜。)

其實你會發現,那些彷彿學的很快的人並不見得都是比較聰明。更可能的是,他們早已累積了大量的背景知識,以至於可以將相關東西互相連結起來,得到更深的理解、更好的記憶。

還記得高中的時候,曾經從圖書館借了一本演算法的書:《Foundations of Algorithms Using C++ Pseudocode》。那時才剛是我試圖閱讀英文專業書的起始,一邊看,一邊查著字典,速度很慢,而且真正看懂的東西其實很少。高三時,買了《Algorithm Design》反覆看了數遍,Network Flow 的地方一直是難以理解。升大學的暑假嘗試做那本書的習題,大概做了一兩章吧,就放棄了。大二那年,開始上演算法,也看了《Introduction to Algorithms》,一直到這時候才稍微看懂了 Network Flow 的演算法。

高中三年,剛開始接觸程式解題,現在翻出當年寫的 ACM code 還可以看到許多笨拙的痕跡,沒有縮排的程式碼,胡亂命名的變數,用一堆奇怪的判斷稿得很複雜。從一開始的笨拙,到最後連縮排、留空都習慣遵循一定的標準。

總是覺得覺得難的東西,只要累積足夠的時間與知識,總有一天會變簡單吧。

所以在課業上,我都喜歡從基礎打起,即使是實驗課,我也會廣收背景知識,像是數位電路實驗,我參考了以下這些書:

  • 《Verilog HDL》
  • 《Advanced Digital Design with the Verilog HDL》
  • 《Verilog HDL Synthesis, A Practical Primer》
  • 《FPGA Prototyping Using Verilog Examples》

微處理機,我也看了這些書:

  • 《The 8051/8052 Microcontroller》
  • 《The 8051 Microcontroller》
  • 《Embedded C》

練習的重要,更是不可迴避的,即使是分組寫出的程式,如果事前/事後有時間的話,我也喜歡重寫一次。

誠然,不是每個人都願意那麼認真唸書的,所以,要問自己,真正的夢想在哪裡呢?

年輕時,我會熱血的談人生該怎麼做,要做什麼。慢慢的,我發覺,有時侯人真的環境所限,不得不然。我不是指,這些熱血的方法不可行。事實上,客觀環境上,這些方法和想法是我認同的。也覺得是真的。問題是,每個人受到成長背景的限制,可能心智的程度不足以執行這些方法。賺大錢是最簡單的例子。

大部分人應該知道,想要賺錢,就應該去做生意,而不是打工。所謂生意,就是買進賣出。但,卻有人想透過當工程師達成賺大錢的目的。當工程師是在打工,就算你是自行創業,你還是在打工。為何? 因為你頭裡裝的是打工仔的大腦。希望透過付出勞力,做出東西,然後換錢。創業只是把利潤拉高一些,骨子裡依然是在打工。
〈所以,在開始努力之前。先認清你內心中所謂的成功是什麼?〉

「如果一直說某件事不是自己的天命,卻發現自己什麼事都不努力追求,那不過是不斷為自己找藉口罷了。為什麼不去做對自己而言真正有意義的事,而要不斷做著自己不想做的事。同時說這不是自己想做的事所以就不努力了??」

每一次,當我思緒來到這裡,我就會開始反問,難道人生一定要去追求些什麼,一定要找到自己的天命嗎?你不覺得很多人沒有找到自己的天命嗎?難道那些人就沒有價值了?為什麼一定要努力到這種地步才行呢?你真的相信每個人都有一個「天命」的存在嗎?

不知道呀不知道,不過至少,必須了解的是這是自己的選擇。就好像我知道我不會想付出失去自己的代價來變成一個有錢人(假設這麼一個變成有錢人的努力方法真的存在的話),所以我該時時提醒自己不要去忌妒有錢人。學著明白,這是我自己的選擇。

另一句話是這麼說的:一個人的性格決定他的際遇,所以如果你真的真心希望獲得些什麼,就算要丟棄原本的自己也是理所當然的代價。

但是我不要,我終究決定了要讓我的個性限制了我的際遇,所以你發現了,這真的是一個選擇。

一直以來我都希望選擇忠於自己,時至今日我仍不明白這樣的選擇是對的還是錯的。我也是一個困於過去歷史,而決定了自己方向的人。

PTT 教我的人生哲學

notebook-hero-workspace-minimal

用了PTT才發現很多很多有用的資源
而且很多非常熱心的板友十分樂於助人,提供寶貴的資訊。

我真的覺得PTT救了我,如果沒有PTT,我大概還是整天在玩手機/電腦的…吧。

〈[討論] 會不會覺得PTT救了自己?〉

新警察

記得初次在 PTT 上註冊帳號是在高中那懵懂的年紀,因為資訊社介紹了 BBS,所以就去看看。老實說已經忘記當時都在看哪些板了,只剩下一些模糊的回憶。

那時我生活的重心還在學測上,有一次想要尋找適合的參考書來複習,卻不知從何找起。於是便和大家一起聚在屬於高中生的 SENIORHIGH 板,以及當時很流行的深藍論壇,一邊閱讀前輩唸書的心得分享,一邊筆記被推薦的參考書,最後再到書局實際看看,買了自己挑選的參考書。

後來在選擇科系和學校時,也在板上搜尋了不少心得文,當時甚至有人特別比較台大和交大呢!或許因為這是我很早期開始看的板吧,以至於後來常常在此流連,甚至都上了研究所也偶爾會回去看看。

家裡有人升大學那年,因為即將離家,也打算要買一台新的電腦。就一起在 PC_Shopping 上看著大家開的菜單,才慢慢決定該買的零件。當年 AMD 和 Intel 的菜單還是互有支持者,如今卻已經一面倒了,真有時代興盛之感,不知何時才能看到重返農藥之日呢?之後每次想買總會來板上看看。偶而也會看到許多令人羨慕的菜單

千萬別這樣做…上次有人這樣…結果…

上了大學,校園裡的大小事總可以在 bs2 上找到,所以對 PTT 的使用倒是沒有顯著增加。不過那時也開始偶而會看一些奇怪的看板。像是充滿青春煩惱的 Boy-Girl 板、溫馨撒花的 WomenTalk 板,和八卦滿天的 Gossiping 板。

對八卦板的印象大概真的就是很八卦,有時甚至會有認識的人的八卦呢。不過因為資訊太繁雜,後來就沒有繼續看,只有看到別人轉貼特定文章時會進去。男女板雖然年輕時偶而看看,但年老後就沒有動力看了。倒是後來一直有斷斷續續的看撒花板,或許因為偶而會看到有興趣的生活小事吧。

記得曾經有次在撒花板推文了一個不起眼的連結,結果竟然在短時間內得到巨量的點擊。不禁對這舊時代的眼淚竟還擁有如此高人氣而感到驚訝。然而看了看人流分析,幾乎所有流量都來自手機。實在讓還在用 ssh terminal 連 PTT 的我感到一股歲月的滄桑。

pageviews

推文連結瞬間點擊人氣

隨著畢業的迫近,對於未來出社會要如何也慢慢開始緊張。那也是我開始會看起 Soft_Job 板、Tech_Job 板、CareerPlan 板的時刻。

偶爾能看到很有價值的心得,但也愈看愈覺職場冷暖,實在不知未來該如何是好。

這就是人蔘啊

2011 和 2013 年來到台北,對環境還不是很熟悉,所以開始看起 Nangang 板、HsinYi 板、Daan 板、sinica 板和 Taipei 板,想得知附近的大小事。

原本自己對牙齒的保健比較不在意,即使知道嘴裡有蛀牙,過了大半年的,也不會去看牙醫。可是那時吃了太多零食,加上附近好多牙醫,就上了 Doctor-Info 板和 teeth_salon 板研究了一下資訊,尋找適合的牙醫,整治了一下牙齒。才發現蛀的好嚴重啊,於是也拔了智齒。

我想大概是被板友心得說服吧,所以有了矯正牙齒的想法。仔細研究 teeth_salon 的各種心得後,終於選定了新竹一家診所,開始了矯正之路。記得當年也曾因為矯正痛到覺得就算一整年只完成了矯正這件事也是一種成就,現今看來還真是不成熟呢。

牙齒矯正完成之時,正是即將來到台北展開研究所生涯的時候,由於還得解決某個當初根管治療似乎沒做好的牙齒。又重新上 teeth_salon 經過各種搜尋,才選定一所診所,完成了根管治療,也做了假牙。

在那以後,就養成了努力刷牙用牙線,也每半年利用健保洗牙的習慣。這或許是矯正之旅學到的最重要小事。

或許是太沒有主見了,所以每次總要上 PTT 才知道要買些什麼。像是矯正後要用什麼牙刷也是先去 teeth_salon 看過,才定了下來。曾經想買除濕機也是在 DailyArticle 板和 Lifeismoney 板研究。想買 AP 前則不得不去 Broad_band 板看看。

想租屋則得去 Rent_ya 板、Rent_tao 板、Rent_apart 板、和Rent-exp 板看看。搬家時又去 MoveHouse 板。

若沒有 PTT,可能連決定都做不了了呢。

謝謝你9527

就像先前在 〈繁花落盡:紀念那荒唐歲月〉 提過的,有一天突然想更用心的準備未來的理財。是在那時接觸了 Bank_Service 板,仔細讀完各種開戶心得後,才戰戰兢兢的前往銀行,終於擁有完全自己開設的銀行帳戶。也是看了 creditcard 板才慢慢願意了解為何會有人想用信用卡。也曾在Foreign_Inv 板、Stock 板、Insurance 板、和 Fund 板找到一些資訊。

後來來到了 studyabroad 板才起了申請實習之心。在那之後又在 VISA 板、Immigration 板、WorkanTravel 板找到不少簽證資訊。開始實習後看起了 Oversea_Job 板,對海外的工作產生了憧憬。

就連之所以能在北美找到租屋處,也是透過 Seattle 板友的幫忙。那段時間,真的是 PTT 改變了我的人生方向。

娘子快跟牛魔王出來看上帝

「你自己都不知道的辦法當然不可能包含在你的願望裡。如果你想要拯救世界,只能用你知道的手段去達成。」

「胡說八道!這樣子……這樣子算是哪門子的奇蹟!?」

— 某動畫

一直覺得有沒有資訊真的差異很大,從來沒有看過的世界怎麼有辦法憑空想像出來呢?所以一直覺得能夠從書裡或網路看見別人所看見的世界是件很令人感激的事。好像當年國中的時候,也是因為神秘的 Yahoo 家族:「學習方法研究會」而讓自己改變了許多呢。

所以看到原來有人這樣活著的人生故事,也常讓我受到激勵。像是:

謝謝板友的分享,讓我的心又開闊了一些。

未看先猜

歷史悠久的 PTT,真的是對我產生了不少影響。真的也這樣覺得,如果不是有 PTT,恐怕我還是像以前一樣整天玩電腦,時常幻想自己有妹妹吧。是 PTT 讓我從一個沒有見過世面的鄉民,搖身一變,成為在天龍國境內某校的學生。自從用了 PTT,我考試都考 100 分,身體也變得勇健呢。

那你呢?PTT 是否也教會妳許多事?五樓妳怎麼看?

電梯向下…

關於所謂的出國夢

「如果你想在中國或是台灣實習,或許都有辦法介紹。」

我:「如果是其他國家的 offer 我大概就會拒絕了吧,我只想要美國的 offer。」

「為什麼呢?」

我:「因為聽說那裡是人才匯聚之所,感覺可以學到很多?」

「其實我看過那麼多人,覺得不見得那裡的人比較優秀。」

我:「因為想去看看世界?」

「好吧,也許你不想回答,不過我認為這一定不是真正的理由。」

— 2013 年與一位前輩的對談

前輩的眼光確實精準,實際上即使是當時申請北美軟體實習,隻身挑戰跨國面試的我,心中其實還是沒有實質意義上的美國夢,甚至也沒有更廣泛的出國夢。而那時之所以會想申請北美的實習,確實有一個十分特定而荒唐的理由。

然而,出生在這個充滿濃濃出走氣氛的時代裡,說沒有受到許多前輩故事影響也是不太可能的。在不同的時期裡,我與出國之夢也有過不少次的交會。而不同年代的我對出國的想法也隨著時代的趨勢而有所改變。

起點

國中時代,開始異常努力的學習英文。同時在即將升上高中之初,仔細想了高中結束時的方向,立定了想讀資工系的決心。記得那時被問到,像你這樣每天規律早睡早起,真的有辦法忍受資工系可能的爆肝生活,以及未來出社會在科技業裡的長工時嗎。當時天真的我想,只要不斷變強,或許就能得到選擇自己工時的能力了呢。

現今看來,努力學英文以及這樣的宣言,實在是嚇人的可以合理解釋成一個宣稱想出國的人可能會抱持的想法。只是當時顯然出走的氣氛還沒有辦法感染那樣無知的國中男孩。在我的記憶裡,幾乎難以找到任何一絲曾經思考過出國的證據。甚至,即使是矽谷的存在恐怕都沒有太常進入我的意識之中呢。當時學英文一方面是對學英文本身有興趣,二方面則僅是發現好多資訊由英文寫成,所以想增加自己的閱讀能力罷了。

Many Googlers say that they get home at 7pm. That is pretty late. Is going home that late “normal" or is it a choice and how do you have a good life balance going home so late especially if you have kids?
Quora 上的發問

事實上,即使是上了大學時,開始有人講起出國留學這話題時,我多半還是持觀望態度的。

這樣的心態似乎從一開始就相當明顯。記得當年升大學雖然同時申請上了台大資訊與交大資工,最後卻選擇了交大。其中一個拿來反駁那些想說服我做出不同決定的人的理由就是因為我覺得,讀書其實是自己的事,只要自己想讀的話,其實不管身處何種環境都沒有差別。而不同的老師與同學們,對學習也幾乎沒有影響。也因此,出國留學本身,當然也沒有什麼意義。

再也沒有比這更偏離事實的想法了。

留學之夢

交換學生

大學年代,雖然是在這麼一個感覺彷彿罕有出國風氣的環境裡,當時我的室友卻恰好是很早就有出國想法的人,十分上進的朝著 PhD 的漫漫長路努力著。

相較於充滿夢想的室友們,當時我是個偏執於心流狀態,不斷將目光專注於當下的孩子。聽到出國留學,只想到各種可怕的搶案,或者是暴力事件。實在敬謝不敏。

除此之外,經濟也是重要的考量,尤其是當時的我,對花錢的風險承受力實在是小的令人驚訝。

記得當初說過,選擇交大的原因之一是「來交大可以拿到獎學金,可減輕家中負擔。」。在我拿到的眾多獎學金中,其實當中有一個是入學時就承諾的,如果申請到交換學生時,可以得到出國一學年二十萬至三十萬元或出國一學期十萬至十五萬元的交換獎學金。

即使是在擁有這種獎學金作為後盾的情況下,我最終還是因為太害怕會花錢以及覺得不見得能學到太多東西而放棄了這樣的機會。

勇氣常是自我限制的第一道鎖。記得我以前常想申請交換學生,但總是害怕:怕自己英檢考不過、怕太花錢、怕一個人出國、怕無法適應。有太多的事可以害怕了,最後什麼事也無法完成。

〈從台灣申請北美軟體工程實習 – 準備篇〉

翻出了當初的種種回憶,還記得一位同學曾和我討論過交換學生的議題:

「最近發現一個高中學長姊的 FB」

「發現她去歐洲當了一年交換學生,看了覺得好棒喔!」

「不過是真的有點太遙不可及了…對我來說。」

— 2011 年與一位同學的水球對話

如今,同學已在遙遠的國度實踐當年遙不可及的夢想。而我,卻只感到一切都更加的遙不可及了。

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有些後悔。

然而,或許當時的我心中所想的確實也沒錯,或許當時的我確實也不足以從交換學生中學到太多東西。

現在的我之所以感到一絲後悔,其實是因為我已經成長到覺得,如果是現在的我回去從前的話,或許有機會可以從交換學生中得到某些非常特定的東西不是嗎?而仔細想想,當時的我絕對是無法得到我現在心中在想的那個東西的,即使我真的去交換了的話。

碩班

在大學年代,我對出國留學的想像一直是學術上的深造。對於有所謂以就業為目的出國留學,付錢讀 MS 買畢業後可以就業的簽證這種現象,是在來到台大才漸漸知道的。

考慮到我因為經濟問題放棄交換學生的歷史,會無法接受採行這種路徑也是理所當然的。更何況已經在台大讀起碩班的我,如果再讀一個碩班在心裡上實在覺得太花時間了。所以雖然明白有這條路,不過在台大的兩年裡,一直都沒把他放進人生的目標裡。

反倒是離開了以後,才慢慢覺得或許這也是可以走的方向。這樣的想法當然來自於如果存夠了錢,或者出社會未來或許會慢慢因為有固定現金流而改變對錢的看法。然而隱約覺得,依自己的個性,就算我手上真的有剛好可以付完學費和生活費的現金,其實我還是極不可能會把他花在這種地方。

博班

VEU

對研究的浪漫想像主要還是來自於閱讀科普時,看到研究人員一起努力突破,讓人類知識往前踏步時所感受到的感動。不管是古時較常看的演化論和物理的書籍,還是近期看的《Cured: How the Berlin Patients Defeated HIV and Forever Changed Medical Science》、《The Emperor of All Maladies: A Biography of Cancer》之類的醫療書籍,都讓我十分振奮。

然而對於自己本身到底適不適合以及喜不喜歡研究就令人十分懷疑了。在交大期間,我總是埋首於比較偏實作的課程,甚至連原本可以好好做研究的專題研究,都拿來做實作類的專案了。這樣的經歷以至於當初升碩班要選實驗室時,我還是帶著很大的徬徨的,甚至連到底要不要讀研究所都是個大問題。

「希望自己可以釐清自己到底想不想做研究,並找到未來的方向。」帶著這樣期許的我終究踏入了學術殿堂。然而沒有太多研究生自覺的我,始終還是沒有太進入狀況,反而把時間花在外務上,而一直也沒有把讀博班放進生涯目標之中。

記得在北美期間,一位不知為何覺得我有研究潛力的前輩引介了我跟某位教授見面談談讀 PhD 的議題,當時的我是這麼想的:

我:「其實我是想說先出來工作,然後再想想要不要去讀博班。」

「假如真的先工作再回去進修的話,或許是能夠有所體會。只是,通常一旦出來工作,就很少人會有那種決心再來念博班了。」

— 2014 年與一位前輩的對談

真的開始對特定研究領域產生興趣,是從碩二開始,因為聽了一些有趣的 Coursera 課程,又看了不少令人動心的 papers。然而開始比較認真的想像如果去讀 PhD 到底會怎樣,則已經是離開之後了。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我終究沒有在碩班期間完成當初定下的目標:「確定自己喜不喜歡做研究。」雖然累積了不錯的英語能力以及不錯的 GPA,但在最重要的研究方面卻是乏善可陳。

自己開始學起程式,會在休閒時間不斷找程式書來看是從 2004~2006 年開始。可是對比較特定的研究領域開始有興趣,會在休閒時間找東西來看,那是在 2014 年之後了。

也就是說,我對寫程式的經驗和做研究的經驗之間,有近乎十年的鴻溝。

對於現在的我來說,我會覺得寫程式是一件我很喜歡,但不是很確定到底要拿他來做什麼的事。研究則是一個可以激起我浪漫想像,卻完全不確定喜不喜歡的事。

如果要往研究之路邁進,就很多意義上看來,對我來說都是一種轉職。我的身旁也沒有人會替我發問釐清疑惑。若要真正釐清自己的想法恐怕還得好多年,也還得花好多心力補上研究能力。假設我未來如果真的想不開去讀 PhD 的話,其實恐怕不知道是多久以後的事了。

海外工作之夢

推 shaform: 其實也有聽說讀資工的同學真的跑去追漫畫家的夢的xd 02/03 22:38
推 shaform: 雖然難,不過我也還沒放棄要找到喜歡又有熱情的志業這事 02/03 22:41
→ shaform: 或許是學生不成熟的想法吧 TAT 02/03 22:41
推 hegemon: 樓上你還是盡快覺悟卡好,除非不缺錢…追夢是有錢人才有 02/04 00:04
→ hegemon: 資格的 02/04 00:04

Re: [請益] 我是mobile工程師,但失去人生的方向

相較於做研究,對寫程式的興趣倒是十分明顯,理論上這應該代表著職場上明確的未來目標的。然而實際上卻有點複雜。這主要源自於自己對物質欲望的極度低落,以及對社會職場概念上的脫節。以至於,很長的一段時間裡,我其實沒有太多的職涯想像。腦袋比較常想的其實是早點賺錢,早點退休,然後就可以整天寫自己喜歡的程式了。而且我非常樂意一輩子過目前這樣物質享受低落的生活,所以理論上我真的不需要賺太多錢,對吧(?)

這聽起來實在是相當矛盾。不過其實藏在背後的就是「真的可以把興趣當工作嗎?」、「工作會不會消磨興趣?」、「熱情跟興趣又有何不同?」之類的不太實際的問題。

開始比較認真考慮海外工作是在參與完海外實習之後的事,或許是因為我的勇氣終於成長到一定的程度了。

再一次的核心逆轉

同時我也漸漸明白殘酷的事實。這麼多年的努力與成長其實僅僅只是讓我稍微得到作為一個普通人時可以自在的活著的資格而已。即使當時覺得自我的和解是多麼難得的體會,他帶來的保護傘也只有在正常的社交環境中有所作用。但是這世上充斥著各種更有挑戰性的事,而我的人格特質與強度還是遠遠跟不上需求。

綜觀過往的道路,我不得不清晰的感受到,如果說在未來的人生裡,有什麼東西是限制我所能到達的地方的最大障礙,恐怕就是我的人格素質,我的膽怯與自卑。

〈再談努力這件事〉

記得大學時聽學長說,太多例子是去台大會變得很孤單。確實。只是,實際上我卻愛極了研究生這樣的孤獨,這樣的靜穆。或者更明確的說是脫離當年許多眾人眼光的自己。

成長像是一連串的無力與克服,小時連公車拉鈴都會慌張,大學時依然大老遠的走到清夜附近,卻因太膽怯而過店門不入。不敢考資優班所以待在普通班,不敢讀三類所以待在二類,不敢去交換學生,不敢出國。因為太在乎眾人的眼光而不敢犯錯,不敢衝突。覺得自己不能做某些決定,無法走某些路。

即使好不容易克服了許多,卻發現成長的力道還是不如所希望的。而用意志力來對抗自己實在太累了,唯有利用環境的力量才行。

開始覺得,把自己丟到一個沒有人認識的地方,被全然的孤獨與寂寞所包圍,同時又與四周的人因為文化的隔閡而感覺永遠無法真正打入社交圈。對我來說,這本身彷彿就是能夠解除背後眼光的最終極形式。

而為了達成這個目標,似乎非得前往某個文化不同的外國討生活才行。

嚴格說起來,我心中的出國夢,那非理性、浪漫又義無反顧的內心激動,是在我體會到這點後才真正出現的。

或許這樣的結果並不令我意外,綜觀過去走過的道路,每一次重大的人生計畫,無不是受到內心想成長、想逃離那膽怯與自卑的力量驅使,很少是由於外在的動機的。

只是只是,這樣的夢終究是出現的太晚了點,其實前輩早在多年前就曾說過,為何如今才認真看待呢?

「我常常覺得國內的大學生實力其實不會比別人差,可是就是缺乏勇氣。」

「以前在我手下的研究生,我都會很快送他出國參加研討會。無一例外的,每個人回來自信心都變強了。」

「每個人的成長不同,但這不是跟別人比較的,在國外丟臉沒人知道,而自己的成長自己感受的到,所以每個回來都很滿意。」

「至少有一件事我會建議你,絕對不要讀目前學校的研究所。」

「人在熟悉的環境是不會成長的。你說你在家裡想要獨立,那根本不可能,要怎麼才能獨立?上大學離家就獨立了。」

「到一個新地方,別人可能已經有很多朋友了,可是你連一個認識的人都沒有,全部重新再來,這樣的環境正能造就推動你前進的力量。」

— 2011 年與一位前輩的對談

雖然實在不知道未來到底該何去何從,但事到如今,除了前進以外也別無他法了呀。

SFO

為什麼要取英文名字?樂觀的觀點

names

網路上一篇文章〈為什麼我們要取英文名字?〉流傳已久,主要是在說不是每個國家的人都喜歡幫自己取個英文名字,而台灣人特別喜歡取英文名,會不會是一種自我遺棄或自我厭惡呢?

進一步在網路上搜尋一陣,找到的取英文名評論如果不是負面,也頂多是中立的看法,許多人只覺此事實在沒什麼大不了。但是「這社會不該只有一種聲音。」所以我就來「標新立異」的寫寫取英文名的深層好處好了。

從個人經驗注意到的一個奇怪現象是,英文名特別的好記,比中文名還好記。當然,一個主要的原因是,大部分的人不只是取英文名,而且還是取很常見很簡單的英文名。所以取這種英文名的顯著效應顯然是很好記,而且也很好念。這現象甚至是只針對我們交友圈中的人都是如此。而如果是考慮到跟英語系國家的人交流的話,效果應該更為顯著。

但是這樣又如何呢?畢竟如該文所說,「比中文名字更難發音的東歐人、印度或義大利人等等也沒有因此因此選擇英文名字啊?」

但這有沒有可能是因為,他們沒有發現好記好念的名字,背後代表的更深層意義呢?

還記得我在〈潛意識的力量〉中提過的效應嗎?「研究者發現在首度發行股票時,名字比較好念的公司比起比較難念的公司股票表現較好,顯然在無法評估前景時,大家對難念的名字有偏見,但長期下來此現象就消失了。」[1]

事實上,這效應背後隱藏的是人類思考流程的一個很顯著的經驗法則:偏好易於處理的資訊-文字印的比較清楚時會覺得真實性較高、用簡單的話語溝通比起複雜的話語更有說服力、經常出現的句子感覺比較正確。而好念的名子,當然也比較討人喜歡。[2]

另一個研究中,實驗者引用了兩個機構針對某家公司未來前景的預測,兩份報告有些地方互相衝突,而平均而言,受試者也會傾向相信名字比較好念的那個機構的報告書。[3]

或許我們只是在潛意識中慢慢注意到了這個現象,並進而開始利用它以得到好處?特別是職場上的人,哪怕只是增加一點點自己的可信度,都可能可以讓自己脫穎而出?

p.s.有人說名字有更深的文化和自我意義,這確實是這篇文章沒提到的。這篇文章主要以功利主義角度來分析 XD

雖然寫了那麼多,其實我還是比較傾向中立的立場:取名字就取名字,誰會想到什麼「自我厭棄」還是「增加自己可信度」這種複雜的動機呀。(翻桌)

(遺憾的是 Shaform 這個 id 好像不太好念。)

UPDATE: 2014/8/7: 後來我突然想到,或許喜歡取英文名字是因為我們看不懂通用拼音/威妥瑪拼音(以前台灣用過的拼音系統),所以對拼音過的中文很感冒。我們對那個自己也看不懂的原始名字的拼音,失去了感情。(其實我看到自己的拼音確實也不會直覺的默念出他的聲音。)相對的,如果對漢語拼音很熟,或者用日語等拼音系統可能都可以有很高的辨識度。所以他們對拼音過的名字較有感情。而有些西方的拼音語言,本來也就不會再用英文重新拼寫自己的名字。

  1. Alter, A. L., & Oppenheimer, D. M. (2006). Predicting short-term stock fluctuations by using processing fluency.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103(24), 9369-9372.
  2. Laham, S. M., Koval, P., & Alter, A. L. (2012). The name-pronunciation effect: Why people like Mr. Smith more than Mr. Colquhoun.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48(3), 752-756.
  3. Shah, A. K., & Oppenheimer, D. M. (2007). Easy does it: The role of fluency in cue weighting. Judgment and Decision Making, 2(6), 371-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