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鳥接著一隻鳥

fly

我將「一隻鳥接著一隻鳥」這幾個字寫在黃色的便利貼紙上,慎重地貼在電腦螢幕旁,座右銘一般的姿態。或許說座右銘稍微言重了一些,但這古怪的幾個字確實支持我度過論文寫作舉步維艱的第一階段。

〈寫給你的信:一隻鳥接著一隻鳥〉

見面

我和 Google 的緣份實在很奇妙。記得第一次的實習面試,就是在台北的 Google。當時懵懂的我,用著一張簡陋的履歷表,和不成熟的程式技術,竟然能闖進 Google 實習,實在太過幸運。而這樣的幸運,想必又對我的未來產生不少助益。

多年後,就在我還不太確定自己的未來該往哪裡走的時候,又突然在信裡接到了來自 Google 的信,問說有沒有興趣申請正職的職位。

當時想,這對我來說當然是一個極好的機會。一直覺得 Google 是個很夢幻的公司呢。有那麼多神奇又對社會可能有重大貢獻的專案。真希望自己也可以成為改變世界的力量。就算身為一個小螺絲釘沒辦法做刺激的專案,也完全願意幫忙賺錢,好讓大家繼續追求更多神奇的偉大計畫。

只是只是,當下的我從未堅定決心要去加州工作,所以實際上對面試也無太多準備,連 LeetCode 也沒碰過,這下怎麼辦才好呢?約好面試時間後就努力刷題,希望能有好結果。

只是這次終究沒有得到幸運女神的眷顧,on-site 面試表現差的連自己也覺得丟臉。之後 recruiter 熱心的幫我又多加了兩輪面試,說是如果表現的更好或許還有機會。但心中實在已無法抱持希望。

入境的掙扎

如果說出國有什麼掙扎,最先的一個恐怕就是面試時入境到底要怎麼辦的這個問題吧。雖然根據網路上的說法,在法律上似乎沒有禁止用這種理由入境。然而,有經驗的板友們也認為有風險:

→ cchris:找H1B的工作也是"尋求工作",沒有模糊空間;沒回答好就完蛋
→ cchris:一般不會有人自己找死路去走

〈[北美] 去美國工作面試〉

雖然也有不能用 VWP 的人看起來確實是以面試為由直接去申請了 B 簽證。但也有人說如果以面試為由去 AIT 根本不可能通過:

→ miluco:你沒聽說不代表沒有.難道你去AIT面談B1/B2也跟他說你要來
→ miluco:找工作interview?
→ miluco:順帶一提,那個人還說,不管你最後是否成功入境,後續申請
→ miluco:H1/PR/公民,你的這些記錄都在移民局的監控之下

〈[北美] 去美國面試要跟海關說什麼理由?〉

更何況如果我一直面試,那我得入境不只一次,就算通過一次,難道能次次通過嗎?但幾經掙扎,還是覺得沒有辦法亂掰理由。於是決定,在入境時還是要說真正的理由,而且每次都說真正的理由!

如果真的被遣返,甚至導致再也不能入境的結果,也只能欣然接受。反正其實也不一定要去那裡呀,如果因為這種理由不能去矽谷,那也是矽谷的損失,不是我的。

用可笑的話語安慰完自己後,又想。其實,如果有人以觀光為由,在短期內多次進出加州,我覺得根本也不可能有人相信吧?誠實不只是上策,更可能是唯一的路了。

又看了一次大大的推文:「cchris: 一般不會有人自己找死路去走」,開始有種淒涼感。是的,這裡就有一個人偏要往死路走喔。在飛機上總是胡思亂想,其實根本不想來面試啊,早知道就不要來了。可是已經騎虎難下了。

走上前,入境官詢問起入境的理由。我忐忑萬分的說,我是來面試的。雖然有點害怕,幸好最後還是成功進入,護照上會給一個 WB 的入境章。只是這一切,大概也都在某個資料庫裡留下紀錄了吧。

勇氣

發現自己通過面試的機會太過渺小之後。忍不住一鼓作氣的投了不同公司的許多履歷。仔細想想,勇氣真的是限制自我的最大難關,若不是因為陷入這種情勢,或許永遠也沒有動力向前也說不定。

想起先前申請實習時曾和 Dropbox 聯繫過。他其實是我私底下很喜歡的公司,雖然很多前輩覺得他做的東西太競爭,前景不看好。可是感覺裡面有各種高手可以學到很多。而且聽聞某個很強大的大大也去了這家公司,感覺讓人十分憧憬。

只是有個隱憂是這家雖然在海外有分部,但好像沒有工程師職位。這樣對於沒有 OPT 可用的人來說,如果沒抽到 H1 那該怎麼辦才好呢?

好不容易聯絡上 recruiter,說確實如果沒拿到簽證可能會有問題,可是因為一直在迅速擴張,所以說不定到時已經有海外工程部了也說不定。如果願意的話可以繼續招募流程。

我猶豫了一下就說要考慮一下,然後就一直不敢回信。後來拖了太久也沒臉回信了。直到現在還是感到無限懊悔。

貴人

若不是因為之前有過實習的經驗,或許就算海投履歷也不會有人發覺。剛開始投 Facebook 的時候也是無聲卡,毫無回應。不過後來幸運的遇到了傳說中的大大的幫助,進行了內推。終於可以電話面試。

不過可能因為我默默無名的關係,不像先前版上許多人說的一樣進行迅速,反而常被說現在是忙碌的季節,所以約面試多有延宕,最後才終於約到了。

好不容易開始面試,本來想用 Python 卻被說難道不能用更 serious 的語言嗎,讓我有點挫折。原來面試官是想考 class 的運用,於是最後就改用 C++。

等了數天才通知要第二次電面,看到大家的分享文才知道這通常表示無法確定是否能進 onsite,否則通常只要一次電面即可。而第二次電面則很不幸的遇到很難聽懂的腔調,本來想說死定了,幸好最後還是勉強理解題目內容。解了好久才好不容易解完,但感覺也不是解得很好。

事後才發現兩次面試的題目根本有八九成出現在 LeetCode,對於沒有好好刷完後悔萬千。最後連 on-site 也進不去。

長工時的掙扎

剛開始和 Facebook 面試時雖然抱有期待,但其實也有些猶豫。畢竟,聽說臉書也算的上是工時相對可以很長的公司。

真的,如果說有什麼是讓人猶豫是否該待在資訊產業的掙扎,對我來說,最巨大的,大概就是長工時的掙扎吧。

不像板上的大大一樣可以兩周就把 LeetCode 刷完,雖然我一直有繼續解題,但從一開始面試一直到最後旅程結束的過程裡,我終究沒有把所有題目刷完。感覺這也跟我的個性有關吧,一直以來不擅長短時間衝刺,而是把戰線拉長。記得小時候拿了可以打人的 C++ 磚頭書,雖然一直看不完,但我每天看個幾頁,過了一年也看的差不多了。

在學校也是這樣,總是作業一公佈就馬上開始寫,雖然一天只花幾小時寫每科的作業,但戰線一拉長,倒也創下四年從未看日出卻同時維持高分的紀錄。

雖然看似是可敬的結果,然而實際上因為這樣我讀 CS 時常覺得自己和大家格格不入。是的,就像〈為什麼工程師總是喜歡在三更半夜寫程式?〉寫的,感覺大家對這種短期衝刺、熬夜趕場的生活十分習慣,可是我卻無法習慣。在此同時,也深深懼怕著工作環境真的會像版友說的「科技版上又充斥著各種爆肝,低薪資」

每每當同學同事們為了精益求精不斷的投入時間加班時,都會對於只在乎工時太長而無法找到熱情的自己感到自卑。真的沒信心可以像版友說的,因為找到熱情就能習慣

夜深人靜時也會遲疑,是否乾脆和同學一樣用我的考試能力去考公職就好,然後下班再來寫寫自己喜歡的 open source 程式。反正算一算如果不成家、節省一點,也不需要賺太多錢。真的不需要花太多時間待在職場裡,能退休就快退休,歸隱山林寫自己的程式就好。

可是偶爾思考社會的各種變遷,讓我覺得好不甘心啊。好想用自己的專業做一點貢獻。可是若要那樣,一定要不斷變強,變得很強才行。若是亂找一個輕鬆的工作,可能就會花很多時間在無法變強的事情上了。而如果沒有錢,很多事情也綁手綁腳的啊。

知識

如果不是因為網路,當初根本也不知道可以申請海外實習。而在搜尋各種公司的過程裡,也意外開始用起 Quora 這個網站來獲取各界的消息。

看著他們的員工頁面,發現似乎也有來自台灣的成員。於是便想說也投投看履歷。這家公司連海外分部都沒有,一旦簽證沒中,就完全沒戲唱了。本來想說絕對不會理我的。想不到竟然回應了。有了之前被恐懼限制的經驗,這次我決定不逃避,繼續前進。

一開始先過了兩場的電話面試,題目感覺其實有點困難,不過還好都僥倖過關。進了 on-site 後比較特別的是機票要自己訂,事後才會補助。不像其他家是直接幫忙定機票。

雖然我之前就因為面試坐過飛機,但這還真的是我第一次自己訂機票呀。加上當時在等待另一家的結果,一直想說要把兩個排在一起,但又想盡可能減少待在國外的時間以減少可能的旅館花費,所以就一直不敢訂機票,但又因為沒有經驗不知會不會到時訂不到機票。

這時總覺得很挫折,其他人若是都走到面試這一步才不會像我格局那麼小在擔心機票問題呢。其他還有像是到了當地就開始擔心小費怎麼給等問題。幸好最後都一一通過了。

最後的 onsite 進行了各種 design problems 和 coding,除此之外還有個特別的 practical 面試。雖然覺得自己表現的還可以,最後還是被拒了,感覺是實力還不夠吧。

出國留學的掙扎

理論上如果有 OPT 就不會有這種問題了,可是為什麼無法下定決心出國呢?我想終究是因為我有那種只有很有錢才能出國的迷思吧。

自己生性簡樸,花費控制的很少,吃飯也覺得只是為了生存。曾經算過如果要維持我的生命一輩子需要多少錢,然後再乘個數倍當作安全的數字。然後問問實際出國讀碩士的人一年花了多少錢,發現那個數字實在已經佔了安全數字的很大比例,以至於如果我手上有那種錢又可以回老家不付房租的話我完全可以「不安全的退休」,然後整天寫 open source 就好了。

所以那種「雖然學費很貴但很快就能賺回來」的完全金錢考量的說詞根本無法說動我。雖然出國也許還有熱血變強改變世界等等原因,但很現實的是,這些看似熱血的原因終究無法說服自己賭下身家一博。

即使存在著拿獎學金念 PhD 這樣的選項,終究還是因為無法釐清自己對學術的熱情而躊躇不前。

如果要往研究之路邁進,就很多意義上看來,對我來說都是一種轉職。我的身旁也沒有人會替我發問釐清疑惑。若要真正釐清自己的想法恐怕還得好多年,也還得花好多心力補上研究能力。假設我未來如果真的想不開去讀 PhD 的話,其實恐怕不知道是多久以後的事了

〈關於所謂的出國夢〉

最後的面試

和 Google 最後兩次面試相較之下順利不少,其中一位面試官還給我不少鼓勵呢。只是在 recruiter 幫我把結果送往 hiring committee 後,回想這趟旅程,覺得自己的表現終究極不可能可以拿到 offer。而最後預感果然還是成真了,收到了拒絕信。

而就在亂投履歷的當下,意外的發現了 Jane Street 這家公司。他真的很特別,其實我原本完全不知道他的存在。基本上是在做程式交易的公司,不過是業界少數完全使用函數式語言 OCaml 撰寫程式的公司。

在 Quora 網站看到一些不錯的消息,於是就想說投投看。回想起大學年代曾經想過要學 Haskell,但只是初嘗輒止,如今實在悔不當初。

由於自己根本對函數式語言的了解不深,所以原本想說根本不可能上,想不到還進了 on-site。記得面試前夕,我在旅館裡頭踱步,不斷想著自己還真是笨蛋,明明不可能上,還來面試做什麼。真想撞牆。

回來以後忐忑不安的等待了許久,想不到結果卻是出乎意料之外。竟然是,無法決定,所以再 on-site 一次。

於是乎,就真的又訂了一次機票,又 on-site 一次。猶記得那時在紐約的旅館裡看著窗外飄落的雪,才突然驚覺這似乎是我這輩子第一次親身看到下雪呢。或許只是這樣也值得了。

至此包含電話面試,恐怕已超過十幾場以上。由於面試題目都是 design problems 或者帶有函數式的風味,所以跟一般 LeetCode 網站上完全不同,幾乎都是沒有看過類似題目的全新問題。對我來說真的很有挑戰性。

有趣的是好多面試官都對他們公司很有熱情,甚至不乏放棄 Google 選擇 Jane Street 的人。他們說,他們不像某些產品導向的公司為了趕 deadline 要用各種奇計淫巧迅速做出來。而可以專心的慢慢把東西做好,工時也比較正常。

此外,員工都很聰明,可以學到很多。又因為是小公司所以不太會有辦公室問題。而小道消息也指出,除了薪資跟一線公司相比很優渥外,分紅獎金據說有機會跟本薪達到相同等級。

感覺就是符合我的各種幻想啊。到此我已經有種被洗腦的感覺,覺得超想去的了。可惜最後還是被拒了。

突破格局的掙扎

「反正我又沒出國唸書,英文本來就不可能好。」

「人肉翻牆本來就只有神人辦得到,像我程式小弱弱怎麼可能。」

「反正沒有錢本來就不可能留學。」

深刻的體會到,類似的想法雖然或許有一些真實性,如果是政府或是社會運動者,當然要想辦法弭平資源的差距。可是對於個人而言,其實這種想法不過只是劃地自限的陷阱。

最終,限制自己的,不過是自己的想法。

面試的過程,在不斷的自我懷疑中,我被迫不斷重新思考想出國的理由。我的內心其實有多個互相衝突的欲望。

一方面,其實我只想輕鬆度日,甚至是當個尼特族整天寫 open source 也好。其實,實在太習慣這塊土地,對我而言出國肯定只是更累而已。但另一方面,又有莫名的想變強改變世界的熱情。完美的工作最好可以兼顧所有想法吧,可是最終還是沒有實力找到這種工作。

「如果你對出國工作這件事會猶豫不決一堆顧慮的話,那我勸你還是打消這念頭」
「決心不夠、毅力不夠、顧慮一堆的人絕對撐不了多久」

〈Re: [北美] 軟體工程師應該去美國工作嗎?〉

每次看到有大大分享心得時,總是可以看到令人動容努力。這趟旅途真的讓我不斷反省,或許我真的決心不夠吧。

但也真的覺得,雖然失敗了,這些曾經還是很有價值。從一開始面試 Google 手汗直流超緊張,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到最後已經可以神色自若,甚至享受面試了。我想我還是學到了一些。

至於未來,也不知道要往哪裡去,不過無所謂的,拉長戰線,十年之後或許就能從程式小弱弱變成程式小精靈了!就像人家說的, Teach Yourself Programming in Ten Years。

結語

你要出走,才能回家。
風神之舞

我希望有一天我是帶著自己的所學回來台灣,讓台灣可以變得更好的。我不喜歡把自己說得多偉大,但是我之所以說出來,是因為我知道有很多人其實也是這樣想。
〈寫給新鮮人的出國留學概要〉

等你的『年輕』結束以後,你也應該擁有一些資源與方向,回來貢獻你鍾愛的台灣。對我來說,那個地方會是台南。
〈如果你喜歡台灣,回來,但是不要一直待在這裏〉

「台灣是我的家,而回家是不需要理由的。」
【李琳山教授,一個不靠腰的世代】

「我常常想,為什麼台灣的孩子要那樣長大,而德國的孩子可以這樣長大?我要回去,我要回台灣去做教育改革!」
— 《成長戰爭》

或許因為我的求職歷程實在太長了,以至於旅途結束後過了段時間又收到 Google 寄來的信,問說過了那麼久想不想再面試看看,甚至還問是否已經在美國。不過因為覺得自己一直在耍廢,也不再有心力準備,覺得就算面試也不會過,所以就拒絕了。

這時的我才發現,自己恐怕再也鼓不起勇氣冒著遣返風險,直白的向入境官說自己是來面試的了。出國的夢終究在實現前就已破碎。

回想曾經,一切真的就像是夢一般。雖然已經走不到終點,但還是可以紀錄這段旅程,或許總會在未來對某個人產生幫助的吧。希望有人看了我這篇心得後,稍微增加了一些出走的勇氣。

推 shaform: 反正運氣又無法掌握,就不理她好了~不然難道要求神問卜XD
→ shaform: 好像,總不能因為H1B要抽籤就乾脆放棄申請
推 obov: 樓上那你認為不買樂透就不會中 所以應該買囉?

〈Re: [北美] 想到美工作應考慮哪些問題〉

雖然也知道我的所作所為大概真的就像抽樂透一樣。但謹記著,我們不是一個人啊。一個人做不到,那就兩個人。在許多嘗試的人當中,或許就有一些成功了。而在出國的許多人當中,或許就有一些人帶著成長過的自己回到這個小島開創新的事業。雖然這裡頭大部分的努力都走不到終點,但或許就有一個人成功了,改變整個小島的科技面貌。

是啊,只要夠多人去抽,

那麼就會有逼近 100% 的機率,

我們的小島,作為一個整體,將會拿到改變歷史的門票。

巧遇此文的你,如果心懷夢想,「趕 .快 .去 . 投 . 履 . 歷 . 吧」。

請為我們寫下未完的故事。

廣告

在交大資工的心得

生活

對於交大的第一印象其實是南友會在我家鄉辦的迎新活動,雖然短短的時間難以和大家混熟,但後來我還是慢慢交到了好朋友,大一時也老是丟訊息詢問會裡的學長問題。除了此類社團以外,系上也會在北中南舉辦茶會,是一開始見到大家的機會。

記得新生座談時有人曾說,來到交大校園就好像在山中修行一樣。從市區到達交大確實需經過一段路程,但交大本身其實還算平整。如果用走的想要到光復路的話,可以從校門的大學路走,不過大太陽時這段路程有點炎熱。另外的走法是穿越游泳池附近的交清小徑,從清大走出去,不少人喜歡這種走法。當然,你也可以坐公車,或免費的園區巡迴巴士等等。

清大很近,平常可以去那裡修課,甚至參加某些清大的社團。不過如果沒有足夠的動力的話,這樣的距離還是會誘發人的懶散。

從交大要到台北通常可以坐客運,在校內的便利商店可以買到目前 100 元的優惠票,由於高鐵站離交大有一段距離,加上班次較少,如果時間抓得不準,坐高鐵到台北也不見得有比客運快呢。如果像我一樣要回台南的話也有客運可坐,平常優惠時段也相當便宜,或者可以坐公車到火車站。

交大裡有泳池,也有相當高級的健身房,認識不少朋友都是那裡的常客。自己比較常去操場晨跑,或者是偶爾和朋友打羽球等等。

英語

我對社團活動並不是很熱衷,然而我很喜歡學校裡的英語活動。學校有舉辦外語圓桌,可以和老師同學一起進行英語會話練習,除了英語外也有日語、韓語、法語等等多種語言。除此之外,外文系也有舉辦英語午餐時間,和大家一起玩遊戲、對話,吃免費午餐。

圖書館底下的自習中心有不少的英文小說可以閱讀,不過我自己還是比較喜歡直接從圖書館借回來。那邊也有不少英文視聽材料,但也能自己從宿舍直接上網聽空英等英文節目,也有雜誌的電子資源可以閱讀。學校也有寫作諮詢可以請幫你看看英文的寫法。

資工的很多教科書是以英文為主,但其實多數的用語十分簡單,比起詞藻華美的小說容易多了。多看了以後,慢慢習慣相關詞彙,就會愈來愈順了。由於網路上很多資工相關資料都是英文寫成,所以英文閱讀能為自己打開很大的一扇窗,最好的學習法大概是直接去看你想看的文件資料,然後用查字典的方式想辦法看懂吧,這樣就有直接的動機(想看懂它)來學英文了。

朋友中也有人對英語特別有興趣所以修了英語學程,真的好佩服呢。

圖書館

交大的浩然圖書館是個很值得關注的地方,由於館內的座位數非常的多,如果不是考試期間幾乎都有地方可以看書,我還曾寫過〈交大浩然圖書館之非官方導引〉。很多書幾乎都找的到,尤其如果要找資工的原文書這裡真的是個大寶庫。就算交大沒有想找的書也可以透過台聯大系統從友校調書來交大,非常方便。如果還是沒有,還能向浩然推薦書籍,尤其如果是學術書籍通常都會接受推薦。

我很喜歡英文書的資源,在這裡看了好多題材,像是小說、程式設計、心理學、其他科普等等,好多都是我在高中時代幾乎難以借閱的。除了一般的自習與借閱圖書外,在樓下還可以借到 DVD,一些熱門的電影或影集都可以找的到。我偶爾也會借一些回來觀賞。

清大的新圖書館,看起來十分高級,憑交大學生證一樣可以自由進出。兩間圖書館加起來,在這裡唸書的空間絕對是非常充足。早年我去圖書館的時候偶爾就會遇見同學,打個招呼也讓人覺得愉快。只是後來見到的機會就慢慢變少了,大概是大家慢慢偏好回到寢室吧。(其實我好像也有這種傾向。)不過說真的,到圖書館還是比較容易專心,我總是盡可能的鼓勵自己來圖書館唸書。

程式設計

系上剛開始會有程式課程課程帶領大家入門,但如果要真正熟習的話還是要自己花時間練習。當然我自己覺得最好的練習方法就是程式解題,除了自己鑽研以外,學校也有 PCCA 社團提供教學與訓練,雖然說我在交大時他的主軸是培訓與選拔程式校隊成員,不過平常去問問問題,練習題目(順便吃個免費晚餐)應該也是可以的。如果有興趣鑽研的話,PCCA 會提供經費與獎金讓你有出國比賽的機會,這類程式比賽對未來的推甄或找工作應該都會加分不少。

交大資工的同學都有系上工作站的帳號,除了可以方便在各處用 putty、ssh 連上寫程式以外,上面每隔幾小時的備份機制有時也會在危機時刻發揮作用。我常常使用這個服務,讓我可以在系計中或其他教室用電腦時輕易的得到像是 git 版本控制等功能,還有另外一個我常用的功能是 screen/tmux,可以讓我保留許多視窗未來連上時繼續使用。因為工作站久久才重開一次,所以平常時間都可以保留工作視窗。

課業

如果要我說在交大資工決定課業表現的最重要因素是什麼,我想應該是認真吧。在高中時代,每個人都花上好多時間研讀課業,不斷受到外在的壓力與期待所激勵。可是在大學不是這樣,時間的運用與讀書的方式往往是自己決定的,所以妳常發現每個人花在同一堂課的時間與心力可以有莫大的差距。時間久了以後,這樣的差距無可避免的將在成績上表現出來。

還記得曾看見同學即使到了大三,就算老師沒有派作業,還是會慢慢演算課本的習題當作練習,也有人在修課前一個學期,就拿著教科書自修。這些人對我的激勵真的很大。

交大資工系上的課,主要的評分方式常是紙本的考試,出題方向有數學計算、演算法執行,也有概念理解、名詞解釋等等。有一些課會有程式作業,少數有上機的程式考試。有些期末程式專題的規模比較大,甚至會在寒暑假第一周還繼續實作才完成。也有一些課有紙本或口頭報告,不過整體而言佔分較少。

這種評分方式使得多半的課都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獲,只要達成全部的要求,老師也不吝於給 99、甚至 100 的高分。當然,如果沒有完成要求,自然分數也拿不到。然而多數老師會根據全班平均做調分,所以還是能拿到不錯的分數。

交大資工有個特別的地方,因為學生人數眾多,必修課常會有不同老師開班,因為並沒有嚴格統一的課程要求,所以每個老師的風格都略有差異:有的會注重實作能力,有的會比較偏向考試。所以學生常有機會選擇適合自己的老師。除此之外,系上有個考古題系統,同學也常會在上面分享往年的作業與考題。

有時你會聽同學說所謂很涼的課和很甜的課,很甜的課就是可以拿到很高分的課,很涼的課則是就算整學期都沒做什麼事,也可以拿到還可以的分數。對我個人個人而言軍訓大概算是涼課的代表吧,是我收穫最少的課,也常常是我每學期最低分的課程。如果你需要靠獎學金度日的話,或許可以考慮不要修軍訓。

四年來,我每學期的學分漸漸變少,但是課業壓力反而漸漸變大,這主要是因為程式作業以及專題的影響。如果有機會重來的話,我應該會在大一時先修一點後來的課,盡可能把實作課平均分配。

修課心得

分享

說到考古題,如果你的人脈廣闊的話,或許也有機會從學長姊那裡拿到私下流傳的檔案,甚至是作業習題的參考,或者是來到系計中直接教你等等。也不知道曾在哪聽過「與其自己成為大神,不如有個忠心的大神陪在身邊。」這種說法。可惜我認識的人比較少,加上有點害羞,常常不太敢麻煩人家,所以什麼事都要自己來。也因為這樣,有段時期我非常信仰完全公開的想法,覺得私下流傳的東西實在太不公平了,應該要把考古題都公佈在網站上才是。

我想會寫這些文章多少也帶有同樣的原因吧,或許在那裡,也有不少害羞的人,不知道要去哪裡尋求協助,如果這個網誌能多少幫到這些人就好了。如果你手上也有那些能幫助人的資料,也請不吝於分享。(至於不知道課業上的問題要問誰才好的同學,千萬別忘了有兩種人其實殷切期盼你向他們詢問呢,那就是老師,還有助教。)

結語

回想起在交大日子,我真的幾乎把大部分的時間都貢獻給課業、程式還有閱讀了。其實有一些面向是我沒有深入體驗的,像是社團、系學會的運作、或者是運動類的系校隊等等。

確實,任何的觀察與心得,難免會沾上一點偏頗與一廂情願的解釋。人所能經歷事物畢竟太少,一個到遠方旅遊的人如果碰巧都遇到十分溫暖的人,或許會倉促做下該國人民都很溫暖的結論,而如果他碰巧都遇見冷漠的人,或許就會覺得該國很冷漠了。然而就像連續投擲硬幣數千次時偶爾碰見連續十次正面也不奇怪,這種機運與巧合的會面實在難以描述一地真正的性質。

可是即使詳盡的調查訪談與統計,我們所看見的依舊模糊,說人們平均戴 0.5 個眼鏡或許對個人而言沒有什麼意義,畢竟妳眼前的人要嘛是戴一個眼鏡,要嘛就是沒有戴。當妳走進一個地方,妳所見到的絕對不會是「平均值」,也不會是像量子疊加一樣同時經歷所有的一切可能,而是各種機運巧合與你自己本身交互作用所產生的唯一結果。

我在交大資工的日子,也是這樣獨特與片段的故事。有開心也有難過,有困難也有成就。關於這篇心得的背景故事,可參考:〈大學回顧〉,這真的是一段很充實的時光,相信未來的我會不時想念。

附錄:讀書效率的心得

有關讀書效率的心得其實我之前也寫了不少,像是〈跟學習有關的書籍介紹〉〈反思(1)-讀書方法論〉

在這裡我就以學校生活為角度再次概括的整理討論。

記憶原則

意義

一段沒有意義的數字或公式非常難以記住,但如果是要記住有意義的文字就比較輕鬆。賦予文字意義的方法有兩種,當要背誦的東西本來就沒有意義時,可以用類似記憶術中的聯想諧音來創造意義。在其他的情形裡則可以透過建立適當的背景知識來加強材料對你的意義。像是推導並理解每一個公式、了解理論背後的來歷與用途、或大量閱讀相關書籍等等。

在資工系裡有時會遇到一些名詞解釋的考題,若是直接背誦雖然可以應付考試但過程或許不怎麼輕鬆。我建議還是要將課本完整讀過並理解,最後再來背這些解釋,則自然水到渠成。

專注

如果不專心的話,即使讀再久的書也無濟於事。尤其對於資工的學生而言,如果一邊唸書一邊上網則效率極可能會大幅下降。目前的網路形式是一個會不斷奪取注意力並使人分心的存在,或許妳也注意到人們在網路上比較不願意也沒有能力閱讀太過長的文章。筆者認為若是要專心唸書時,到圖書館唸書仍是最佳選擇。

切割

人的專心力有限,比起連續研讀十個小時,不如每天讀一個小時讀十天。有些人可能會覺得切割太久會造成遺忘的現象,但事實上所有的努力與累積都不會白費的。從一些研究中我們發現,即使你想不起十天前背的東西,但妳再背一次時速度會快很多,而且隨著重複次數愈多,妳再次學習所花的時間就愈短。

大學的上課進度如此之快,若是妳想要在考前一次讀完根本不可能。但是如果妳之前早已讀過數次,你在考前只需要花一點時間就能複習完所有材料並且擁有比試圖一次讀完的同學更高的理解與熟悉度。

回饋

比起連續背誦一個小時,先背十分鐘,再自己考自己十分鐘,如此重複至一個小時,記憶效率可能較佳。

組織

系統化的背誦比起無系統的好。

聯想

把材料聯想在一起有助記憶。

觀想

人們特別擅長記憶圖像。

重複

一般而言重複愈多次記的愈清楚。

情境

如果你在跟記住東西時處於同樣的環境,你會比較容易回憶出來。這也就是說在考試舉行的地方唸書對於考試時的回想是有幫助的。

興趣

人只會記住有興趣的東西。盡可能的調整讀書的步調,不要讓自己失去興趣。

運動

雖然一般人可能沒有特別注意,然而適當地運動其實是可以加強認知能力的。(或者應該說都不運動認知能力會下降)即使只是每天花一點時間散步也會有效果。

我自己其實比較沒有運動的習慣,所以常常要想辦法鼓勵自己運動。高中年代幾乎每天都要騎腳踏車去離我家有點遠的學校,但大學時活動的機會就較少。

我曾試過在早上晨跑,一開始志向遠大,跑很多圈,不過後來難以為繼,最後發現如果每天都只跑個數圈,僅是維持運動量,反而能讓自己持續下去。也曾試過一週一次和朋友約好打羽球。大抵上我覺得和朋友立下約定是個不錯的機制,可以克服懶散,也能讓運動時的樂趣增加。或許讀者也可以試試晚上跟同學散步聊天吧。

在交大,學生有機會使用設備良好的健身中心以及游泳池,筆者有不少同學是那裡的常客。不過我自己並不常使用就是了,或許是因為覺得人太多很怕羞吧。

雖然這有點違反常人的直覺,但在一些研究中,我們發現增加一週體育課的次數,可以提高學校同學的平均成績。說起來保持健康的身體狀態能讓你精神充沛並更有能力學習這件事應該可以理解。另外一個額外的好處是適當的運動有助於保持心情愉快,並減少憂鬱的情形。

作息

事實上從許多學術研究中我們早已知道充足的睡眠和學業表現和心智能力的測驗結果有很大的相關,也有一些跡象顯示睡眠在創造性思考過程中佔有重要地位。(妳是否也聽過想不出答案的難題在睡完一覺後豁然開朗的故事呢?)

充足的睡眠確實至關重要,從筆者的經驗來說,睡飽的時候上課很少會想打瞌睡,即使覺得無聊也會以胡亂想或自己看書來度過時間,可一旦前晚沒有睡好,即使是平常能專心的課都能讓我眼皮沈重,難以聽講。不只是學習成效而已,剝奪睡眠更可能使考試時的速度與準確度都顯著下降。

所謂的充足不見得每個人都相同,事實上有非常少數的人可以每天睡相當少的時數而仍保精神飽滿,能夠睡到自然醒並且一天長保元氣可認為是一個不錯的指標。規律作息能夠確保每天容易入眠並讓身體充分休息,然而規律並不見得特指早睡早起,事實上有些證據顯示人會因基因或年齡的不同而呈現不同的作息型態,重點還是在於一致並充足的睡眠。

然而早睡早起的型態對於讀書而言確實有額外的好處,首先,由於大部份大學生的作息型態並不屬於早起的類型,所以早上起來的時候也比較少令人分心的事情會干擾妳。你在早上不會有機會找到人跟妳聊LINE,也不太可能有特別的活動可參加,如此一來讀書意願就會增加。而許多活動發生的晚間,由於已經很接近妳上床睡覺的時間,妳也自然比較少機會參加可能造成妳隔天疲累的活動。

其次,其實妳常常避免不掉一些早上開設的課程,而根本沒有課程會開在晚間十點以後。所以一個擁有早睡早起型態的人,他有精神的時間帶恰好也是上課的時間帶。

無奈的是即使知道如此,一個人能對其生理時鐘做的改變仍然相當有限。適當地堅持可以維持睡眠的規律,然而究竟是早睡早起或者晚睡晚起其實有很大部份是由生理決定。控制日曬的時間有點幫助,早晨盡量出外活動,而在下午避免陽光,可以稍微將睡眠時間往前調,但確實在目前的校園環境中,特別是高中以前,晚起型的學生特別容易產生睡眠債。

無論你是哪種睡眠型態的人,中午用餐後想午睡的傾向都是共通的。即使只是十到二十分鐘都好,打個小盹可以讓妳下午上課注意力較為集中。

有些人會在考試前熬夜長時讀書,這麼做有很多壞處。事實上在讀書總時間不變的情況下,將要讀的份量切割成數天逐漸讀完的效率較佳。原因至少有二,首先,人本來就難以長時維持專心,以至於不太可能連續專心讀書太久。其次,在考試前剝奪睡眠會顯著的降低認知能力,這樣去考試根本無法完全發揮真正的實力。

資工系上的課確實有不少作業,但只要提早開始撰寫,就不會像一般人說的那樣常常熬夜趕作業。筆者曾經有一段時間超修了許多要完成程式專題的課,以至於幾乎每天都在寫作業,連上課都用筆電趕作業。但即使在課業最重的這段時期,還是可以維持規律且充足的睡眠。

後來台大資訊的那些年

ntulib

回顧

不知不覺也已經在台大待了這麼多個年頭,彷彿都已經習慣了這裡的生活。回想當年,好像還是經過一番曲折才來到此地呢。

2012 年 7 月,正是要開始準備研究所推甄的時節,同時也開始調查各個研究室的研究主題。由於那時不知為何對人工智慧有些憧憬,所以也對相關類型的研究室比較有興趣。

AI

當時發現台大資訊數個實驗室都有在研究跟「機器學習」相關的方向,也因此對這新鮮的詞彙產生了興趣。在 Amazon 上找找相關書籍的評價,最後借了《Pattern Recognition and Machine Learning》,想說可以多了解這個領域。只是最後覺得該書有點艱澀難懂,所以最後就沒有看完。也可能因此在找老師時,開始有點害怕純機器學習的實驗室了。

例如還記得當初去到 528 實驗室打探消息時,就被學長們威嚇說相當困難最好別來,因此也只好打退堂鼓。後來參觀了許多實驗室,跟很多學長姊聊過以後,選定了幾個實驗室,和老師們約時間談談看。又遇見感覺兇兇的老師所以只好繼續尋找。(後來問了實驗室另一位同學,她好像也因為同樣原因所以和我做了同等選擇 XD。)最後到了目前實驗室聊完了以後,因為覺得老師很有熱情又和藹可親所以就決定待了下來。現在回想起來覺得這種選法實在不太理性,不過或許是當時依舊迷惘是否要讀研究所的我所能做的最好選擇了吧。

就這樣,展開了我的研究生涯。

Deep Learning

碩二的時候正是 deep learning 正開始出現在新聞版面的時候,同時也因為在 NLP 上愈來愈多人開始利用 deep learning 的技術,所以我們實驗室也對此非常有興趣。在學長的帶領下,成立了 deep learning 讀書會,從 Neural Networks for Machine Learning 課程開始學起。

現在想起來,這個讀書會對我的影響滿大的。如果不是因為它,大概不會有辦法在忙碌的碩二期間抽空認識這個新領域。而接觸了這個領域、讀了一些論文以後,也逐漸產生了不少興趣,相當程度的改變了未來想學習的事物。

實驗室網管見習

碩二時因為令人景仰的網管大大們畢業了,所以就接下了實驗室工作站網管的工作。在這期間歷經不少事件,像是新主機添購、二樓機房整修的主機搬遷、及主機壞損時處理等等,學到很多東西。

我們實驗室因為歷史悠久,所以擁有許多工作站主機。在我進實驗室時就有約十台工作站可供實驗,也有四個大容量 NAS 和一個磁碟陣列可供置放實驗用檔案。在這些主機中,有些是很古老的立式主機,放在三樓實驗室。除了硬碟容量和記憶體都很大外,感覺效能其實已經比不過當代的桌機了。而在二樓機房則有三台機架式伺服器,處理器用的是四線程的 Intel Xeon E5506,記憶體則有 48 G 可用。

為了應付愈來愈大的計算需求,在我就讀期間,實驗室又新購入了三台搭載 Intel Xeon E5-2620,24 線程的工作站主機,記憶體有 32~96 G 不等。同時也為了 deep learning 的需求而購入了 GeForce GTX 980 顯示卡。

在我擔任網管期間,替一些有問題的舊主機重灌了 Debian 系統,也幫忙安裝了新的工作站。此外還將二樓和三樓工作站的私有內網連結起來,以及把原本用 NIS 管理的使用者帳號一口氣搬移到了 LDAP 上。所幸在進行這些架構改動時沒有遇到太大的問題,一切還算順利。

後來交接給新的網管時發現二、三樓間的連線速度似乎有點慢,可惜沒有找出確切的原因。只能等待未來的網管大大們來解決了。

課程

雖然剛開始沒什麼感覺,但現在想來,研究所修的部份課程真的和以前有很大的不同。大學部時比較常修一些重實作的課,作業常常是要重造一些很底層的輪子,常常要花大量的時間來實作一個簡單的功能,成就感比較是來自對程式本身的優美性的欣賞。

這次修的課有的是沒有限定使用的程式語言與工具,或甚至是主題。其他的課則是偏學術研究導向,必須要做一些實驗比較不同方法的效能,使用的方法也可能天馬行空,常也可以看到來自不同領域的實驗室同學發揮所長,做出一些我們完全想像不到的作法呢。

在交大資工時不知是怎麼選課的,竟非常恰好的幾乎沒有上過任何需要做各種實驗來比較不同作法效果的課程。就連大學專題也是做偏實作的 App 設計。因此能夠有機會在這些課程中學習一些研究方法,對我來說奠定了日後碩論很重要的基礎。

論文閱讀

在研究所的期間讀了不少論文,大部分是在方向確定後進行的文獻回顧,此外則是在想研究題目時廣泛閱讀的。看到世界上的各種先進研究總讓人受到一些激勵,總覺得再多進步一些或許就能達到相當了不起的成就。但一方面也感到自己的渺小,大家都已經走了那麼遠,自己卻還緩步前行。其實有點後悔沒有在大學時早一點閱讀一些論文,這樣或許可以幫助自己早點勾勒出對世界的想像也說不定。

除了單純的閱讀外,實驗室也有固定的週期需要跟大家報告一篇自己讀過的論文。雖然一開始因為修過「學術論文口頭報告」所以想說要認真準備,用心報告。然而後來發現要報告到那種地步,準備時間會拖的相當的長,以至於反而沒有時間閱讀論文和修課等等。所以最後似乎也從眾的開始用起無趣的方法報告了。

研究

初來台大資工的那些年裡,對於研究生的自覺著實是有點差。以至於到了最後,整個碩論的時程變得非常的趕。一直到了 2014 年的 8、9 月才開始想碩論題目,也沒能成功想出什麼特別的題目。同時,據說實驗室歷年的學長姊們也極少使用自行想出的題目,因此我也像同學一樣向老師請教了可能的主題,並且在同年 11 月有了大致的方向。

隨著時間一天天流逝,一天中也有愈來愈高的比例被用在碩論的研究上了。就像朋友說的「no time, graduate school eats me alive」一樣,慢慢的就從社團和修課中淡出了。整天就是窩在宿舍或研究室進行研究。然而拉長的時間卻似乎也伴隨著降低的效率,以至於這段時間有很多時候是覺得很挫折的。

後來又重讀了《The Willpower Instinct》,用像是運動和靜坐等方法,才勉強有些改善。但還是很難做到像大學部時那種時時刻刻最高效率的追求。感覺按部就班的吸收與學習終究是比做研究來的簡單又有成就感的事。

「如果能夠在碩一就確定好方向就好了!」、「如果一開始有了方向就開始寫論文(例如先寫文獻回顧)就好了!」雖然總有許多如果的想法,不過最後還是只能硬著頭皮走一步算一步了。

很感謝老師在這段期間的支持。像是鼓勵我先整理部份的結果去投了 ACL-IJCNLP 2015 的 short paper,雖然沒有上,但也是一次滿好的經驗。又像是後來繼續鼓勵我把完整的碩論拿來投一些論文獎或者未來的會議論文等等。如果不是老師,大概也不會想到要尋找這些機會吧。

最後的口試壓在期限的倒數第二天,幸好一切順利,口試委員們也給了許多建議與鼓勵,真的很感謝大家。

這些年

其實兩年的時間裡,一直覺得自己在各方面好像也沒有進步多少。然而現在回想起來,確實也學到不少東西,知道了一些從前不知道的事物和人,而對世界與未來的認知與想像也很不一樣了。希望未來也能繼續帶著學習的心繼續前進。

台大資工所與交大資工大學部的花費比較

coins

大約一年前的時候有位來自遠方的同學問到:「以經濟上來考量的話,會建議交大還是台大哪一間呢?」。雖然說直覺上會覺得在交大的花費一定比較小,不過實際上到底小多少倒也沒有實際的數據。現在在台大已經待了超過一年,終於可以來進行這樣的比較。

值得注意的是由於樣本一個來自大學,一個來自研究所,且兩者有年代上的差別,故可能有所偏誤。這個數據紀錄了大部分的真實開支,不過有些部份沒有紀錄,例如:回家吃家中的飯、家人買衣服送我等等沒有實際數字的贈品,也沒有紀錄電話費。不過因為我有對過郵局存簿的帳,所以所有我領出的錢都有紀錄下來。此外我也特別確認過所有的學雜費都有紀錄。另外就是,為了避免偏差,我移除了大學時到台北實習的開支紀錄,研究所則沒有紀錄碩一結束時在美國度過的暑假。

個人的花費應該算是中等的吧,沒有像一些人每天到處去聚餐,但也不像一些人自助餐可以只夾 3、40 元。不過,稍微對照了一下〈高學費 vs.低學費:台灣地區大學生生活費調查研究〉以後,發現其實我的花費高於平均值,感覺是個警訊告訴自己要多節省一點才行了。以下就以交大大一到大三,以及台大碩一的開支做討論。

交大三年的開支

開銷類別 金額
聚餐交通 NT$106,000
日用品 NT$48,000
教育費 NT$251,000
3C 產品 NT$20,000
醫療費 NT$75,000
總和 NT$500,000
學期平均 NT$83,333

其中聚餐交通包含包含了平常的食物、特殊聚餐、交通工具等費用。教育費包含了書籍費、學雜費、宿舍費、以及一些勉強跟學習有關的活動如「文藻英辯坊」的報名費等等。由於每次都有抽中宿舍,故沒有額外的房租花費。3C 產品則是手滑買的,並不包含高三時家人幫忙買的桌機。醫療費大部分是牙齒矯正的錢,故一般人可忽略,為求完整故保留於此。為了讓數字漂亮一點,做了少許的變動。

台大一年的開支

開銷類別 金額
聚餐交通 NT$49,000
日用品 NT$21,000
教育費 NT$69,000
住宿費 NT$32,000
3C 產品 NT$19,000
醫療費 NT$26,000
總和 NT$216,000
學期平均 NT$108,000

研究所由於一開始是住 BOT 所以有每月約 NT$5,000 的住宿費。可以看出聚餐交通和日用品的花費都稍微有上升一些。每日食物花費確實上升了一些,而累積起來也是不小數字。另外就是我在台北跟別人聚餐的頻率似乎也有增加。此外,其中有部份其實是來自交通費,大致上是因為我研究所這期間開始坐了高鐵這種高單價的交通工具。大學時期除了因公以外,幾乎是沒有坐過的。還有因為參加一些活動而增加的捷運的乘坐次數。

結論

也就是說我在台北的開銷,每個學期大約比在新竹多了 2 萬元左右。雖然說確實是較高,可是感覺倒也不算差異太大。只是,由於我並沒有利用學校的優勢去兼職家教,也不像隔壁實驗室的同學是校園的 PHP programmer。因此主要的收入僅來自獎學金及實驗室的研究費。如把收入也算進去的話,擁有較多獎學金申請機會的交大大學部就會和台大產生相當大的差距了。

初來台大資工的那些年

想起來,當初怎麼會想申請研究所呢?其實只是因為不知可以做什麼,所以就走了看似自然的道路。(笑)

初來乍到

剛來到台大的時候,其實還沒有太多研究生的自覺。是在「2013 跨國學術競爭力菁英班」開始了新生活。在暑假的尾巴,經過了密集精彩的一星期。當時真的是很開心的初次見面,為研究生涯帶來一個元氣滿滿的開始。

在學期開始後,每個週末又花上整天的時間繼續練英語。就像某個朋友說的:「IAC就是每個禮拜六一整天的超帥氣偽九學分英文課」。除了忙亂的 IAC,還參加了一直很期待的「台大英辯社」,遇見好多溫暖的朋友。偶爾還會約時間一起練英辯!

除了英語活動,另一個重要的事大概是積極籌備申請實習吧。第一次和那麼多公司面試,挑戰的過程其實讓我學到不少事,改變了不少想法。還為了面試,第一次一個人出國。最後也很開心的拿到實習的機會。

記得剛到了系上時還遇見了從前的老師,然後一不小心就成了課程的助教之一,稍微了解了以前遇過的助教們的處境與心情。說真的在百忙中還要幫忙處理課務的學長們實在是令人尊敬啊。(例如這位好人助教。)可是我就沒有像那樣努力了。現在想起來還是戰戰兢兢。

修課

在此同時我也開始了新的修課生涯。很幸運的選上了「學術論文口頭報告」。老師剛好也是 IAC 的教師之一。(其實應該大部分的英文老師都出現在 IAC 了 XD)學了一些口頭簡報的知識,最後還幸運在期末簡報中脫穎而出。

然而系上的課又是另一幅光景。記得在上數位語音處理概論時老師說過,大學的課程常是非常有秩序的去學習整理過的知識,但是研究所的課就要學著自己整理知識。事實證明,我確實不太適應這種新的修課模式。

一路上雖然有遇到少數像「雲端運算概論」、「隨機演算法」等等修的很開心的課,可是更多的課總是讓人難以專心或理解。在大學時雖然也不是沒有遇過這種問題,不過當時的課程常是依循著特定的課本,所以我只要上課時專心的自己讀課本,還是能得到足夠的理解。可在碩士期間修的課,常常是匯集數本課本與老師自己的經驗,而投影片本身又沒有像課本一樣有深入的講解,於是便讓我陷入泥沼。

常常會跟課程有些脫節,直到考試前才努力惡補。在考試時有著劇烈的,尚未足夠理解課程的強烈不安感。雖然由於使用等第制,所以實際上得出來的成績看不出這樣的落差。可是還是深感不安,覺得自己像在啃老本似的,依賴過去累積的知識以及,考試經驗。

除了是因為課程安排的不同,其實也是因為自己投入課業的時間大不如前。想起從前還會在寒暑假事先預習一些重要課程的內容呢。不過要做到這點,除了必須事先知道使用的課本以外,還得事先知道會修什麼課才行。(這裡的上學期選課不像從前是前一學期就決定了。)不過說真的,其實會變成這樣除了上述幾點,還有很多因素的結合呢。一方面,可能也是碩士修課本來也不是最重要的事了吧。

碩一上時,也開始了我第一門認真上的 Coursera 課程:「機器學習基石」。雖然最後因為各種原因沒能認真做最後一個作業,還是拿到了認證,感覺很開心。到了碩一下,也繼續努力上完了「Machine Learning」,「R Programming」等等。稍微體會了一下單純為了學習而學習的時光。

下學期

有天,突然接到神秘的 IBM 電話,突然就決定要參加「2014 IBM 大型主機世界盃」。在碩一下過了一場奇幻之旅。用著不太熟悉的 jQuery 硬寫了一個 bank app。還去了第一次遇見的美國,在紐約進行決賽。最後抱回大獎也是完全意想不到的。記得最初參與這比賽是在大一的時候,翻出了當年的許多文件,好多自己的話語至今時難以想像。不知不覺已成長了這麼多了呢。

airport

在此同時,也再接再厲的參加了英辯活動。寒假時去了「第九屆文藻英語辯論培訓坊」,重溫從前的溫暖。那時總以為應該是最後參加的大型英辯活動了,想不到下學期又參加了 2014 復興盃英語辯論公開賽,在隊友的幫忙下還拿到了冠軍,真是太意外了。到了碩二上,甚至參加了 「NEAO 2014」。這真是參加英辯活動最頻繁的一段期間了,若不是因為來到此地,可能也不會有這種機緣吧。

碩一下也和同學一起接下了實驗室的計畫,開始學習做研究的方法。還一起參加了 Entity Recognition and Disambiguation Challenge,發了第一篇 workshop paper。雖然自己的作法十分簡單,也沒什麼新想法,但也有同學拿到了大獎呢。

暑假時,到了北美實習,第一次在國外長期久待。感覺又增長了許多見識,也為精彩的碩一生活劃下一個不錯的句點。接下來,研究的壓力就開始湧上了呢。

研究生涯

所以竟然到了碩二才在想研究題目,實在是太危險了。壓力突然就湧了上來。好希望當初碩一就開始想題目喔。其實應該碩一就把論文都結束,碩二專心修課就好了對不對。仔細想想,一年的修課其實真的沒有讓自己變得更會做研究啊。如果現在的我做得出來的話,那時也做的出來啊。

就這樣,研究生的壓力席捲了上來。(笑)

僅以這篇文章紀念逝去的那些年。

回顧

然後回顧了一下當初寫的〈從交大資工到台大資工所〉。事過境遷,似乎又可以更明確的衡量當初的問題。

以花費來說,如果扣除在美國那段,雖然研究費的收入比當年想像的還多,可是如果用獎學金和研究費當作收入,與學雜費、生活費等所有花費相減,到目前為止還是負債了八萬元左右。看來即使花時間打工,恐怕也很難收支平衡。除了是因為剛開學在 BOT 的房租難以承擔外,感覺也是因為參加的活動變多了,一般消費也增加了(例如汰換了壞掉的手機)。看了一下花費確實有點心驚,感覺好像物慾太重了。此外就是獎學金的收入顯著的減少了。以食物費來說,反倒是沒有增加(看來學餐的價格都是差不多的)。

去台大會變得很孤單的說法。以研究生涯來說確實還滿準確的。系上的同學除了同實驗室的以外,新認識的朋友幾乎是 0。不過倒也沒有特別覺得孤單的想法,反而覺得這樣的生活簡單多了。此外,從其他的活動也可以認識系外的同學。

雖然當初有人不太同意,不過還是忍不住覺得系上寄來徵才訊息好像比以前多,好多新創公司、大小公司、甚至是國外公司。感覺城鄉差距還是有的啊。

雖然其實還有一些想寫的事,不過就等畢業時再做結語吧 XD。請期待下篇,〈後來台大資訊的那些年〉

緩步前行

孤獨的極致

猶記得剛到美國之初,緊張的感覺難以壓制。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總覺得四周危機四伏。印象最深的畫面是一人走在好長好荒涼的 Bike Trail 上,開始擔心如果突然遇到歹徒,是否就要結束一切了呢?那瞬間,真的是這輩子最極致的孤獨。

體會到手機真是了不起的發明。隨身不離,隨時可以用地圖查詢自己的所在,否則早就迷路不知多少次了。沒有車子真的很不方便,然而就算努力先考了駕照再來,恐怕一時也不敢開吧。

落腳

這次很幸運的找到一個不錯的落腳之處,屋友大多是同樣在公司的正職或實習生。剛搬入時房東來了一下,還煮了些東西給我吃呢。從一開始的緊張,到後來的熟悉,漸漸習慣了每天上下班的生活。其實這裡是個感覺很安全的社區,只是離實習的地方有點遠。還好可以坐 shuttle 或者 bus,坐的時候就用 Kindle 看書,好像也還算可以接受呢。

實習

「我們這個部門的節奏比較快,所以感覺比較像 startup 而不是 big company。」

開始的第一個星期,大部分都是在熟悉環境和設定電腦。太久沒有在 Windows 上開發了,感覺真不熟悉。雖然說大部分的實習生據說是在開始時討論出要做的東西。但是我來的時候好像就知道要做一個已經想要去做,只是沒有完全確定做法的專案。

記得一開始 PM 就語重心長的說,這是她見過最複雜的 intern project。剛聽還覺得好像是個應該要很容易實現的功能,實際上卻因為牽涉的東西太廣,要跟很多不同的 team 合作和溝通。加上時程上的限制,以及整個 infrastructure 的設計,所以常要想出一些折衷的方法解決問題。一直在想應該要有更好更 general 的方法可以實現所有類似的功能才是,不過目前好像也沒有辦法。

其實看了一下工作表,從後端的資料處理,到前端 UX 實作,還有最後要做資料驗證、成效分析通通都有。只是這樣就該讓我心生畏懼了。稍微探聽了一下為何當初會為何會想到讓我來做這個,結果似乎聽到什麼台灣最好的學校云云。學歷好像真的也有點重要。

雖然一開始進度緩慢十分挫折,但到了中期的時候突然有了不少進展,感覺對未來有信心多了。

寫著 code 把不同的要素拼揍在一起真的很有成就感。忍不住感到一絲興奮。其實那種感覺就好像英辯時當 whip 整理全場的要素,並找出隱藏的勝利邏輯一樣。從複雜中找到規則,然後用盡心力創造出令人驕傲的結果。

研究

雖然人不在台灣,可是還是難免會為我的碩論題目擔心,剛開始還忍不住透過學長打聽實驗室的消息,不過後來學長畢業以後就沒辦法了 XD。原本一直在想如何用 ontology 改進 document representation,後來看一看論文又覺得這樣做其實 query representation 的問題好像比較大。然後又看一看論文,突然又有了奇怪的點子。

仔細想想總覺得這個點子在實務上好像不錯呀,但是不知道研究上有沒有價值。然後有陣子就很熱衷的看論文,下載了很多在 Kindle 裡,然後連通勤時也在看,想找出一個方向。回想起來那是個不錯的體驗呢。果然有了自己的點子以後做起研究來會比較熱衷。雖然不知道實際上未來會如何發展,不過希望下學期研究上能有點突破。

異鄉

有天朋友剛好旅行到了西雅圖,所以就出來見個面。想起來能在異鄉遇到還真不可思議。聊了很多完全不會想到會聊到的東西。感覺是個愉快的經驗呢。

期中的時候偷偷問了 recruiter,結果今年好像台灣只有我是這樣直接跑過來實習,想想真是幸運,但也有點孤單。不過在工作的地方倒是經 mentor 熱心的介紹認識了其他的員工(還同是台南人!)。然後想不到他們人在美國也會關心台北的社會情況呢(笑)。

不知不覺實習也只剩不到一個月了,希望一切都平安順利,然後讓心裝的滿滿的回程。

Seattle

「從留學到在美就業」講座心得

資訊落差

每次回到家裡,就得面臨一個小小的不便:「沒有網路」。對我而言,這代表著許多資訊的喪失。在北部時,如果有什麼想找的東西,總是透過網路查詢地址和各種可以使用的交通工具,然後再畫個地圖就可以出門。可失去了網路,甚至連朋友聚會可以去什麼店都不知道了呢。原來即使只是能查到附近店家資訊這件事,都能對我的行為模式產生影響。但網路上所存在的資訊不只是店家而已,還有許許多多的教學、知識、思想與機會。人真的很容易因為資訊的落差而限制自己的格局。從沒聽過投資理財概念的人,只懂得存錢。從沒看過留學資訊的人,或許從不會把這當成未來的選項。

就業為目的的留學

曹學長的《從留學到在美就業 – Step by Step 教戰》講座對我而言就是一個嶄新的資訊。在來到台大以前,我對留學的想像是非常狹窄的。總覺得出國一定是對學術非常有興趣才會去深造,所花的時間也會非常長久。也總覺得能夠出國的人一定是非常有錢或者是難以企及的優秀。很少聽見身邊人的提到出國留學的念頭,也很少想過這樣的可能性。

而我當然也不會想過竟然有人會「以就業為目的出國留學」。

沒錯,這個講座是專門給以在美國就業為最終目的的人所準備。主要的目標是申請 1 年 / 2 年制的碩士。用最快的時間結束學業,然後利用簽證與地利優勢進入就業市場。

classroom

懶人包

以下紀錄一些聽到的筆記:

  • 美國景氣不好?
    事實上軟體業景氣好到一周收到數封挖角信都不奇怪。
  • 沒有綠卡或公民很難找工作?
    講者同屆來美唸書的 5 個台大同學都有科技公司全額輔助辦綠卡。
  • 美國生活費/稅很高不划算?
    正因為搶人得很嚴重,所以起薪愈來愈高。事實上同屆來美唸書的平均起薪相當高。以講者的經驗來說,目前即使有旅遊等支出,還是每年可存約 5 萬美元。(大約 150 萬台幣)
  • 念碩士要花很多錢,有錢人才辦得到?
    其實碩士還是有機會拿 RA/TA 獎學金,甚至連修課型(不用寫論文)的碩士都可能有。就算沒有,畢業工作一年就可以把學費全賺回來。
  • 修課型碩士比研究型碩士找工作弱勢?
    其實科技公司根本不介意。
  • 據說 USC MS 是學店?
    科技公司的招募人員並不這麼認為。
  • 如果唸了台灣碩士,很多美國碩士會限制不能再念一個同領域碩士,造成目標大幅縮限。所以最好唸完學士就來美國念碩士。
  • TOEFL iBT 最低分要求根本達不到?
    其實網站上的條件不見得是真的。有投有機會。
  • 事實上十月左右就要開始找工作/面試了,所以如果妳讀一年制,還沒開學就要準備,剛開學沒多久,還不認識同學,就要找工作了。
  • 女生找工作不利?
    事實上美國規定員工組成不能太過不平均,所以在女生少的軟體業,女生反而可能比較吃香。
  • 工程師也不能做一輩子吧?
    美國很重視工程師,所以就算妳不想做管理職也沒關係,可以在技術上不斷鑽研,一樣可以到很高地位。比如說 Google 最高地位的工程師,雖然不是管理職,只做研發,可是在公司組織圖上,跟副總裁有同樣地位。

至於一些留學申請與準備的教學我就不紀錄了,相信在 ptt studyabroad 版上也有不少資訊可找。

後話

能夠大學畢業就出國留學的人想必是經過了不少計畫與努力。想當年,我幾乎從來沒有認真的考慮過這個可能性。如今已在就讀碩士班,似乎也不太有精力往這個方向走了。如果當年曾想過這個可能,不知如今是否一切都會不同呢?螢幕前的年輕讀者,若有志往這方向走去,就從今天開始準備吧!遇到困難時閱讀〈給想放棄或絕望的人〉,或許你又會有嶄新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