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意識的力量

Subliminal

最近看了《Subliminal: How Your Mind Rules Your Behavior》(中文版:《潛意識正在控制你的行為》),補充了不少新知。一直很喜歡讀跟人類心理有關的科普書,尤其看到一些有趣的實驗總覺得很新鮮。

書上還有很多不太明顯的字句,看來是想要表現用潛意識影響我們的概念吧,哈哈。

利用本文紀錄一下有趣的東西。

我們或許不知道選擇伴侶的真正因素

一項美國地區結婚的統計報告顯示擁有相同姓氏的男女有相當高的比例容易結婚[1],或許人們喜歡和自己相似的人,甚至是名字相似也好。在台灣總覺得這不太可能,畢竟姓氏相同好像有禁忌之說。不過說真的,每次聽到「你喜歡什麼樣的女孩/男孩?」的說法時。心中往往覺得自己不可能知道真正的答案。之前也看過氣味也會影響擇偶,但相信不會有人用「聞起來如何」來回答偏好的詢問吧(笑)。

連買股票這麼理性的事情其實也很不理性

研究者發現在首度發行股票時,名字比較好念的公司比起比較難念的公司股票表現較好,顯然在無法評估前景時,大家對難念的名字有偏見,但長期下來此現象就消失了,大概是真正的獲利能力慢慢顯現了出來。事實上連天氣都會影響股價(只可惜差異太小,沒有超越大量交易手續費,故無法藉此獲利)。天氣也會影響用餐時的小費,好天氣時大家比較願意給錢呢。

人的記憶力很不可靠

在一個例子裡,一個女孩在被強暴時很認真的端詳加害者的容貌,之後很機智的逃跑。在警方協助下指認誰是加害人時,卻指認了錯的人。這個男子因為錯誤的指認而受冤獄,直到 DNA 技術發展出來才找到真兇。(幸好結局是後來這兩人變成好朋友了[2]。)

事實上這似乎不是特例,有很多人目擊者總是很有信心的指認壞人。但實際統計來看,有 20% – 25% 的情況下,他們會指認一個警方早就知道不是犯人的人[3]。

而且記憶是會改變的,在一個實驗中,研究者在電視播報太空梭爆炸的新聞時找一群學生寫下聽到新聞時自己在做甚麼。多年後再問這些學生同樣的問題,他們的回憶變得更加生動與戲劇化,且跟當初寫下的紀錄有很大不同。當有同學看到自己以前的紀錄時,甚至還說:「這確實是我的字跡,但我的記憶明明不是這樣!」[4]

事實上,研究者發現,利用熱氣球和受試者的合成照片,叫受試者努力回想小時候是否坐過熱氣球。就可以成功讓一部分的人「回想起」小時候坐過熱氣球的假記憶。看樣子沒錢的父母有新的辦法滿足孩子了!

不好意思我可以插隊嗎?

在一個實驗中,大家在排隊影印,一個人上前詢問是否可插隊,有 40% 的人拒絕了。但如果提供理由,說是在趕時間,則只有 6% 的人會拒絕。有趣的是,如果使用這樣的句子:「不好意思,我可以插隊嗎?因為我想要影印。」提供一個「我想要影印」這樣完全沒意義的理由,竟然也可以讓拒絕的百分比降到 7%![5]

Visual Dominance Ratio[6]

我們聊天時看著對方的時間竟然會因彼此的社會地位而被潛意識所調整,假設你講話時看著對方的時間為 T,對方講話時你看著對方的時間為 S,將 T / S,就得到 visual dominance ratio。當跟地位較高的人講話時,這個 ratio 較低,當跟地位較低的人講話的時候,這個 ratio 較高。(搞不好可以透過刻意改變這個 ratio 來營造特定效果?)

偏見

人類的偏見可不只是表意識的而已,連潛意識都有。研究者設計了家教電腦程式,然後用男女不同配音來表達相同台詞。理論上既然台詞完全相同,他們所傳達的知識應該是一樣的才是。可是在跟「愛與關係」相關的議題裡,使用者平均而言覺得女聲軟體比較高明。連對電腦軟體都有歧視!!

更有趣的是,在評分時,如果用另外一台電腦來輸入對這台電腦的評分,則平均而言使用者會給較低的評分。若用同一台電腦來輸入評分,則使用者平均會給較高的評分。看樣子連對待電腦我們都知道要禮貌,不要傷人。[7](後來發現重點不是電腦,而是聲音。在有相同聲音的電腦前就會有評分變高的現象,不同聲音的電腦前就會變低。)

吸引力法則

男性的聲音越低沉,女性似乎越覺有吸引力。但真正有趣的是,這種偏好在月經週期的可受孕期會特別明顯。[8]除此之外,適當的肢體碰觸也有幫助。在法國的一個亂槍打鳥隨機問路人電話的實驗中,使用完全一模一樣的台詞,如果沒有肢體接觸的話成功率是 10%,但如果輕碰前臂,成功率馬上變成 2 倍:20%[9]。事實上,碰觸不只對交友有用,實驗證明有輕碰客人的服務生得到的小費也會高出一些。當然,可能有人因為被輕碰而感到不快,但重複嘗試無數遍後,平均來說好處似乎大於壞處。(這碰觸真的很輕,事實上在有些研究的事後問卷中,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人記得自己有被碰到。)

你怎麼投票?

研究者用不同的照片和政見組合產生海報,再給受試者看,發現受試者的偏好跟政見的關聯性較小。事實上,跟長相比較相關!當然這種實驗室研究可能不能代表真實世界,但在一次研究中發現,完全只靠長相來預測實際選舉結果,竟得到 68.6% 和 72.4% 的正確率[10]。這樣叫民主社會情何以堪?

參考

  1. Jones, John T., et al. “How do I love thee? Let me count the Js: implicit egotism and interpersonal attractio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87.5 (2004): 665.
  2. She sent him to jail for rape; now they’re friends: http://www.today.com/id/29613178/
  3. Wells, Gary L., and Elizabeth A. Olson. “Eyewitness testimony." Annual Review of Psychology 54.1 (2003): 277-295.
  4. Neisser, Ulric, and Robyn Fivush, eds. The remembering self: Construction and accuracy in the self-narrative. No. 6.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4.
  5. Langer, Ellen J., Arthur Blank, and Benzion Chanowitz. “The mindlessness of ostensibly thoughtful action: The role of" placebic" information in interpersonal interactio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36.6 (1978): 635.
  6. Dovidio, John F., and Steve L. Ellyson. “Decoding visual dominance: Attributions of power based on relative percentages of looking while speaking and looking while listening." Social Psychology Quarterly (1982): 106-113.
  7. Nass, Clifford, Jonathan Steuer, and Ellen R. Tauber. “Computers are social actors." Proceedings of the SIGCHI conference on Human factors in computing systems. ACM, 1994.
  8. Puts, David Andrew. “Mating context and menstrual phase affect women’s preferences for male voice pitch." Evolution and Human Behavior 26.5 (2005): 388-397.
  9. Guéguen, Nicolas. “Courtship compliance: The effect of touch on women’s behavior." Social Influence 2.2 (2007): 81-97.
  10. Ballew, Charles C., and Alexander Todorov. “Predicting political elections from rapid and unreflective face judgment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104.46 (2007): 17948-17953.
廣告

《尋找腦中幻影》小記

brain

這本書透過各種腦部疾病的案例層層解析大腦運作,許多故事實在驚奇。

像是有些失去手臂的病人總會覺得失去的手還在,甚至活動自如,在一個案例中,病人以為他的手正拿著桌上的杯子,此時醫生突然把杯子拿走,病人竟因覺得手指折到而大叫呢。

更有趣的是,透過巧妙鏡盒的視覺錯置,竟然有辦法騙過大腦,切除幻肢(靈魂的切除術??)。事實上,我們對自己的身像其實很有彈性,在實驗室裡,實驗者有辦法在短時間把受試者的身像延伸到別的地方(如桌子),而在突然打擊該物時,使受試者產生驚嚇的反應。

天人合一也許就是身像的無限擴大吧?

我們的視覺也是大腦重組的結果,有種病人可以看見事物,但事物一但動起來,他的大腦就無法解釋了,還有一種病人看不見任何事物,但若拿出一個有一細縫的箱子要他把信從細縫放進去,即使他一直抗議他做不到,但若硬要他做,無論細縫角度如何,他總能把信放進去。有趣的是,這個神秘視覺似乎不擅記憶,若先把箱子放好,接著把燈關掉,他就沒轍了。作者認為他也可能不會選擇,若有兩個細縫,要自己選一個放,他應該做不到。

把兩個同樣大小的圓圈分別放在大的和小的圓圈中間,放在大圈中間的圓圈看起來特別小,放在小圈中間的圓圈看起來特別大。但你知道嗎,若把圓圈改成杯子,而實驗者要求受試者拿起杯子,則無論是去拿看起來比較大的杯子還是比較小的杯子,受試者一開始手張開的角度都是一樣的。若把中間的杯子換掉,則手張開的角度會隨杯子的絕對大小而變,完全不受錯覺影響。即使我們的視覺被騙,但我們大腦的某部份卻很了解杯子真正的大小呢。

記得我們的視覺有個盲點嗎?我們的大腦會把那塊填起來,但在某個因為腦部受傷而使得盲點特別大的人身上,我們發現填補盲點是有速度差別的。

實驗者先讓他盯著黑色的螢幕看,然後螢幕突然換成紅色背景,並在上面佈滿閃動的黑色圓點。在他的巨大盲點區,他先是看到紅色,過了幾秒,出現圓點但不會閃動,又過幾秒,圓點開始閃動。

有種病人,雖然半身癱瘓,但他們卻否認自己一半的身體不能動,而且他們非常認真,看起來不像故意騙人。有趣的是,把冷水灌入此病人的左耳,會暫時性解除病人的否認,而問他們之前和醫生的對話時,他們總會說他們一直都承認自己有癱瘓。但等否認的情形回來後,這一段的記憶又會被扭曲,使他們不記得自己有承認自己有癱瘓。

我們所經歷到的一切都有大腦填補處理的痕跡??我們的思考也由許多我們沒有注意到的各種心靈所組成嗎?

還有很多例子,就不一一贅述了,總之很有趣呢。

跟學習有關的書籍介紹

books_apple_hires.jpg

常聽別人問起,怎麼樣的學習方法比較好。也常聽別人說,光是努力用功是不行的,要用正確的方法讀書才行。那麼究竟什麼才是正確的方法?每個人適合的方法或許有所不同嗎?該如何找出真正適合自己的方法?

如今,在學習與大腦的研究固然有許多的進展,但仍處於相當早期的發展階段。許多的學習原則都被揭露,各種讀書技巧也不斷被科學檢驗,然而並沒有一套系統化的方法可以找出每個人最適合的學習策略。

但是,每個人都可以自己探索適合自己的學習方法的。而如果能學習一些關於大腦的背景知識、廣泛了解前人開發的學習方法,或許能讓這探索之旅容易許多。

在此分享一些我覺得對我的學習有幫助的書,希望你也能體會閱讀與學習的樂趣!

這兩本都是介紹大腦的基本知識,先從這兩本書看起會對一些專有名詞變得比較熟悉。《樂在學習的腦》專門討論和學習相關的研究,也提到許多有趣知識,例如未經意識的學習、想像力的訓練效果、睡眠的重要等等。

腦科學知識如何轉換成學習策略?值得一讀的好書!

這兩本書,探討記憶的本質。《聰明記憶王》注重的是記憶原則的應用以及記憶術(不過書中的記憶術有些是專給英語讀者用的),《記憶的祕密》則更注重學理研究。

介紹神經可塑性,大腦如何做到一些看似奇蹟的重組。而書中也指出,某些特殊的大腦訓練將可改善腦部能力、治療神經損害。

p.s. 注意到神經可塑性是一個很新的領域,這兩本書也有很多有爭議的理論。

科學研究一再發現女男大腦的天生差異,而這一切,也對學習理論造成了影響。兩性在大腦不同部位有相異的發展速度,而某些兩性成就不同的科目,很可能是其中一性誤用了不適合自己的學習法。

如何維持好的精神狀態也是讀好書不可或缺的要素。這兩本書告訴我們的是,我們確實有能力透過自己的努力,向上提升;我們確實有能力改變自己。

關於語言學習的一些理論,有些部分頗為艱澀。

這裡是,較無科學證實的學習法,僅供參考。

《千萬別學英語》喚起我對英語的熱情。

《蘇菲的世界》讓我擁有對智慧的愛,《我的天才噩夢》讓我知道學習的熱情。

腦神經科學是一門快速發展的科學,許多新的理論不斷被提出與推翻。以上有些書籍也有點年紀了,所以謹記,要隨時閱讀新知,以跟上日新月異的科學進展。

失落的一角

失落的一角

第一次看到這個故事好像是在綜合活動課的時候,當時覺得頗有感觸的,雖然情節十分簡單,卻蘊含著深刻的哲理。

因為有所缺陷,所以會想追尋完美,去尋找失去的那一角。有時沒有抓住幸福,有時卻自己破壞了它。好不容易找到了完美,卻發現自己已經失去了許多美好的事物。那麼,是否懂得放手呢?有時候,一切可以重新來過,有時候,失去的美好卻找不回來了。

也許會發現,完美從一開始就不存在;也許開始懂得接受自己的缺陷。發現幸福離自己那麼近,是的,就在身邊而已,卻為什麼一直沒有發現呢?

那圓在最後,又重新踏上尋找一角的旅程,是否也意味著過程比起結果還來的重要呢?

追尋著什麼,而最後得到它時,就變得沒有目標了,也許也因此感到空虛吧。完成不了的夢想,才是夢想,其實真正享受的是過程,那些努力都是屬於自己的。是啊,我覺得注重結果,是為了別人,注重過程,則是為了自己。畢竟別人只看得到結果啊,只有自己能體會艱辛的喜悅。

當然人是無法完全為了自己,或完全為了別人而活的。

想到一個常常被提起的問題:如果你的生命只剩下xx天,你會做什麼?

與其做一些瘋狂的事情。好好享受平凡的每一天是不是也是一種答案呢?即使知道夢想來不及完成了,繼續追尋又有何妨?

另外還有一本姊妹作:《失落的一角會見大圓滿》

也許因為我不是女生(?),所以這本比較無法讓我心有慼慼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