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上

public

從害羞開始

小時的我是個害羞的人,記得連去找老師都會害怕,在路上要跟別人打招呼都會緊張。平時不像那些能自信表達的人一樣,可以和大家說個沒完。這樣的害羞,也表現在言行舉止之上,說話很慢,聊天時常常反應不過來。

同學曾如此說道:「我記得以前有一次跟同學在討論,說你國小是第二名畢業,大家都覺得太不可思議啦!!你看起來好呆好呆,根本不像呀!!」

記得國中時老師曾問說有沒有人想參加英語話劇表演,當時為了克服自己的恐懼所以努力的舉起了手,只是老師大概也覺得我無法突然擔當重任,所以後來就演了不太講話的樹。

可是也記得一些受到鼓勵的時候。小學時曾經有次上台跟班上分享故事,當時我講了跟兒時玩偶「藍牛」有關的小故事,那次竟讓全班爆笑,一直要求再講多一點呢。讓小孩子歡笑的梗至今想起仍覺得有些難為情,但當時連在台上的我也是笑到不行呢。

高中時接觸到了「高橋流」簡報法,興致高昂的在某堂課嘗試,把投影片的字大量減少到只有五六個字,或甚至只有圖片,然後把要說的話全部背起來!結果被老師稱讚講得很好。那大概是我第一次發現,原來我也是可以報告的很好的呢。

新生活

小時候沒有太多的機會和人相處,尤其是高中的時候,幾乎整天都在唸書,很少與人互動。上了大學,見到的人事物一下子變得好多。得到的經驗多了,我也漸漸改變。

首先,我外表傳達出來的感覺一定不太一樣了,記得大一的時候同學在說到一些比較複雜的大人話題時,見到我還會特別迴避,總是說,不要讓我學壞。到了學期快結束時,開始有不少人說我學壞了,「你竟然學會吐槽了!」現在這類的說法雖然偶爾還有聽聞,但已經沒有那麼多了。

但更重要的是我內心對自己的看法,漸漸從不擅社交、不會講話的害羞邊緣人,慢慢覺得或許在自己的小圈圈可以和別人相處愉快。尤其是大二開始,認識的人愈來愈多,漸漸感受到好多感動與溫暖。

記得當初通過 AIESEC 面試的時候小胖說,一開始看到我靜靜的不太講話,後來才發現我其實很有自己的想法。記得上口語表達與溝通演講時,Holli 竟然還稱讚我是 natural speaker。是這些小小的稱讚,慢慢讓我發現自己原來也可以自信的說話。

努力的鋒芒

在口語課講完下台後,小胖向我問道:「你是不是有寫稿啊?」

「對呀。」

聽到我的回答後,她露出了理解的表情。

是啊,怎麼可能是 natural speaker 呢?除了背詞以外,甚至連語氣,和動作都曾事先想過。每一字,每一句,我都是事先演練過的。如果我真的有幸講得比別人稍微好一點的話,一定是因為我付出的努力比常人還多吧。

大三的課堂上,多了不少報告的機會,這樣的作法也愈精成熟。上微處理機實驗時,最後的期末專題簡報,老師評論是:「報告的很好。」專題課,我也努力無比的準備每一場報告。

這樣作法甚至誇張到咩咩羊曾如此說過:「我一開始認識你的時候常常在想,你這樣說話那報告時要怎麼辦呢?後來聽見你練習專題報告時才終於明白,你用的根本是不同的聲音嘛!!太誇張了!!聽起來有種專業的感覺。」

人家說新聞主播或脫口秀主持人,常常私下是個害羞的人,真的有些道理。演說的技術是可以培養的,不管你個性如何。

啊,不過不過,你知道為什麼我平常講話是那樣嗎?

講話的語氣,和心中的狀態有著緊密的連結。報告時,我的心理狀態雖然感覺比較有自信,但其實我也感覺到很強的「攻擊性」,那時我實在是不喜歡讓平時的我帶著那樣的心理。平時說話,雖然有些幼稚。可是那樣的我,心中充滿的是雀躍之情呀。我怎麼能不著迷?

自信

那種攻擊性與自信的感覺在「第七屆文藻英辯培訓坊」被更進一步提煉了出來,數天的活動,讓我成長許多。跟從前很不一樣的是,每場辯論的準備時間僅有 15 分鐘,根本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樣背稿。一場一場的比賽與攻防,讓我不斷練習臨場反應。

是從那個時候開始,自信的感覺壓過了緊張的感覺,我慢慢喜歡上站在台上的感覺了。

我開始更主動的抓住每個上台的機會,我開始更精心的計畫並享受報告的每個瞬間。在批判性思考的課上,我第一次選擇讓所有的組員蒐集材料,然後再由我整合與報告。在專題報告時,我仔細思考每個流程產生的氣氛,為了製造某些效應而提出問題,並觀察聽眾的表情調整我的表演。

是啊,這時候上台對我而言已經成為一種表演,每一個精心設計的瞬間就像是藝術品一樣。我很有自信自己會做得很好,而且我也真的做的不錯。通識課的報告得到老師和同學的讚賞,組員也非常喜歡。專題課的最後一次報告對我而言更是得意之作。

我如此自信,以至於到了最後,甚至連想講的東西不是怎麼完整時,都能毫無遲疑的走到台上。走下台後,我才突然有點驚嚇,我竟然可以這樣毫不心虛的報告這種半成品。然後我發現,我真的有點兒得意忘形了。記得最一開始的我,對於完全沒有參與太多準備,然後突然拿到投影片就上台的作法還不是很能接受,現在我怎麼自己做起這種事呢?

那時我告訴自己,以後一定要小心注意,不要再這樣了。做多少事,就講多少話。自信的背後應該要有實力與努力作為基礎才對。

兩種心情

在台上的心情,在台下的心情。好像是兩種生活的態度。當台上的自信延續到台下時,我發現生活也悄悄的有些轉變。這種感覺其實不是新鮮事了呀,過去寫下〈不一樣的自己〉時,想紀錄的,不就是我第一次感受到這種激情的時刻嗎。

回顧當時,驚訝的發現自己已經走了那麼遠。現在我好像,已經不排斥有時讓自己染上那種「攻擊性」。

於是在我的生命中有了兩種心情。一種是有點遲疑冷靜的關懷,簡簡單單的雀躍,靜靜的聊天,互相支持、互相陪伴,用溫暖與感謝的話語點亮生命。另一種則是激情與自信,想法的互相激盪,熱切的和彼此分享。

我想,兩種心情,都是我的導師。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