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灣申請北美軟體工程實習 – 面試篇

轉變

這些年走的路,實在是有點超乎預期。從原本不太確定自己是否要繼續往資訊領域前進,到重新下定決心,到慢慢產生新的計畫。許多轉折都是當初難以預見的。

2011 年,偶然在系上看到 Google 實習訊息,試著報名參加,幸運的通過筆試,努力的做了一份今天看來很不成熟的履歷,懵懵懂懂參加了傳說中的技術性面試,好不容易幸運得到去公司實習的機會,還一邊迷惘一邊詢問前輩的意見。2013 年,拿著更新過的履歷,通過 IBM 的面試。第二次的實習,慢慢變得更為堅定,也產生了信心。

仔細回想,兩次我都是只申請一家公司,而且都是一時看到招募訊息才想到要申請,倉促的過程也沒什麼時間好好準備,能夠走到今天實在是有太多的運氣。可是這次不一樣了,我有很長的時間準備,也有比較大的動機,我得好好努力把握這可能是最後一次的實習機會才行。

在申請實習的過程中,在網路上找了好多文章,慢慢的才了解履歷的寫法。由於我分階段投履歷,所以後期投的履歷跟前期也不太一樣,實際投履歷的過程也是一種成長。真的覺得因為這樣學到了不少。

記得很久以前曾收到來自 Facebook 的信,大意是詢問有沒有興趣應徵正職工作並參加面試(後來聽說滿多人有收到)。我寫好履歷並表示希望有機會能實習,可是對方只說幫我轉給實習招募單位,後來就沒有下文。回顧當時寄出的履歷,資料少到不行,也沒有寫上自己做過什麼專案,被刷掉大概也是難免吧。(雖然這次我投 FB 最後也沒有回應。)

面試

經過了〈從台灣申請北美軟體工程實習 – 準備篇〉的漫長準備後,終於進到真正面試的階段。雖然聽說北美多半都要靠內部 refer 才有機會面試,但很幸運的我直接從網站上投還是得到了幾個面試機會。說真的這次的經歷讓我學到最重要的事其實是勇氣,有時候,真的不要自己嚇自己,先投了再說。如果沒有試試看怎麼會有機會呢?

面試的過程主要是透過電話或網路面試,因為時差的關係所以通常得在很早很早或很晚很晚面試。因為自己是早睡早起的人,所以我多半選擇早上面試,只是後來發現這樣根本睡不著,所以也不見是好的選擇。

這次為了準備面試在網路上找了不少教學,也拿了許多書出來看,不敢像以前一樣輕敵。意外的是面試的過程多半很順利,只是偶爾會因為對英語的不熟悉而難以表達自己的想法。但說真的,我覺得我已經表現的比 2011 年在 Google 的中文面試來的好了,這些年的努力與累積,好像真的有看得見的成果。

Technical Interview

Google

其實我最早投的是 Google 的 internship。投完之後真的非常緊張。這時我的履歷雖然已經更新,不過其實還沒有寫得很完整,想說應該不會收到回應吧,又記起其實我有認識在 Mountain View 的朋友,決定等風頭過了,recruiter 都忘了我的時候,再從內部 refer 吧。想不到竟然一個星期就回應要約時間電話面試,完全快過我的預期。原本不是聽說投大公司至少要一個月才可能面試的嗎?

約好面試時間後,我趕緊搜尋網路上的資料、拿出教科書,開始準備傳說中的技術性面試。原本是想要用 Google+ Hangouts 來面試的,可是面試開始時遇到了不明的技術困難,臨時無法連上,還好透過電話還是順利完成。過了許久,得知通過了這階段面試,可以進入 host matching 的階段了。

只是因為太早申請了,Google 的 intern projects 還沒確定下來,而且即使確定了,要有適合的 host 也得花上不少時間。所以我在第二階段停了一陣子,最後已經得到其他公司的 offer 了,所以就沒有繼續等下去。

Microsoft

投完微軟的履歷後也差不多是一星期後得到回應,原本是約電話面試,但是後來聲音有點聽不清楚,幸好改用 Skype 效果不錯。雖然微軟的第一個面試沒有太技術性的問題不是很困難,不過說真的要用英文面試還是有點緊張。

原本以為會到美國進行最終面試的(網路搜尋的結果會讓人有這種感覺),但一陣子後收到通知要前往中國進行 onsite interview。雖然沒有機會先到美國看看,但路程較短確實比較輕鬆。很高興所有的旅支和機票安排都由公司處理好,讓我不用擔心太多。說真的,覺得 Microsoft 的招募過程確實做的不錯。

到了現場才發現原來大部分的人都是申請正職,原來實習和正職的面試過程是一樣的。雖然也有 China 的職缺,不過我還是只對 USA 感興趣。這時的我因為和其他公司面試的經驗,已經增添了不少信心,面試的過程也還算順利。連續三場的技術面試,第一次在白板上寫 code 是很新鮮的經驗,很開心最後拿到 offer。

Mozilla

「Firefox 是我 7 年前開始學 C++ 的理由,她帶領我進入開放原始碼和 Linux 的世界。」[1]

不知道是不是這樣的 cover letter 太感人(誤),還是根本沒人這麼早就開始申請 summer intern,從 Mozilla 網站上寄出履歷的當天竟然就收到回覆了。信中問我實際的偏好,還有詳細做過的 projects。但在我認真寫完回信後,就一直沒有接到回應。說真的,對於 Mozilla 的實習申請我實在是沒有什麼信心,因為幾乎每個開出來的位置都要 JavaScript,可是我對 JavaScript 的了解不深,好不容易選了一個不太需要的位置,可是還是有些需求沒有完全符合。

後來一個星期後竟然收到 Skype interview 的通知,很開心有機會面試。面試的內容不像其他公司是演算法程式題,而比較是根據你履歷的內容詢問。聽面試我的人說,我是他第一個面試的人,或許真的還很早吧。後來面試差不多後問他為什麼 services 要用 Go 而不是 Rust 來寫呢?結果竟然分享了 10 多分鐘。

結束面試後過了一陣子,又接到繼續排面試的通知。好不容易完成第二個面試,但第三個面試因為遇到不明的技術性問題所以沒有聯絡上。忐忑不安的不知接下來會如何。最後因為先拿到別家公司的 offer 就沒有繼續等了。

不知為何和 Mozilla 聯絡的過程常因語言的隔閡所以有點洩氣,明白溝通真的很重要。總覺得如果下次還有機會投履歷應該能做的更好才是。

Dropbox

真的也不知道當初怎麼會想投 Dropbox,填寫履歷的時候,地址上的 state 只有美國的可以選,而且根本沒有國家欄。理論上身為一個國際申請者,機會實在渺茫。可是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還是投了。

然後過了漫長的 48 天,已經不抱期待的時候。我在信箱裡看到來自 Dropbox 的訊息,希望能找個時間 “to briefly chat with you regarding your situation and a Dropbox Opportunity”。雖然似乎還不是面試,但對於有機會談談還是令我感到意外。

只可惜已經接受別家的 offer,所以無法得知接下來會如何進展。否則能去一家對實習生福利很好的 startup 真的也是滿吸引人的。

改變與成長

真的確定要實習才開始覺得慌張,一個人來到遙遠的國度究竟會如何呢?後來又花了不少時間想找成功過的例子,想聽聽他們的故事。只可惜認識的人實在不多。

為什麼會想聽些例子,跟我的個性也有點關係吧。感覺我走的一直都是最平凡最傳統的道路。沒有花太多時間在參加數學或程式解題,也不像實作派的同學寫過什麼特殊的 projects。花最多時間做的事是專心讀書,考上好的大學,努力修課。事實上常常因為太專心課業而限制了我能做的其他事。

(老實說我覺得我最特別的地方是覺得修課還滿開心的,好像大部分的人不喜歡修課!?雖然我也不喜歡某些催眠的課堂,不過我都自己看書也看的滿開心。)

想出國看看,雖然曾經想申請交換學生,不過又怕會花太多錢而作罷。若要申請攻讀 PhD,感覺又要花太多年了。若要讀一、二年制碩士,又因為錢而躊躇不前,不得不承認我的腦中也有有錢人才能留學的奇怪想法。

最後會選擇實習大概是因為時間短,而且又不用擔心錢的問題吧。而且這樣走一趟回來,我的舒適圈應該會再擴大一些,將來我願意做的選擇也會變多一些。

如果你也像我一樣害怕東害怕西的,只是想告訴你:這裡也曾經有個怕東怕西的人想往這條路走去喔!

希望這樣能稍稍降低你的恐懼感。

註解

  1. 小時學了 FrontPage,後來自學 CSS+HTML、接觸 W3C 標準化議題,才知道 Firefox,進入開放原始碼和 Linux 的世界的,也因此才有上面提到的 cover letter。(不過其實精確來說我在小學時就有寫過一點 ActionScript 了,只是那時都是用軟體的點點拉拉界面,大概不太算寫程式吧。)
廣告

從台灣申請北美軟體工程實習 – 準備篇

programming

千里始足下

Q: How can I get an internship at Google?

A: You can apply online:

from https://www.quora.com/Google/How-can-I-get-an-internship-at-Google

不管是什麼事,如果沒有去嘗試,就沒有機會。還記得從前在 Google 時曾聽前輩說道,台灣的學生其實並沒有比較差,只是勇氣不夠。類似的說法,後來又聽了許多次。無論是留學回國的學長,在 IBM 遇到的前輩,還是在 Microsoft 的前輩,說的話都有點像。我們台灣的學生,其實是很優秀的,只是常無法突破框框。

確實,勇氣常是自我限制的第一道鎖。記得我以前常想申請交換學生,但總是害怕:怕自己英檢考不過、怕太花錢、怕一個人出國、怕無法適應。有太多的事可以害怕了,最後什麼事也無法完成。

很開心的發現,身邊的朋友在受到我的影響後,不少人也動起了申請國外實習的念頭。於是決定寫幾篇文章紀錄這段心路歷程,希望能鼓勵更多人。

也許這是條漫漫長路,但讓我們一起向前走吧。

搜尋資訊

不少人問過,怎麼會知道這些實習的資訊呢?我最早知道這個可能性時,大約是兩年多前在 Google Taipei 聽聞學長有申請國外的實習、並透過電話面試的經驗。因為這個故事,所以我一直對到國外實習有個憧憬,不過實際開始積極申請也是多年之後的事了。

北美的實習申請季節非常早,幾乎是前一年就可以開始申請了。一般的科技公司都是招募暑期實習,不過少數像 Google 也有招募冬季的實習生。以暑期實習來說,通常都是 3 個月以上,所以不可避免的會和台灣的學期有所衝突,這點也必須考慮一下。

我搜尋實習的方法有數種:

  • 透過 Google 或 Bing 等搜尋引擎搜尋「software engineering internships 2014」,或不同關鍵字的排列組合。
  • 先鎖定有興趣的公司,然後再用公司名配合實習關鍵字搜尋:「Dropbox summer internship」。
  • 搜尋像是〈The 20 Best Internships In America〉之類的文章,然後再到那些公司的網站上找求職頁面。

另外還有一些網站值得一提:

  • LinkedIn – 這有點像 104 人力銀行,可以在上面張貼履歷,也可以搜尋工作資訊。
  • Quora – 有很多對實習有興趣的學生會在上面討論問題,可以找到不少資訊。
  • Glassdoor – 這裡可以看到不同公司薪資、面試、工作的評價與討稐。
  • PTT BBS Oversea_Job – 這裡有很多台灣的網友討論海外工作的相關議題。

除此之外,Ptt 上的 WorkanTravel, VISA, studyabroad 等版可能也有一些有用的資訊。如果不自己找實習資訊的話,也可透過 AIESEC 等機構媒合國外實習(例如曾有人獲得 Google India 的實習機會),這可洽各大學的分會辦理。

最後,大家可能會擔心簽證的問題。不過只要能錄取的話,一些計畫完整的公司像是 Microsoft, Google, Facebook 通常會有律師協助你辦好。如果沒有的話也能自己透過一般打工旅遊的代辦辦簽證,而像是 Quora 之類的公司會願意幫你出簽證費,最差大概就是自費辦理了。一般大公司的實習都很嚴格的規定要是在學生才能申請實習,不過一些 start-ups 可能也會接受應屆畢業生的申請。其他細節可參考〈How to intern in Silicon Valley (and get a J1 visa)〉等相關文章。

履歷撰寫

就算知道有實習機會,如果沒有準備好文件也無法開始申請。由於是學生實習,一般而言需要準備英文版的成績單以及履歷。履歷的部份建議一定要多找一些教學文件來研究,像我雖然之前在申請國內實習時寫過不少履歷,但當我認真準備北美實習的履歷後才發現以前其實有很多地方都沒注意到。當然如果有辦法的話,找個 native speaker 幫你檢查是否有錯誤也是很有幫助的。

基本上可以用「software engineer resumes」、「internship resume tips」之類的關鍵字排列組合來尋找教學文章。以下簡單條列幾個心得:

不要寫無關的資訊

我不確定王大師寫的〈台灣薪資從履歷表上就開始輸〉或者是洪老師寫的〈合乎規格的履歷表〉是否全為實情,不過當你仔細尋找教學文章時就會發現,確實履歷最好只有一頁(特別是學生實習,也不太可能寫太多),而且像是性別、年齡、身高、體重等等無關資訊確實也不應列入。

參考:〈合乎規格的履歷表〉〈What Not to Include in Your Resume〉〈What are common mistakes that applicants make when writing their resumes for tech companies?〉

列出實際做過的專案、並量化成果

只是列出去過哪些公司實習,或在哪些學校讀書還不夠,應該要列出實際完成的工作。而且最好用量化的方式敘述成果,例如修改某程式使得速度加快了 20%(不過其實這有點難達到)。

參考:〈How to Write a Killer Resume (for Software Engineers)〉

使用 templates

與其自己想破頭,不知道要怎麼寫履歷,不如參考別人的寫法吧:

面試準備

很多科技公司都有所謂的 technical interviews,也就是給妳程式問題,然後要你寫程式。由於可能得直接寫在白板上、或用 Google Docs 寫程式、或寫在白紙並透過電話複誦給對方,所以沒有熟悉的編譯器幫忙,一下子不習慣可能會有點手忙腳亂。但也有一些組織像是 Mozilla,主要是透過你的履歷問經歷。這兩種形式的面試其實都是可以事先準備的。

實習的面試通常是透過電話、Skype、Google+ Hangouts 等方式遠地進行,由於時區的不同,可能得在大半夜或清晨進行面試。Microsoft 算是比較特別的,最後的面試必須是實體面試,所以根據你所在地的不同,可能得坐飛機去面試(不過公司會幫你付機票等費用)。

基本上可以用「software engineer interviews」、「internship interview tips」之類的關鍵字排列組合來尋找教學文章。以下簡單條列幾個資源:

參考:

投遞履歷

準備好文件,最後就是要投遞履歷了。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透過之前找到的公司徵才頁面上傳履歷,只是這種方法由於投遞人數太多,不見得有機會被選上(我自己用這種方法投了 12 家左右吧,最後只有 4 家有回應)。所以就像網友所分享的:〈台灣找美國工作分享〉,透過內部引薦成了重要手段。

要如何透過內部引薦呢?最容易的管道就是透過學長姊了。以台大為例,三不五時就有在國外工作的學長姊回來演講,此時請她們幫忙轉發履歷,很可能會得到幫助。或者如果你曾在台灣的公司實習的話,也可能會發現以前的同事如今已在國外工作。再來你也可以在 Ptt Oversea_Job 版上找一些徵才文章,或許她們也願意幫你轉發履歷。或者乾脆用搜尋引擎找找一些在國外工作的人,寄電子郵件看會不會有人回應你吧。

不過就算完全沒有人引薦還是有機會得到實習的,千萬不要因此裹足不前呢!

結語

即使只是一年之前,我也一定不會想到我會有勇氣申請美國實習吧。第一步,往往很困難。記得在 Dropbox 的徵才頁面上,只能填美國地址,擺明了沒有招收國際實習生。結果我硬把台灣地址塞了進去,等了整整一個月多,最後竟然還真的得到回應了呢。(雖然最後我沒有要去 Dropbox 啦。)有時候,機會其實是自己找來的。

即使做了充足的準備,也終於收到了回應,接下來還有許多面試等難關要克服。下一篇,〈從台灣申請北美軟體工程實習 – 面試篇〉,將會寫到一些心路歷程。語言與時差的隔閡有時真令我深感不安,但申請實習的過程本身也讓我成長許多。

小時候不知什麼時候曾聽過一場演講,講者說,不要把眼界鎖在台灣,只想著台灣有什麼機會。而是放眼全球,哪裡有機會就到哪裡去。那時只覺得就算哪裡真的有什麼機會,也不見得有能力得到吧?就算有能力,也不見得有那個勇氣與意願。如今事過境遷,我也成長了不少。好像真的開始感覺到,或許我是有那個能力與意願去抓住這種機會的。

真的,申請實習的本身就是一種改變。也許這是條漫漫長路,但讓我們一起向前走吧。

2011 在台北,Google 軟體工程實習生紀錄

computer

機會命運請選擇

認真說起來對當時的我來說,去軟體公司實習這件事其實並不在我的規劃之中。然而,那時我正好想要多嘗試一些新事物,找到一些讓自己成長改變的機會,無意間看到了系上 Google 實習招募的訊息,就臨時起意申請。從一開始的線上答題,後來的投履歷,最後的面試,一關一關前進,這過程真的只能以極其幸運來形容。

面試對我而言實在不是很熟悉的項目,僅有的經驗大概是在華碩 CEO 不是很順利的面試,還有加入 AIESEC 時的小小成就吧。跟傳說中的一樣,Google 的面試會考些技術上和演算法上的問題,說起來有的還真有點難回答。真的沒有想到最後可以錄取,而且當時我也沒有去申請其他公司的實習,若是沒有上的話想必我會過著一個全然不同的暑假。

註:如果對如何準備有興趣,可參考我後來寫的〈從台灣申請北美軟體工程實習 – 準備篇〉

Google

Google 真的是個非常自由也非常特別的地方,沒有特別規定的上下班時間,有的人早早就來,早早就走,但也有人下午才來上班。旁邊的角落擺滿零食,中午也有水果,讓我忍不住也吃了不少。每個人的座位好像都有不同風格的擺設。在這裡實習,待遇實在是相當的好,忍不住擔心以後不好好努力的話,搞不好出了社會一不小心會到不了這個標準呢。

記得剛開始時,要去熟悉許多工具與流程,然後再研究一些系統架構,參考了好多文件和前人的成果才順利完成主要的工作。印象最深的事是,就算動用許多資源,想編譯一個龐大系統還是得花上不少時間,無怪乎 Google 會想設計像 Go 這種編譯較快的語言了。另外就是,當修改的東西寫錯可能會導致整個團隊暫時無法順利工作時,真的會讓人誠惶誠恐。

像 Google 這樣規模的跨國公司,都會有自己特別的系統與工具,但除了開發以外,其他像是 Gmail、Docs 等網路服務,也是員工們不可或缺的工具。就像大家說的一樣,「Eating your own dog food」。

這次的實習生幾乎都是台大的,讓人有點寂寞的感覺。不過想想也是當然,如果你在外地的話或許來台北實習的意願與能力就少了許多。雖然平時和大家一起去吃午飯,不過感覺打不太進圈子裡,只覺得聽了大家的故事真的感受到自己還有好多需要努力的地方。

記得那時和前輩們聊了好多對未來的徬徨,甚至有次有個特別的機會,可以和傳說中的簡立峰前輩單獨 meeting,請教經驗。聽了不少產業和學術界的故事,也聊了不少人生的想法。現在想來還是有點驚訝我怎麼會有勇氣談論這些話題呢?

Take Your Child to Work Day

有天在 Google 有個帶家裡小朋友來公司的活動,實習生們也幫忙籌辦了闖關遊戲和沙畫等等的遊戲。記得那時發生了好多趣事,記下幾項以供紀念。

撞球遊戲

我:去集合囉!!那邊有好玩的氣球喔!

女孩:不要!!我還要玩!!快點快點!!

(女孩正把落入球袋的撞球一一撿起然後滾過來, 我正在把撞球一一丟入球袋)

我沒有要玩啊

(超大型 Nexus One 手機)

孩子正在上面玩著 Angry Birds,我們在後面看著。

父:好了好了,別玩囉,先讓大哥哥們玩吧!!

(我們沒有要玩阿 囧)

姊姊

目睹姊姊一直欺負弟弟(不給他玩玩具)

某實習生:我小時候就是這樣被姊姊欺負的 QAQ!!!!!!!!!!!!!

台北

在台北 101 裡頭工作,我常喜歡走到窗前,從高樓往下俯瞰,車子都變成小小的方塊。在這裡的記憶有些現在還很清晰。每天早上走進來時總有人在散發傳單、或許因為看起來不像上班族所以曾經被保全攔下來、還有昂貴的地下室餐廳。真的,對於吃慣學校便宜自助餐的我有些難以接受,後來慢慢喜歡去旁邊的行政中心餐廳,但有時也跟著大家一起買飯。

為了實習,臨時要在台北找個兩月短租。感覺真的不太容易,而且當初也不知道要找誰幫忙,結果只好在網站上搜尋,自己一個人上台北看房子。不過或許因為台北實習的需求多吧,最後我還是找到了落腳之處,地點在南港展覽館的捷運站附近。因為是第一次租屋,時間又倉促,所以有些事情沒有考慮周詳,所以老實說當時的住處實在不能說挺好。

題外話,因為要搬到南港所以取消了暑期宿舍的申請,把一部分東西搬到八舍的地下室存放。不得不說地下室真的不是個挺好的放置所,有些東西在這期間就這樣發霉了。雖然說再讓我選擇一次或許會覺得每天從新竹通勤也許比較好,不過我還記得當時心中的想法:「北上租屋本身,也是一件可能讓我改變成長的機會。」

南港

剛搬過來時,真的好多事情要適應。不知道要去哪邊吃飯,不知道要去哪買東西。手上常拿著自己畫的小地圖以免迷路,每天也花上不少的時間探索環境。但時間一久,我喜歡最佳化的習慣就慢慢展現了出來。每天早晨出門,一邊搭著捷運前往台北 101,一邊預習《Theory of Computation》,下了捷運,邊走著邊聽著空英 MP3。到了公司一邊吃早餐一邊開始規劃今日的工作。用電腦太累時就吃點東西看看外面,然後讀一下參考書籍,中午和大家一起吃飯、小睡午覺,繼續工作。下班後再走回捷運站,繼續看書。回到南港,晚餐在哪裡吃也慢慢有了模式,然後晚上根據安排,複習一下計組等等,慢慢變得規律。我總是喜歡在生活中建立模式,然後不斷研究如何把所有的時間都填滿。在交大是這樣,來了台北也是這樣。

每天早上從住處到公司的那段路程,真的走了好多遍,慢慢熟悉待在台北的感覺。大學四年來到台北的次數幾乎數不清了,總覺得我在台北走過的地方說不定比新竹還多。

因為太常到某家店去吃晚餐了,老闆娘也認出了我的臉來,常常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甚至還推薦過我牙醫去哪看呢。是啊,住的地方不知為何有許多牙醫,常常走過也讓我開始想處理蛀牙,也在這段時間裡拔了幾顆智齒。回想起來拔牙齒的那幾天晚上,剛好看到同學狀態上說她一次拔了好多智齒,那好像是我們第一次在網路上聊天呢。後來養成了三餐刷牙的習慣,也萌生矯正的念頭,最後決定用薪水為自己的健康投資。對於現在的我來說,回想起當年明知有蛀牙還很久不去看牙醫的行為已經是不可思議的事情了。

感覺如果不是來台北實習,好像也不會做了這樣的決定。可因為這樣的決定,後來又牽引了好多故事。人生的絲絲線線總是這樣糾纏在一起,會走往哪個方向也有許多運氣的成份。

歸途

Google 真的是很令人安心溫暖的地方,大家都很友善,給了我不少照顧,工程師的生活也很令人熟悉。和一群優秀的前輩在一起工作,讓我看見自己很多不足的地方,也希望以後能夠成長改進。雖然沒有特別的上下班時間,但是隱隱的還是有股自我要求的壓力,每天寫了好久的程式真的滿累的。

兩個月多的實習,最後還是結束了。雖然有機會可以在學期開始後兼職實習,不過覺得太遠就作罷了,如果當初作了不同的選擇,不知道現在又會是什麼樣子呢?記得剛搬去台北時,每天都在寫組合語言的期末作業,但我對要搬離台北的那幾天,卻沒有什麼記憶,那時的我是怎麼樣的心情呢?還能想起許多在 Google實習的片段:每天早上到 Google 時常會看見另外一個實習生認真的坐在電腦前寫程式、中午吃飯時大家的臉龐、一起開會的畫面,還有那時好多的心情。

用 Google Drive 寫作業

簡介

Google Drive (雲端硬碟)是最近 Google 開放使用的文件編輯、檔案儲存及分享服務。不過其實他的文件編輯功能早已行之有年,當時的名字叫做 Google Docs,我很早就開始使用,記得一開始主要是用來排課表。

新的雲端硬碟主要是增加了電腦端同步軟體,可以在自己的電腦裡增加一個 Google Drive 資料夾,用簡單的檔案拖拉即時同步裡頭的檔案。另外就是開放了第三方軟體的功能,讓我們可以直接在雲端硬碟裡編輯圖片、畫心智圖等等。

多人共筆

不過 Google Drive 最有特色的還是多人共筆的功能,可以讓大家一起同時線上編輯文件,即時討論。記得在大一時曾經試過用這個服務來和組員分享課業上的資料,像是西班牙語的口試對話、或者是英語口說的報告大綱等等;也曾在社團裡用 Google Docs 分享開會文件。不過這樣的嘗試大抵上沒有很成功,主要還是侷限在檔案分享,而沒有真正用到共筆的功能,或許是大家對於使用它還是有很多不熟悉吧。

事過境遷,Google Drive 的滲透率似乎不斷上升,開始會有助教把作業用線上文件的方式呈現,這樣做的好處想必是觀看方便,省去額外下載與開啟的功夫。不過真正讓我開始覺得驚訝的,大概是發現有些助教開始會用 Google Drive 裡頭的試算表共同登記學生的分數,事實上應該說有很多堂課的助教都開始這麼做了。也難怪,透過線上文件,每個助教都可以同步更新學生的成績單,而且每次更新都會留下歷史紀錄,包含修改內容、時間、修改人等等,感覺確實很適合。

用 Google Drive 一起寫報告

這學期我終於第一次體會到同步共筆的好處,修嵌入式系統概論與實作的時候,我們這組的報告都是用 Google Drive 的線上文件一起寫的。一邊作實驗,一邊就可以更新,有時兩人可以同時撰寫不同的段落,有時也可以針對對方的段落進行修改。像這樣一來一往很快就把報告寫完了。除此之外,當兩人分處兩地之時,也可以根據目前自己做的進度即時更新筆記,這樣對方馬上就會看到,整組運作起來的效率就非常好。此外,這學期通識課用 Google Drive 蒐集大家寫的報告,效果似乎也不錯!(而且並不是我提出要使用 Google Drive 的呢。)

結語

我想如果要用 Google Drive 共筆的話,最好是大家都對用法都要熟悉,而且也都很積極效果才會出來。我其實也分別在很多其他的課嘗試使用,但是效果都沒有這麼好,通常大家都會很少編輯,所以最後整份文件都會由少數人撰寫。

除了一起撰寫文件以外,使用 Google Drive 的試算表也可以用來調查時間,透過本地端同步軟體,彼此分享檔案也變得非常方便。未來如果繼續增加新功能的話想必用法也會愈來愈多吧。

延伸閱讀